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9章 总有贱人送上门让我虐
    莫思表情僵硬,干笑着说:“笔,笔怎么会有问题?”

    “既然没问题,那就让我给你画上吧!”

    夏桑榆仗着身边有容瑾西撑腰,大着胆子直接就将莫思摁在沙发上一笔一笔的画了起来。

    莫思心中暗暗叫苦,不,不要啊……

    这支笔确实不是普通的化妆笔。

    笔芯里面加了特殊的原料,画上去十来天也别想洗得掉。

    她今天带着这样的笔过来找夏桑榆,就是想要在不动神色的情况下给她一点儿教训,顺便让她没办法参加三天后她与容慕北之间的婚宴。

    她在这副扑克牌上面提前做过手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赢了夏桑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才玩一局,瑾西哥哥就回来了!

    呜呜,现在她输了,脸上也被画上了一只好丑好丑的臭王八。

    夏桑榆见她哭丧着脸,不由得打趣说:“莫思,你干嘛这副表情?不是说愿赌服输吗?我看你怎么就这么输不起呢?”

    “谁说我输不起了?接着来!”

    莫思受不得她的激将法,马上就坐直身子,嚷着要开始下一局。

    夏桑榆将那笔拿在手中看了又看:“不玩了吧?你的脸上都被王八占满了,我担心你再输一局,就没地方画了!”

    莫思拿过镜子照了照,气道:“夏桑榆,你干嘛画我满脸?我可是要做新娘的人呢!”

    “呵呵,没办法啊!王八有十多张壳多嘛,我就只好给你画满了!”

    夏桑榆唇角染上了一抹冷笑,目光盯着手中的化妆笔,神色似有神思。

    容慕北在旁边劝道:“算了算了,别玩儿了,大家都扯平了嘛!”

    “谁说不玩儿了,我还要接着玩儿!”

    莫思固执的说着,伸手就又开始洗牌。

    夏桑榆笑着说道:“等一下,莫思,你先告诉我,下一局如果你输了,我应该画你哪里?”

    莫思噘着嘴巴想了想,扯过容慕北道:“如果我输了,你就画他脸上!”

    容慕北忙道:“不行啊……”

    “有什么不行的?你不是说很爱很爱我,为了我,连性命都豁得出去吗?”

    莫思噘嘴嗔道:“怎么?现在让你替我受罚你就不乐意了?”

    “我,我没有不乐意!”

    容慕北听出莫思语气当中隐隐的怒意,急忙放软语气妥协道:“好好,画我,画我!”

    莫思得意一笑,挑眉看向夏桑榆:“下一局如果是你输了呢?画你哪里?”

    夏桑榆笑了笑:“我输了就画你的瑾西哥哥呗……”

    “不行!”莫思脱口就拒绝了!

    她的瑾西哥哥那么刚毅帅气英俊不凡,她根本不忍心让他的容貌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她的目光盯着夏桑榆看了又看,坏笑说道:“如果你输了,你就在网上直播吃屎!”

    夏桑榆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吃啥?”

    “屎!粑粑!”

    莫思恶趣味儿的笑着说道:“前段时间不是出了一个很火的黄,鳝女主播吗?你只要敢直播吃屎,我保证你比她还要火!”

    容瑾西在旁边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莫思,你今天成心来捣乱的吧?我看你们就是闲得慌!”

    说完拉起夏桑榆的手道:“老婆我们走,别理他们!”

    夏桑榆却犟着说:“别啊瑾西,既然赌局都开始了,哪能说不玩儿就不玩儿?”

    容瑾西瞪她:“傻瓜,你难道看不出他们是来作弄你的吗?”

    “看出来了啊!”桑榆冲他挤了挤眼:“谁作弄谁还不一定呢!”

    她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容瑾西来了些兴趣:“你有办法?”

    她点了点头:“嗯!”

    刚才莫思说出那样恶趣味儿的惩罚条件之后,她的脑子里面已经想好了对策。

    不就是吃屎么?

    她可以用荞麦粉和牛奶烘培出最逼真的便便,还可以在上面用巧克力做几只栩栩如生的绿头大苍蝇!

    哼哼,反正在外界的眼里,她夏桑榆都是精神病患者嘛!

    那她再全民直播一次吃便便的过程,应该也没什么吧?

    说不定日本方面还会因为她这种种异乎常人的举动,就此认定她真有精神病,从而不再追究三年前的命案也说不定呢!

    这般一想,她就更加不怕输了。

    但凡是不怕输的赌局,先就已经赢了三分。

    果然,接下来的这一局,她手气简直好到爆,居然又一次拿到了顺子,而且是清一色的红桃顺子。

    莫思看着她面前红彤彤的10,J,Q,K,A,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不可能啊!你不可能拿到这么好的牌!”

