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8章 爱情刽子手
    黑色的蛇信一吞一吐,发出嘶嘶轻响。

    千野拓哉看到黄金巨蟒,冷寂如夜的眼神这才有了些异样的神采和温度。

    “大花,今天乖吗?”

    他一脸关切之色在黄金巨蟒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黄金巨蟒那高昂的,代表至高权威的头颅:“大花,你最近瘦了好多呢?是不是饿坏了?想吃什么东西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搞来……”

    他完全没有察觉到父亲千野加藤那越来越阴鸷的神色。

    他甚至低下头,在黄金巨蟒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大花,你想吃什么就去吃吧,千万别饿着,饿瘦了,我会心疼的……”

    话音未落,千野加藤已经忍无可忍,抬起一脚狠狠将他踹翻在地。

    “孽障!果然是你想要杀我!”

    千野加藤说着,再次操起染血的切腹刀对着千野拓哉的身体就猛地刺了过去。

    夏桑榆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天呐,父子相残的戏码,来得太频繁了吧?

    眨眼之间,多疑的千野加藤就已经刺伤了亲生儿子千野拓哉。

    千野拓哉捂着流血的左侧腹部,狰狞质问:“父亲……,为什么?为什么又要杀我?”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杀我呢!”

    千野加藤凶狠怒吼,挥舞着手里的切腹刀,追着还要刺过来:“孽障,居然敢唆使大花吃我?看我今天不杀了你这个忤逆不孝的孽障!”

    千野拓哉连连躲避,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手一伸就将她拽过来,用她的身体去抵挡父亲千野加藤的利刃。

    夏桑榆只想安静的做个吃瓜群众。

    却没想到一转眼,危险就逼近到了跟前。

    眼看着明晃晃的切腹刀对着她径直而来,她吓得失声惊叫,紧紧闭上了眼睛:“不要啊!”

    千野加藤也没想到千野拓哉会用夏桑榆来做肉盾,脸色一沉,手中的切腹刀距离夏桑榆的身体只有一两厘米的时候,他硬生生将刀锋拽了回去。

    就在这片刻功夫,千野拓哉扔掉手中的‘肉盾’,转身快步跑开了!

    夏桑榆捂着噗噗乱跳的心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他疯了吗?”

    “他确实是疯了!自从他遇上那个叫温心怡的女人,他就已经疯了!”

    千野加藤气恨难消,抬手一挥,染血的切腹刀嗤的一声将旁边一尊铜制艺术摆件削成了两截。

    夏桑榆暗暗心惊:“千野老爷,你……别生气了!”

    “我自然不会生气!他越是想要忤逆我,我便越是想要驯服他!”

    千野加藤将切腹刀咻的插,进刀鞘,转身直直看向夏桑榆:“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嫁给千野拓哉?”

    夏桑榆想起千野拓哉那冷寒的气场,又想起他为了活命,把她推到前面挡刀的场景,心头便涌上了强烈的抗拒和不安。

    “不不,我不愿意!”

    “那好!你就做女佣吧!”

    千野加藤也不勉强她,走过去将那套蓝色的女佣装取下来扔在她的怀里:“换上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夏桑榆看着怀里的女佣装,心里好想哭。

    侍候这个变,态又暴力的千野老爷,她会被活活恶心死的!

    可是要想活命,现在就只剩下这一个选择了。

    她磨磨蹭蹭将女佣装换上,从换衣间出来的时候,千野加藤老爷已经走了。

    等在外面的是身穿一身艳丽红裙的尤加利小姐。

    夏桑榆左右看了看:“千野老爷呢?”

    “老爷有事儿出去了,他让我带你去主堡那边!”

    尤加利的目光看向她身上的女佣装,摇头叹道:“麻田也香,你在老爷面前说了什么?怎么老爷和少爷一见面就打起来了?”

    “我……什么都没说啊!”

    夏桑榆自然不会把那些关于巨蟒吞人的话告诉给尤加利!

    那些话,真的是她胡诌的!

    一点儿科学道理都没有!

    她当时被那条黄金巨蟒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又想着有可能这一辈子都走不出固若金汤的千野庄园,心里便升起了些恶作剧的想法。

    她装模作样,在千野加藤的面前编造了巨蟒吞人的胡话。

    目的无外乎就只有两个。

    第一是希望千野加藤别那么宠黄金蟒,让它也多多少少吃些苦头,谁让它刚才把她吓得那么惨?

