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6章 身体一轻,她被拦腰抱起
    那男孩儿刚才还哇哇哇的哭闹挣扎,这时候却慢慢安静下来。

    他的目光看向躺在地上不能起身的夏桑榆,弱弱的对年轻的母亲道:“妈妈,你别怪她!刚才是她护着我,我才没有受伤的!!”

    “不行!这种抢人小孩儿的坏女人,一定得报警把她抓起来!”

    年轻的母亲余怒未消,说话间摸出手机就要拨打报警电话。

    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突然疾驰而至,吱的一声,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厉哲文眸色暗沉,冷着脸疾步走了过来。

    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忙着追查张咪和小华庭的下落。

    上一次,学姐是因为得到他提供的线索,才会去三番里寻找张咪的。

    他完全没有想到三番里那座红砖屋的旁边会有歹徒,更没想到张咪藏身在暗处,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学姐。

    手段又准又狠,他身为旁观者也觉得暗暗心惊!

    他的新年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找到张咪,将学姐的这根肉中刺彻底拔掉!

    今天在威尼斯酒店举行的这场婚礼,他原本是丁点儿都不想来参加的,可是就在十多分钟之前,金宝宝发信息给她,说学姐在这里,还差点被人害得落水……

    他心里突然就很担心!

    丢下手上的工作,他一分钟也没有耽搁,直接就开车往威尼斯酒店这边赶了过来。

    这还没到酒店呢,就看见学姐满身狼狈的躺在地上,被众人指指点点的围观着。

    他心口猛然一沉,急忙靠边停车,径直往学姐走去。

    “学姐?真的是你?”

    他不敢置信:“你身边的随从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容瑾西呢?”

    说话间,他已经快速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然后他将她从地上扶起:“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他的手碰到了她的皮肤,惊讶又道:“好烫!你发烧了?”

    夏桑榆这时候被体内各种极致的情绪纠结着,又加上药物强劲的药效,整个人已经恍恍惚惚,意识模糊了。

    她的眼前有无数只彩色的小蝴蝶在飞舞。

    这些小蝴蝶可以一只分,裂成两只,两只分,裂成四只,彩色的翅膀轻轻扇动,七彩的粉末就像是流星一般从她的眼前划过……

    她晕乎乎,分不清梦幻和现实。

    迷糊之际,她好像听到了厉哲文那满含关切的声音:“学姐,学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怎么了?学姐你别吓我啊!”

    紧接着,她身体一轻,已经被他拦腰抱起。

    她蜷缩在他的怀里,小手试探着摸上他结实的男性胸膛:“哲文,是……你吗?”

    “是我!学姐你怎么了?容瑾西呢?他为什么没有陪在你的身边?”

    厉哲文的心里有好多好多的疑问。

    可是夏桑榆一个也回答不了。

    她被他抱上车,就在他的手快要收回去的时候,她伸手抓住了他:“哲文!”

    厉哲文的动作僵住,目光落在她意乱情迷的双眸里,顿时觉得自己快要被溺毙了。

    他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声音莫名的黯哑:“学姐……”

    夏桑榆紧了紧他的手,撑着最后一丝理智道:“哲文,你听我说,你带着宝宝赶紧离开晋城……,最好是去一个谁也找不到你们的地方……”

    厉哲文眼底划过疑惑:“学姐,我为什么要离开晋城?”

    “不是你,是宝宝……”她着急得秀挺的鼻尖上沁出了晶莹的薄汗:“有人要杀宝宝!你带着她赶快藏起来……”

    厉哲文片刻的错愕后,俊脸上浮上同情和悲悯的神色:“学姐……”

    看学姐现在这副样子,精神方面应该是受到了刺激,所以……有些不正常了?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好好,学姐你别担心,我会保护好宝宝的!”

    说着,就要将手抽回去。

    夏桑榆却依旧紧紧的抓住他:“哲文,你要相信我,我没有疯!”

    疯了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已经疯了,就好像喝醉酒的人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

    厉哲文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她发烫的脸颊,柔声说道:“好!我相信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夏桑榆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下我就放心了!”

