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5章 她还年轻,而我已经老了
    夏桑榆跟着静子去见温心怡。

    路上的时候,她忍不住问道:“拓哉少爷呢?也跟着老爷回来了吧?”

    “拓哉少爷被关在祠堂里!老爷说要等到结婚那天,才放他出来!”

    “祠堂?祠堂在哪边?”

    夏桑榆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

    静子也没有多心,抬手往西北角一指:“在那边,有血樱生长的地方就是祠堂!”

    “哦!”

    夏桑榆默默记住了祠堂的方向,没有再多问,跟着静子来到了主堡东侧一个小附堡旁边。

    “温心怡就住在这里面!”

    静子道:“麻田也香,这两天你就和温心怡住在一起吧,千万要好生照看着她,如果她有什么闪失,老爷一定不会饶了你!”

    夏桑榆恭顺答应:“是!我知道了!”

    静子带她进了附堡,将她介绍给附堡里面的佣人之后,便忙别的去了。

    夏桑榆在一名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附堡的二楼。

    “也香小姐,你进去吧,温心怡小姐就在里面!”

    “好!”

    夏桑榆拧开门锁,抬步走了进去。

    房间装饰得极为雅致,淡金色和淡粉色让奢华的格调中多了些温馨和浪漫。

    温心怡正坐在钢琴前,嫩葱一般的手指欢快跳跃,弹奏出婉转美妙的琴声。

    她二十五六的年纪,皮肤白皙如玉,五官虽然谈不上惊艳,却也十分秀气耐看。

    她在弹琴的时候,好看的唇角微微扬起,看上去心情好像还很不错。

    夏桑榆看着她脸上的那抹笑意,心头一时有些发懵。

    在她的印象当中,温心怡被关在这里,应该以泪洗面,寻死觅活才对。

    可是眼前的温心怡唇角带笑,恬淡安静,丝毫也没有痛苦郁闷的迹象。

    夏桑榆怔了片刻,轻咳一声开口道:“请问,是……温心怡小姐吗?”

    温心怡这才从忘我的琴声中收回神来。

    她看向夏桑榆,含笑颔首道:“我是温心怡!”

    “心怡小姐你好,我是侍候你的女佣,我叫夏桑榆,和你一样,我也来自Z国!”

    “你也来自Z国啊?”

    温心怡脸上半含的笑容一下子绽放开来:“能在这里遇见故乡的人,真的是太好了!”

    她热情的说着,走过去拉着夏桑榆的手又道:“你在这里做佣多久了?拓哉知道你是Z国人,才故意让你来陪我的吧?”

    夏桑榆见她开心的表情一点儿也不像是作假,心头不由得闪过一丝疑惑。

    “心怡小姐,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将你带到这里吗?”

    “他们带我来结婚啊!”

    温心怡的脸上,满满都是对幸福的憧憬:“你们这里的福田管家告诉我,说拓哉两天之后就会娶我!”

    夏桑榆脱口道:“娶你的是拓哉?”

    “当然,不是拓哉还能是谁?”

    温心怡一脸甜蜜,起身走到落地衣橱前:“你看,婚纱都已经准备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款式!”

    夏桑榆看着那袭洁白梦幻的曳地婚纱,一时心软,不忍心戳穿温心怡的美梦:“是啊!好漂亮的婚纱!”

    “是的呢!拓哉的眼光一直都很好,他挑选的衣服我都很喜欢!”

    温心怡谈起千野拓哉,满眼都是掩饰不住的爱意:“我只是没想到他的家庭条件会这么好!这么大的私人庄园,在咱们Z国都是很少见的对吧?”

    “是……”夏桑榆心头涩然,应了一声就没有了继续谈话的兴趣。

    温心怡却兴头正浓,拉着她的手兴奋的问道:“桑榆,你见过拓哉的父亲吗?”

    夏桑榆迟疑着点了点头:“见,见过。”

    “拓哉说他的父亲是一个很严厉,很可怕的人,是真的吗?”

    “嗯……,他脾气确实不怎么好。”

    “拓哉还说他的父亲不会同意我和他在一起,那这一次怎么突然就愿意为我们准备婚礼了呢?”

    “这个……”

    夏桑榆的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看到温心怡被蒙在鼓里,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真的好想把真相都告诉她,让她知道两天后将要娶她的人根本不可能是拓哉,而是拓哉的父亲!

    可是……,这样的真相,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儿?

