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3章 大口喘气,跌入恐怖梦魇
    容瑾西心里烦躁得要命。

    在等车的这一两分钟时间里,不停的抬起手腕看时间。

    零点三十五分,她就要离开晋城,前往日本了!

    她怎么能就这样拍拍屁股就走了呢?

    她伤害了他,他绝对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他要将她像个奴隶一样囚禁在身边,白天就让她做女佣,想尽千方百计的折磨她,凌虐她。

    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就在她的面前睡别的女人,然后让她跪在床边,端着温水盆,让她替他们清洗身上的秽物!

    容瑾西像是疯魔了一般,脑子里面都是各种各样折磨她的场景。

    他心中的怨气难消,女人,这种时候你想丢下我出国?哼,休想!

    莫思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一前一后两辆车子出了公馆大门,眼底的杀意瞬时满溢了出来。

    她转过身,从酒架上面取了一瓶烈性白酒,仰头咕咚咕咚猛灌两口,嘿嘿笑道:“容瑾西,我谢谢你!谢谢你终于击碎了我做了十多年的美梦!今日之后,我不会再想从前那般卑微的爱你!”

    呵呵苦笑两声,她又仰头灌下烈酒:“咱们之间的纠葛,就在今天划上一个句号吧!”

    抬手一扬,酒瓶子脱手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砸在墙上那只巨大的婚纱相框上。

    哗啦啦,玻璃碎屑飞溅得到处都是。

    容瑾西与夏桑榆的巨幅婚纱照从墙上慢慢飘落下来。

    莫思拿着水果刀走过去,对着婚纱照就是一阵横七竖八的胡乱划拉。

    “去死!你们都去死!我恨你们!我恨死你们了!”

    她的人生,就是因为遇见了容瑾西和夏桑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男不男女不女的尴尬模样。

    她恨他们!

    真的好恨好恨!

    女佣秀雅在外面听到动静,小心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莫思小姐,你怎么了?什么东西打碎了吗?”

    莫思脸上那种狰狞凶悍的表情还来不及散去,握着水果刀就这样回头看去。

    秀雅被她的样子吓得捂住嘴巴,低声轻呼道:“莫思小姐,你,你在干什么?”

    “我……”莫思连忙扔掉手中的水果刀,掩饰的捋了捋头发,站起身道:“我本来想过来安慰安慰瑾西哥哥的!既然他已经走来,那么我也该回去了!”

    经过秀雅身边,她忍不住又自言自语的低喃了一句:“北北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我不回家,他睡不着的!”

    说完,丢下一脸错愕的秀雅,径直下楼离开了。

    秀雅的目光看向地上那张被划拉得稀烂的婚纱照,打了个寒颤,低声道:“太可怕了!”

    晋城的街道上,因为是深夜,车辆并不多。

    容瑾西将车子开得快要飞起来了。

    他的心里紧紧的绷着一根弦,零点三十五分,零点三十五分……

    过了零点三十五分,他就再难见到夏桑榆了!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在零点三十五分之前赶到国际机场,见到夏桑榆,然后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抱进怀里:“夏桑榆,你赢了!我离不开你,就算你出轨,就算你不爱我,我也还是离不开你……,我就是这么没出息!你别离开我好吗?”

    他焦急万分,已经完全分不清自己此时的真实想法。

    到底是恨她,还是依旧爱着她?

    他真的分不清!

    喝了太多酒,太阳穴胀痛欲裂,眼前也时不时的出现重影。

    他脑海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赶到机场将她拦下来,至于别的,他真的考虑不了那么多。

    他摸出手机,给阿宇打了电话:“阿宇,晋城国际机场,帮我发一条紧急信息……”

    他的两名随从在后面开车紧紧的跟着他。

    一名随从一面开车一面不停的往前面张望,满是担忧的说道:“容先生开得太快了!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另外一名随从也不安的说道:“容先生这两天一直在酗酒,他……”

    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左侧方向急速驶来一辆重型卡车,不偏不倚,直直的冲着容先生的方向飞速而来。

    容瑾西如果紧急的减速刹车,说不定还能躲过一劫。

    可是他满心都记挂着正要登机的夏桑榆。

    他在心里飞快的估算了一下,如果加速冲过去的话,说不定能够赶在重型卡车撞过来之前避开卡车头,以更快的速度飚向前方……

    错误的判断,让他采取了错误的举动。

    油门一踩到底,黑色的车子宛如暗夜猛狮,往前方疾驰而去。

    砰——!

