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8章 百口莫辩
    浴巾一扯下来,金宝宝就看见了他不可描述的部分。

    说起来也很可笑,身为妻子,这三年来,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这个部位。

    她一下子涨红了脸:“你,你……”

    厉哲文脸色阴寒,鼻孔里面冷冷哼了一声。

    他将浴巾重新裹上之后,拿着营养快线就去浴室敲门。

    “学姐,学姐你把门打开,我把饮料给你拿过来了!”

    浴室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夏桑榆屏气凝神,根本不敢弄出丝毫声响,更不敢出声回应他。

    厉哲文敲门没反应,便改为拧门。

    门把手被他拧来拧去,就是打不开。

    像是从里面反锁上了?

    厉哲文俊眉一蹙,拍门道:“学姐,学姐你把门打开……”

    他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还稀里糊涂的吃下了些诡异的紫醉金迷特效唇膏,这时候他完全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在努力支撑。

    他不想在学姐面前太过失态。

    “学姐,你再不开门,我可就硬闯了哦……”

    这浴室的门锁并不坚固,他只要一撞,绝对能将门锁撞开。

    “学姐?学姐你还好吗?”

    厉哲文后退两步,正准备猛力撞门的时候,一个软软的,肉肉的怀抱从后面拥住了他。

    那种细腻如玉的触感,让他的所有防线瞬间土崩瓦解。

    “哲文……”

    “金宝宝?你怎么会在这里?”

    厉哲文本能的想要将金宝宝推开。

    脑子里面很混乱。

    想不通金宝宝为什么会在这里?

    金宝宝在后面拥抱着他,充满爱意的用脸颊轻轻磨蹭他宽阔结实的后背,又转到前面,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灼热的唇片。

    她嘴唇上那种厚厚腻腻的紫醉金迷的味道,突然之间变得可以接受了。

    厉哲文脑子一嗡,紧接着身体一热:“学,学姐?”

    理智的防线寸寸溃散,他抱着金宝宝,宛如抱着的正是学姐夏桑榆。

    他们滚倒在大床上。

    颠鸾倒凤之际,他口中溢出的依旧是夏桑榆的名字:“桑榆……”

    甚至,在他最后的时候,他紧紧抱着金宝宝,叫出的依旧是那个不能释怀的名字:“桑榆,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金宝宝仰面躺在床上,脸上的神色已经渐渐麻木,眼底也凝上了寒冰。

    哲文,你始终都忘不掉她?

    就算咱们在一起,我也只是她的替身,对吗?

    到最后,金宝宝木然绝望的眼神当中,已经骤然聚齐了许多许多的憎恨。

    夏桑榆,真的很抱歉!

    说好要做一辈子好闺蜜的,我恐怕是要食言了!

    我远远没有我预想的那么大度!

    我是个正常的女人,当我的老公在我的身上叫着你的名字时,我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没办法不气,不恨!

    咱们的姐妹之情,就以今日之事做一个终结吧!

    浴室里面。

    夏桑榆将耳朵贴在门上,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听到了金宝宝的声音,她的心也就彻底的放下来了。

    等他们夫妻两个折腾去吧,她只需要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将浴缸里面的冷水放掉,重新放上温水,然后将身体泡了进去。

    那十几片安乃近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她泡在温水里,听着外面厉哲文与金宝宝男欢女爱的声音,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睡着了真好。

    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去想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

    夏桑榆突然被一阵刺眼的闪光灯晃醒。

    她本能的抬手挡住了刺痛的眼睛,口里低声嘟哝道:“谁啊?这么讨厌!”

    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容夫人,请说几句吧!”

    “请问你和厉哲文先生在酒店里面开,房偷晴的事情,容先生知道吗?”

    “容夫人,你提前从莫思小姐的婚宴上离开,就是为了到酒店陪厉哲文先生吗?”

    “……”

    乱七八糟的追问声,吓得夏桑榆睡意全无,猛地从浴缸里面坐起。

    下一秒,她才反应过来,急忙扯过浴巾裹住一丝不挂的身体。

    她神色惊恐:“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进来的?”

    八卦记者不仅没出去,反而还更加兴奋起来。

    “容夫人,请问你和厉哲文先生偷晴多久了?”

    “容夫人,据我们所知,在你嫁给容先生之前,你就与厉哲文先生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甚至有传言说你用容先生的钱一直包养着厉哲文先生,请问是真的吗?”

    “厉哲文先生以前真的在富太俱乐部和良辰夜总会做过牛郎吗?他与容先生的床技,你更喜欢哪一个?”

