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0章 凭你也配叫如玉?
    “怎么不会回来?不回来老爷住哪里?”

    夏桑榆被静子不冷不热呛了一句,便也不好再多问。

    主城堡内部的装饰更是奢华无度。

    地上铺着华美的长绒地毯,墙上描绘着千野家族的血樱图腾,各种稀世藏品随处可见,金银珠宝更是琳琅满目。

    只是,如此豪华极奢的主堡,却始终给人一种阴沉压抑的感觉。

    而且,夏桑榆越是往里面走,那女人凄厉的哭喊声就越是清晰:“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救命啊——!”

    绝望的嘶喊声让这座城堡充斥着一种炼狱般的气氛。

    夏桑榆紧张得掌心都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静子姐姐,这……是谁在叫啊?”

    “我说过了,身为佣人,不该问的别问!”

    静子冷漠的回答了她,便抬手往蜿蜒的旋转楼梯指了指:“你以后就负责二楼的事情,没有老爷的允许,不准下楼来!”

    ‘不准’二字让夏桑榆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有些逆反的问道:“万一我下楼了呢?会怎样?”

    静子冷冷扫她一眼:“这是老爷订下的规矩,如果你想见识一下老爷的手段,就下楼试试吧!”

    想起千野加藤,夏桑榆的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在她的心里,千野加藤老爷比那条黄金巨蟒还要可怕无数倍!

    她想要活命,就只能做个不下楼的乖顺女佣。

    踩着晚宴的楼梯,她一步步往二楼上面走去。

    越往二楼上面走,那凄怨的女人叫声就愈加清晰。

    “千野加藤……,你这个魔鬼,你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凄苦的叫声在空阔的二楼回旋,令人毛骨悚然。

    夏桑榆在二楼各处看了看,发现女人的叫声是从复式跃层上面传来的。

    她循着声音找过去,很快就看见了一个容色枯槁,瘦骨伶仃的中年女人。

    女人的怀里抱着一只陈旧的大抱枕,正坐在飘窗上,一声一声绝望嘶喊的同时,还用脑袋一下一下撞击着冰冷坚硬的玻璃窗:“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看她神色,像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夏桑榆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试着出声道:“你好,我叫夏桑榆,你叫什么?”

    女人撞玻璃的动作慢慢停顿了下来。

    她转过身,用一双空洞茫然的眼睛直直看向夏桑榆:“你叫什么?”

    夏桑榆怔了一下,尽量礼貌的说道:“我叫夏桑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女人看着她,慢慢咧嘴笑了起来:“我姓宫,我叫宫如玉!”

    “宫如玉?”夏桑榆心头猛地一个咯噔:“你说你叫宫如玉?”

    女人的眼神虽然涣散,但是表情却十分的认真。

    她点了点头:“我姓宫,我叫宫如玉!”

    夏桑榆压抑着心头惊诧,追问说道:“你是宫氏一族的宫如玉?”

    女人再次点头:“我姓宫,我叫宫如玉!”

    夏桑榆面色剧变:“宫如玉?

    不不,这不可能!

    如果夏桑榆没有记错的话,宫如玉和宫少玺的父亲是兄妹关系。

    宫如玉是宫少玺的姑姑,也是她的亲生母亲!

    宫如玉是未婚先孕,生下夏桑榆之后,族中的长辈就将夏桑榆狠心的遗弃了。

    而宫如玉在伤心过度的情况下,又发作了家族遗传病,没过多久就死了!

    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又出现在日本的千野庄园?

    夏桑榆的脑海当中,一时之间闪过许许多多的疑问。

    而面前这位‘宫如玉’在回答了她的问题之后,又低下头,轻轻抚,摸着怀里油腻腻的抱枕:“宝宝乖啊……,宝宝不哭……”

    夏桑榆瞪大双眼:“这是你的孩子?”

    “嘘——!”

    ‘宫如玉’比唇噤声,紧张兮兮的说道:“别出声儿……,我的宝宝刚刚睡着……”

    一面说,一面低头在油腻的抱枕上面亲了一口:“好宝宝……”

    夏桑榆眼眶湿热,一声‘妈’在嗓子眼转来转去,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了。

    可是她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如果眼前这位‘宫如玉’真的是宫氏一族的宫如玉,真的是她的生母,那她为什么能够逃脱家族遗传病的诅咒?

    可如果说这位‘宫如玉’不是她的生母,那她怀里的‘宝宝’又是怎么回事?

    看她的神情,很像是生下的宝宝被人抢走之后,思念过度伤心过度导致的精神失常啊!

    夏桑榆心下猜度的时候,‘宫如玉’抱着怀里的‘宝宝’,已经靠在墙壁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夏桑榆这才开始认真的打量着她。

    脸色灰白缺少血色,常年不见阳光,已经积了一脸的病态。

    五官立体秀气,像是混了欧洲血统?

