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0章 爱情它是跪着的(节日快乐哦~)
    夏桑榆的身形再次顿住。

    她可以假装自己不是夏桑榆,但是在面对容瑾西的问题时,她做不到若无其事。

    她和容瑾西之间,还有一个天大的误会没有澄清。

    他生气的时候会如同魔鬼附体,恨不得将整个世界摧毁。

    她给他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气消了没有!

    她慢慢转身看向站在几步之遥的容慕北:“你想说什么?”

    容慕北玩味一笑:“我果然没看错,真的是你!”

    她往他面前走了两步:“他怎么样了?”

    “呵呵,想知道?”

    “你这不废话吗?快点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出车祸了!很严重的车祸!”

    容慕北的话一出口,夏桑榆的脸色就瞬间变得煞白。

    她强撑着问道:“你骗我的吧?他有专用司机,身边还跟着两个随从……,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出车祸?”

    “他在酒店里面亲眼目睹你和厉哲文偷晴出轨之后,回去就一直关在房间里面喝闷酒……”

    容慕北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金色打火机,缓缓说道:“后来,莫思去容氏公馆看他,顺便就告诉了他你被日本警方带走的事情,他便急急忙忙开车出门,前往晋城国际机场想要将你留住……,途中的时候,与一辆载重几十吨的大卡车撞到了一起……”

    夏桑榆眼前发黑,急声问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容慕北,你快点告诉我,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腿骨粉碎性骨折,我听说急救人员赶到之后,第一时间就为他做了一个简易的腿骨固定手术,可是他为了从撞废的汽车中找回一只普通的粉饼盒,又强撑着爬进了车里……,后来听说是伤到了骨髓神经,只怕下半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容慕北说完之后,一抬眼,发现夏桑榆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粉饼盒应该是她三年前送给她的。

    里面的小镜子上,有她留下的一枚唇印。

    他真的是太傻了!

    明明对车祸现场有强烈的心理后遗症,却还拖着病腿去找那么一个不值钱的粉饼盒……

    容慕北笑呵呵的看着她:“怎么?很揪心,很难受?”

    夏桑榆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深吸一口气道:“我没事儿,只是眼睛被风迷了……,好了容慕北先生,没事儿的话,我得去找千野老爷了!”

    “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儿吗?”

    夏桑榆再次看向容慕北,说话的声音还残留着些哽咽的余韵,眼神却异常的清冷绝然。

    容慕北原本还想要好好调笑她一番,对上她冷然的眼神后,心下一凛,神色也跟着正经了许多。

    他上前两步,走到她跟前正色说道:“告诉我,你到日本之后发生了什么?官方消息说你一出机场就被人射杀了……,你又是怎么到千野庄园的?”

    夏桑榆淡淡的秀眉不知不觉拧紧:“我被射杀的消息,瑾西也知道了?”

    “是!你的消息连续三天飘在热搜头条,所有人都知道了!”

    “那他……还好吗?”

    她颤声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眶再次湿润了。

    他得知她被人射杀身亡,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他会为她的离世而感到难过吗?

    她留在狮子布偶里面的解释,他有听到吗?

    他是不是还因为她与厉哲文的‘偷晴’而深深的憎恨着她?

    她‘死’了,他应该全部都放下了吧?

    夏桑榆心念电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觉得万念俱灰,连紧锣密鼓筹备的逃亡计划都没力气去实施了。

    容慕北见她脸色煞白,额头上汗津津出了一层冷汗,不由得也有些心软:“他死不了,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说话间,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往她微凉的脸颊抚,摸上来:“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千野庄园不容易……,需要什么帮助,你尽管开口吧,只要是我能够做得到,我一定帮你……”

    他亦正亦邪,亦敌亦友。

    很多时候,夏桑榆想要与他势不两立划清界限,可是他却又会露出一丝令人拒绝不了的善意。

    有时候她想要与他搞好关系,他却要露出狰狞的獠牙,吓得她唯恐避之不及。

    就好像现在,他守在这里,明明是要戳穿她的身份,戏弄戏弄她的,可是却在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时候,给了她一丝希望。

    他救过夏桑榆的命,夏桑榆却从来就看不透他。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抚,摸上她的脸颊,她的眼角余光却捕捉到一道极其冰冷锋利的目光。

    她抬眼看去,只见莫思正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满含敌意的瞪着她。

    她心下一惊,急忙后退两步:“容慕北先生,你认错人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转过身,她快步往千野加藤的方向走去。

    莫思盯着她的背影,拳头早就已经攥得咕咕作响了。

    该死的女佣,刚刚在附堡那边才警告过她,让她别打容慕北的主意,这才几分钟时间,她居然就勾搭上来了……

    容慕北走到她身边:“思思宝贝儿,你在干什么?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还想问你在干什么呢!”

