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4章 一无所有的人,最是无所畏惧
    随从指了指不远处:“在那里呢!”

    “快!扶我过去!”

    他撑着两名随从的手就还想要站起来。

    可是双腿一用力,就疼得他浑身抽搐:“嘶……”

    “容先生,你想干什么?”

    “还有十分钟,快,送我去国际机场!”

    他忍着疼,高大峻拔的身姿在这一刻被极致的痛苦压得异常沉重艰难。

    仿佛受伤的雄狮,他艰难的挪步,可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

    额头上的血流下来,很快就迷糊了他的视线。

    而喉头也时不时还有腥甜的血腥味道涌上来。

    他抬手抹掉嘴角的血渍,不耐烦的轻啧一声,催促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送我去机场……”

    话没说完,手臂上突然被蛰了一下。

    他低下头,发现一名急救护士正将一支针剂推进他的身体里:“抱歉了容先生,你的身体伤势很重,我不能让你继续胡来……”

    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此时的国际机场,夏桑榆已经由两名中国籍警官交接给了两名日本籍警官。

    她被两名日本籍警官一左一右的带着,正在过安检。

    心口的位置,突然毫无征兆的袭来一阵剧痛。

    她脸色剧变,捂着心口痛苦的轻哼了一声。

    一名警官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她微微佝偻着身体,等到那股剧痛稍稍缓解了一些,才勉强说道:“我没事儿……”

    “既然没事,那我们走吧!”

    “好!”

    两名警官一左一右扶着她,往登机口走去。

    机舱门关上了之后,机场大厅才响起人工播报的紧急信息:“夏桑榆小姐,夏桑榆小姐,请你暂停登机,容先生马上就赶过来了,马上就赶过来了……”

    这条紧急信息,晚了整整二十分钟。

    当它响彻整个机场大厅的时候,夏桑榆已经坐在了飞往日本的航班上。

    她的心口时不时传来一阵一阵隐隐的揪痛,心里也惶恐得紧。

    可她并没在意,只把这种惶恐的感觉理解成此次日本之行定会凶多吉少的预感。

    容瑾西,再见了!

    如果恨我能让你心里好受些,你就恨我吧!

    如果忘记我,你能够快乐些,那么,请你忘记我吧!

    飞机上升的气流气压让她心口处的揪痛更加剧烈了些。

    “瑾西……,保重……”

    仁爱医院急症手术室内,肖鹏率领一众技术过硬的医疗团队正在对容瑾西进行紧急抢救。

    腿骨粉碎性骨折不说,骨髓神经还因为他固执的强行行走而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安装内置钢板和髓内钉的时候,容瑾西从深度的麻醉当中清醒了过来:“桑榆……”

    肖鹏连忙俯身过去,在他耳边安慰说道:“瑾西你别着急,别乱动,我们正在为你进行手术……”

    “桑榆呢?”他声音微哽:“她是不是已经走了?”

    肖鹏迟疑片刻,哄劝道:“没有没有!她听说你受伤了,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你再坚持一会儿,手术结束后,她应该就能到了!”

    他眼神熠熠:“她正在赶来的路上?”

    “是的!”肖鹏怀揣善意,继续撒谎道:“她知道你出车祸了,很着急很着急,半个小时前还打来电话询问你的伤势!”

    容瑾西唇角慢慢溢出一丝笑意:“算她还有点儿良心!”

    一支麻醉剂再次注入了他的身体。

    很快,他又陷入了全身麻醉和深度的昏迷当中。

    他如果肯往深了想一想,便会明白夏桑榆现在是失去自由的嫌疑人,既然是跨国拘捕,怎么可能说回来就回来?

    可是,他从心底里就不愿意去想那么深。

    他更愿意相信夏桑榆知道他出了车祸命悬一线,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几个小时之后,他终于再次悠悠醒转了过来。

    头顶上方没有白瘆瘆的无影灯,手术已经结束了?

    他转动眼眸:“桑榆……”

    “容先生,你可算是醒了!”

    周督长的声音从侧旁传来。

    容瑾西怔了怔:“她呢?”

    周督长为难的沉默片刻:“容先生啊,夏桑榆再过几个小时,只怕已经要在日本的机场降落了……”

    “什么?她走了?”

    他全身的肌肉猛然绷紧,深邃黑瞳瞬间弥上了一层湿润薄雾:“她明知道我出车祸了,还是走了?”

    周督长叹了口气:“她可能不知道你这边的情况吧?”

