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0章 我早晚都会撕了你
    这三年多时间,他的眼里心里就只有她夏桑榆一个!

    别的女人再好,他也容不下一丝一毫。

    可是她呢?

    她的眼里和心里,从来就不止他容瑾西一人。

    她的爱分成了很多份,给了很多人。

    很荣幸,他也曾经得到过那么一小份儿。

    可现在,这一小份儿已经消耗殆尽。

    她用最直接最残忍的方式,宣告了他的出局。

    他颓然的垂下眸光,一步步往外面走去。

    酒店的房门外面,厉哲文正神色紧张的来回踱步。

    一看见容瑾西出来,他急忙就迎了上去:“容先生,你听我解释,今天的事情你不能怪学姐,是我没把持住……”

    容瑾西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闷哼一声,挥拳便往厉哲文的脸上揍去。

    厉哲文本能的避了避,却还是被揍得一下子流出了鼻血。

    他捂着流血的鼻子,瓮声瓮气道:“如果杀了我能够让你解气,能够让你不怪学姐,我愿意死在你的手里!”

    “呵——!够痴情啊!”

    他冷嗤一声,再度挥拳往厉哲文的身上揍去。

    一拳又一拳,厉哲文承受不住,捂着腹部单膝跪了下去。

    夏桑榆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暴力的一幕。

    厉哲文被揍得直不起腰,而容瑾西的拳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蹭掉了皮,正慢慢往外面渗血。

    她急忙大步过去:“容瑾西你给我住手!”

    她一把抓住容瑾西举起的拳头,尽量用柔缓平静的声音说道:“瑾西,你消消气!如果我的离开能让你心里好受些,我答应你,以后都不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虐待自己!”

    他冷凝的俊脸浮上似嘲讽又似痛苦的神色。

    手上一用力,拳头从她的手中挣脱。

    再度开口,他的嗓子像是被人揉进了一大把沙子,黯哑异常:“放心,我会好好活着,等你后悔的那一天!”

    他暗沉如夜的眸子像是要直直看进她的心里:“夏桑榆,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再给你伤害我的机会!”

    “瑾西……”

    她哽咽开口,唤出他的名字,眼眶就已经湿了。

    她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他:“瑾西,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心里好难受!”

    “滚开!脏死了!”

    他猛地推开她,大手从她胸口一捞,那枚独一无二的宝石吊坠就已经落在了他的掌心。

    夏桑榆摸了摸空荡荡的心口,惶恐道:“瑾西,你……”

    “你不配拥有我的任何东西!”

    他冷声说着,抬手一扬,那枚由他亲自设计亲自选材的宝石吊坠划过一道冷芒,直直坠入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夏桑榆身形摇晃了一下,望着狠然绝情的他,双唇颤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容瑾西的眼神冷得可怕,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厉哲文一眼,转身大步往电梯方向走去。

    随着他的离开,夏桑榆觉得心房处空落落的痛,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带走了。

    她撑着墙壁站起身,举步就要追过去:“瑾西……”

    “学姐,别追了!”厉哲文擦着嘴角的血渍:“由他去吧!”

    顿了顿,他又无比坚定的说:“你放心,我会倾尽所有保护你的!”

    夏桑榆气得单薄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都怪你!你为什么要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和你在一起的明明是金宝宝,你为什么要说是我?”

    厉哲文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她:“学姐,我记得很清楚,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你,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承认呢?”

    “不是我!你一定是记错了!”

    “绝对是你!我的记忆是不会出错的!”

    “你喝了那么多酒,还吃了金宝宝的紫醉金迷,你的记忆早就模糊混乱了!”

    夏桑榆气得已经不想再说别的了:“算了,我懒得理你!”

    她走到垃圾桶旁边,用手机上的手电筒一照,就发现了那枚熠熠闪耀的宝石项链。

    她伸手将项链拿出来,用纸巾擦拭了一边,紧紧握在掌心,转身就往电梯方向追去。

    明知道追不上。

    明知道就算追上了也还是解释不清,可她还是忍不住急急的追了过去。

    容瑾西已经走得不见了踪影。

    夏桑榆站在紫荆酒店的门口,迎面寒风吹来,冷得她止不住的哆嗦了两下。

    容瑾西走了,不要她了。

    她的人生,从此之后不会再有温暖了。

    冰冷颤抖的手从包里摸出手机,她最后一次拨打了容瑾西的手机。

    响了很久,他却一直不接听。

    她紧紧握着手机,仿佛能够感受得到他此时的愤怒和纠结。

    他连她的声音都不想再听了吗?

