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3章 今晚一定要得到他的种子
    夏云姿是个蠢女人,吃再多的亏也不长心眼儿。

    她跟在容慕北的身边这么久,难道就一点儿都没有看出容慕北那一肚子的坏水吗?

    难道就一点儿都没有怀疑过无缘无故断掉的手指与容慕北有关系吗?

    现在容慕北与莫思闪电结婚,她居然还敢跑到这里来撒野胡闹?

    七四八?还是冥币?

    她这不是成心来拔容慕北的老虎毛吗?

    唉,这女人,简直是蠢得无药可救了!

    夏桑榆站在红毯旁边的观礼席,眼前是一对新人正在交换戒指结成百年之好,可是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夏云姿夏如海黄玉柔一家三口的将要迎来的悲惨遭遇……

    正走神得厉害,鼻端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

    她秀眉微皱,抬眼一看,发现詹姆斯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而那血腥味儿,就是从他胸前那朵血色樱花上面传来的。

    她眉头皱得更紧,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退。

    詹姆斯唇角勾起一抹冷煞笑意:“容夫人好像很怕我?”

    “不,不是……”

    夏桑榆喉头发紧,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我怎么会怕你?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呢!”

    詹姆斯笑笑,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将那朵血色樱花从胸口衣袋取了下来。

    他放在鼻端闻了闻。

    那一脸陶醉的样子,让夏桑榆误以为那樱花真的很香。

    “这是我从日本带来的樱花,已经三天了,你看它还很娇艳对不对?”

    詹姆斯冷眸微漾,说话间就将那朵比血还殷红的樱花递到了她的面前:“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随着樱花的递进,血腥味儿好似也更浓了。

    夏桑榆想起那个关于日本千野家族的传说,想起那个关于血色樱花的传说,心下实在惶恐得紧。

    她面色苍白,颤抖着,半天无力去接这朵伸到面前的樱花。

    詹姆斯笑得冷然:“容夫人,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不是很喜欢樱花!”

    她结结巴巴,身体往后面缩了缩。

    他却噬血勾唇,往她面前逼近了一步:“不过是一朵樱花而已!初次见面,你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好了!”

    她咬着嘴唇使劲摇头,还是不敢伸手去接。

    他阴鸷一笑,一手握着血樱,一手抓着她的手腕,就要将血樱硬塞到她的手里。

    她使劲犟着:“不……”

    就在这时候,金宝宝大步走了过来:“桑榆,你过来了怎么也不来找我?害得我一直在那边等你!”

    眨眼之间,金宝宝就已经到了两人跟前。

    她的目光也被这朵妖异的血色樱花吸引,惊讶道:“咦?这是樱花吗?好美?”

    话未说完,她已经伸手将这朵樱花从詹姆斯的手中接了过去:“寒冬腊月的,它居然开得这么盛?”

    夏桑榆见她接过樱花,不由得心头一惊,正要阻止,却见她将樱花放在鼻端闻了闻。

    樱花的气味儿,远远没有她预想的那么芬香好闻。

    金宝宝眉头皱起:“果然是反季节的东西,一点儿也不香,臭死了!”

    嫌弃的说着,手中的血樱已经被她扔在了地上。

    然后她看也没看詹姆斯那阴鸷如地狱魔鬼的脸色,径直挽着夏桑榆的胳膊道:“桑榆咱们找个地方入座吧,马上就要开席了!”

    夏桑榆已经被她一连串的动作给震懵了!

    从方德方管家的口中,她知道千野家族是一个十分变,态的家族。

    他们家族中的每一位男婴降生,父母都会在自家祠堂为孩子种上一棵雪色樱花幼树苗,将其视为可以庇护孩子平安长大的圣物,每月以鲜血灌溉一次,直到洁白的雪樱变成浓腥的血樱,男孩就可以独当一面,接手家族事务了!

    血樱是千野家族独有的一种标志。

    据说,他们有了猎杀目标的时候,就会将血樱别在胸口衣袋位置,血樱送给了谁,谁就会成为整个千野家族诛杀的目标!

    夏桑榆刚才死活不敢接这朵血樱,就是因为这个传说实在太恐怖了!

    她现在麻烦缠身,实在不想成为千野家族的猎杀目标!

    只是没想到,金宝宝会突然出现,替她接下了那朵血樱,还那么不屑的将血樱扔在了地上。

    走的时候,金宝宝还有意无意的用高跟鞋从血樱上面碾踩而过……

    詹姆斯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浑身的杀气已经快要让四周的空气都冻结了!

