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1章 快别吃了,脏!
    千野加藤停下动作,怒目瞪向她:“干什么?”

    夏桑榆看了地上的吉川千奈一眼,弱弱的求情说道:“千野老爷,你别打了……,再打下去,她恐怕就活不成了!”

    “哼!没有我的允许,她休想死!”

    千野加藤余气未消,又狠狠踹了吉川千奈一脚,这才怒气冲冲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他一走,夏桑榆便觉得呼吸都要轻松好多。

    她走到吉川千奈的面前:“你没事儿吧?”

    吉川千奈神色呆愣,已经停止了哀嚎。

    她仰面躺在地上,摊开手掌接住几片飘飘落下的白色羽毛,口中喃喃说道:“宝宝……,我的宝宝……,没有了……”

    一串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了出来。

    夏桑榆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她去旁边抽了纸巾,一面帮她擦拭眼泪,一面柔声安慰道:“你别难过,别哭……”

    吉川千奈涣散的目光慢慢聚焦在她的脸上:“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夏桑榆搞不懂疯子的逻辑,只得赔笑说道:“我叫夏桑榆啊……”

    “夏桑榆?夏桑榆是谁?”

    “我是主堡这边的女佣……”

    “女佣啊?”

    吉川千奈坐起身,抬手捋了捋蓬乱的头发,端正身姿道:“我叫吉川千奈,是千野加藤的妻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饿了,你快点去给我做吃的!”

    刚才还是绝望可怜的疯女人,转眼就成了颐指气使的女主人。

    夏桑榆叹了口气:“好好,你先起来!我带你去把脸上的血迹清洗干净!”

    “我饿,我要吃东西!”

    “好!我马上就去给你做!”

    夏桑榆去厨房煮了煎蛋面,端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吉川千奈已经趴在地上睡着了。

    她给她搭上薄毯,轻手轻脚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二楼的开放式大厅内。

    千野加藤盘坐在红檀木的案几前面,脸色阴沉的把玩着手中的古玉鼻烟壶,冷声问福田管家:“查到了?”

    管家藤原福田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

    他垂首站在千野加藤的身边,神色恭谨的回答说道:“回老爷,我们经过多方努力,已经查到了温心怡的下落……,拓哉少爷一有空就会赶过去与她私会!”

    “哼!孽障!”

    千野加藤一声怒喝,手中的鼻烟壶啪的摔了出去。

    价值不菲的古玉鼻烟壶就这样摔得粉碎。

    福田管家连忙惶恐道:“老爷息怒!”

    千野加藤神色狰狞:“拓哉知道我们已经查到温心怡的下落没有?”

    “还不知道!我们没有惊动任何人!”

    “那就好!”

    千野加藤眼中迸出阴毒的冷芒。

    他沉吟片刻,冷笑说道:“福田,你替我准备一份儿拿得出手的聘礼,三天之后,我要娶温心怡为妻!”

    “……”福田管家怔了怔,才回答了一声:“是!”

    “这事儿先别让拓哉知道!我要在新婚当天给他一个惊喜!”

    “好的,老爷!”

    “顺便通知闻樱一声,让她赶快从Z国回来参加我的婚礼!!”

    “好的老爷,我会尽快联系闻樱小姐的!”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先下去吧!”

    “是!”

    福田管家很快就躬身退了下去。

    千野加藤转过身,阴冷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中式雕花屏风:“出来吧!”

    夏桑榆心头一惊,被发现了?

    她慢慢吞吞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千野老爷!”

    千野加藤那双比蟒蛇还要森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你都听见了?”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夏桑榆连连摆手:“老爷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表面上惶恐紧张,心里面却在暗骂千野加藤是个超级无敌的大变,态!

    为了扼杀儿子的爱情,他居然要娶儿子的恋人!

    这个千野老爷,真是极品中的极品,败类中的败类啊!

    那位素未谋面的温心怡小姐,一旦被千野老爷找到,少不了又会落得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她在为温心怡担忧的时候,千野加藤已经缓缓踱步到了她的跟前。

    他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也香,这几天你好好熟悉一下主堡这边的环境,三天后,这里将会迎来一位新的女主人!”

    他手指冰凉,摸得夏桑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不露痕迹的往后面退了退:“是……”

    “去忙吧!有事儿我再叫你!”

