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5章 五颜六色小彩蝶
    夏桑榆一听到这声音,就在心里暗咒了一句脏话。

    抬起眼,果然看见莫思正一脸得色的站在面前。

    莫思冷声笑道:“大家都在里面用宴,你一个人跑到这外面来干什么?”

    夏桑榆知道莫思来者不善,可是现在,她的心已经完全乱了。

    她望着莫思,语无伦次的说道:“皮卡丘……,光头蛇劫走了我的曜儿,我的曜儿不见了!”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伸手抓住了莫思的胳膊:“莫思,你帮帮我,帮我找找曜儿……,我不能没有曜儿……”

    “什么皮卡丘?什么光头蛇?”

    莫思冷笑说道:“夏桑榆,你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呵呵,你该不会是疯病又犯了吧?”

    夏桑榆怔了怔,眼底的希冀很快熄灭:“我不该求你!你根本就不可能会帮我!”

    转过身,她身形踉跄的往侧门走去。

    莫思盯着她的背影阴恻恻一笑,两个快步便追上了她。

    “夏桑榆,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身体里面有些燥热?眼前有没有出现许许多多色彩斑斓的小蝴蝶?”

    燥热?蝴蝶?

    夏桑榆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

    她确实感觉到身上异样的燥热,可是她以为那是气极攻心,血气上涌所致!

    她的眼前也确实有几只七彩的小蝴蝶在翩跹飞舞,可她以为那是太过着急太过担心才出现的幻觉!

    现在听莫思的意思,这燥热和这小蝴蝶是有古怪了?

    她转身看向莫思:“你想说什么?”

    莫思咯咯的笑:“我想说的是,刚才你喝下去的那两杯红酒,被我加了些东西!”

    “你胡说!”她急声道:“我喝的明明是你那一杯!”

    “呵呵,两杯都有,不管你喝哪一杯,结局都是一样!”

    “那你怎么没事儿?”

    “我提前就服用了解药,所以就没事儿咯!”

    莫思得意的笑着,伸手在她发烫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夏桑榆,我发觉你今天智商不在线啊,居然那么轻易就上了我的当!”

    “别碰我!”夏桑榆猛地打开她的手,微微喘道:“莫思你到底有完没完?你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嘻嘻,因为我嫉妒啊!”

    莫思的手再次捏上她的脸颊,一字一句,都带着浓浓的恨意:“瑾西哥哥对你越好,我就越是嫉妒!只有毁了你,我才能够安心啊!”

    夏桑榆大口大口喘着气,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得毫无规律。

    她看着莫思那张得意又妖娆的脸,强作镇定的说道:“好!莫思……,这笔账,我先记着,回头我再找你算!”

    她没功夫陪莫思在这里纠缠。

    她必须要尽快把曜儿找回来!

    挣开莫思的手,她扭身就要离开。

    莫思却拉着她的手,将她直接摁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夏桑榆,我知道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疯狂的想要男人……,呵呵呵,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不管你和谁发生关系,我的人都会在暗中偷拍你!你与人苟合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到瑾西哥哥的耳朵里!我就不相信,他亲眼看到你与别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丑事,他还会像以前那样爱你!”

    “莫思,你真是个贱人!”

    夏桑榆忍无可忍,扬手就是一巴掌往莫思的脸上扇去。

    然而莫思的反应比她还快。

    手掌还在半空中,就被莫思一把截住了。

    莫思将她的猛地钳住:“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打我?”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桑榆,冷嗤一声又道:“我劝你还是想想去哪里找男人吧!呵呵,毕竟我给你加的东西,药效很猛的!”

    夏桑榆浑身发烫,脑子迷迷瞪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冬天的,她却觉得自己热得快要燃起来了。

    她撑着墙壁,慢慢往侧门的方向移动。

    莫思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得更加得意:“去吧!大街上男人很多的!”

    说完,她轻轻击掌三下。

    两个身材精干的男人从阴影处走了出来:“莫思小姐!”

    她点了点头,又用手指在他们胸前挂着的相机上面弹了弹,低声问道:“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两个男人会意,跟着夏桑榆离开了威尼斯酒店。

    夏桑榆靠在一棵挂满霜雪的景观树旁边,摸出手机给容瑾西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许久,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继续拨打,这一次语音提示是在通话中。

    他是在回拨她的电话吗?所以占线了?

    好吧,她就那么握着手机,巴巴的等着他的电话打进来。

    可是过了好长时间,手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又试着打过去,发现他的手机还是在通话中。

    很显然,他的电话不是打给她的!