    第二个目的,也只是希望混淆视听,让那个千野加藤多去想想身边的人是不是有谁想要害他?别把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这样的话,她说不定能找到机会从这千野庄园逃走……

    这些都是她的小心思,小聪明。

    她没想到千野加藤会相信她的话。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千野拓哉会与黄金巨蟒那么亲近,不知不觉,就成了背黑锅的那个倒霉蛋……

    夏桑榆跟着尤加利上了一辆蓝顶金流苏的皇家马车,嘚嘚嘚,一路往庄园更中心的主堡位置行驶而去。

    尤加利一路上都在炫耀这庄园有多巨大宏伟,设计有多么精妙合理,防御有多么坚不可破……

    夏桑榆揣着满腹心事,对于这样的炫耀实在提不起兴趣。

    她轻咳一声,打断尤加利的话头,问道:“尤加利小姐,我刚才听说,你那位拓哉少爷有个恋人,好像叫什么心怡?”

    尤加利红唇一翘,翻了个不屑的白眼道:“叫温心怡,和你一样,都是Z国人!!”

    夏桑榆假装看不懂她眼神里面的轻蔑,继续问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就因为是Z国人,千野老爷就不许他们在一起吗?”

    “他们是七年前在海边邂逅的,属于一见钟情吧!”

    尤加利继续翻白眼,说道:“不管那个温心怡是哪个国家的人,只要是拓哉少爷喜欢的,老爷都会想尽千方百计拆散他们!”

    夏桑榆不解道:“为什么啊?拓哉少爷是千野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千野老爷想要延续千野家族的香火,就应该尽力撮合他们啊!”

    “老爷才不会呢,老爷最喜欢拆散拓哉少爷和闻樱小姐的姻缘了!”

    尤加利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有些收不住了。

    夏桑榆也因此对千野加藤这个人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千野加藤的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千野拓哉,女儿名叫千野闻樱。

    千野拓哉十八岁的时候,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他同班的一名女生。

    这事儿很快就被千野加藤老爷知道了。

    千野加藤二话不说,直接就动用手里的关系,将那个花朵一般青春美貌的女生送去了非洲最北部,一个名叫厄立特里亚的国家。

    厄立特里亚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农民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不识字的文盲超过了百分之七十。

    这里常年干旱。

    水,电,卫生,医疗,通信,教育等设施落后得超出了底线。

    千野加藤让人将那女生送给了一个荒僻小山村里面的三兄弟,做他们的共,妻。

    不到一个月,花朵一般青春美好的女生就被摧残得不像样子了!

    一年后,她生下了一个浑身黝黑的孩子。

    那孩子瘦骨嶙峋,像一只生活在非洲丛林中的幼年黑猩猩。

    千野加藤又令人将这孩子的图片和那女生的图片洗出来,怵目惊心的照片,残忍的挂满了千野拓哉视线能够看见的任何地方。

    千野拓哉那段时间像头狂暴的野兽,整日整夜的嗷嗷悲哭。

    他无数次跪在父亲千野加藤的脚前,祈求父亲能发发慈悲,将心爱的女生从那鬼地方接回来。

    他答应以后什么都听父亲的,只求父亲能让那女生从炼狱一般的地方回来。

    千野加藤却呵呵呵的笑得一脸慈爱:“拓哉啊,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早点看清楚爱情的本质,以后,万万不可再去谈什么恋爱了!”

    千野拓哉祈求了无数次,千野加藤始终不肯答应将那女生接回来。

    他不仅没有将女生接回来,还令人隔山差五的替换更新庄园里面的那些照片。

    于是,千野拓哉进进出出都能看见那女生与三兄弟共同居住在一间快要垮塌的棚屋里面的照片;女生生病了浑身溃烂却没有医生没有药的照片;女生容色枯槁,神情呆滞的坐在路边的照片;女生奶孩子的时候,苍蝇嗡嗡嗡在身边飞舞的照片……

    足足又过了半年。

    那女生的肚子又大了起来。

    疑似是怀孕了。

    可后来说那不是怀孕,是她的肚子里面长了一颗瘤。

    没有医生没有药,她很快就死了。

    照片中出现那女生尸体的那一天,千野拓哉像疯了一样,用一柄锋利的匕首在身上,腿上,戳出了十几个血窟窿。

    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既内疚又无助,既憎恨,又无力反抗。

    那段时间,尤加利等人都以为他熬不过去,会殉情而亡。

    但是千野加藤老爷怎么可能让千野家族唯一的香火就这样断掉?

    他请来了最高明的医生,用了最好的药剂,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将千野拓哉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自那以后,千野拓哉像是变了一个人,阴郁可怖,有时候神经叨叨的自说自话。

    他喜欢独处,不再与异性有任何接触。

    直到,他遇见了前来日本留学的Z国女孩,温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