    就在她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她吸了吸发酸的鼻子:“瑾西……”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请叫我容先生!”

    她眼眶刺痛,哽咽道:“容,容先生……,我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他漠然道:“和我有关吗?和我没关系的话,就不用告诉我了!”

    她的心像是坠入了无边无底的深渊。

    握着手机,她嗫嚅了好一阵,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想要告诉他曜儿不见了,曜儿被乔玉笙和光头蛇劫走了!

    可是,曜儿和他有关系吗?

    没有!

    他们之间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

    关于曜儿的事情,就这样生生噎在了她的喉咙里。

    容瑾西在电话那端静默片刻,更加冷淡的声音说:“以后,没什么事儿的话,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哦……,好……”

    她垂下手臂,挂断了电话。

    他是真的不要她了!

    他认定她是出轨了,脏了,所以,再也不会要她了!

    夏桑榆难过得想哭。

    可是眼眶干涩生疼,已经挤不出一滴眼泪了。

    一辆十分拉风的保时捷卡宴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莫思满脸幸福的从车上走下来:“哟!桑榆姐姐,你怎么穿得这么单薄还在街上吹冷风?瑾西哥哥呢?他怎么不在你的身边?”

    揶揄的声音,嘲讽的味道。

    夏桑榆怒火中烧,扬手就是一巴掌往莫思那张狠毒美丽的脸蛋上掴去。

    然而莫思一把就扼住了她的手腕:“想打我,你还不够资格!”

    话没说话,夏桑榆的另外一只手又扬了起来。

    这一次又快又狠,莫思还没来得及给出反应,脸颊就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夏桑榆咬牙切齿:“小贱人,我早晚撕了你!”

    莫思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跺脚嗔道:“北北,你还不下来帮我?”

    容慕北这才怡然含笑,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你们女人就是麻烦,动不动就打耳光,除了扇耳光,就不会别的手段了么?”

    夏桑榆气极反笑:“你们放心,我会让你们看到我别的手段的!”

    说完,抬步就打算离开这对渣男贱女。

    眼前光影一暗,一道男人的身影拦住了她,生硬的中文道:“夏桑榆,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詹姆斯?”夏桑榆下意识的往侧面走了两步:“我还有事儿,以后再聊吧!”

    侧身就要离开。

    詹姆斯却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干嘛急着走?听说你在紫荆酒店被抓奸,我们三个专程过来忙你压压惊……”

    “不用了!”

    夏桑榆想要挣开,他的手却像是一把钳子,紧紧抓着她,连一丝松动都没有。

    詹姆斯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我这次从日本到晋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想见你呢!”

    容慕北也走了过来:“对呀,桑榆你别犟了,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人生吧!”

    莫思在旁咯咯笑道:“桑榆姐姐,我和北北连洞房花烛夜都不要了,特意过来陪你,你别这样不给面子嘛!”

    三人一唱一和,还有一个在旁边敲边鼓。

    夏桑榆身不由己就这样被他们强行往车上带。

    她心一横,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瑾西不管她,她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正要上车,一辆警灯闪烁的警车嘀呜嘀呜的径直往他们这边开了过来。

    詹姆斯和容慕北还有莫思,三人都是底子不干净的人,一看见警车都是莫名的心虚。

    夏桑榆乘机从他们手里挣脱,后退了两步正要开溜,警车突然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两名警员走到她面前,神色严肃的说道:“是夏桑榆吗?”

    “我……是……”

    她后背莫名的沁出了一身冷汗,预感这次是真的大祸临头了。

    警员掏出了一份双语拘捕令:“夏桑榆小姐,关于你三年前杀人的事情,我们决定配合日本警方,将你引渡送往日本,接受应有的惩罚!”

    夏桑榆眼前发黑:“要送我去日本?这是周督长的意思吗?”

    “夏桑榆,实不相瞒,日本方面对于你精神病的鉴定一直持怀疑态度,三天前就已经下令要将你送外日本接受精神方面的鉴定,如果你没病,死刑肯定是免不了的!”

    警员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周督长看在容先生的面子上,一直在想办法拖延,可是现在……,拖不下去了!”

    潜台词就是说,容先生放手不管,任她自生自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