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6章 来,吃了这两块无价之宝
    夏桑榆眼底掠过一抹疑惑的神色。

    在这庄园里,各种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都是随处摆放,还有什么东西值得珍藏在这样华贵的保险箱里?

    她将保险箱从内嵌的墙壁里面取出来,双手捧到千野加藤的面前。

    “老爷,你是要这个吗?”

    “嗯!”千野加藤的大手从保险箱的盖子上面轻轻抚过:“也香你知道吗?这里面装着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夏桑榆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角:“能有多珍贵?”

    “无价之宝!”

    千野加藤捧着保险箱来到了旁边的桌子前。

    虹膜识别,指纹开锁,保险箱啪一声打开了。

    夏桑榆往里面看了一眼,大失所望道:“这就是你的无价之宝?”

    “对!这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千野加藤说着,将两罐手工烘培的小饼干从保险箱里面小心翼翼取了出来。

    罐子是普通的玻璃罐子,饼干也是普通的烘培饼干。

    真不知道所谓的无价之宝,从何谈起?

    “老爷,你慢慢把玩你的无价之宝吧,我先……”

    “你别走!”

    千野加藤伸手拉住了她:“这些饼干,都是你母亲生前为我烘培的,今天晚上,你陪我吃两块!”

    夏桑榆心底这才有了些异样的涟漪:“这是我母亲为你烘培的?”

    “没错!这一罐是我和她过第一个新年的时候,她送给我的新年礼物!”

    他拧开罐子,从里面取出一块递给她道:“你看,这上面还有字,正面是‘新年快乐’,背面是‘Happynewyear’!”

    夏桑榆看了看,饼干上面确实有字。

    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可是这上面的字迹还是模糊可辨。

    她心有感触,低声说道:“那时候,你们一定很幸福吧?”

    “当然!我们发誓一生一世都只爱对方一人……”

    他说着,又将另外一只罐子揭开,从里面取出一块递给她道:“这是我生日的时候,她亲手做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饼干上面也有字,正面是生日快乐,背面是‘HappyBirthday’!

    夏桑榆看着掌心的两块饼干,终于有些微微的动容:“老爷……,这就是你心里的无价之宝?”

    “没错……”

    千野加藤拿起一块饼干放进口中,有滋有味儿的嚼了起来:“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吃一块饼干……,我就会想起从前和她在一起的日子……”

    简单的几句话,他说着说着竟是哽咽了:“她说等到我们结婚的时候,再亲手帮我做一罐,要在正面写上‘我爱你’,背面写上‘ILoveYou’……,只可惜,我永远都得不到这样的礼物了!”

    夏桑榆的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热:“老爷,你别难过,如果她还活着,知道你如此珍惜你们之间共同有过的那一段时间,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她不会原谅我……”

    他声音凝噎,继续说道:“是我害得她未婚先孕,是我害得她被她家里人所不容,是我害得你一生下来就被宫氏长辈遗弃在外,也是我,害得她抱憾而终!”

    眼泪终于忍不住,顺着他苍老憔悴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这二十多年,他一直都生活在痛失所爱的悲恸和悔不当初的愧疚当中。

    只有在面对宫如玉留下的这两罐遗物的时候,他身上的凶戾杀气才会消散殆尽,变成一个思念爱人的普通男人。

    夏桑榆将纸巾递到他的面前:“别难过了……,她那么爱你,也不希望看到你活得这样痛苦!”

    “你说得没错……,送如玉回Z国的那一天,如玉说了和你同样的话……,她希望我开开心心的活着……”

    千野加藤接过纸巾胡乱的擦拭了脸上的眼泪,又从另外一个罐子里面取出一块饼干,张口就要咬下去。

    夏桑榆急忙摁住他:“别吃!”

    他不悦的看向她:“为什么?”

    “这饼干都二十多年了,就算没有长霉,也早就过期变质,不能吃了!”

    夏桑榆说着,就想要将他手中的饼干夺过来。

    他却脸色一沉:“她留下的东西,怎么可能长霉?怎么可能过期变质?”

    说着,将饼干一口丢进嘴巴里,咔嚓咔嚓的咀嚼起来。

    夏桑榆看得连连皱眉:“你就不怕拉肚子么?”

    “她留下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让我拉肚子?”

    他神色偏执,自己接连吞下两块饼干不说,还要她也将手中的两块饼干吃掉。

    若是寻常的饼干,她毫不犹豫就会吃下去。

    可是这两块饼干,都过了二十多年呐!

    就算是一层层密封得再好,也早就霉变过期了啊!