    夏桑榆踌躇良久,最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告诉温心怡。

    先让她高兴两天吧……

    陪着温心怡聊了会儿天,夏桑榆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因为两天后千野庄园将会迎来一场盛大的婚礼,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夏桑榆跟庄园的佣人都很忙。

    千野加藤没有再找过夏桑榆的麻烦。

    自那一夜惊魂之后,夏桑榆养成了睡觉倒锁房门,并且用重物将房门死死顶住的习惯。

    只有这样,她才会有安全感,睡觉才会觉得踏实。

    这天晚上,她刚刚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下来呼吸透气,房门就被静子敲响了:“也香,麻田也香,你睡了吗?”

    夏桑榆坐在梳妆台前,故意用睡意朦胧的声音道:“嗯,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

    “不行!老爷让你马上去他的房间一趟!”

    “什么?”

    夏桑榆呼一下站起身:“我不去!我都忙一天了,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反正我把老爷的话带到了,去不去随你吧!”

    静子十分冷淡,丢下这一句就走了。

    夏桑榆心里反而忐忑起来。

    想了想千野加藤那些令人发指的手段,她只得把人皮面具戴在脸上,穿了一件十分保守的长袖高领衣服在里面,外面套上佣人装,开门走了出去。

    夜已经很深了。

    真不知道千野加藤抽的是哪门子疯,这大半夜的叫她过去,该不会又将她认作是宫如玉吧?

    想起那一夜的惊悚,夏桑榆将衣领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也扣上了。

    她来到主堡这边,上了二楼,推开了千野加藤的卧室门。

    千野加藤身穿简洁舒适的家居服,正坐在红木案几前面,一个人自斟自饮,已经有了三分醉意。

    壁灯的辉映下,他那双阴沉冷漠的眼睛里似乎有些异样的情绪在流淌。

    看见夏桑榆进来,他咧嘴笑了笑:“也香,来,帮我斟酒……”

    “是!”

    夏桑榆自从得知了千野加藤的狠毒手段之后,就一直在学着努力顺从。

    她走过去,跪坐在千野加藤的旁边,端起酒壶往他面前的酒盏倒了一杯后劲十足的杏花清酒。

    “老爷,明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不早点睡?”

    “睡不着!”

    千野加藤将杏花清酒一口喝掉大半杯,神色恍然的看向对面一只小相框:“我想你母亲了!”

    这一刻,他身上的戾气消失殆尽。

    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与怅然。

    夏桑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只比书本略微小些的相框里,有一张黑白的女人照片。

    女人微微侧着脸,鼻梁秀挺,唇角带笑,目光温润如波。

    是一个十分美丽又有韵味儿的女人。

    夏桑榆的心房轻轻一窒:“原来,她长这样……”

    “是啊!她还是这么年轻美丽,可我已经老了……”

    千野加藤低低感叹,手指从相框上轻轻抚过。

    “如玉,我一直都在盼着你能回来听我的忏悔……,当年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时懦弱,让你从我的身边离开!对不起如玉……,是我辜负了你!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咱们还有一个女儿……”

    他表情苦涩,说完将杯子里面的清酒一口饮尽。

    再开口,声音已经暗沉得异常:“我把女儿接到了身边,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她,不让她离开庄园一步!”

    夏桑榆在旁边低低吐槽了一句:“你这样的保护,我可消受不起!”

    他这样的父亲,有还不如没有呢!

    千野加藤冷寒的目光往她的身上淡淡扫来:“你说什么?”

    “啊?我没说什么!”

    夏桑榆又帮他斟酒,岔开话题说道:“老爷,时间不早了,要不你早点休息吧?”

    “不!我叫你过来,除了让你陪我缅怀你的母亲,还有一些东西想要让你看!”

    “什么东西?”

    “你先扶我起来!”

    “哦,好的!”

    夏桑榆听话的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你要去哪里?”

    “扶我去卧室……!”

    他摇摇晃晃,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打结。

    像是快要醉了。

    夏桑榆往他的卧室看了一眼,暗暗在心中打定主意,如果千野加藤今天晚上敢把她当做宫如玉的话,她就一不做二不休打晕他,绑架他。

    她就不信用他的性命做要挟,他还不肯放过她,不肯放过千野拓哉和温心怡。

    千野加藤在她的搀扶下,来到卧室最里面的一面墙壁前:“也香,把那油画掀开!”

    “是!”

    夏桑榆听话的将油画掀开,露出里面一个极为隐蔽的机关。

    千野加藤打了一个口气极重的酒嗝,沉声说:“摁一下。”

    “啊?我摁?”

    通常情况下,这样的机关都会关系着一个极其重要的机密。

    她一个女佣,摁开机关合适吗?

    千野加藤大手一挥:“摁!我让你摁你就摁!”

    “那好吧!”

    她用手指将那摁扭轻轻一按,一只保险箱出现在她的面前。

    保险箱上面镶嵌着五色宝石,看上去极为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