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7章 要让新娘子下不了床
    她使劲拍门:“也香,也香你快点起来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马上穿上漂亮的婚纱,以最美的妆容出现在千野拓哉的面前了。

    夏桑榆昨天晚上被千野加藤逼着吃了两块存放了二十多年的饼干,这时候已经难受得快要死掉了。

    腹痛如绞,肛,门胀得难受,明明想要腹泻,可是蹲在洗手间半天都拉不出来。

    恶心想吐,肠胃一阵阵痉挛翻涌,却什么都吐不出。

    难受得快要死了,却上下都排泄不出去。

    她知道坏事儿了,那两块饼干,真的不能吃!

    她双腿打颤,扶着墙壁来到洗手间,弯腰趴在洗手台上面又是一阵抑制不住的干呕。

    搞出了一身冷汗,却还是什么都吐不出。

    房门外面,温心怡还在不停的拍门:“也香,我的好也香,我在这庄园里面就只认识你一个人,你不帮我的话,就没人会帮我了……”

    夏桑榆心烦意乱:“你催什么啊催……”

    “求求你了,好也香,你帮帮我吧……,时间快来不及了……”

    温心怡真是个蠢女人,一直到这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要嫁的人是千野拓哉。

    夏桑榆身体难受,心情也十分郁闷。

    她已经预想得到,今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铁定会是一场人间罕见的巨大悲剧。

    唉……,看在都是女人,又都是来自Z国的份儿上,她就满足她这最后的心愿吧。

    夏桑榆将手指伸近喉咙处,一阵抠挠,终于‘呃……’的一声,吐出了一阵难闻的酸水。

    吐出来之后,感觉就好了些。

    她戴上人皮面具,把妆容做了简单的修饰,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病态苍白。

    温心怡看见她出来,连忙上前道:“也香,你总算出来了,快,快帮我化妆吧,我快来不及了……”

    夏桑榆将手放在小腹上:“你稍等,我先去找点药吃一吃!”

    “你真不舒服啊?我帮你叫家庭医生!”

    千野加藤为了能够让温心怡完好的出现在婚礼上,提前就给她配备了家庭医生。

    医术虽然谈不上有多高明,但是治个头疼脑热没什么问题。

    夏桑榆将药片丢进口中,又喝了一大杯温水下去,肠胃总算是舒服了些。

    她给温心怡画了一个清新淡雅的妆容,帮她把婚纱换上,把各种奢华至极的珠宝首饰也一一戴上。

    温心怡看着镜子中娇美的容颜,含羞道:“也香,你说拓哉会喜欢这样子的我吗?”

    “会喜欢的!你今天特别美!”

    夏桑榆不忍再看她一脸向往的幸福深色,心情有些沉重的说道:“心怡,有件事情,我想我必须得告诉你了!”

    “什么事情?”

    温心怡没有察觉到夏桑榆神情当中的异样,她一面漫不经心的询问,一面对着镜子不断察看自己的妆容。

    真的是好美啊!

    正面看很美,侧面看也很美。

    一想到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够和千野拓哉拜堂成亲了,她的脸上就浮上了一抹娇羞的红晕。

    夏桑榆见她沉溺在对未来的憧憬当中无法自拔,一时又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呢?

    告诉她,她肯定现在就会哭闹不休,说不定会撞墙,会跳楼,会割腕,会想尽一切办法自杀反抗。

    不告诉她,她最多也只能再开心三四个小时了……

    桑榆正是纠结的时候,一名叫真子的女佣走了进来:“麻田也香,老爷让你过去一趟!”

    “老爷找我?”

    夏桑榆看了温心怡一眼,疑惑的问道:“他找我什么事儿?是叫我把心怡小姐带过去吗?”

    “不是!老爷只是让你过去,至于心怡小姐……”

    真子看了温心怡一眼:“心怡小姐还是等会儿再过去吧!婚礼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开始呢!”

    温心怡穿着漂亮的蓬蓬婚纱,抿着笑意道:“也香,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等到婚礼仪式开始的时候再过去不迟!”

    “那好吧,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婚礼开始之前,我过来接你!”

    夏桑榆跟着真子往主堡这边走。

    这两三天的时间,家里面的佣人已经将庄园装饰得喜庆光鲜,里里外外焕然一新。

    现在才早上九点半,庄园里面就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些宾客。

    千野加藤穿着一套质地细腻的墨绿色暗纹和服,外面套着一件绘有松鹤图文的羽织,显得格外正式隆重。

    那条象征着无上权贵的黄金巨蟒就盘在他脚边的红毯上,懒洋洋的蠕动着,时不时的吐一吐黑色的蛇信。

    夏桑榆看到这条黄金巨蟒,就远远停住了脚步:“老爷,你找我?”

    “嗯!”千野加藤缓缓问道:“她还好吧?”