    一声巨响,震得四周的建筑物都在瑟瑟发颤。

    黑色的轿车被重型卡车撞得腾空飞起,空中旋转了两圈,又重重撞在了不远处的电杆上。

    电杆轰然断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往旁边一家商铺砸了下去。

    到处都是慌乱惊恐的尖叫声。

    场面乱得像是世界末日的灾难现场。

    容瑾西的两名随从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往那辆严重变形的车子冲去。

    “容先生,容先生……”

    他们趴在车窗往里面一看,铮铮男儿也忍不住哽咽起来:“容先生,容先生啊!”

    安全气囊在如此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已经爆裂了。

    容瑾西被卡在车座之间一动也不能动弹。

    血从他的耳朵里,嘴巴里,鼻子里流淌而出,很快就染红了他身上的衣裳。

    两名随从去后面那辆车上找来应急工具,一阵猛力撬掰,车门终于打开了。

    “容先生……”

    一名随从伸手探了探容瑾西的鼻息,察觉不到呼吸的气息,急忙又用手去探他的颈脉。

    另一名随从在旁边紧张问道:“怎么样?容先生他?”

    “快点把车座掰开……”

    “好!”

    两名随从的力气都不是一般的大。

    齐心协力,再加上工具的帮助,很快就将车座硬生生掰开,将卡在里面的容瑾西抬了下来。

    容瑾西在这短暂昏迷的功夫,做了一个十分离奇的梦。

    他梦见自己才只有十来岁,正跟着母亲和哥哥一起自驾去济州岛看花海。

    车子在盘山公路上越来越快,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得像是快要从车子里面飞出去了。

    就在下一秒,车子一个颠簸,往悬崖下面翻跌而去。

    那种失重的感觉让他惊恐莫名:“妈……”

    哥哥将他紧紧抱在怀里,用身体全方位的护着他:“瑾西莫怕,哥哥在这里……”

    天翻地覆之际,车子在凸起的岩石上不停碰撞,发出哐哐的恐怖声响。

    血从哥哥的身上流出来,润到了他的身上……

    他大口大口喘气,又跌入到了可怖的梦魇当中。

    多年前的这场车祸,惨烈无比。

    他最近几年已经很少记起,烙印在心底的阴影也已经随着夏桑榆的出现而被驱散。

    可是今日,这种恐怖到窒息的感觉又来了!

    腿骨上的剧痛让他倒抽一口凉气,猛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哥……”

    “容先生,容先生你醒啦?”

    两名随从连忙靠近过来:“容先生你坚持一下,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

    急救人员已经检查过他的伤势,正命令人将他往车上抬:“小心点儿,别碰他的腿!”

    容瑾西抬手往心口摸了摸,突然说道:“等一下!”

    “怎么了?”

    “停下!快点停下!”

    容瑾西神色着急,连声道:“快点放我下去!”

    “容先生,你别乱动,你的腿骨骨折了……”

    “我说放我下来!你们聋了吗?”

    重伤的人,居然还发这么大的脾气!

    医护人员没办法,见他作势要从担架床上翻下来,只得将他原地放了下来。

    他的两名随从在旁边说道:“容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扶我过去……”

    容瑾西撑着两名随从的手臂,艰难的来到了那辆被撞毁的汽车面前。

    车子被撞得严重变形,车座上的血迹怵目惊心。

    而车子的引擎还在沉闷的低响。

    此情此景,让他的肠胃一阵痉挛,豆大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容先生,你要做什么你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做……”

    随从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挣开他们的手,身体前倾往车上扑了过去。

    下面半截身体稍稍一着力,就像是被刀锯了一般,疼得他钻心蚀骨。

    他低低闷哼一声,没有管身上的伤势,徒手就在车上扒拉起来。

    去哪儿了?

    那东西明明一直都贴身放在他的心口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难道是刚才被撞飞的时候,那东西掉到车子外面去了?

    容瑾西正准备调转身子换个方向去寻找,眸光一凝,突然发现座椅下面,有一只淡粉色的粉饼盒。

    他急忙伸手过去:“总算找到了!”

    打开粉饼盒,内饰小镜子上面,那枚历时三年的迷人唇印还清晰可辨!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将粉饼盒紧紧贴在心口处,像是最宝贝的东西失而复得了。

    两名随从在旁边看得一头雾水,容先生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车上,就是为了这只粉饼盒?

    急救人员大步走了过来,气急败坏的说道:“容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想要你的腿了吗?”

    容瑾西紧握粉饼盒,根本没有将就急救护士的话听进耳朵里。

    他眸光坚定,对两名随从道:“你们的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