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4章 颠倒了整个世界
    强烈的自责感和负疚感让她坐立不安。

    千野拓哉高中的时候失去初恋本来就很不幸了,她还雪上加霜,让他心爱的女人落入千野加藤的魔爪……

    夏桑榆坐在椅子上,又愧又悔,恨不得抬手扇自己几个耳光。

    吉川千奈从跃层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松垮睡衣,一面走一面轻轻揉着肚子:“饿……,我好饿……”

    夏桑榆连忙起身:“你饿了吗?晚饭已经做好了,我带你过去吃吧!”

    吉川千奈的脑子还是不清醒,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神神叨叨的问道:“你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我叫麻田也香,是庄园的女佣!”

    夏桑榆不想刺激她,尽量让说话的语气显得温和一些。

    吉川千奈茫然的想了半天,点头说:“哦,麻田也香?女佣……”

    怔了片刻,她又自言自语的说:“我叫宫如玉,是老爷最爱的人!”

    夏桑榆知道她脑子坏掉了,所以也懒得纠正她。

    她扶着她来到餐桌旁边:“千野夫人,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盛小米粥!”

    “好!”吉川千奈听话的入座,神色期待的望着她。

    只要不看到夏桑榆的真实容貌,只要不联想到宫如玉,吉川千奈的情绪也就还算稳定。

    至少不会像刚才那么狂躁激动。

    夏桑榆将小米粥放在她的面前:“趁热吃吧!”

    “嗯,好香呀!”

    吉川千奈是真的饿了,拿起小勺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夏桑榆也给自己盛了一碗。

    她一面吃,一面偷偷观察吉川千奈的表情,见她神色平和,便试探着问道:“千野夫人,如果千野老爷又娶别的女人……”

    “不会的!”

    吉川千奈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利异常:“他不会娶别的女人的!”

    桑榆连忙柔声安抚:“好好好,他不会娶别的女人!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激动啊!”

    “随便说说也不行!”

    吉川千奈啪一声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歇斯底里的吼道:“千野加藤这一辈子都只能有我一个女人!这是老爷临终时候的遗嘱,他不能娶别的女人!”

    夏桑榆见她受到刺激又要发狂,急忙往后面退了两步:“千野夫人,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胡说的……”

    “是老爷让我嫁给他的!老爷说只要他娶我,就可以继承整个千野家族……”

    吉川千奈表情恍惚,像是回到了很久远很久远的从前:“他跪在千野家族的祠堂,对着那株血樱发过誓,他说他这一辈子都只会有我一个女人……,老爷为我们主持了婚礼,我以为我们会幸福的过一辈子,没想到他的心里始终住着另外一个女人……,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一天也没有爱过我……”

    夏桑榆从她断断续续的话里,渐渐捋清楚了当年的事件脉络。

    千野加藤与宫如玉本来是两情相悦的一对恋人,在宫如玉已经有了身孕的情况下,上一任的千野老爷,也就是千野加藤的父亲为了家族利益将他们生生拆散了。

    千野加藤娶了吉川千奈,心里却一直都放不下宫如玉。

    他一点儿都不爱吉川千奈,更不爱吉川千奈为他生下的一双儿女。

    压抑的婚姻让他的心里渐渐变,态,发展到现在,他的眼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与爱情有关的人和事!

    他要拆散身边的有情人,他要摧毁所有看起来很美好的爱情!

    他要以此来证明,当年他放弃宫如玉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爱情这回事儿……

    明明是他错了,偏要把整个世界都扭曲颠倒过来,以此来证明他自己是对的!

    千野加藤这种行为,应该也是深度的精神疾病吧?

    晚上的时候,夏桑榆把脸上的假面取下来透气,又洗了个热水澡,一个人睡在二楼右侧的一间佣人房。

    这是她到千野庄园的第一个晚上,她毫无意外的失眠了。

    她想起了远在Z国的容瑾西。

    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他愤怒失望的俊脸:夏桑榆,你这个淫,妇……

    那个天大的误会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沉甸甸的压在她的心头,让她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是不是还那么恨她?

    是不是正在努力的忘记她?

    他会不会帮她寻找曜儿的下落呢?

