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2章 好恶毒的诅咒,他差一点就怕了
    主楼这边的二楼过道上,女佣们一脸担忧,站在门外用低低的声音交头接耳。

    “怎么办啊?容先生这样下去不行的啊!”

    “是啊,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关在房间里面喝闷酒……,还砸坏了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

    “我送进去的饭菜他丁点儿也没吃,一直都在喝酒!”

    “喝了就睡,睡醒又喝,这样下去肯定会胃出血的!”

    “要不你们谁进去劝劝他吧?”

    “我不去我不去,容先生生气的时候很吓人的!”

    “我也不去……”

    “要不咱们打电话给容夫人吧?容先生最宠容夫人了,容夫人说的话他肯定听!”

    “算了吧!容夫人和厉先生在酒店里面开,房出轨的事情,现在闹得满城风雨……,容先生现在肯定恨不得杀了容夫人!”

    “唉……,你说这容夫人也真是的!容先生这么宠爱她,她干嘛还和厉先生鬼混啊?”

    “他们偷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次在咱们的西院荷花池旁边,不就有人偷拍到他们在一起亲嘴吗?”

    “天呐,容夫人这样做,太辜负咱们容先生的一腔深情了!”

    几个女佣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房间里面的容瑾西已经被酒精刺激得昏天黑地意识不清了。

    可是女佣们话语当中那些关键字词,还是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偷晴,出轨,亲嘴,开,房……

    这些字眼刺得他的心快要滴血了!

    操起手边的什么东西,胡乱的往门口狠狠砸去:“滚——!都给我滚!”

    砰一声巨响之后,那些女佣吓得都退了下去。

    世界仿佛也安静下来了。

    容瑾西摇摇晃晃站起身,去酒架上面又取了一瓶,仰头咕咚咕咚灌下。

    夏桑榆,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就算你跪在我的脚边,我也不会原谅你!

    心口泛起的剧痛被酒精强行压了下去。

    他走到窗边,看着渐升的暮色,唇角勾起冷冽浅笑,邪魅俊美得令人心惊。

    “夏桑榆,你以为这世界上就只有你一个女人吗?我会让你看见,除了你,我可以爱上任何女人!”

    夜,很深,很沉。

    酒,很浓,很烈。

    迷迷糊糊之间,他鼻端嗅到了一丝属于女人的甜馨香气。

    女人温软的小手正轻轻抚过他紧锁的眉头,均匀温热的呼吸,像是夏桑榆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心房猛然一缩:“桑榆!”

    几乎同时,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生怕晚一点,她就会从他的身边离开一样。

    然而睁开眼睛,入目看见的却是莫思那张异常美丽的脸。

    他像是触碰到了有毒的东西,猛地松开她的手:“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家里佣人说你关在房间里面喝闷酒,已经两天一夜了……”

    她疼惜的看着他,抬起手往他脸上轻轻抚,摸上去:“瑾西哥哥,一切都会过去的!你振作一点,别这样自虐了,好吗?”

    她声音柔柔的,带着无尽的关切。

    可是他真的是接受不了!

    她的美丽和温柔,掩藏不住她内心的狠辣阴毒。

    他盯着她,冷冷勾唇道:“你给我出去!”

    “瑾西哥哥……”

    “出去!”

    他厉声冷叱:“莫思,你但凡还有一点儿自尊心,但凡你还想要一点儿面子,以后,就永远都别再踏进我容氏公馆一步!我的家,不欢迎你!”

    “可是你说过,这里是我的娘家,我随时都可以回来的!”

    “这里不是你的娘家!从今天开始,这里将会是地狱!”

    他站起身,拎着她的胳膊就将她往外面拖:“出去!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瑾西哥哥!”

    莫思张开双臂就拥抱向他:“瑾西哥哥,你别这样对我!求求你别这样对我好吗?我爱你啊,我对你的爱从来都没有变过!”

    他俊脸阴沉,盯着她没有说话。

    她以为他的心意有了转圜,急忙又说道:“瑾西哥哥,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可以离开容慕北,回到你身边,一生一世都陪着你……”

    容瑾西冷凝漠然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的表情。

    他似笑非笑的凝视着她:“想做暧吗?”

    她怔了一下,脸颊蓦地变得通红:“瑾西哥哥,你这样直接,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他继续追问:“想吗?”

    她用蕴含着汤汤春水的眼眸望了他一眼,含羞点头道:“嗯……”

    “好!我今天晚上满足你!”

    “真的吗?瑾西哥哥,你终于肯接纳我了?”

