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1章 狮子布偶
    想起容瑾西那冷冽可怕的样子,她心灰意冷。

    这次的误会太过真实,连她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这事儿怪不得容瑾西。

    他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解释不清,还越描越黑。

    夏桑榆在心里叹息一声,放弃了打电话给容瑾西的念头。

    她跟着两名警员上车,经过莫思身边的时候,分明看到了莫思眼底那抹得逞的快意。

    她停下脚步:“警官先生,可以给我两分钟吗?我和他们告个别!”

    两名警员互相对视一眼:“可以!不过别太久!”

    “谢谢!”

    夏桑榆走到莫思的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道:“莫思,你很得意?”

    莫思嘻嘻一笑:“得意还谈不上!不过,看到你落得今日这样的境地,我很开心!”

    夏桑榆又上前半步,俯身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你别开心得太早!今天你对我做的种种,我都会铭记在心,等我回来的那一天,我势必要向你一一讨回!”

    莫思动作优雅,抬手捋了捋自己肩侧的秀发:“好呀,我等你回来找我报仇!”

    说完嫣然一笑:“不过,我想你肯定是没有回国的这一天了!!”

    无论在哪里,杀人都是不小的罪名!

    在国外,没了容瑾西的保护,她只会死得更快。

    莫思得意的翘起唇角:“夏桑榆,永别了,我们可就不送你了哦!”

    她转过身,直接就上了那辆拉风的保时捷卡宴。

    夏桑榆紧咬齿关,暗中握紧了拳头:莫思,你给我等着!我回来之日,就是你永坠地狱之时!

    两名警员走了上来:“夏桑榆,时间到了,上车吧!”

    “好……”

    她涩然答应,目光从容慕北与詹姆斯身上扫过。

    容慕北一脸坏笑:“再见了桑榆,这次我也无能为力!”

    詹姆斯邪俊的脸上却是一片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的目光追随着夏桑榆的背影,问容慕北道:“她犯什么事儿了?还跨国拘捕?”

    “这事儿说来话长,回头我再慢慢告诉你吧!”

    容慕北说着,也往车上走去。

    詹姆斯望着警车远去的方向,冷情的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一个小时之后,夏桑榆坐在了警局的审讯室里面。

    头顶上的强光灯晃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耳边传来铁门开启的声音。

    她眯嘘着眼睛往门口看去:“我要见周督长!”

    “周督长被容先生请去打高尔夫了!”

    警员说着,拉开椅子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她抿了抿发干的嘴唇:“我要喝水!”

    警员道:“给她水!”

    很快,一名女警就将一杯纯净水递到了她的手边:“老实点儿,把你做过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好!”她应了一声,端起杯子将纯净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对面的警员摊开记录簿:“姓名!”

    夏桑榆不安的四下看了看:“警官先生,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准备做笔录的警员明显的不耐烦了。

    他将记录簿啪一声合上,拔高声音道:“夏桑榆,我可警告你,这次你牵扯的是国际案件,你别想着还有谁能够救你!”

    “我知道!”夏桑榆的眼神黯然下去:“我知道,这次不会有谁来救我了!”

    “你知道就好!咱们继续吧!”警员又问:“姓名!”

    夏桑榆忙道:“警官先生,求求你,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吧!完了我一定好好配合你!”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警员一拍桌子正要发怒,旁边的女警劝道:“算了算了,王警官,你先听听她的条件是什么吧!”

    姓王的警员这才叹了口气:“说吧!”

    夏桑榆感激的看了女警一眼,弱弱的说道:“这次我被抓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对外界公布?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将来长大了,发现自己有一个罪犯母亲!”

    她突然之间就想到曜儿和小华庭,想到了品柔和沫儿……

    他们都是她的小宝贝儿!

    现在,却全部都不在她的身边。

    她心口揪痛,眼泪瞬间就凝上了眼眶。

    女人的眼泪,总是那么容易打动人。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长相秀丽的女人。

    对面的王警官叹了口气,态度柔缓了许多:“唉……,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周督长早就打过招呼,关于你被跨国警方带走的事情,我们不会对外面泄露半句……”

    “谢谢!谢谢周督长,谢谢你们!”

    “不用谢我们!”

    王警官别有深意的看了夏桑榆一眼,补充道:“这应该也是容先生的意思吧!最近这两三天,容先生几乎都和周督长陆警督他们在一起!”

