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6章 虐渣之后心情超爽
    “瑾西哥哥?你还想要用瑾西哥哥来压我?”

    莫思冷笑说道:“夏桑榆,你可还记得三年前,你和瑾西婚礼的前两天,你回家的途中经过一条小巷,被一名壮汉拖到了车上……”

    莫思语速很慢,一面说,一面用一种森寒的表情直直盯着她。

    夏桑榆心惊肉跳:“莫思你什么意思?那天晚上?你在场?”

    “全程在场!”莫思咯咯阴笑:“我就是想问问你,在婚前被人强爆是怎样一种体验?瑾西哥哥知道你被人玷污的事情吗?”

    夏桑榆神色大变。

    她急忙对小筑道:“小筑,你先出去,我和她单独说几句!”

    小筑不放心,迟疑一下,找来绳子将莫思严严实实捆绑住,这才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莫思看着小筑的背影,讥嘲笑道:“我记得小筑是容家那个老东西领养回来的孤儿,怎么?现在成你身边的走狗了?”

    夏桑榆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莫思那张漂亮的脸上。

    莫思捏着她的‘大秘密’,本来是有恃无恐的,可是现在突然就被打了一耳光,顿时怒道:“夏桑榆你疯了吗?你就不怕我将你三年前被人强爆的事情告诉给瑾西哥哥吗?”

    “你说的话,他会信?”

    夏桑榆居高临下的逼视着她:“温驰,这一耳光,我是替容爷爷打的!你害死了容爷爷,现在还口出狂言轻辱他老人家,你就不怕他变成鬼找上你么?”

    “我有什么好怕的?变成鬼,我也一样杀死他!”

    莫思的眼中凶光迸裂:“还有,夏桑榆我警告你,别叫我温驰!我现在的名字叫莫思,莫思你记住了吗?”

    “好吧莫思!咱们现在就来谈谈你刚才的秘密!”

    夏桑榆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下,冷声问道:“三年前,是你让人把我拖到了车上?”

    莫思缓缓点头,阴笑道:“没错!是我!”

    夏桑榆心口一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你要嫁给我的瑾西哥哥啊!”

    莫思邪笑说道:“我就是要在你嫁给瑾西哥哥之前毁掉你……,让你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破,鞋!这样的话,我的瑾西哥哥就永远都不会碰你了!”

    夏桑榆早就在心里猜到了答案,可是亲耳听到莫思说出来,还是觉得震撼不已。

    她扬起手,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掴在莫思那张偏执可怖的脸上:“这一巴掌,我是替夏桑桑打的!”

    莫思连挨两个耳光,不怒反笑道:“夏桑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你打我耳光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为三年前的你报仇啊!”

    “你以为我不敢?”

    夏桑榆怒火中烧,恨声道:“温驰,你别逼我!我狠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是吗?那你来啊!来杀了我啊!”

    莫思仰起脖子,露出光滑如玉的一截脖颈:“用你脚边的瓷片,隔断我的喉咙啊!”

    她神色疯狂,一心求死的样子反而震住了夏桑榆。

    夏桑榆抿了抿发干的唇,语气艰涩的说道:“莫思,你,你别逼我……”

    “哈哈哈,你不敢?”

    莫思漂亮的脸蛋因为凶横的戾气而扭曲起来:“你心里恨我,却不敢杀我!夏桑榆,你真是个懦夫!”

    夏桑榆忖了忖,突然也徐徐笑开了:“我不杀你,是因为我有比杀了你更加解恨的方法!”

    说着她站起身,俯身在莫思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莫思的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

    她双眼圆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不不!夏桑榆你骗我!你这个骗子,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

    “我没有骗你!”

    夏桑榆气定神闲的坐回椅子,漫不经心道:“你想想,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容慕北,他怎么会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捧着玫瑰花在楼下等着你?”

    “不——!那天晚上不是容慕北!是瑾西哥哥!和我在一起的人一直都是瑾西哥哥!”

    “你的瑾西哥哥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你是温驰的时候他对你就只有兄弟之谊,你变成莫思,他对你则连兄弟之谊都没有了!”

    “你胡说!夏桑榆你这个贱人,你就是嫉妒我和瑾西哥哥在一起……”

    “嫉妒?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夏桑榆满意的看着莫思气急败坏的样子,缓缓又道:“他从来都不喜欢你,也永远不会碰你!那天晚上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宁愿将你送给容慕北,也不愿意碰你一根头发丝儿!”