    那该死的乔玉笙,带着她的曜儿和华庭,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她翻了个身,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加睡不着。

    翻来覆去,一直到后半夜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有了些睡意。

    刚刚睡着,她突然感觉到身边有男人低沉粗重的喘息。

    她心头一紧,刚刚合上的眼睛又猛地睁开。

    入眼看见的,居然是……千野加藤?

    夏桑榆怀疑自己眼睛花了。

    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再看,果然是千野加藤!

    千野加藤的身上还穿着出门那套银色和服,寡黄的脸上表情极为古怪。

    夏桑榆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急忙裹紧被子往远处缩了缩:“你,你怎么进来的?”

    “如玉,我吵醒你了?”

    他一声‘如玉’,吓得夏桑榆魂都快没了。

    她伸手将房间的大灯打开,大声说道:“千野加藤,你看清楚,我是夏桑榆,不是宫如玉……”

    “如玉……”

    千野加藤眼神炙热,伸手就要往她的脸上抚,摸过来。

    夏桑榆吓得大叫,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掴在千野加藤的脸上:“别碰我!”

    响亮的耳光,终于让千野加藤眼神中的炙热迅速退去,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他摸了摸滚烫的脸颊,疑惑道:“你打我干什么?”

    “我打你是因为你鬼迷心窍,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夏桑榆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把她逼急了,她不介意鱼死网破。

    千野加藤四下看了看,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歉意:“抱歉……,我喝了点酒,走错房间了!”

    “滚——!”

    夏桑榆操起旁边一只枕头,对着他就狠狠砸了过去:“你给我滚出去!”

    “是是!我马上就出去!”

    千野加藤也有些尴尬,连声答应着,站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夏桑榆紧张的盯着他的背影,见他走着走着又突然停住脚步,不由得心下一紧,失声道:“你还想干什么?”

    千野加藤怔怔然盯着她看了半响,沉寂的眼神渐渐又涌起了暗潮:“你和她……长得真像!”

    “出去!”

    夏桑榆抓起床头一只陶瓷摆件,对着他狠狠砸了过去:“你太恶心了!你给我滚出去!”

    陶瓷摆件砸在千野加藤的胸口,然后又滚落到厚厚的地毯上。

    他神色恍惚的叹了口气,宛如梦游一般离开了她的房间。

    她急忙跳下床,动作麻利的将房门倒锁。

    又把旁边一张实木桌子拖过来抵在门后,想想还觉得不放心,又将椅子压在桌子上,增加重量,让外面的人不那么容易将房门推开。

    做完这一切,她的心里才稍微感觉到踏实些。

    刚刚躺到床上,突然听到楼上传来吉川千奈凄惨的叫声:“啊——,救命——,救命啊……”

    夏桑榆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又听到这样的叫声,真是觉得毛骨悚然。

    她用被子捂住耳朵,努力屏蔽外界的声音。

    可是,吉川千奈那凄厉的,极富穿透力的声音一直都在她的耳边萦绕。

    “老爷,老爷你放过我吧……,呜呜,不要,不要啊……”

    一直到天亮,吉川千奈悲咽凄怨的叫声才渐渐平息。

    一夜折腾,夏桑榆一直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

    她从床上坐起:“谁啊?”

    静子的质问声传来:“麻田也香,你怎么回事?都快中午了你居然还在睡?你以为你是千野家族的小姐吗?”

    夏桑榆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了。

    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简单洗漱后,又戴上人皮面具,这才费力的将门后面顶着的座椅全部挪开。

    房门一打开,就看见静子一脸愠怒的站在门口。

    她僵硬赔笑:“对,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静子冷哼一声道:“你倒是心宽得很!大中午的居然还睡得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开始工作!”

    夏桑榆连声道歉,然后侧着身,想要从静子身边离开。

    静子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要去哪里?”

    “打扫房间,给千野夫人做饭,阳台上的花草也应该修剪和浇水了……”

    “今天开始,这些事情都不用你做了!”

    “为什么?”

    “老爷昨天晚上带了一个叫温心怡的女人回来,你以后的任务就是陪着她,看着她,说服她,让她后天高高兴兴的与老爷结婚!”

    “温心怡被带回来了?”夏桑榆的心哐当一声沉到了谷底:“后天就要结婚?”

    “没错!后天就是老爷娶妻的大喜日子,在这段时间内,你的首要任务就是看着温心怡,可千万别让她跑了!”

    静子瞪她一眼又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温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