    夏桑榆想起容瑾西愤然离开的样子,心头更是酸楚得厉害。

    她在容氏公馆带着曜儿悠闲玩耍的时候,容瑾西在为她的事情周旋应酬。

    她前往威尼斯酒店参加莫思婚礼的时候,容瑾西还是在为她的事情操心费神。

    她在紫荆酒店与厉哲文‘鬼混’的时候,容瑾西正绞尽脑汁的想要护她周全。

    她的爱人,一直都在用她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方式保护着她。

    而她却极其残忍的在他心口上捅了一刀,斩断了他关于爱情的信仰!

    她想起了他口中艰涩沙哑的那一句:“夏桑榆,你这个淫,妇……”

    想起了他眼中流出的比血还灼人的眼泪……

    她绵密的长睫毛轻轻颤动,一串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第二日,她依旧在看守所呆着。

    她找那名好心的女警要来了针线和布料,连夜缝制了一只巴掌大的狮子布偶。

    她从来没有送过容瑾西任何礼物。

    现在才送,应该还来得及吧?

    也不知道他看到这只丑丑的狮子布偶,会不会一抬手就丢进垃圾桶?

    夏桑榆吸了吸发酸的鼻头,把准备好的录音笔缝进了狮子布偶的心脏位置。

    录音笔的开关连接着一枚心形纽扣。

    只要他摁下这颗心形小纽扣,纽扣就会触动录音笔的开关,这只狮子布偶就会将她要说的话带给他。

    下午的时候,她根据警方的要求,正在房间里面写‘忏悔笔记’。

    那名好心的女警走了进来:“夏桑榆,有人要见你!”

    她眸光大亮,连忙起身道:“是容先生吗?他终于来见我了?”

    “不是!是厉哲文厉先生!”

    “厉哲文?”她眼中神采霎时变得黯然阴郁:“麻烦你告诉他,我以后都不想见他!”

    女警为难的说道:“你真的不见吗?他帮你请了全晋城最好的律师,说不定可以帮你……”

    “不用了!我不需要律师!”

    她脸色平静如水,低下头继续写‘忏悔笔记’。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容瑾西都不想救她,那么,她便也不想再被任何人救了!

    眼前浮现出容瑾西冷峻凝霜的面庞,她一瞬间就又失了心神。

    握着笔的手在纸上迟疑良久,却再也写不出一个字。

    女警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刚刚走到门口,夏桑榆急声叫住了她:“小许警官!”

    女警转身看向她:“你改变主意,要见厉先生了?”

    “不是!”

    她站起身,走到小许警官的面前,恳切道:“我就是想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没什么……”

    其实,小许警官对夏桑榆的照顾,都是周督长授意的。

    不然的话,以夏桑榆现在的身份,能够有这么明亮干净的单间居住?能够想用针线布料就有针线布料可以用?能够让她把录音笔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边?

    可是小许警官不能说。

    因为周督长说过,只许暗中关照,不准提说这一切其实都是容先生暗中授意的……

    小许警官脑子里面念头急转,含笑又问:“你确定不去见厉先生?”

    “不见!”

    夏桑榆干净利落的回了两个字,将那只完工的狮子布偶递到了她面前:“小许警官,请替我将这只布偶亲手交给容先生,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小许警官迟疑的接过木偶,为难道:“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容先生!”

    夏桑榆问:“他不是和周督长在一起吗?你找到周督长不就找到了他了吗?”

    “他们今天没有在一起!我听周督长说,容先生心情不好,昨天打了高尔夫回去之后就喝得酩酊大醉,一直到早上都还没醒呢!”

    她讶然:“他酗酒了?”

    酗酒应该也还算正常吧?

    他亲眼看见她和‘厉哲文’鬼混,心情不好是肯定的。

    男人不像女人,心情不好吃吃东西购购物就能舒缓压力,缓解郁闷的情绪。

    男人要消化掉心里的负面情绪,只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她难过的咬了咬唇,低声说:“没关系!你得空的时候交给他就行,另外,请替我向他说一声对不起!”

    他们要分开了。

    她已经失去了说‘我爱你!’‘我想你!’‘等我回来!’这些情话的权利。

    她现在能说的,就只有‘对不起’这三个字了!

    希望这只布偶能够送到瑾西的手里;希望他能够在机缘巧合下发现这枚心形纽扣;希望他能有机会听到她留给他的这些话;希望……,他失去她也能过得很好!

    这天晚上,容氏公馆笼罩在一片凄云惨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