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9章 阴了她一把
    他双目猩红噬血,恨恨盯着夏桑榆,看到她脸颊上渐渐红肿起来的手掌印,心也跟着开始滴血。

    他从不打女人!

    可是今天这一巴掌,他必须得打下去。

    因为他不打下去,就极有可能会在冲动之下杀了她!

    夏桑榆已经完全被他这一巴掌给打懵了。

    她愣愣怔怔的望着他,嘴角的血渍正慢慢渗出:“瑾西……,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她好想心平气和的给他解释清楚啊!

    可是现在,她脑子里面一片浆糊,连她自己也搞不懂事情怎么会突然之间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偏偏厉哲文看到她被掌掴,心疼莫名,扑过去就将她护在了怀里:“桑榆,桑榆你没事儿吧?”

    说完他抬起头,怒目瞪着容瑾西,嘶声吼道:“有本事你冲我来!打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容瑾西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怒火点燃。

    他看到的是他最爱的女人光着身子被另外一个男人拥在怀里!

    那是他的女人!

    是他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女人!

    现在,却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容瑾西心疼如绞,眼前的这一幕,远比杀了他更加令他难受。

    他抬起一脚,狠狠往厉哲文的身上踹去。

    齿缝里面,痛彻心扉的挤出四个字:“奸,夫,淫,妇!”

    厉哲文想要反击,夏桑榆急忙摁住他的手背。

    她脸色苍白的望着他盛怒的俊颜,颤声说道:“瑾西,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厉哲文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闭嘴!”容瑾西暴怒嘶吼:“你这个贱女人,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他额头上青筋乱跳,激怒的样子让夏桑榆也揪心不已:“瑾西,求求你,你冷静一点儿……”

    厉哲文突然伸手,更紧的拥住了她的肩头。

    然后他抬起头,用一种无畏的表情看向容瑾西:“容先生,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什么怨气你冲我来吧,不要伤害桑榆!”

    夏桑榆气恼的看向他:“厉哲文,你能不能别说话?”

    这种情况下,厉哲文说的每一个字,都会成为他们通奸偷晴的罪证!

    洗也洗不掉的!

    容瑾西极冷极冷的看了他们一会儿,转身对一众惊呆了的八卦记者道:“都给我出去!”

    简简单单五个字,音调并不高,却给人一种强势的窒息威压之感。

    不用大声呵斥,不用招呼外面的随从进来驱赶,这些记者就已经有序的从浴室里面退了出去。

    容瑾西冷血的目光又直直盯向厉哲文:“你,也出去!”

    “我不出去!”厉哲文站起身,迎着他的目光态度强硬的说道:“我承认和桑榆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可是我……”

    “厉哲文!”夏桑榆嘶声喝道:“你给我闭嘴!”

    厉哲文转身看向她:“学姐,你别怕,我会负责的!”

    “滚——!”她烦躁的抓扯着头发,厉声叱道:“出去!”

    “好好,学姐你别生气,我这就走,这就走!”

    厉哲文不忍心见她烦躁自虐的样子,很快就听话的从房间离开了。

    转瞬之间,偌大的总统套房,就只剩下了夏桑榆和容瑾西两个人。

    她神色哀求的望着他:“瑾西,你听我解释……”

    “穿上衣服再和我说话!”

    他嫌恶的看她一眼,抬手就将衣服往她的脸上扔了过来。

    夏桑榆看着他绝然转身的背影,心里委屈得要命。

    穿好衣服,她来到了书房。

    容瑾西坐在椅子上,从没像现在这样安静过。

    他怔怔然,身上流露出令人动容的沮丧与颓然。

    今日之前,他一直都觉得夏桑榆深深爱着自己,就好像他也深深爱着她一样。

    自他们相识以来,两人之间也曾经有过这样那样的误会,可是他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所以那些误会根本就不攻自破,有时候甚至连解释都不需要,他们就已经释怀了。

    可是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证明他和他的爱情在夏桑榆的眼里一文不值。

    她爱的那个人,是厉哲文。

    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夏桑榆站在书房门口,看着他落寞孤寂的背影,也是忍不住的好一阵心疼。

    她走过去,涩然唤道:“瑾西……”

    他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语气比初见时还要冰冷:“我给你五分钟,解释一下吧!”

