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2章 一朵血色樱花
    “夏桑榆!你现在还说这样的话?我可是新娘呢!”

    莫思气恨的伸出手,命令道:“快点拉我上去!”

    夏桑榆抱肘含笑:“我可不敢拉你!谁知道你会不会将我拖下去?”

    “你……,你太可恶了!”

    莫思气得狠狠一拳打在水面上,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桑榆眉梢一挑:“我不怕!尽管放马过来吧!”

    莫思泡在一米多高的池水里,又冷又气,浑身打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后,还是前院的宾客听见这边的动静,七手八脚将她从水里捞了上来。

    莫思气急败坏,满脑子都在想着要怎么教训夏桑榆,谁知道一上岸,所有人都指着她的脸哈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

    她气得扭腰跺脚:“你们,你们笑什么?”

    “哈哈哈……,莫思小姐,你的脸上……”

    “我脸上?我脸上怎么了?”

    莫思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被池水泡得发凉的脸颊,眼风一扫,又看见夏桑榆站在旁边正憋着一脸坏笑。

    她猛然之间反应过来,急忙双手捂着脸,惨叫道:“啊——!滚开!你们都滚开!”

    吃瓜群众从来不嫌事儿大。

    她的反应越是强烈,周围的宾客就越是觉得兴奋。

    有人指着她的脸道:“莫思小姐,你的脸上怎么会有一个‘贱’字?”

    又有人说:“刚才明明都没有,怎么被水一泡,这个贱字就出来了?”

    还有人说:“这会不会是骨子里长出来的胎记?”

    更有人低低的揶揄了一句:“恐怕只有真正的贱人才能长出这样的胎记吧?”

    莫思听到这样的议论声,心中忿恨难平,恨不得将夏桑榆撕来吃了!

    这个贱字是夏桑榆写到她脸上的!

    今天落水也是夏桑榆害的!

    该死的夏桑榆,我今天若不能出一出心中的这口恶气,我莫思誓不为人!

    在她发狠的功夫,已经有人摸出手机,对着她就是各种角度的抓拍。

    那个贱字像是用黑色的沥青写成,在她脸上十分醒目!

    莫思原本是想伸手捂住脸颊的,可是身上的抹胸婚纱被池水泡湿之后就变得异常沉重,向下坠着,坠着……

    她的人造假胸几乎就要露,点了!

    想了想,还是觉得身体上的秘密更加重要一些。

    遂放弃了捂脸,改用双手紧紧的护住了36D的大胸。

    正是羞愤得下不来台的时候,容慕北陪着一位清俊妖邪的男人从旁边走来。

    看见这一幕,容慕北连忙快步跑了过来。

    “思思,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呜呜……,北北……”

    莫思一看到容慕北,眼泪就盈了上来:“北北,帮我……”

    容慕北二话不说,脱下身上的外套就裹在了她的身上:“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是我不小心!是夏桑榆把我推下去的!”

    莫思说着,冰冷仇恨的眼神狠狠剜了夏桑榆一眼。

    夏桑榆坦然的扬了扬眉,好吧,就算是我推的你们又能拿我怎样?

    她半点儿要道歉的意思也没有。

    倒是她旁边的金宝宝忍不住,大声说道:“莫思小姐,你怎么能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呢?明明是你想要推桑榆,结果你自己没站稳才摔水里的……”

    “好了宝宝!人在做天在看,咱们不用给她解释这么多!”

    夏桑榆淡然说着,牵着宝宝的手就要离开!

    身后突然传来容慕北危险的声音:“你给我站住!”

    她的脚步顿时就变得异常沉重,再也没办法往那个前面挪动一步了。

    容慕北对身边的莫思道:“思思,你先下去换身衣服好不好?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莫思撒娇的噘着小嘴儿,又是扭腰又是跺脚的说道:“北北,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教训夏桑榆!她今天绝对是故意的!”

    “好好,我一定帮你教训她!”

    容慕北叫来几名女仆,搀扶着莫思下去换衣补妆去了。

    这时候,身边看热闹的宾客也都走得差不多了。

    容慕北看着夏桑榆的背影道:“你过来,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夏桑榆表情有些僵硬的说道:“不,不用了吧?”

    “你给我过来!”

    “哦……”夏桑榆看了一眼金宝宝嫩葱一样的手指,心底叹息了一声:“宝宝,你去前厅等我吧,我与北先生说几句话,马上就过来找你!”

    金宝宝关切的看了她一眼:“那好吧!”

    金宝宝走远,夏桑榆才转身看向容慕北。

    她唇角微翘,眼神清冷:“想介绍谁我认识?”