    平日也就算了,现在曜儿被劫,她每等一分钟,心就好像在油锅里面煎熬了一个钟头。

    该死的容瑾西,这种时候,你给谁讲电话啊讲这么久?

    她正还要拨打过去,却见一个痞里痞气的男人邪笑着走了过来:“妞不错啊……,多少钱?”

    她没好气的瞪了那男人一眼:“滚开!”

    “哟呵,脾气还挺大!”

    男人靠近她,双手撑在景观树的树干上,直接就将她困在了一个极其窄小的空间内:“穿得这么少站街,一定很冷吧?要不跟哥哥去钟点房?哥哥给你暖暖身子!”

    说着,脏手就往她的脸上摸了过来。

    她目光一戾,弯起右脚,膝盖狠狠的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撞去:“滚——!”

    男人毫无防备,被重击之后,痛得整个人都弯腰蹲在了地上:“你,你个站街女,居然敢动手?”

    “你才是站街女!你全家都是站街女!”

    夏桑榆狠狠踹了那男人一脚,转身摇摇晃晃又往前面走。

    身体很热,呼出来的气都像是带着火星子。

    体内有浴望在骚动,身体的某处酥痒空虚。

    真的……很想要!

    冷风嗖嗖的街道上,路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她。

    “快看,那女人穿得好少?”

    “大冬天的,她怎么也不穿个外套?”

    “我怎么觉得她有些面熟?好像是前段时间被爆出患有疯病的夏桑榆呢!”

    “真的是她?她疯病又犯了?”

    “听说她发病的时候残忍得很,连两三岁的孩子都能下手去摧残!”

    “天呐,太可怕了……,咱们别过去!”

    “对对,离她远点儿……”

    这些议论声,让夏桑榆哭笑不得。

    她没疯!她从来就没有疯过!

    她在找她的曜儿!

    她的曜儿不见了……

    她焦灼的目光在大街上四下找寻,曜儿,曜儿你在哪里?你叫声娘亲吧,叫声娘亲,娘亲一定不会再与你擦身而过了……

    街道对面,一位年轻的母亲一手拎着漂亮的生日蛋糕,一手牵着三四岁的儿子,说说笑笑,就准备去旁边的玩具店。

    一道黑影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扑了过来。

    不等年轻的母亲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她的儿子已经被神色古怪的夏桑榆紧紧抱在了怀里。

    “曜儿,曜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紧紧抱着怀里温软的小人儿,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你吓死娘亲了知道吗?呜呜,如果你丢了,你让娘亲怎么过啊?”

    怀里的小人儿身体僵直的忍了忍,片刻后,便哇哇大哭起来:“妈妈,妈妈救我……,我怕!”

    “不怕不怕!娘亲再也不离开你了!”

    夏桑榆说着,低头就要去亲吻‘曜儿’的额头。

    可是下一秒,她的头发就被那位年轻的母亲一把揪住了:“放开我儿子!你这个疯女人,快点放开我儿子!”

    夏桑榆气极攻心,又被莫思下了那么重的药物,这时候已经快要失心疯了!

    她透过来回飞舞的斑斓彩蝶,看眼前这个大眼睛的男孩儿,就是她失而复得的曜儿!

    想要她放开曜儿,根本不可能。

    她将‘曜儿’一把抱起,大步就往前面疯跑了出去:“曜儿别怕啊,娘亲这就带你回家,你爹地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身周一乱嘈杂混乱,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隐隐约约,她听到身后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救命啊!有人抢孩子!她抢了我的孩子,快拦下她!”

    她紧紧抱着怀里不停哭闹挣扎的‘曜儿’,没命的往前面跑!

    可她忘记了脚下穿着的是七点五厘米的细高跟鞋,忘记了身上层层堆叠的晚礼裙根本不允许迈那么大的步子。

    而怀里的孩子,比她预想的要重很多。

    很快,她就脚下一绊,往地上摔去。

    她吓得惊呼一声,本能的将孩子死死护在怀里……

    咚的一声,她摔得七荤八素,躺在地上好一阵缓不过劲来。

    怀里的‘曜儿’已经被热心的路人救走了。

    众人围着她,七嘴八舌的议论道:“真的是容夫人呢!”

    “她的疯病好严重!大白天的,居然敢抢孩子!”

    “唉……,看着也怪可怜的!”

    “是啊!大冬天的,她怎么穿得这么单薄?”

    这时候,那位年轻的母亲赶了上来,搂着自己的儿子就哇哇大哭起来:“呜呜,宝贝儿,你有没有摔着?有没有受伤?呜呜,你哪里痛你告诉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