    她迟疑着不肯将饼干往嘴巴里面送:“我就不吃了吧……,我不饿……”

    “必须吃!这是你母亲亲手为我们做的!”

    千野加藤表情严厉,说话间伸手就抓住了她的后颈:“吃!必须吃!”

    他强迫她仰起头,硬是将两块饼干塞进了她的口中:“寻常人想吃我还不给他们吃呢!若你不是她的女儿,只怕连见也见不到如此珍贵的东西!”

    夏桑榆左右晃动脑袋,紧紧咬着齿关,抗拒这两块吃下去就会坏事儿的饼干。

    千野加藤很快就没了耐性。

    他松开她,冷笑一声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吃下这两块饼干,然后回附堡那边休息!”

    她问:“第二个选择呢?”

    “第二个选择。”他邪气十足的盯着她:“揭下你脸上的假面,以如玉的身份陪我……”

    “别说了!我吃还不行吗!”

    夏桑榆二话不说,直接就将两块饼干一起放进了口中。

    饼干实在存放得太久了。

    一入口,就全部散成了糠。

    她努力生吞,硬是将满口糠粉全部吞了下去。

    “好了,我已经吃了,老爷晚安,老爷再见!”

    她一刻也不敢耽搁,几乎是逃一般从千野加藤的房间里面逃了出来。

    她的脚步又急又快,几乎是小跑着往楼梯的方向跑去。

    吉川千奈穿着空白宽松的睡裙,像幽灵一般站在走廊的中央,一双空洞如枯井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仓皇落跑的夏桑榆。

    夏桑榆是跑近了才发现吉川千奈的存在。

    她猛地顿住脚步,表情僵硬的讪笑说道:“千野夫人,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吉川千奈阴森森盯着她,齿缝里面恶狠狠挤出两个字:“贱人!”

    夏桑榆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千野夫人,你好端端的骂我做什么?”

    “贱人!勾,引老爷的贱人!”

    疯子的逻辑,真的是好奇怪。

    说着说着,居然就动手了。

    夏桑榆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起身到了跟前,伸手就要揪扯夏桑榆的头发。

    桑榆大惊失色,本能的伸手往她身上猛然一推:“滚开,别碰我!”

    她刚刚被逼着吃了两块可疑的饼干,现在一出来又被疯子缠上,心里实在气忿难平,出手一推,力道就过重了。

    吉川千奈的身体已经瘦得像个纸片人了,被她一推,顿时就往后仰跌,咕噜噜从楼梯上面滚了下去。

    夏桑榆吓傻了。

    足足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千野夫人,千野夫人你没事儿吧?”

    “别管她!她死不了!”

    千野加藤的声音从后面冷冷传来。

    夏桑榆战战兢兢道:“可是,可是她出血了!”

    “出血了也不用管她!”

    千野加藤看向吉川千奈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嫌弃和不喜。

    很快,两三个佣人上前,将躺在地上不停哀嚎的吉川千奈架起来,往楼上拖去。

    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吉川千奈还是凶狠很的瞪她:“贱人……,我亲眼看见你从老爷的卧室出来……”

    夏桑榆不想与疯子计较。

    可是这样被人来来回回的叫着贱人,心里也难免火起。

    她转身看向千野加藤:“千野老爷,千野夫人这样神志不清恐怕会惊扰到明天的宾客,不如就将她关在楼上吧?”

    “好!”千野加藤一口就答应下来:“秀子,你就负责看守着她,如果她跑出来了,我唯你是问!”

    叫秀子的女佣连忙应道:“是,老爷。”

    夏桑榆这才松了口气,给千野加藤打了招呼,回到了附堡这边的佣人房。

    这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一整晚肚子都隐隐作疼。

    到天亮的时候,更是出现了恶心和发烧的症状。

    温心怡一大早就过来瞧她的房门:“也香,也香你快起来帮我整理一下妆容吧?”

    夏桑榆满头冷汗的蜷缩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不舒服……,他们不是给你准备了专门的化妆师么?”

    “我不喜欢日本这边的妆容!”

    温心怡满脸喜色,在门外娇嗔着抱怨道:“他们给我的脸上敷了好多白粉,嘴唇的形状也给我描得好滑稽……,总之我就是不喜欢他们给我画的新娘装,看上去像是戏子,又像是小丑。”

    夏桑榆勉强撑起身:“可是……,我今天真的是不行啊……”

    “我不管嘛!我是新娘我最大,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得为我画个漂亮的新娘装!”

    温心怡满心期待,一定要用最美的妆容出现在爱人拓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