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2章 超级病态的家庭
    她出生没多久,生母宫如玉就死了。

    在她的记忆当中,丁点儿也没有关于宫如玉的信息。

    就算后来她认祖归宗,住到了墨尔庄园,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宫如玉的照片。

    宫少玺和方管家等人偶尔提到了她的生母宫如玉,也是草草带过,并未深谈。

    所以,她实在不知道自己的样貌与生母宫如玉如此相似。

    这大概也是千野加藤为何要费尽心力救她的原因吧?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千野加藤最爱的人应该是她的生母宫如玉,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最后娶的人是这位吉川千奈。

    夏桑榆顺着这个思路往下面一想,心头突然一惊,冷汗瞬时就冒了出来。

    千野加藤和宫如玉如果真的曾经是恋人关系,那她会不会是大变,态千野加藤的女儿啊?

    天呐!不要啊!

    想想拓哉少爷的遭遇,再想想闻樱小姐的遭遇,夏桑榆心中涌起一阵一阵的恐慌和不安!

    不行不行,她不能留在千野庄园,不能留在千野老爷的身边!

    她一定要尽快从这个超级变,态的家庭里面逃出去。

    千野拓哉安顿好了精神失常的母亲,也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他面色阴郁的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步伐往楼梯方向走去。

    走几步,眼前光影一暗,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忍着揍人的冲动:“滚开!”

    夏桑榆平和无害的声音道:“拓哉少爷,咱们聊聊吧!”

    千野拓哉的眼底浮起冷意:“我和贱人的女儿,没什么好谈的!”

    夏桑榆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友善一些:“你看看我,我是麻田也香,不是夏桑榆!”

    “……”拓哉这才抬眼往她脸上看了过来,愣了片刻,硬声道:“易容术?还不错!”

    她勉强笑了笑,带着诚意道:“你放心,在庄园的这段时间,我不会卸下妆容,不会刺激你的母亲!”

    “再高明的易容术,也不能改变你是贱人之女的事实!”

    千野拓哉阴郁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说完之后,举步就要从夏桑榆的身边离开。

    夏桑榆耐心用尽,沉声喝道:“站住!”

    千野拓哉理也不理她,继续往楼梯走。

    她只得拔高音量,再次喝道:“千野拓哉你给我站住!”

    他置若未闻,踩着楼梯一步步往下面走。

    夏桑榆冷冷一笑:“事关温心怡的生死,你也不想听吗?”

    拓哉的脚步猛地滞住。

    一瞬之间,他英俊的脸上布满了阴暗的冷煞之气。

    青筋暴跳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愤怒的拳头。

    他转过身,声音蓦地变得沙哑异常:“你说什么?”

    夏桑榆无惧他眼神中的杀气,平静道:“事关温心怡的生死,我希望咱们能够有一个单独聊聊的机会!”

    “你若敢骗我,我一定将你切成碎块喂大花!”

    他冷鸷的威胁,神色凶戾得像是要吃人。

    她从容的迎上他的目光:“我干嘛要骗你?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他凝视她半晌,冷声说:“跟我来!”

    夏桑榆跟着他来到了城堡最顶层的藏书阁。

    这里没有监控,是个不错的密谈之地。

    一进入藏书阁,千野拓哉的大手就扼住了她柔软的脖子:“说!心怡她怎么了?”

    “咳咳……,你掐着我的脖子,我……怎么说啊?”

    夏桑榆使劲将他掰开,抚着心口喘息道:“千野拓哉,你能不能别这么野蛮?动不动就掐人脖子,搞不好是会出人命的!”

    “少废话,快点告诉我心怡怎么了?”

    “先别着急嘛!”

    夏桑榆在旁边一张蛋壳形状的藤椅上面坐了下来,脚尖一点,悠闲的上下晃荡了起来:“我无意当中偷听到了千野老爷与福田管家的谈话,谈话的内容,正是你最关心的温心怡的!”

    “他们说了什么?”

    千野拓哉只听了一个开头,就已经方寸大乱了。

    父亲千野加藤是个不折不扣的爱情刽子手!

    他的手段狠辣又变,态,想尽了一切办法摧毁他和妹妹闻樱的爱情,残忍的手法令人发指。

    千野拓哉自从和温心怡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就将她保护得极好。

    他不仅替她搞了假身份,还将她藏在大阪的瑞吉酒店,每次他得空,都会去大阪和她私会!

    他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没想到还是被父亲的人查到了!

    心怡如果落在变,态父亲的手里,那还得了?