    “詹姆斯先生!我最好的朋友!”

    容慕北说着,抬眼看向站在十几步之外的妖俊男子。

    夏桑榆也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

    只见那男子三十出头,五官虽然生得英俊,可是淡眉冷眸,眼神给人一种十分瘆人的森寒之感。

    她怔了怔:“詹姆斯先生?”

    詹姆斯走过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容夫人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他声音淡漠,中文说得不是很流利。

    夏桑榆的目光从他的脸颊五官慢慢下移,落在他左侧心口处衣袋上斜插着的一朵血色樱花上。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秀气的眉毛不自觉的紧紧拧了起来:“詹姆斯先生是日本人?”

    “我母亲是日本人,我身上有一半的日本血统!”

    “冒昧问一句,您母亲的名字是?”

    “家母千野惠子!”

    “哦,原来如此……”

    夏桑榆没有再多问,神色却似有神思,显得有些阴郁。

    她依稀记得,墨尔庄园的方德方管家曾经在向她介绍宫氏家族史的时候,提到过日本的千野家族……

    詹姆斯看向她的眼神,渐渐多了些兴味儿:“容夫人对我的母亲很感兴趣?”

    “啊?”她反应过里,连忙摆手说:“没有没有,我只是顺便问问,顺便问问!”

    容慕北看了看腕表:“好了!咱们先去前厅吧,我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哦,好!”

    夏桑榆心神不宁,答应一声就转身往前面走。

    容慕北只得跟上她,压低声音道:“宴会结束后你别急着走,詹姆斯先生有话要和你说!”

    “我和他初次见面,没什么好说的!”

    “夏桑榆!”容慕北颇具威胁的声音道:“我劝你最好想想清楚!难道你想要看到你的三个孩子缺胳膊少腿儿吗?”

    夏桑榆腿一软,差点没摔下去。

    容慕北及时的扶住了她,脸上带着笑,在她耳边低低又道:“詹姆斯先生是X组织的人,你阻碍了冰美人的上市流通,难道不应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她刚刚站稳的身体又是一软:“X……组织的人?”

    他点了点头:“大头目!”

    大头目?到底是多大的头目?

    周督长陆警督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啊?

    X组织的大头目都到晋城了,他们怎么一点儿察觉都没有?

    为什么不能在入关的时候就将他抓起来?

    为什么要让她一个小女人来担惊受怕的面对这一切?

    夏桑榆心烦意乱,一面走,一面忍不住的回头往詹姆斯看了一眼。

    詹姆斯眸色冷然,唇角始终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令人猜不透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夏桑榆心中暗暗叫苦。

    这个詹姆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算了算了,等会儿还是趁着人多,找个机会开溜吧!

    可是……曜儿他们兄妹三人还在这酒店里面,她不能丢下他们啊!

    容慕北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低声威胁道:“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思吧!若你敢不听话,下次可就不是切手指那么简单了,我可能会卸下你最在乎的人一整条胳膊或者一整条腿给你哦……”

    夏桑榆面色苍白,低低应了一声:“你别乱来,我会听话的!”

    容慕北笑着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这才乖嘛!”

    三人来到前面正厅,婚礼仪式已经准备就绪,只等着新郎新娘入场了。

    容慕北整了整漂亮的黑色领结,正准备踏上红毯,一名家仆急匆匆跑了过来:“北先生,北先生……”

    他皱眉,不悦道:“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仆人神色惶恐:“北先生,有,有位叫夏云姿的小姐送来了一份贺礼!”

    “夏云姿?”容慕北眼底闪过嫌恶的神色:“她送了什么?”

    仆人战战兢兢道:“送了礼金……”

    容慕北松了口气:“送礼金有什么好紧张的?”

    “她送了,送了七百四十八块……”

    “七百四十八?”

    七四八,去死吧!

    这是夏云姿充满怨恨的诅咒啊!

    容慕北眉头紧皱:“算了算了,不用管她!”

    仆人却面色如土,弱弱的补充了一句:“全,全都是冥币……”

    “冥币?”

    容慕北的声音一下子飙高:“她送我七百四十八块冥币?”

    仆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是的!她送来之后,就,就走了!”

    “可恶!!”容慕北暴怒的握拳:“该死的女人!敢咒我!”

    说完愤怒的转身,恶狠狠看向夏桑榆:“我不会放过她的!”

    夏桑榆连忙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关我什么事儿?”

    她虽然竭力表现得与夏云姿毫无关系,可是心里面着实替夏云姿接下来的命运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