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4章 我可不可以向你讨一件东西
    她今天的演技有点儿爆棚啊。

    新人小白面对大神的时候,那种既紧张又害怕的心态,被她演的淋漓尽致。

    乔玉笙见她这样害怕,虚荣心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好吧!你才刚刚学会,就让你先打好了!”

    “谢谢你!你可真大方,真不愧是迪拜王妃!”

    夏桑榆不吝褒奖,认真的夸了乔玉笙两句。

    然后她伸了伸懒腰,压了压腿,又动活动筋骨,做了一个简单的热身运动。

    “好了!我要开始了!”

    她拿着球杆到桌子旁边找了找感觉,压低球杆正要开球,一旁的莫思等人连声说:“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先退远一点儿!”

    真的好害怕她这个毛毛躁躁的新手又打出什么刁钻古怪的球来。

    所有人都纷纷往后面退了五六步。

    莫思被真的被打怕了。

    她躲在容慕北的身后,只露出敷着白粉顶着红包的小脸,观察着这边的近况。

    夏桑榆笑笑,随意找了一个角度,开始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进球。

    她的动作既标准又优雅,每一次俯身观测球点的时候,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总是会惹得在场的男人咕咚咕咚的吞口水。

    有一种性感就是像她这样,明明穿得很严实,浑身上下除了脸和手,哪哪也没有露在外面,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就是令人浮想联翩,充满了无法抗拒的女性魅力。

    她表情专注,眼神霸气,一颗颗球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种奇幻力量的操控,一只只排着队的往洞里面去。

    她用的是哈默丹王子刚刚交给她的最简单最基础的打法。

    可是瞎子也看得出,她球杆上的巧劲,角度的选择都已经超过了专职水平。

    这一次,轮到哈默丹王子为她鼓掌欢呼了:“哇!也香姑娘好厉害啊……,这样的角度也能进洞得分,真是太神奇了!”

    夏桑榆吹了吹球杆顶端,俏皮笑道:“全靠师傅教得好啊!”

    哈默丹望着看着她微微汗湿的清丽脸颊,一时又有些心动。

    他痴痴的望着还在不断进球的夏桑榆,眼神里面渐渐露出喜爱和欣赏的神色。

    乔玉笙废都快气炸了。

    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麻田也香根本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她故意装作不会打桌球,就是为了调,戏她的迪拜王子。

    现在她一连串的进球,摆明了就是要让她和莫思做那劳什子动物表演了!

    她偷偷看了莫思一眼。

    莫思同样是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怎么回事?

    这个麻田也香居然是个桌球高手?

    完蛋了完蛋了,今天这游戏,赢不了了!

    很快,桌面上就只剩下五颗不同颜色的彩球了。

    如果全部进洞,这一局乔玉笙根本不用打,就已经输了。

    因为她答应过要让夏桑榆一颗球,所以就算她全部打进,也还输夏桑榆一颗球。

    莫思和乔玉笙两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两人都情不自禁往那个桌子边走去。

    只要在麻田也香打下一颗球的时候,用脚在桌子腿上面暗暗一蹬,桌子一定会摇晃震动……

    桌腿不稳,桌面自然也就不稳。

    桌面不稳,球就别想进洞了。

    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们也只有采用这样的方法,才能有机会反败为胜了。

    可是她们两人根本还没走近桌子,千野加藤那阴冷低沉的声音就不悦的传来:“两位女士还是不要靠得太近吧,我家也香球技不精,万一桌球再飞出来,伤到你们可就不好了!”

    话音落,容慕北就伸手拉住了莫思:“别过去,小心她打到你!”

    哈默丹王子也拦下了乔玉笙:“别去影响她的发挥,我想要看她接下来还有什么惊人的表现。”

    两个女人心有不甘,却都被各自的男人拦住了。

    球桌边,夏桑榆神色专注,围着这余下的五颗球左右观测了好一会儿,然后选了一个角度俯身下去。

    啪——!

    这一杆打出去,白球撞上红球,红球旋转出去撞上了黄球,黄球撞上棕球,棕球又碰到了身边的黑球……

    噼噼啪啪,五颗球像是听话的乖宝宝,一个个全部跳进了洞里!

    莫思瞪大双眼:“这,这怎么可能?”

    乔玉笙面纱后面的那双眼睛也露出震惊和错愕的神色:“你,你……”

    ‘你’了好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夏桑榆一个漂亮的收杆,直起身含笑看向乔玉笙:“你输了!”

    就算乔玉笙全部进球,也输她一颗球。

    乔玉笙怔了一会儿,结结巴巴说道:“你是不是作弊了?不然以你的实力,你怎么可能打得到这么好?”