    “容夫人……”

    夏桑榆头疼欲裂,双手抱头嘶声吼道:“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记者们自然不想错过这样刺激劲爆的画面。

    他们一面继续咄咄逼人的提问,一面用相机将她狼狈不堪的样子拍摄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被咚一声踢开。

    厉哲文浑身充斥着阴鸷可怖的气息,气势慑人的走了进来:“谁让你们进来的?”

    他抬手就打掉了离他最近一名记者的相机,厉声又道:“是金宝宝吗?”

    他不提金宝宝还好,一提金宝宝,这些记者的劲头更足了。

    “厉先生,你婚内出轨金宝宝知道吗?”

    “你们结婚三年都没有孩子,是不是与容夫人有关?”

    “厉先生,请问你以前真的做过牛郎吗?真的被容夫人包养过吗?你们的地下情持续多长时间了?”

    这些记者今天挖到这样劲爆的大新闻,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得很。

    厉哲文面色阴鸷,突然抓起旁边一只花瓶对着一名记者的脑袋就狠狠砸了下去:“滚——!滚出去!”

    砰的一声,花瓶碎裂。

    厉哲文看也不看被砸伤的记者,转身走到夏桑榆面前,双膝一软,居然直直跪了下去。

    夏桑榆大惊失色:“哲文,你这是干什么?”

    “学姐,对不起!”厉哲文一脸愧疚:“我不该对你做那样的事情……,都怪我一时没有把持住……”

    夏桑榆瞪大双眼,吓得声音都开始打颤了:“厉哲文,你,你在胡说什么呢?”

    厉哲文羞愧却又无比真挚的说道:“学姐,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了?”

    夏桑榆心慌意乱,结结巴巴的说道:“咱们之间清清白白,连手指头都没碰过,你负哪门子的责啊?”

    厉哲文反而奇怪了,瞪着一双黑眸疑惑道:“怎么可能连手指头都没碰到过?我们明明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啊!”

    夏桑榆不敢置信的看着厉哲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这种子虚乌有的胡话,会彻底毁掉她的!

    她记得清清楚楚,进了浴室,她就以营养快线为借口支开了厉哲文,然后她就一直呆在浴室里,还把门给反锁了。

    她连这道门都没出,又怎么可能会和厉哲文发生关系?

    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在拧眉思忖的时候,记者们已经在旁边起哄了。

    “容夫人,人家厉先生都已经亲口承认了,你也就别遮遮掩掩的了吧!”

    “对啊,如果你真的爱上了厉先生,就应该告诉容先生,不能把容先生蒙在鼓里啊!”

    “就是,容先生对你那么痴情,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三十多平米的浴室挤满了人。

    他们吵吵嚷嚷的声音让夏桑榆本就混乱的脑子更是乱糟糟一片,抓不住问题的关键点,也解释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一片混乱僵持不下之际,屋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容先生来了!”

    夏桑榆心头一凛,绷直脊背往门口看过去。

    只见容瑾西气势冷戾自外面走来,俊脸阴沉可怖,那双深邃的眼眸像是凝着一层万年不化的寒冰。

    夏桑榆的目光与他的视线一对上,便心头一冷,暗道完蛋了,他误会深了!

    容瑾西是接到莫思的电话,才知道夏桑榆和厉哲文在酒店鬼混的!

    他原本不相信,一听到莫思的声音就想挂电话。

    可是莫思很快就将一段十分暧妹露骨的音频转给了他。

    在这段十几秒的音频里,除了清晰可辨的啪啪声,还有便是厉哲文那情迷之时的低喘:“桑榆……,桑榆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

    他脑子嗡的一声,丢下周督长和陆警督等人,十万火急就赶到了紫荆酒店。

    一进酒店房间,他就敏感的捕捉到了空气中来不及散去的荷尔蒙气息。

    凌乱的大床,更是昭示着他们刚才的战况有多激烈,有多忘我。

    而房间里面熙熙攘攘的记者,更像是在嘲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他双拳紧握,控制着想要杀人的冲动,来到了浴室。

    浴室里面,他的爱人一丝不挂的泡在浴缸里,身体的关键部位,只用一条白色的浴巾草草遮住。

    狼狈又慌张的模样,让他的心像是被钢刀捅绞一般痛不可抑:“夏桑榆,你这个淫,妇!”

    “不不,瑾西你听我解释!”

    夏桑榆惊恐的看着他一步步逼近,本能的想要解释,然而下一秒,一记重重的耳光,狠狠落在了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