    莫思瞪道:“你和那个女佣怎么回事儿?偷偷摸摸在干什么呢?”

    “女佣?哦,你说的是麻田也香啊?”

    容慕北呵呵笑道:“我看她长得像日本一个女优,就随口问问她以前是不是拍过那种片子……”

    他抬手搂过莫思,笑着安慰道:“你该不会吃醋了吧?你放心,我最讨厌女人了,这一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会碰!”

    说完,低下头在莫思敷着白粉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哼!这还差不多!”

    莫思得了他的吻,这才眉目舒展有了些笑意:“如果你敢碰别的女人,我一定用大剪刀将你那东西咔嚓一声剪掉!”

    一面说,一面还对着他的下面做了一个剪刀手的姿势。

    容慕北瞬时就觉得小腹下面蓦然一紧。

    他急忙将她的剪刀手摁了下去,邪笑道:“为什么要用大剪刀?是因为我的比较大吗?”

    莫思脸颊一热,娇羞嗔道:“反正比我以前的要大……”

    “比容瑾西的呢?”

    “我又没见过他的……”

    “你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好几年,都没见过?”

    “小时候见过,长大后,他就再也不肯和我一起洗澡睡觉了……”

    莫思说着说着,神色就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他和瑾西哥哥多年的感情,到底还是禁不起世俗和时间的摧残,到现在,已经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了。

    ……

    夏桑榆来到了千野加藤的身边。

    千野加藤一眼就看出她脸色有异:“怎么了?谁惹你哭了?”

    “没有!”夏桑榆不自然的牵了牵唇角:“就是昨晚吃了两块饼干,今天肠胃不舒服……,刚才呕吐过一阵,把眼泪都呕出来了……”

    “你肠胃不舒服怎么能怪饼干呢?一定是你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要不就是你昨晚睡觉凉了肠胃,绝对不是饼干的问题……”

    爱人宫如玉留下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这二十多年,他每次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太好,都会从那罐子里面取一两块来吃。

    从来就没有腹泻呕吐过。

    所以,饼干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千野加藤一番否认之后,转而问道:“温心怡还好吧?”

    “她……”夏桑榆迟疑片刻,压低声音说道:“刚才莫思女士她们说漏了嘴,她知道要嫁的人是你了!”

    千野加藤眉毛一挑:“知道了?那她是什么反应?”

    “开始的时候又哭又闹,还闹着要见拓哉少爷!”

    “哼!还想见拓哉?我偏不让她如愿,今天晚上我就要当着拓哉的面和她洞房花烛!”

    “……”

    夏桑榆被千野加藤的话震住了,半晌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

    千野加藤怒目瞪向她:“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以为我年纪大了,不能洞房了?”

    这样直白的质问,逼得夏桑榆的尴尬症都快犯了。

    她垂下眼睫,轻咳一声道:“千野老爷,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说吧,我这不正听着吗?”

    千野加藤神色阴沉,伸手摸了摸身边懒洋洋的黄金巨蟒,冷声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是想要劝我放过他们,那就最好别开口!”

    “我想说的是温心怡!温心怡开始的时候确实不能接受与你结婚的事实,不过后来我告诉她,说你比拓哉少爷更猛更强更持久,在千野家族中拥有无上的权利,她嫁给你,就能成为备受尊宠的千野夫人,她便答应了……”

    “她答应了?”

    千野加藤浑浊的眼神一下子就明亮起来:“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爱情?也香你看,在权利和金钱的面前,爱情它一直都是跪着的!根本不用我去拆散,温心怡就会抛弃爱情嫁给权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