    她骨瘦如柴,白色的睡裙穿在她身上空荡荡的,完全看不到身形轮廓。

    有凛冽的寒风从窗户吹进来,将她身上的睡裙灌得鼓胀了起来……

    夏桑榆见她抱着手臂畏寒的瑟缩了两下,便去卧室里面抱了一床绒毯过来,抖开,轻轻披在她的身上。

    夏桑榆的动作十分轻柔,可还是不小心触碰到了‘宫如玉’冰凉的肌,肤。

    ‘宫如玉’猛地睁开眼睛,惊恐道:“你要干什么?”

    “我帮你……”

    夏桑榆的话还没说完,‘宫如玉’便突然伸手往她重重推来:“滚开!你滚开!不准碰我的宝宝!”

    疯子的力气,总是大得惊人。

    夏桑榆被推得往后面踉跄几步,重心不稳,噗通一声仰跌在了地上。

    ‘宫如玉’则抱着油腻发黑的抱枕,跳下飘窗,径直就往门口冲去:“谁都不能碰我的宝宝……,你们谁都别想碰我的宝宝……”

    夏桑榆揉着酸疼的屁股,爬起来道:“喂!你别乱跑……,小心摔着……”

    站起身,却看见‘宫如玉’像是被电击一般,整个人表情僵硬的站在原地,神色惊恐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夏桑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千野加藤?

    脸色冷寒的千野加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正用一双异常阴冷的目光盯着‘宫如玉’!

    ‘宫如玉’紧紧抱着怀里的抱枕,打颤道:“不,不要……,不要抢走我的宝宝……”

    夏桑榆见她神情恐慌得很,不由得升起了些恻隐悲悯之心。

    她走过去,恭敬道:“千野老爷,你回来了!”

    千野加藤鼻孔里面嗯了一声,不阴不阳的语气问了一句废话:“你们见过面了?”

    夏桑榆微微低着头,尽量做出温顺恭敬的模样:“是!我们见过面了!她说她叫宫如玉……”

    “她叫宫如玉?”千野加藤冷笑道:“她也配叫宫如玉?”

    什么叫她也配叫宫如玉?

    夏桑榆愣了愣,一时揣摩不透千野加藤话里的意思。

    千野加藤脸色阴鸷,目光如刀的看着那个谎称自己是宫如玉的疯女人:“吉川千奈,你说说,你有什么资格和如玉相提并论?”

    疯女人弓腰塌背的缩着身体,一步步往后面退去:“别过来,你别过来……”

    千野加藤怒哼一声,伸手道:“拿来!”

    “不——!”疯女人将抱枕藏在身后,一面后退一面疯狂摇头:“不不,你不能抢走我的宝宝……”

    她惊恐万状的看着千野加藤,就好像千野加藤是吃人的魔鬼一般。

    而千野加藤丝毫也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眨眼之间,就将她逼到了开放式的飘窗位置。

    他手一伸,直接就将疯女人手中的抱枕一把夺了过来:“吉川千奈,这是你的宝宝?”

    叫吉川千奈的疯女人失去了抱枕,顿时变得狂躁起来。

    “还给我!把我的宝宝还给我!”

    她扑过来就要抢那只被她抱了二三十年的抱枕。

    千野加藤却神色狰狞,双手抓着抱枕用力的一扯。

    噗——!

    抱枕裂开,被撕成了狼藉的左右两半!

    里面的羽毛填充物顿时像被施了魔法一般,飘到半空中,像是下了一场细密的雪。

    吉川千奈仰头看着四下飘散的白色羽毛,揪着心口发出撕心裂肺的绝望叫声:“不——!”

    她扑过去,对着千野加藤的手臂就要一口咬下去。

    千野加藤眼疾手快,一把就死死钳住了吉川千奈的两边脸颊:“想咬我?找死!”

    他目露凶光,抬手一扬,直接就将吉川千奈给扔了出去。

    吉川千奈单薄得像个纸片人的身体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又反弹下来,落在了地上。

    吉川千奈挣扎着,哼哼着,再也爬不起来了。

    而千野加藤好像还不解气,走过去对着她的腹部就狠狠踹了一脚:“贱人!!”

    踹了一脚,又踹一脚:“你以为装疯我就会放过你?”

    吉川千奈佝偻着身体,发出痛苦的嗷嗷惨叫。

    房间里面,顿时充斥着无形的暴戾杀气。

    夏桑榆缩在角落里面一动也不敢动。

    当她得知这个疯女人不是宫如玉,而是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吉川千奈之后,她便不想管她的死活了!

    毕竟,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一个多嘴,惹得千野加藤不高兴,说不定被踹翻在地的就是她夏桑榆了!

    明哲保身,她真的不想管!

    可是看到吉川千奈被踹得嘴角流血,快要提不上气了,她的心又忍不住软了下来!

    她迟疑了片刻,还是走了上前:“千野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