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7章 耐撕又抗揍,还打不死
    “哲文,你怎么还没到啊?”金宝宝嗔怨的声音道:“今天的婚宴好无聊啊!夏桑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哲文,你快点来接我回家吧!”

    厉哲文看了一眼身边的夏桑榆,心不在焉的应付道:“宝宝,你再等我一个小时吧,我这边有点儿事走不开!”

    夏桑榆迷迷糊糊听到他在给金宝宝打电话,脑子里面突然就闪现出金宝宝从詹姆斯的手中接过那朵血色樱花,嫌弃的扔在地上,并且还用脚踩碾上去的场景。

    她心里猛然一个激灵,神色惊恐的坐直了身子。

    厉哲文急忙挂断了电话,关切道:“学姐你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

    夏桑榆抬手指向不远处的酒店:“哲文,那是紫荆酒店吗?”

    厉哲文看了一眼:“是的!是旷世集团旗下的紫荆酒店!”

    “你送我去酒店吧!”

    “去酒店?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夏桑榆着急的看向他,强硬得近乎命令的语气道:“快点送我去酒店,我会想办法联系容瑾西的!”

    厉哲文还是有些迟疑:“学姐,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医院……”

    “你别管我!把我一个人放酒店等药效过了就好了!”

    夏桑榆语速极快的说道:“你现在赶紧去威尼斯酒店接宝宝,然后带着她尽快离开晋城,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

    她说得极其认真。

    厉哲文的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

    学姐这样子,又是脑子犯糊涂了啊!

    好端端的,非要他带着金宝宝去找个地方藏起来,搞得好像有人会暗杀金宝宝一样!

    看来,是真的疯了?

    夏桑榆见他将信将疑的一言不发,心里不由得更是着急:“送我去酒店,不然我就跳车了!”

    说着,作势就要去开车门。

    厉哲文忙道:“好好,我这就送你去酒店!”

    紫荆酒店是容瑾西的产业,把她送到酒店,然后再想办法联系容瑾西吧!

    夏桑榆一进酒店房间,就径直去了浴室。

    将滚烫的身体浸泡在冷水当中。

    她宁愿发烧感冒,宁愿腹痛如绞,也不愿意因为体内汹涌的浴望而做出什么对不起容瑾西的事情来。

    莫思的话,现在都还清晰的回响在她的耳边:“夏桑榆,我知道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疯狂的想要男人……,呵呵呵,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不管你和谁发生关系,我的人都会在暗中偷拍你!你与人苟合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到瑾西哥哥的耳朵里!我就不相信,他亲眼看到你与别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丑事,他还会像以前那样爱你!”

    她在冷水浴缸里面不停打颤,心里一遍一遍的说:“莫思,我宁愿死,也绝对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

    她记得包里面有安乃近。

    前阵子她精神恍惚,这安乃近,是肖鹏医生开给她的镇静睡眠药。

    一共还有十几片,她一片一片全部都吞进了肚子里。

    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

    十多个小时后,她体内的摧晴药效也就过去了。

    到时候,她又是耐撕抗揍的不死夏桑榆了!

    然而她实在高估了这安乃近的效用。

    五六个小时,她突然被咚的一声开门声惊醒过来。

    眼皮很沉,脑子很糊,身体还泡在冷水浴缸里,已经冻僵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身体里面的浴望已经完全消褪了。

    只需要等这安乃近的药力完全过去,她又可以撕渣虐婊了。

    她凝神静气,努力听屋外的动静。

    那咚的一声开门声之后,有男人的脚步声往里屋走了进来。

    是瑾西来了吗?

    她心底升起希望的曙光,喃喃唤道:“瑾西?是你吗?”

    浴室的门砰一声被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闪身走了进来:“学,学姐?”

    厉哲文摇摇晃晃,看上去,居然也像是醉酒了?

    他往浴缸这边走来,一面走还一面含含糊糊的说道:“学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桑榆心中暗暗叫苦,要死了要死了,厉哲文不是已经走了吗?他怎么又回来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像是喝了不少的酒!

    她的目光无意中从他的嘴唇上面扫过,心里猛然咯噔了一声:“哲文,你的嘴唇……?”

    “嘴唇?”

    厉哲文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恍然笑道:“哦,我记起来了,是金宝宝……,她吻了我!”