    莫思脸色苍白如雪,空洞的目光怔怔望着前方某个虚空处,喃喃道:“不……,瑾西哥哥……,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莫思,你真是可悲!”

    夏桑榆乘胜追击,平静却又清晰的说道:“你这一辈子都在追求永远得不到的东西!难道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你是温驰也好,莫思也罢,你的瑾西哥哥永远永远都不可能会爱你的!”

    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掌轻轻抚,摸着自己肤质暗沉的脸颊:“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确实是又老又丑……,可我老成这样,丑成这样,还是轻轻松松就打败了你,得到了你的瑾西哥哥全部的爱!”

    “贱人!夏桑榆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莫思眼底的杀意再次被激起。

    她挣扎着想要扑过来,然而身上的绳子牢牢捆住了她的手脚,让她根本没法动弹。

    夏桑榆以一种胜利者的姿势冷冷睨着她:“好了!我要睡觉了!就不陪你在这里聊天了!”

    说完她站起身,抓着莫思的胳膊将她拖到了外面的露台上。

    莫思心头恐慌:“夏桑榆,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惩罚你啊!”

    她去洗手间端来一盆冷水,从莫思的头顶泼了下去。

    莫思冷得失声尖叫:“夏桑榆你这个疯子,你,你要干什么啊?”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不会憋在心里让自己受委屈的!”

    夏桑榆说着,又去端了一盆冷水,将莫思的全身淋了个透湿。

    露台上没有空调。

    冬日的夜晚,气温能够低到零下十几度。

    莫思,你就好好在这里反省反省吧!

    好好想想你做过的那些事情,你对得起容爷爷吗?对得起瑾西对你十多年的关爱和照顾吗?

    夏桑榆用棉布堵住了莫思的嘴,然后转身,关上了露台与里面房间的隔断玻璃门!

    厚厚的窗帘再一拉上,莫思就像是从她的世界消失了一般。

    好久没虐渣了!

    今晚用这样的方式惩戒莫思,让她觉得心头前所未有的畅快,后半夜的瞌睡也就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她被一阵烦人的嘈杂声吵醒。

    睁开眼睛,居然发现窗外围满了义愤填膺的记者。

    他们使劲的拍打她的房门,一个个正义凛然的样子,好像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不等她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病房门居然从外面打开了。

    记者们的镜头一下子全部都对准了她。

    “夏桑榆,请问你为什么要虐待莫思小姐?”

    “你是嫉妒她比你年轻美貌,所以才用那样残忍的方式虐待她吗?”

    “辛亏这里是二楼,万一是二十楼,莫思小姐跳下去可就没命了!”

    “夏桑榆,请问你是真的有精神病,还是为了脱罪,故意做出这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

    话筒就那么直直的戳到了夏桑榆的面前。

    她刚刚睡醒,脑子里面还一片浆糊。

    听到记者们七嘴八舌的提问,她才想起昨天晚上莫思神戳戳的出现在她的身边,最后被她关在露台上挨冻的事情!

    她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你们可以先出去吗?我现在是病人……”

    “病人?我们就没有见过像你这般猖狂的病人!”

    “就是!如果人人都以精神有问题为理由,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那咱们的世界还有王法吗?”

    “没错没错!上次你摘掉两个小女孩的子宫,就已经在晋城乃至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你又虐待莫思小姐,害得她跳楼逃生……”

    记者们一人一句,手持正义之剑,都快要把她戳得千疮百孔了。

    她看着手指间缠绕脱落的头发,突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

    她呼的跳下床,大声吼道:“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如果你们有证据,就上法院告我去!如果没有证据,就请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

    她这一通吼,记者们也都群情激愤。

    “哇——!这个夏桑榆好嚣张啊!”

    “对啊!做了这么多错事,态度居然还这么恶劣!”

    “她居然还要证据?病房里面那两个小女孩儿难道不是证据吗?摔断腿骨的莫思小姐难道不是证据吗?”

    “就是嘛!这个夏桑榆摆明了是睁眼说瞎话!”

    “我看她是真的疯了……”

    夏桑榆被他们吵吵嚷嚷的声音搞得头痛欲裂。

    正欲再要发作的时候,容瑾西气场冷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俊脸沉峻,冷声道:“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骚扰一个正在生病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