    “还好!她一直以为等会儿和她举行结婚仪式的人是千野拓哉!”

    “哈哈哈,她若知道和她结婚的人是我,肯定会觉得很惊喜的!”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夏桑榆总觉得今天这婚礼搞不好就要出人命。

    千野加藤却神色轻松,抚着身边的黄金巨蟒,含笑说道:“也香,上次多亏了你的提点啊,我请专家看过了,大花前段时间被人下了一种叫做歃血丸的药物,脾性大变,确实有生吞饲主的危险……”

    夏桑榆呵呵干笑:“你没事就好!”

    没想到随口胡诌的话,居然歪打正着,替千野加藤排除了潜在的危险。

    至于那歃血丸,不用想也知道是千野拓哉动的手脚。

    他只要成功的害死千野加藤,就能顺理成章继承千野家族的一切事务,就能够光明正大的和温心怡在一起了。

    只可惜……,他的完美计划,没夏桑榆随口的一句话就给戳破了。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加长版林肯轿车驶进了庄园。

    福田管家急忙上前帮着拉开车门:“表少爷,欢迎光临!”

    詹姆斯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胸口处别着的那朵殷红色血樱一下子就灼痛了夏桑榆的眼睛。

    她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缩。

    身边的千野加藤低声安慰道:“别怕,你现在是麻田也香,是我千野庄园的女佣,与从前那个夏桑榆毫无关系!”

    夏桑榆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心神稍稍安定了一些。

    这时候,加长版的轿车上又走下来一人。

    深蓝色细斜纹的西装,容貌英俊,眸含冷意,居然是……容慕北?

    而且容慕北的手里,居然还牵着他的新婚妻子,莫思!

    莫思这女人,为了参加千野加藤的婚礼,还特意穿上了一袭绘有灿烂花纹的日本和服。

    冗长的裙摆,宽大的衣袖,腰上用鲜艳的彩带层层裹缠,在后腰上绑着的包包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都说日本和服很美,夏桑榆却欣赏不了。

    看见莫思扭着腰肢,迈着小碎步往这边袅袅娜娜的走来,她甚至还觉得莫思的样子十分滑稽。

    在这囚笼一样的地方见到来自晋城的故人,她的思绪一下子就乱了。

    她脑子里面一下子就想到容瑾西,想到了厉哲文与金宝宝,想到了晋城的一干人与事……

    她本能的就要抬步迎上去,千野加藤的手却一把抓住了她:“别着急,他们会过来的!”

    “……,是!”

    她定了定心神,看着詹姆斯和容慕北往这边一步步走了过来。

    还隔着几步远的距离,詹姆斯就哈哈笑着,热情的说道:“舅舅,我在Z国一听到你要结婚的消息,就连夜赶了回来……”

    说着,他从随从的手里接过一只包裹着暗色绸缎的盒子,双手递到千野加藤的面前,低声耳语说道:“舅舅,这是我特意从Z国带给你的虎鞭杜仲酒,你喝了这个,保管你让我的新舅娘明天下不了床……”

    “是吗?哈哈哈,还有这样的功效?”

    千野加藤笑呵呵将虎鞭酒接过来:“那我今晚一定得多喝两杯!”

    夏桑榆在旁边,将两人的对话都听在了耳里。

    她暗暗翻了一个白眼,下流,这么大年纪了,还想那些事情……

    一回眸,却正对上容慕北那双似要看穿一切的眼睛。

    她愣了愣,急忙移开了视线。

    这边,詹姆斯与舅舅千野加藤寒暄了几句,便热情的介绍说道:“舅舅,这位是来自Z国的容慕北先生,旁边这位是他刚刚新婚不久的妻子莫思女士!”

    容慕北上前,礼貌道:“千野先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莫思也扭着腰身上前,谄媚笑道:“千野先生,听说你的新娘子又年轻又漂亮,和我们一样都是来自Z国是吗?”

    “是啊!她叫温心怡!”

    “那我可以见见她吗?”

    “这……”千野加藤沉吟片刻,对身边的夏桑榆道:“也香,你带莫思女士去附堡那边陪陪心怡吧!”

    夏桑榆却没有动。

    她甚至都没有听到千野加藤在她的身边说了什么。

    她的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了不远处下车的那一众宾客的身上。

    那是一群来自异国的土豪宾客。

    每个人都是披金裹银,十分扎眼。

    而吸引夏桑榆的,是这一众异国宾客中的两个男孩子。

    其中一个三四岁的模样,小嘴委屈的噘着,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瞳蕴着湿润的雾气,像是刚刚哭过。

    另外一个略微小些,苍白的脸色,尖细的下巴,一双眼睛乌沉沉的带着些冷意,像是对周遭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夏桑榆在看见这两个孩子的时候,就被一种失而复得的巨大惊喜胀满了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