    莫思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看见他大步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对外面的两个随从道:“你们进来!”

    “是!”

    两名随从都是精心选拔出来的,不仅体型健壮有力,身手还都相当不错。

    他们进屋后,恭敬问道:“容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容瑾西指了指一脸错愕的莫思:“这位莫思小姐想要做暧,你们尽量让她满足吧!”

    他声音冷得像是掺着冰碴子。

    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他拿起剩下的半瓶酒仰头灌下两口,摇摇晃晃就往卧室里面走去:“桑榆,我来了……”

    他宿醉未醒,又添了新的酒精进去。

    恍恍惚惚之间,记得桑榆就在房间里面等着他。

    然而他走进去,哪里有她的影子?

    她的枕头和他的枕头还紧紧挨靠在一起,他们的毛巾和漱口杯都亲密的摆放在一处,可是他已经失去她了!

    他的世界,将不会再有她的踪迹!

    仰头将瓶子里面剩下的酒全部都灌进口中,他跌跌撞撞扑到那张大床上,滚烫的液体像是岩浆一般慢慢溢出……

    “夏桑榆,我恨你……,恨你……”

    屋外,莫思歇斯底里的声音在疯狂咆哮。

    “容瑾西,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白痴!我这么爱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我的爱情!我告诉你,我会用尽我余生所有的力量来诅咒你和夏桑榆,诅咒你们生离死别不得善终!”

    真的是好恶毒的诅咒啊!

    他差一点就怕了!

    可是夏桑榆本来就从他的世界离开了,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苦涩的闭上了眼睛。

    只听得莫思还在继续的嘶声吼叫:“容瑾西我告诉你,夏桑榆已经被警方抓起来了,马上就要送往日本接受死刑了,你的余生都将活在痛失所爱的痛苦和折磨当中!”

    容瑾西眉心猛地一跳,木然的俊脸上突然有了巨大的表情变化。

    他怔了两秒,呼地坐起身,拉开了房门就走了出去。

    莫思正被两名身强力壮的随从摁在沙发上剥衣服。

    看见他出来,她得意的挑眉:“没用的东西!一听到她出事了,就又坐不住了?”

    她不愿意再叫他瑾西哥哥了!

    当他残忍的叫来两个随从,意图强爆她的时候,她对他就彻底死心了。

    他却并不在乎她称谓上的变化。

    径直走到她面前,大手一伸就扼住了她的脖子:“你刚才说什么?”

    她冷笑:“我说你是个没用的东西!”

    他狠道:“前面那句!”

    “我说她被抓起来了,今天晚上就会连夜送往日本,接受死刑……”

    “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我可是亲眼看到她被警官先生带走了的!”

    莫思的话刚刚说完,便感觉到脖子上面力道一松,容瑾西已经扔开她大步往门口走去。

    两名随从紧紧跟了上去:“容先生,现在已经深夜了!”

    容瑾西手一伸,森冷道:“手机!”

    “是!”随从将他的手机恭恭敬敬递到了他的手上。

    他很快就拨打了周督长的手机。

    周督长正和老婆在被窝里面亲热,听见电话铃响顿时觉得好生扫兴:“谁啊,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从老婆的身上翻下来,他拿过电话一看,顿时脸色一凝:“容先生?”

    容瑾西心急火燎的声音传来:“周督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她的拘捕令可以暂时压下来么?”

    周督长为难的说道:“容先生,这事儿我们也没办法啊,日本方面突然发来紧急拘捕令,要求我们在三日之内将她押送入境!”

    “三日?”

    三日是多久?

    该死的酒精,已经让他分不清今夕何夕了!

    他皱着眉头,捏了捏发胀的太阳穴,哑声问道:“什么时候启程?”

    周督长看了看时间:“凌晨零点三十五的航班……,应该已经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了!”

    “都已经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了?”

    容瑾西心房骤然一窒,失声吼道:“你他妈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容先生呐,我说这话可真的是冤枉我了!我这两天先后到你的家里来过不下三次,每次你都在喝酒,每次我还没进屋,你就扔东西砸我……”

    “好了好了!就这样,不说了!”

    他烦躁的挂断电话,侧身又对身边的随从吼道:“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把车开出来!”

    随从一脸茫然:“容先生,现在已经快零点了!”

    “我还用你提醒吗?”

    他愤怒的踹了那随从一脚,狂躁得像个恶魔:“开车去!少他妈啰嗦!”

    “是是!”随从答应着,很快就跑去车库提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