    她抿了抿干涸的唇,捋了捋混乱的思绪,回答说道:“瑾西,我在威尼斯酒店参加婚宴的时候,被莫思下药了……”

    他轻嗤一声:“又被下药了?不觉得很老套吗?”

    “我也觉得她的手法很老套,毫无新意!”

    她黯然道:“可我还是防不胜防,上了她的当!”

    他眸光冷厉如箭:“所以,你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到酒店找厉哲文泄火?”

    “我给你打过电话,可你的电话一直都处于占线状态!”

    “占线?打不通?”容瑾西嘲讽道:“夏桑榆,这个借口会不会太拙劣了?”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

    “事实就是你和厉哲文发生了关系!”

    他的怒火再度逼红了双眼,强烈的恨意灼得她的心也好疼。

    她苍白着脸色,艰难的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把他关在了浴室外面,然后我就给金宝宝打了电话……”

    提到金宝宝,她的眼神蓦然明亮起来:“对!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金宝宝打电话,她能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和厉哲文发生关系的是金宝宝,不是我!”

    他森寒的眸子审视的盯着她,过了好大一会儿,缓缓说:“打电话吧!”

    “好好,我这就打!”

    她很快就拨通了金宝宝的手机。

    金宝宝恹恹不乐的声音传来:“喂……”

    她在容瑾西的示意下,将手机开了免提:“宝宝,是我,我是夏桑榆……”

    “夏桑榆,你他妈还有脸给我打电话?”金宝宝愤怒的声音咆哮而来:“你睡了我老公,你居然还有脸给我打电话?怎么?你是想要我赶紧和哲文离婚,好为你腾地方吗?”

    夏桑榆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惨白得吓人。

    她紧紧握着手机,紧张得声音都变了:“宝宝,你在说些什么啊?我和哲文不是你想的那样!”

    “当然不是我想的那样!在我心里,我一直将你当成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闺蜜,可是你呢?你背着我勾,引我的男人,男盗女娼,你居然还好意思打电话给我?”

    “宝宝……”

    夏桑榆手脚冰凉,绝望道:“宝宝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我倒是想要问问你怎么了?”金宝宝愤怒道:“夏桑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一辈子跟定厉哲文了!就算他不爱我,我也要一辈子缠着他,不放手,不给你任何机会!”

    说完,金宝宝气恨的挂断了电话。

    夏桑榆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身体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容瑾西俊脸上神色阴寒得快要结冰。

    他双目通红,喉中发出受伤的痛哼:“夏桑榆……,你知道吗?就在刚才,我还在幻想着你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可是,你终归是不爱我的对吧?不然的话,你不会连找出来的借口都这么蹩脚不可信……”

    比鲜血还浓稠的液体从他的眼眶慢慢润出。

    这一刻,他的心碎得一塌糊涂。

    夏桑榆的心房像是针扎一般的痛:“瑾西,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啊!”

    口中叫着相信,可是心里面,连她自己也觉得今天的事情,可信度几乎为零了。

    她不明白,金宝宝为什么会突然阴她一把。

    在莫思的婚礼上,她们明明都还是那么要好的闺蜜,她们把以前的误会都解释清楚了,发誓要一辈子做好姐妹的!

    为什么突然之间,金宝宝就变卦了?

    她这一变卦不打紧,直接就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与瑾西之间的误会,只怕再也难以澄清了!

    她绝望的看向容瑾西:“瑾西,你别难过了……,求求你别难过……,如果恨我能够让你的心里好过一些,那么……你就恨我吧!”

    最后一个字从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眼泪也紧跟着流淌了出来。

    容瑾西怒然闭上通红的双眼,干裂的唇牵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夏桑榆,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清楚所谓的爱情,原来是这般愚蠢可笑的东西!”

    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子捅进了夏桑榆的心里。

    她爬过去,伸手抓住了他的裤管:“瑾西……对不起……”

    对不起,今天这个误会,我暂时解释不清。

    可是这句话,听在容瑾西的心里,却是:瑾西,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我爱的人一直都是厉哲文……

    他努力控制着将她撕成碎片的冲动,愤然起身,大步往外面走去。

    夏桑榆被他带着,身子也往前面拖爬了一米左右。

    手还是抓不住,裤管从她的手中滑脱了。

    看着他绝然的背影,她哽咽唤道:“瑾西,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他没有回头,冷得瘆人的声音道:“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