    千野加藤没有再为难她,叮嘱了她两句,便举步离开了二楼大厅。

    夏桑榆清理了地上的鼻烟壶碎屑,又把房间各处收拾整理了一番。

    楼上的吉川千奈还没有醒。

    夏桑榆将那碗冷掉的番茄煎蛋面倒进垃圾桶,把厨房清理了一遍之后,又拿着微型吸尘器开始收拾房间各处的灰尘。

    二楼和三楼共有二十多个房间,每个房间都纤尘不染十分干净。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除尘的。

    她是因为太无聊,太难捱,才故意找点儿事情来做。

    做家务再苦再累都没关系,只要别伺候千野老爷就行。

    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清扫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她累得大汗淋漓,脸上的人皮面具贴在脸上又闷又热,便干脆一把扯了下来。

    反正这里是固若金汤的千野庄园,就算她做回夏桑榆,也没人会觉得她的样貌和身份会有问题。

    她回到三楼,却发现吉川千奈不在房间里。

    她四下看了看:“千野夫人?千野夫人你在哪里?”

    没有人应她。

    她侧耳听了听,依稀之间,有些微的动静从厨房里面传来。

    她轻手轻脚走过去,赫然发现吉川千奈正蹲在垃圾桶旁边,抓起里面倒掉的煎蛋面,大把大把的往嘴巴里面塞。

    那样子,就好像是几辈子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夏桑榆心里一揪,急忙上前摁住她的手:“千野夫人,快别吃了,脏!”

    “要吃,饿。”

    吉川千奈说着,抬手就要将夏桑榆推开。

    她的目光无意中从夏桑榆的脸上扫过,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了巨大的变化:“你,你是宫如玉?”

    夏桑榆忙道:“不不,我是夏桑榆……”

    “胡说,你就是宫如玉!”

    吉川千奈突然激动起来,油乎乎的双手就往夏桑榆的脸上胡乱抓挠过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我都已经老成了这样,你凭什么还这么年轻?啊?你又想要勾,引我的男人?”

    “不是……,我不是……”

    夏桑榆只来得及弱弱辩解一声,领口就被吉川千奈揪住了。

    吉川千奈抓着她的衣领就将她往地上摁:“说!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又要和我抢老爷?”

    “你放开我!”

    夏桑榆不让她吃垃圾桶里面的东西,本来也是处于一片好心,却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吉川千奈给摁住了。

    她心里的火气也腾的一下燃了起来。

    伸手摸到一只厨房用的不锈钢水瓢,抓起来就对着吉川千奈的脑袋就哐的敲了下去:“放开我!”

    砰——!

    吉川千奈痛苦的哼了一声,手指松开,身体软软的就往侧面倒去。

    夏桑榆揉着被她揪疼的胸口,站起身正准备离开这个喜怒无常的疯女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你在干什么?”

    千野拓哉快得像是一阵旋风,眨眼之间就到了跟前。

    他猛地推开夏桑榆,扑过去将吉川千奈一把抱在怀里:“母亲,母亲你怎么了?”

    吉川千奈紧闭双目,躺在千野拓哉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单薄的身体,像是连呼吸都没有了。

    夏桑榆看了看还握在手中的不锈钢水瓢,忐忑道:“她,她不会有事儿吧?”

    “我母亲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千野拓哉撂完狠话,这时候才得空抬眼看向她。

    目光落在她那张清丽脱俗的小脸上,神色明显的震了震:“麻田也香?”

    “麻田也香是千野老爷给我的名字和身份,其实我是……”

    “我知道,其实你是宫如玉那个贱女人的孩子!”

    千野拓哉的眼底蔓延出厌恶的神色:“我不管你到千野庄园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伤害我的母亲,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他咬牙切齿的恨意让夏桑榆心里十分不舒服。

    她忍着脾气,好言解释说道:“拓哉少爷,你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的母亲,是她先抓扯我,我才正当防卫的!”

    说话的功夫,吉川千奈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悠悠醒转了过来。

    她脑子坏掉好几年,已经完全不认得自己的亲生儿子千野拓哉了。

    淡漠的目光从千野拓哉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夏桑榆的身上。

    “宫如玉?你这个贱人,我和千野加藤已经结婚了,你别想将他从我身边抢走!”

    她情绪激动,说着说着,就挣扎着又要扑过来厮打夏桑榆。

    夏桑榆叹了口气:“千野夫人,你脑子不好,我不与你计较!”

    站起身,直接就从房间里面离开了。

    走廊上,她伸手摸着温热细腻的脸颊,自言自语道:“真的很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