    夏桑榆含笑说道:“你可以检查纸牌哦!我还没学会作弊的手法呢!”

    说完她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道:“我去换支笔给你们画吧,你们这支化妆笔颜色太浓了!”

    莫思输了赌局,心里正不痛快,听说她要换笔,连忙松了口气:“对对,换一支换一支!”

    很快,夏桑榆就拿着一直看上去十分普通的化妆笔走了进来:“咦?你的北北呢?”

    莫思回头一看,容慕北呢?

    他刚刚都还在这里,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该死,不会是为了躲避惩罚,故意躲起来了吧?

    哼,讨厌死了,不是说很爱人家,为了人家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吗?这么点儿小考验都经受不住,还谈什么白头偕老长相厮守?

    莫思委屈得要命,只能由着夏桑榆在脸上那只王八上面,又胡乱的画了几笔。

    “好了!”

    夏桑榆满意的看着莫思那张笔迹未干的脸,憋笑说道:“好了莫思,是你自己说的要愿赌服输嘛,你这样子要哭不哭的,搞得像是我在欺负你一样!”

    容瑾西在旁边伸了一个懒腰:“好了!这梭哈再玩下去就真的没意思了!莫思,我就不留你在这里吃午饭了……”

    他转身就要让佣人送客。

    莫思却道:“不嘛!瑾西哥哥你别赶我们走啊!”

    她走过去,在容瑾西的身边坐了下来:“瑾西哥哥,以后我就把这里当做是我的娘家,把你当做是我的娘家哥哥,偶尔回来吃个饭什么的,你不会介意吧?”

    容瑾西淡笑:“当然不介意!”

    能把莫思这块心头大患嫁出去,他就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自然是不会介意她把这里当做娘家的。

    夏桑榆也表现得很热情,亲自下厨,为莫思和容慕北烘培了点心。

    当香喷喷的点心端上桌子,莫思和容慕北都差点被掩鼻而逃。

    “这,这是什么啊?好恶心!”

    “夏桑榆你快端走,我一看见这东西就想吐!”

    夏桑榆就是成心要恶心恶心这对上门找茬的渣男贱女。

    她不仅没端走,还笑嘻嘻的夹起一坨送到莫思的面前:“这是便便糕点!你尝尝,很好吃的……”

    “不不,我不吃!”

    莫思都快崩溃了,捂着脸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夏桑榆却摸出手机,打开摄像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开直播吗?来吧,你吃一个给大家看看……”

    “啊——!”

    莫思忍无可忍,抬手将她筷子上的那一坨东西啪的打掉,嘶声嚷道:“夏桑榆你疯了吗?这种变态的东西你也做得出来?”

    夏桑榆神色淡定:“我一直都疯着呢,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说着,又夹起一坨便便,这一次,直接粗暴的就要往莫思的嘴巴里面塞。

    莫思大惊失色,急忙和容慕北一起狼狈的跑了。

    看着他们仓皇落跑的背影,夏桑榆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将筷子啪一声扔在了桌子上:“秀雅!”

    “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把这些东西都拿下去倒了吧!”

    “啊?全部都倒了啊?”

    秀雅有些惋惜的看着餐盘里面的便便糕点:“这些可都是麦粉和巧克力还有牛奶做的呢……,看上去虽然很恶心,可是闻着挺香的!”

    刚才夏桑榆在烘培这些糕点的时候,秀雅一直在旁边帮忙。

    在秀雅的眼里,这些糕点可都是难得的美味!

    夏桑榆见她真心喜欢,便试着问道:“要不……你端下去尝尝?”

    “嗯嗯,谢谢夫人!”

    秀雅连声道谢,喜滋滋的端起餐盘又道:“如果我吃不完,可不可以带回家给孩子们吃?”

    夏桑榆看了看那些逼真的‘便便’糕点,迟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的孩子如果吃了这些东西,估计心里都会留下阴影的!”

    “不会不会,我们乡下孩子,什么都吃过,更何况是这么美味又有营养的糕点?”

    “既然如此,那你就带回去给他们尝尝吧,不过千万别勉强他们,吃不下扔掉就好了!”

    夏桑榆处理了这些糕点,一转身,就对上了容瑾西那双深邃不见底的暗色眼眸。

    她笑了笑:“怎么了?”

    他牵过她的手:“去把脸上的脏东西洗掉吧!”

    “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洗的!”

    夏桑榆苦笑说道:“莫思今天成心来找茬,你不会没看出来吧?”

    “没看出来!”他牵过她的手吻了吻:“我只看出你在虐她!”

    她抬手捧住他的脸,正色道:“容瑾西,你该不会是在心疼她吧?”

    “怎么可能?她现在是容慕北的人了,和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