    “因为我师傅教得好啊!”

    夏桑榆往哈默丹王子看了一眼,迎上哈默丹王子欣赏惊赞的目光,她心里的底气更足了些。

    “我用的可都是我师傅教我的技法,你说我作弊,也就是说我师傅作弊咯?”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乔玉笙连忙否认:“哈默丹王子,我没有说你作弊,我是说,我是说……”

    “你是想说,你愿赌却不服输对吗?”

    夏桑榆挑衅的看向她:“或者是说,你已经服输,不敢和我比下去了?”

    “谁说我不敢比了?”

    乔玉笙握着球杆在地上狠狠一跺,恨道:“这一局我承认我输了,我们马上开始第二局吧,我不会再让着你了!”

    夏桑榆笑:“乐意奉陪!”

    “不过这第二局我要先打!”

    “随你!”夏桑榆活动了一下肩颈,懒洋洋的说:“正好我也累了……,你先打吧,打好了把成绩告诉我!”

    说完,扔下球杆就去了千野加藤的身边。

    刚才她在打球的时候,千野加藤脸上那渐变的表情她都全部看在了眼里。

    先是担心,担心她输了,会给他这个老爷丢脸。

    后来是责怪,责怪她怎么这么不长眼睛,居然伤到了前来参加婚礼的贵客。

    再后来,千野加藤的脸上出现了震惊和不敢置信,不相信她会把桌球玩得这么漂亮。

    到最后,千野加藤看向她的眼色当中就充满了赞赏与自豪,嗯,不愧是我千野加藤的女儿啊,果然十分出色……

    看见夏桑榆走过来,千野加藤连忙招手:“也香,也香过来坐!”

    夏桑榆坐过去歇息,他又从旁边的果盘里面选了最新鲜美味的水果递到她手边:“你尝尝这个,今早才从热带果园空运过来的,你看,这露珠儿都还在上面呢!”

    夏桑榆伸手接过,吃了一口:“嗯,果然味美多汁儿啊!”

    “喜欢吃吗?喜欢吃我回头让人送些到你的房间,你慢慢吃儿!”

    千野加藤满面笑意,对她真是越看越满意。

    夏桑榆有些招架不住他的热情,摆摆手,岔开话题道:“老爷,你发现没有,这个莫思和那位迪拜王妃她们想要害我!”

    千野加藤摇摇头:“我没看出来!我只看出来你是故意在整他们!”

    夏桑榆一愣:“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哈哈哈,老爷我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千野加藤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哈哈笑道:“我其实最讨厌女人之间耍心机了!不过今天看你陪她们玩儿,倒也觉得有些意思!”

    夏桑榆尴尬一笑:“老爷,我今天让你这么开心,可不可以向你讨要一件东西啊?”

    千野加藤神色凛了凛:“你想要什么?”

    夏桑榆微微起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两个字。

    手,枪。

    千野加藤脸色一沉:“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要那东西干什么?”

    “我都给你说了啊,有贱人想要害我,我得备个东西在身边防身嘛!”

    夏桑榆一脸无害,故作单纯的说:“老爷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乱开枪!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刻,我绝对不会叩动扳机!”

    “……”千野加藤目光阴沉的盯着她,沉着脸不说话,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夏桑榆只得小嘴一瘪,委屈的说道:“老爷,就请你满足我这一个小小的心愿吧……,我从小就是被父母遗弃的孤儿,身边连个可以依赖的人都没有,万一有人想要害我,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晚点让人送你房间去!”

    千野加藤被她的话触动了心事,一脱口便答应下来了。

    夏桑榆大喜:“真的吗?老爷你答应我了?嗯……,我就知道老爷你人最好了!”

    “行啦,别拍我马屁啦!”

    千野加藤慈爱的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阴冷凌厉的眼神,此时有了一些慈爱的柔光。

    他答应给夏桑榆防身的手枪,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詹姆斯。

    他调查过,詹姆斯在Z国的时候确实把血樱送给了夏桑榆,希望借用千野家族的力量诛杀夏桑榆。

    现在他好不容易把夏桑榆偷龙转凤的救下来并且藏在了身边,詹姆斯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还好,万一知道了,肯定会对她下手的。

    看她也还算机灵,留支手枪在她的身边,下次遇上危险的时候,说不定真能防身护命也有可能。

    父女两个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闲话,乔玉笙的成绩已经出来了。

    她们今天的玩法是临时定制的规矩。

    规矩很简单,每人打十杆,谁打进去的球多,谁用的杆数少,谁就算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