    她身体后仰,靠在车座上又陷入了迷迷糊糊的意识当中。

    厉哲文从另外一侧上车,带着她很快就离开了威尼斯酒店。

    车子在晋城街道上穿行。

    春节已经过了,街上显得有些冷清。

    厉哲文一面开车,一面给容瑾西打电话。

    可是容瑾西的手机,还是处于诡异的占线状态。

    打了又打,就是打不进去。

    厉哲文心下着急,侧眸看了一眼身边的学姐。

    这一看,惊得他方向盘都差点握不住。

    只见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盘着的头发放了下来,身上那袭妩媚的粉色晚礼裙也已经被她扯得滑下了肩膀,露出精致的锁骨,露出胸前沟壑,还有一大片迷人的春色。

    他顿时觉得喉头发紧,发干。

    “学,学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热……,好热……”

    她声音又软又绵,呼吸都带着极致的诱惑味道。

    再加上她此时被药物所控,说话的时候眼波流转,媚态横生,连头发丝儿都透着魅惑的味道。

    厉哲文见她这般状态,禁锢在心底的感情顿时像浓烈的岩浆一般翻滚沸腾起来。

    与金宝宝结婚之后,他一直都处于禁欲状态,从未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有过任何向往。

    而现在,他沉睡的浴望被唤醒了!

    “学姐……”

    他声音抖得好厉害。

    将车停靠在旁边,他将滑落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重新搭在她的身上:“学姐,你先忍一忍……,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容瑾……”

    他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嘤咛一声,软软的身体往他的怀里靠了过来:“瑾西……,瑾西我好热……,我好想……要……”

    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充满了强烈的暗示意味儿和渴望意味儿。

    更加要命的是,她居然还仰起头,柔嫩饱满的唇瓣就这样递到了他的面前。

    “瑾西……”

    瑾西,我好想要……

    给我吧,我真的好想……

    她的呼吸都是邀请和诱惑的味道。

    厉哲文哪里能够忍受这样的蛊惑?

    他面色潮红,心房在砰砰砰的剧烈颤动。

    这三年多时间,他做梦都希望能够有一天,完完全全的拥有学姐。

    现在学姐就在面前,像一朵渴望被浇灌的花蕾,等待着他的润泽。

    可是……,她口里唤着的,一直都是瑾西,瑾西……

    学姐糊涂了,可是他不糊涂!

    今天如果在学姐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和学姐发生了那样的关系,等到学姐清醒后,肯定是不会原谅他的!

    这般一想,他心底的浴火稍稍煺切了一些。

    正了正心神,正准备收回视线,面前的夏桑榆等不到他的动作,突然俯身过来,捧着他的脸直接就吻了上来。

    她的嘴唇,像是这世上最柔软鲜嫩的花蕊,带着难以言说的芬洌甘美,一瞬间就摄住了他的心魄。

    他心神摇曳,正要张开齿关,接纳和回应她的亲吻,却听见她含含糊糊的又叫了容瑾西的名字:“瑾西……”

    她的声音隐忍着某种痛苦,像是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他心头一震,急忙握着她纤弱的双肩将她猛地推开:“学姐你冷静一点儿!”

    她脸颊酡红,双眸迷离,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浓的哭腔:“瑾西……,瑾西,曜儿不见了!”

    最后一个字说出,眼泪也就从她的眼眶滚落而出。

    他心下大恸:“学姐,学姐你别哭啊!曜儿不见了,我帮你找就是了!”

    “你……帮我找?”

    她的意识这时候好像清醒了一些,盯着他看了又看:“哲文?”

    “嗯,是我!学姐,你别哭,我这就送你去容瑾西身边!”

    厉哲文说着,用外套将她春光外露的身体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夏桑榆蜷缩在车座上,喉中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凄然呜咽。

    她脑子里面像是放幻灯片一眼闪过很多乱七八糟的画面。

    黄色的巨型皮卡丘,曜儿的啼哭,莫思阴恻恻的冷笑,两杯看上去毫无意义的酒水……

    她努力想要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出一个头绪。

    可是太乱,太杂了。

    她的脑子也已经被强劲的药效冲撞得快要成一片浆糊了。

    颤抖的手摸出手机,再一次拨打了容瑾西的电话。

    就像是见鬼了一般,他的电话还是处于占线状态。

    颓然的垂下手臂,手机从手中滑落在地,她连捡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厉哲文开着车,穿过市中心上中下三层的立交桥,准备送她去医院。

    她的身上有伤,脑子好像也有些糊涂。

    最重要的是,她的反应看上去像是被人下了催晴药。

    这种情况之下,恐怕也只有医生能够帮她了。

    车子还没有从立交桥上面下来,厉哲文的手机就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沉吟片刻,接听道:“宝宝,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