    他在几个小时之前,将夏桑榆安顿在紫荆酒店之后,就开车去威尼斯酒店把金宝宝接回了家。

    晚上的时候,金宝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不说,还开了一瓶价值不菲的好酒,说是参加了别人的婚礼,心里有些感触,想要他陪着喝几杯。

    恰好他见过学姐之后,心情也有些不好,于是夫妻两个就对酌起来。

    一瓶酒,多半都进了他的肚子。

    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金宝宝突然就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二话不说就强吻了他。

    这个吻,应该是夫妻两人三年以来最亲密的动作了。

    她表现得前所未有的强势,灵巧的小舌撬开他的齿关,风卷残云一般的强吻着他……

    厉哲文很快就发现这个吻的味道有些不对。

    她的嘴唇完全没有学姐的香滑柔嫩。

    唇瓣上面那些粉粉腻腻的东西,令他觉得有些……恶心!

    他猛然的将她推开,站起身道:“宝宝,你喝醉了,早些歇息吧!”

    丢下这一句,他便开车离开了金氏别墅。

    途中,他满脑子都是学姐那迷离妩媚的样子……

    在街上兜兜转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紫荆酒店,来到了他帮学姐开的那套套房里。

    看着浴缸中的学姐,他脑子稍稍清醒了一些:“学姐,你的脸色……好难看!是,是冻着了吗?”

    酒喝得太多,他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在打结。

    夏桑榆扯过旁边的浴巾,直接摁进浴缸里,遮住了在水底若隐若现的身体。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唇片上。

    他的唇片上原本沾满了星星点点的细小碎金,现在多数都被他舔进了嘴巴里。

    原本糊在他嘴唇上的厚重紫色,也被他的舌头卷进了口中。

    夏桑榆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当初在良辰夜总会亲眼看到金宝宝买走的那支‘紫醉金迷’的唇膏。

    虽然她这时候脑子不清楚,却也大概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她勉强撑笑:“哲文,我突然觉得好口渴,你去帮我拿杯饮料好不好?”

    “饮料?”

    厉哲文砸吧着发干嘴唇:“我也有些渴呢!”

    说着还情不自禁的又伸舌头舔了舔嘴唇。

    他眼底的血丝比刚才更加密集和明显了。

    夏桑榆暗暗心惊:“嗯!那你快去拿饮料吧!我要营养快线!”

    “营养快线?学姐你喝这么LOW的饮料啊?”

    “我就想喝这个!”她含笑说:“冷藏柜如果没有的话,你就让服务生帮我去买吧,我今天只想喝这个。”

    她自然是知道紫荆酒店这样的地方,不可能备有营养快线这种东西。

    她其实也并不想喝任何饮料。

    她只是想要将厉哲文支走而已。

    还好厉哲文喝了那么多酒,这时候脑子明显的不那么好用,三言两语,就被她骗得出去找饮料去了。

    她见他一走,急忙飞快起身,走过去将浴室的门一把就反锁上了。

    然后她给金宝宝打了电话。

    金宝宝的声音恹恹的,带着哭音:“喂?谁啊?”

    夏桑榆忙道:“宝宝,是我!厉哲文在紫荆酒店A座7层11号房间,你赶快来把他带走!”

    “你……是夏桑榆?”金宝宝难以置信的声音道:“哲文和你在一起?”

    “对!他和我在一起!你快点把他接回去!”

    “好,我马上就到!”

    金宝宝今天晚上已经做好了备孕的准备。

    她用这‘紫醉金迷’,也是想要得到厉哲文的种子而已。

    没想到厉哲文会在宽衣解带的环节突然停下所有动作,然后丢下她,一个人跑了出去。

    她正是到处都找不到人的时候,就接到了夏桑榆的电话。

    原来,哲文丢下她,是去找夏桑榆了啊!

    金宝宝心头苦涩得很,一想到厉哲文和夏桑榆现在说不定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就更是觉得堵得慌。

    开着车,她飞快赶往了紫荆酒店。

    抬手正要敲门,酒店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走了过来:“夫人你好,请问你找哪位?”

    金宝宝没好气道:“我找厉哲文!他让我来的!”

    “哦,厉先生是住在这里!”

    服务员说着,便抬手敲了敲门:“厉先生,你要的营养快线来了!”

    厉哲文刚刚冲过热水澡,浑身湿漉漉的过来将门打开。

    看见金宝宝的时候,他瞬间愣住:“宝宝?你,你怎么来了?”

    金宝宝的目光顺着他精壮的胸膛下移,落在他围着一块浴巾的地方,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我还想问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呢!”

    服务员看出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将营养快线交给厉哲文便退下去了。

    金宝宝进屋,一伸手就将厉哲文腰上的浴巾扯了下来:“我倒要看看,你和夏桑榆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