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8章 王八和你的脸型很配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住在医院里。

    肖医生临时组建了一支最专业的医疗团队为她调理身体,气血一充盈,脱发和色斑的情况也有了很大好转。

    小品柔和小沫儿也恢复得不错,在小筑的陪伴下,又恢复了从前开心无邪的样子。

    正月十五这一天,桑榆和两个孩子都出院了。

    在这段时间里,关于夏桑榆有精神病的事情被炒得沸沸扬扬。

    经过两个孩子摘子宫的事情和虐待莫思并且使其坠楼的事情,她有精神病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关于这样的传言,夏桑榆连半个字都懒得解释。

    容瑾西则是不想解释。

    他这几天和周督长陆警督已经商量过,把夏桑榆在Z国这边的精神状况还有那份儿颇具权威的精神病鉴定报告一并发给了日本方面,希望能够保住夏桑榆,不让她被日本的有关部门带走。

    他们都知道,一旦夏桑榆被带走,在日本那边的情况,就不是他们能够掌控得了的了!

    这天夏桑榆正在院子里面陪三个孩子晒太阳玩耍,容慕北居然和莫思手挽手的走了过来。

    莫思今天穿着性感的黑色晚礼服,漂亮的裙摆开着叉,每走一步,都会露出里面若隐若现的修长美腿。

    容慕北一身挺括的黑色西装,手臂上挽着莫思的深棕色呢子大衣。

    两人并排走来,倒也有些般配。

    夏桑榆皱眉,低头对身边的三个孩子道:“曜儿,带妹妹们去后院儿玩好不好?”

    “好!”

    曜儿乖巧的答应,带着两个妹妹在小筑的陪同下往后院去了。

    夏桑榆等他们走了,这才抬眼看向莫思:“听说你们同居了?是有什么东西忘在这里,回来拿吗?”

    莫思笑着将一份儿大红的请柬递到她的面前:“我和北北要结婚了!婚礼就定在三天后,希望你和瑾西哥哥能来喝我们的喜酒!”

    “北北?”

    夏桑榆看了一眼英挺逼人的容慕北,莫名就被北北这个称呼戳中了笑点。

    她接过请柬看了看:“威尼斯酒店?”

    “对啊!酒店是我和北北一起订的,晚上还有一个露天派对……”

    莫思热情的介绍关于婚礼的细节,看上去像是早就释怀了与夏桑榆之间的过节。

    可是夏桑榆早就不愿意再相信她了。

    不管她怎么伪装,在夏桑榆眼里,她永远都是那个阴狠毒辣的变性人,是杀害爷爷的凶手!

    夏桑榆合上精美的烫金喜帖,淡声笑道:“好,我和瑾西会到场祝贺的!”

    说完,便站起身往主楼正厅走去。

    莫思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桑榆姐姐,以前都是我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

    夏桑榆淡漠道:“你这算是在道歉吗?”

    “就是在道歉!”莫思一脸诚挚的说道:“以前的我太偏执了!和北北交往之后,北北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现在回想起来,我以前真的是做了太多错事,多亏你和瑾西哥哥一直都在包容我原谅我!”

    夏桑榆挽唇浅笑,并不作答。

    莫思这女人,自从上次在仁爱医院被她冻得跳楼求救之后,确实老实了许多。

    这段时间和容慕北之间的交往也还顺利,看上去,她身上的戾气好像也消减了不少。

    可是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

    夏桑榆早就看透了莫思的狠毒心肠,根本不相信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改变。

    她进到正厅,接过秀雅递上的热茶喝了两口,这才转身看向跟着进屋的莫思与容慕北:“你们快结婚了,应该会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我就不留你们了!”

    “不不!我们今天专门抽了半天时间过来陪你呢!”

    莫思一脸善意的在她身边坐下来:“桑榆姐姐,我今天是成心来向你道歉的,你别赶我们走啊!”

    容慕北也终于开口了:“夏桑榆,我好歹也还是容家的一份子,没道理我刚刚到家就被你赶出门吧?”

    夏桑榆想了想,挽唇笑道:“我当然没权利赶你们,你们坐吧,爱坐多久就坐多久!”

    说完,起身就要往楼上去休息。

    莫思将挽住她的胳膊,亲热道:“哎呀,桑榆姐姐,你别这样不近人情嘛,我都已经再三给你道歉了,你到底还要怎样才肯消气嘛?”

    “莫思,别装了!怪累的!”

    夏桑榆拂开她的手,还要往楼上走。

    容慕北在旁边重重咳嗽一声:“夏桑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再这样端着傲着,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金色打火机,冷峻的眸光中,隐隐透着威胁的味道。

    夏桑榆脑子里面莫名其妙就又想起了那些血淋淋的断指……

    她打了个寒颤,妥协道:“好吧,我陪你们坐一会儿!”

    转身又对秀雅道:“秀雅,泡两杯茶过来吧!”

    “好的,夫人!”