    容瑾西凄然惨笑:“就算她知道了,也会离开我的……,她就是这么一个狠心的女人……,她从来就没有爱过我!”

    雄狮一样的男人,终于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周督长身为多年朋友,这一刻也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言语去安慰他。

    过了片刻,他将一只丑丑的狮子布偶递到他的面前:“这是她在看守所里面连夜为你缝制的……,我记得你好像是狮子座?你瞧,她对你真的很用心!”

    容瑾西的目光落在狮子布偶的身上,一抹苦笑浮现在他落寞的俊脸上:“人都走了,留下这东西有什么用?”

    抬手一扬,就要将狮子布偶扔向窗户外面。

    周督长连忙伸手摁住:“容先生你别冲动!我听看守所的小许说,她为了缝制这只布偶,可是熬了整整一个通宵呢……,手指头都被针扎破了!”

    容瑾西想起她笨手笨脚缝制布偶的场景,心中某个隐秘的地方,莫名就变得柔软起来。

    他看着丑得滑稽的狮子布偶,薄唇紧抿,没有再说话。

    周督长叹了口气又道:“她还让我们替她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

    她伤害了他,欺骗了他,抛弃了他,一句对不起就能将他心里的苦闷悲痛抹平吗?

    容瑾西俊脸紧绷,盯着手中的狮子布偶,心中暗暗发狠,夏桑榆,你给我等着,我们之间,决不能就这样算了!

    哼!!!

    我不会放过你的!!!

    飞往日本的飞机上。

    昏昏欲睡的夏桑榆突然被一阵尿意憋醒。

    她对身边的日本警员道:“我想上洗手间!”

    “去吧!”

    日本警员并没有为难她。

    这是在几万英尺的高空中,夏桑榆就算生有三头六臂也是逃不掉的。

    当然,夏桑榆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在飞机上逃跑。

    她的心里,全部都还是容瑾西失望又愤怒的样子,脑子里面也还牵挂着失踪的曜儿到底被乔玉笙和光头蛇带去了哪里?

    情绪恹恹的走进洗手间,却发现洗手台明镜无尘的台面上,赫然摆放着一朵醒目的血色樱花。

    浓烈的颜色殷红如血,娇嫩的花瓣怒然绽放。

    夏桑榆在看见这朵血色樱花的同时,也就闻见了空气中似有若无的血腥气!

    鲜血浇灌而成的血樱,与詹姆斯送给她的那一朵一模一样。

    夏桑榆心头一惊,这飞机上,有千野家族的人?

    她紧张的四下看了看,洗手间静悄悄的,就只有她一个人。

    这朵血色樱花,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詹姆斯通知了千野家族的人,要杀她?

    短暂的慌乱后,她很快就平静下来。

    她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该失去的都已经失去,一无所有的人,最是无所畏惧了。

    她倒要看看,命运还能从她手里夺走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淡定的去上了洗手间,还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和坐皱了的裙子。

    拉开洗手间的门正要出去,一抹红艳如火的身影突然闪身走了进来。

    不等她看清楚来人的长相,来人已经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别出声儿!”

    是个日本女人!

    中文很生硬,不过这四个字夏桑榆还是听得懂。

    她眨了眨眼睛:“你,你要干什么?”

    女人将手中的拎包啪一声扔在洗手台上:“化妆会不会?易容会不会?”

    夏桑榆愣了:“你想救我?”

    “废话!”女人冷冷睨她一眼,目光看向那朵娇艳怒放的血色樱花:“难道你不想活命吗?”

    “活命当然想了!可是,我就算易容了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啊!”

    她现在是嫌疑犯。

    那两名日本警官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在飞机降落的时候就下令封锁整个机场,到时候,她同样逃不掉的!

    身穿艳红裙裳的日本女人神色从容,像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她打开化妆包,从里面抽出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递给她道:“你先戴上,我再帮你易容化妆!”

    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实在太低级了。

    夏桑榆在消失的那三年时间里,也学习过化妆术易容术,只要给她必需的材料,她可以做出比人皮面具更加逼真更加长效的假面……

    不过现在条件不允许,她只能将人皮面具贴在了脸上。

    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千野家族的实力她还是有所了解的,既然他们肯出手相助,一定是事先就做好了周全的计划,说不定真的能绝处逢生也说不定。

    至于千野家族救她的目的……,她暂时还不想考虑。

    没什么比活命更加重要的了!

    人皮面具贴在脸上之后,妖艳的红裙女人又拿起化妆工具在她的脸上一阵描描画画,涂涂扫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