    她不敢久留,跟着金宝宝就来到了侧旁的用宴大厅。

    用宴大厅同样装潢得金碧辉煌,各种银质餐具和水晶杯碟在灯光照耀下散发出宝石一眼耀目的光芒。

    色彩诱人的食物装在造型优雅的餐盘里,每一盘都精美得宛如艺术品。

    这时候所有的宾客都在旁边的观礼厅见证莫思与容慕北的婚礼,这用宴大厅,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金宝宝纳闷儿的看着她:“夏桑榆,你在紧张什么?”

    夏桑榆讷讷:“我,我没紧张……”

    “你还说没紧张?你瞧你这满手的冷汗!”

    金宝宝松开她的手,去旁边抽了纸巾递给她道:“是不是刚才那个送你樱花的男人刁难你了?哼!这种男人我见多了,他们出入这样的场所多半就是为了约,炮,但凡见着一个长得有些姿色的女人都会上前搭讪……”

    “他不是约,炮!”

    夏桑榆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她双手搭在金宝宝的肩膀上,盯着她的眼睛正色说道:“宝宝,你听我一句话好不好?”

    “说吧,我听着呢!”

    “你暂时先离开晋城一段时间吧,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离开晋城?你想要我去哪里?”

    “出国!或者是偏僻的乡下也行!”

    夏桑榆的表情愈加紧张,攥着金宝宝的肩膀道:“总之就是不要让任何人找到你就成!”

    金宝宝不解的瞪着她:“为什么啊?我又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我要躲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

    “宝宝,我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不行!我这段时间正在做准备,要为哲文生个孩子呢!”

    金宝宝挣开她的手,走到旁边的餐位上坐下,动作十分自然的用手捻起冷盘里面的一块肉塞进口中:“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晋城!哲文还答应今天晚上回家陪我吃晚饭……,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得到他的种子!!”

    她陷入了美好的想象之中,胖嘟嘟的脸上,泛起了异常柔和的神色。

    夏桑榆见她听不进去,心里也十分着急。

    可是关于千野家族这变,态樱花的传说,她又不方便直接告诉金宝宝!

    就算说出来,估计金宝宝也不会信,说不定还会以为她是精神病发作了,在胡言乱语呢!

    罢了罢了,有可能是她想太多了!

    她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带着三个孩子回容氏公馆吧!

    瑾西不在身边,她就觉得身边处处都是危险!

    夏桑榆和金宝宝闲扯了两句,就起身来到僻静处,用手机给小筑打了电话:“小筑,你在哪里?”

    小筑道:“在酒店后面的儿童游乐区……”

    “曜儿他们都和你在一起吧?”

    “嗯!他们在和巨型皮卡丘玩耍……”

    “别玩了!赶紧带着他们回家去!”

    “现在就回去?可是酒宴都还没开始呢!”

    “还吃什么酒宴啊?”

    夏桑榆急声说道:“这也是容先生的意思,你马上带着三个孩子回容氏公馆去!一刻也不许耽搁!”

    她心里实在着急,语气也就不知不觉的强硬起来!

    小筑连忙应道:“好好,夫人你别生气,我这就带他们回去!”

    “马上!马上就走!不用给任何人打招呼,从酒店后门离开!”

    夏桑榆太紧张了!

    她的心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正在蔓延。

    总觉得要出什么不好的大事儿了!

    这种情况下,瑾西如果在她的身边,她说不定还不会这么紧张。

    可是瑾西根本就来不了!

    天塌下来,也只能是她一个人硬撑着。

    打完电话,她紧绷的心弦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过了几分钟,观礼厅那边的婚礼仪式结束了,新郎新娘在众位宾客的簇拥下往这边走了过来。

    莫思的脸上又涂抹了厚重的粉底和遮瑕膏,那个黑沥青一样的贱字,又被她成功的隐藏起来了。

    不过隐藏起来又有什么用呢?

    她刚才从水里出来的时候,顶着一个贱字的狼狈样子已经刷爆朋友圈了……

    夏桑榆觉得今天这婚礼真是够乱够危险的了。

    她想要趁着人多的时候,找个机会悄无声息的溜走,却总是不能成功!

    要么被身边的金宝宝缠住,要么被好事的贵妇名媛缠住,没过多久,莫思居然挽着容慕北的手过来给她敬酒了。

    莫思的表情,都被厚重的妆容遮盖住了。

    她替夏桑榆斟了一杯红酒,甜甜的声音说:“桑榆姐姐,今天是我和北北的好日子,你和瑾西哥哥是我最重要的客人,来,我先敬你一杯!”

    说着,就要与夏桑榆碰杯。

    与莫思干杯?

    夏桑榆心里有一百个不乐意。

    她宁愿与在场的任何人干杯,也不愿意与莫思碰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