    秀雅很快就将两杯香气袅袅的热茶端了上来:“莫思小姐,北先生,请慢用!”

    莫思从包里摸出一副扑克牌:“桑榆姐姐,咱们干坐无聊,不如来玩扑克牌吧?”

    夏桑榆秀眉微拧:“我不会!”

    “不会我教你啊!梭哈是最简单的,傻子都会玩儿!”

    莫思熟练的洗牌切牌,同时把梭哈的大小规则说了一遍。

    其实,夏桑榆是会玩梭哈的!

    三年前,在皇家赌城,容瑾西与欧亚纶之间的豪赌,她可是从头到尾全程都在围观呢。

    事后她还特意研究过梭哈。

    这玩意儿,除了运气成分,还需要良好的记忆力,综合的判断力和冷静的分析能力!

    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比大小那么简单!

    她在脑海里面将梭哈的玩法捋了一遍,轻描淡写的说道:“说吧,你想从我这里赢什么?”

    莫思切牌的动作僵了僵:“就是玩玩而已,桑榆姐姐你别想那么多嘛!”

    玩玩儿?

    夏桑榆才不相信莫思和容慕北会有这样的好兴致呢!

    她身体后仰,抱肘说道:“莫思,我给你三秒钟,不说实话的话,那我们就来干脆点儿,赌钱好了!”

    莫思笑得花枝乱颤:“哎呀,桑榆姐姐,你真的是想太多了,我们玩牌就是为了娱乐嘛,要我说啊,咱们连钱都不要赌!”

    说着她从包里摸出一只黑色化妆笔:“要不这样吧,咱们谁输了,就在脸上画一只小动物以做惩罚!”

    容慕北道:“这个主意好!我赞成!”

    “既然你们觉得好,那就好吧!”

    夏桑榆双手一摊:“发牌!”

    她手气不错,第一把,就拿到了五张顺子,只可惜不是同花。

    可是莫思的手气好像比她还要好,拿到的居然是三加二的葫芦!

    “哈哈,我赢了!”

    莫思兴奋的笑着,拿着笔在她的面前比划了两下,为难的说道:“嗯……,我画个什么好呢?屎壳螂还是大乌龟啊?”

    夏桑榆往后面避了避:“你真画啊?”

    “当然是真画!愿赌服输嘛!”

    莫思拿起笔,思忖片刻:“我觉得还是画个母夜叉比较合适!”

    刷刷几笔,说画就画上了。

    容慕北在旁边憋笑说道:“莫思,你画工也太差劲了!我看着不像是母夜叉,倒像是女巫婆!”

    夏桑榆被他们作弄取笑,心里憋屈得很:“喂!你们两个,今天是成心来作弄我的吧?”

    “才不是呢!我们是成心来向你道歉,并且成心陪你玩儿的!”

    莫思又开始洗牌了:“你放心,如果我输了,我一定也让你画!”

    夏桑榆倒也没有太在意。

    母夜叉没关系,女巫婆也没关系,呆会儿洗掉就好了!

    她撸了撸衣袖:“再来!”

    正发牌,容瑾西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今天穿着驼色羊绒立领大衣,里面是浅灰色衬衫套深紫色暗纹背心,说不出的峻拔伟岸,意气风华。

    他将大衣递给佣人,含笑走了过来:“在玩什么?”

    莫思一看到他,脸色就不由自主的变了变:“瑾,瑾西哥哥……”

    “嗯!”容瑾西的目光只淡淡从她和容慕北身上扫过,然后便落在了夏桑榆的脸上:“哟!谁把我老婆画成了这样?”

    夏桑榆捂着脸,委屈道:“我们玩梭哈,我输了!”

    容瑾西忍着笑,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没关系,老公帮你赢回来!”

    长臂一伸,直接就将她抱在了腿上:“发牌!”

    “哦,哦哦!”

    莫思看到容瑾西之后,心就已经乱了,发牌的手法也明显没有刚才那么流畅熟练了。

    这一次,夏桑榆拿到的五张牌连起来正好是铁支。

    她有些激动,低声道:“瑾西你看,好大!”

    容瑾西低头在她的耳廓边沿轻轻咬了一口:“没我的大!”

    夏桑榆一下子羞得脸颊通红:“下流!”

    他伏在她耳边又说了一句什么,她的脸就变得更红了:“讨厌啦你!”

    对面的莫思脸色发白:“桑榆姐姐,咱们在玩牌呢……,能不能先别秀恩爱?”

    “哦,不好意思,我真的差点了忘了在玩牌!”

    夏桑榆将手中的五张牌摊开,唇角微翘:“如果你不是同花顺,那么你就输了!”

    莫思不敢置信的说道:“铁支?”

    “对啊,这把我赢了!”

    夏桑榆拿起刚才那支笔,就往莫思的面前走去:“我给你画只王八在脸上吧!哈哈,和你的脸型应该很配!”

    “不行!”莫思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换支笔!”

    “为什么要换笔?”夏桑榆看了看手里的化妆笔,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难道这笔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