    他走到夏桑榆面前,伸手便将她摇晃的藤椅摁了下来:“说清楚,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夏桑榆挑眉:“想知道?”

    他恶狠狠的龇牙:“不说我就掐死你!”

    “我好心提醒你,你反而想要掐死我?”

    夏桑榆起身走到书架旁边,抽了一本中文版的唐代古诗词随意翻看了两页,漫不经心道:“算了,拓哉少爷,我现在改变主意,不想告诉你了!”

    千野拓哉的拳头握得咕咕作响:“直接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

    “很简单啊!我知道一个关于温心怡的重要机密,想要我告诉你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想办法,帮我逃离千野庄园!”

    夏桑榆将古诗词放回原位,又走到蛋壳形状的藤椅上面坐了下来:“我不属于这里!你若能答应帮我逃走,我就把温心怡的事情告诉你!”

    千野拓哉的脸色渐渐沉凝下来。

    他是庄园的少主人,带一个把人离开,原本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眼前这个夏桑榆,很显然与别的人不同。

    她是宫如玉的女儿,而宫如玉又是父亲千野加藤一直念念不忘的情人……

    千野加藤费劲千方百计在Z国打探到她的下落,又不惜牺牲死士将她从日本警方的手中替换了回来,可见这个夏桑榆在父亲千野加藤的心中,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若千野加藤知道他帮着她逃跑,一定会气得生撕了他!

    夏桑榆见他沉吟不语,不由得秀眉一挑,含笑说道:“怎么样?想好了吗?为了你的爱人,你愿意陪我冒险吗?”

    千野拓哉英眉紧拧,郑重道:“我愿意!只要你能提供真实有用的消息,我愿意帮你离开庄园!”

    “好!那咱们击掌为盟,可不许反悔!”

    夏桑榆伸出右手,眼神期待的望着千野拓哉。

    千野拓哉低声嘀咕:“麻烦!”

    不过还是伸出右手,与她三击掌结下盟约!

    夏桑榆得了他的承诺,便也不再卖关子,直接就将今天偷听到的谈话原原本本告诉了千野拓哉。

    末了,她担忧的说道:“拓哉少爷,我劝你尽快通知温心怡,让她赶快换个地方藏起来,千万不能被福田管家的人找到!”

    千野拓哉听说千野加藤要娶自己的爱人,已经气得面色赤红,目露凶光了!

    他攥紧拳头,用日语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声,转身几个大步就从藏书阁离开了。

    夏桑榆从藤椅上站起身,伸展四肢,活动了一下腰身各处。

    一想到有机会从这鬼地方逃离,她的体内就充满了力量。

    她从藏书阁出来,才发现外面狂风暴雨,惊雷阵阵。

    刚刚明明都还是大晴天,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

    夏桑榆沿着楼梯来到二楼,看了看时间,应该准备晚饭了。

    她不知道千野老爷今天晚上会不会在家里吃饭,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饭菜,更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忌口。

    中式料理他应该不会反感吧?

    她站在厨房里面,正纠结着晚饭怎么安排,一个佣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也香小姐,老爷让你马上去书房!”

    “哦,马上就去!”

    夏桑榆摘下刚刚戴上的围裙,跟着佣人来到了左侧走廊尽头的书房。

    轻轻叩门,门自动打开了。

    她举步走了进去。

    “千野老爷,你找我?”

    “嗯!也香你过来!”

    千野加藤坐在一张造型古朴大气的实木大书桌后面,和蔼的对她招手,像是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迫不及待要与她分享。

    表面上看,他真的是一个面善又和气的小老头儿。

    可是夏桑榆已经见识过他骨子里的狠毒,他越是表现得和气友善,她心里就越是没底。

    她小心翼翼走过去:“千野老爷,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去做吗?”

    “哈哈哈哈,也香你今天真的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千野加藤心情很好的样子,将一只耳机递给她道:“给,你听听!”

    夏桑榆将耳机放在耳边,便听到千野拓哉着急万分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心怡,你听我说,我那个变,态父亲已经知道你的下落了,他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想要娶你为妻……,别哭别哭,我会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落入那个老变,态的手里!嗯……,你先收拾一下,我马上就过来找你……,我会带你去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

    夏桑榆脑子蒙了片刻,便猛地反应过来了。

    她扔掉手中的耳机,失声质问道:“你利用我?”

    “没错!我利用了你!”

    千野加藤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柔和,老脸上笑纹密布:“如果不是你把消息透露给拓哉,我又怎么可能顺着他,找到温心怡的落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