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5章 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对啊,我就是来看看你是真疯还是假疯!”

    莫思笑得一脸阴坏:“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看到你变成现在这种又老又丑的样子,我都觉得很开心!”

    夏桑榆忍着怒火,挑眉笑道:“我又老又丑,你的瑾西哥哥还是爱我……”

    “我呸!瑾西哥哥才不会爱你呢!”

    莫思啐道:“瑾西哥哥现在最爱的人是我!那天晚上在你们的婚床上,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她想起那一夜他的凶猛雄壮,脸颊不自觉的泛起了红晕。

    垂下目光,她难得的忸怩起来:“我们有了第一次,很快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我很快就会取代你在瑾西哥哥心目中的地位!我会和瑾西哥哥白头到老的!”

    “莫思,你可真敢想啊!”

    夏桑榆冷嗤一声,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她的美梦:“你只不过是一个变性人!谁给你的勇气,居然敢奢望正常人才有的爱情?”

    ‘变性人’三个字像是一柄钢刀,直直戳中了莫思的心窝。

    她恼羞成怒,扑过来就要撕扯夏桑榆的头发:“你这个丑女人,我今天就要杀死你!”

    她气势汹汹,夏桑榆也不敢怠慢,急忙就要往后面避让。

    情急之下,竟忘记了自己是在病床上。

    她的手肘碰到了旁边挂输液瓶的架子,架子倒下去砸在地上,发出了哐铛铛的一片杂乱声响。

    几乎同时,她也从床上跌到了地上。

    莫思身形敏捷,扑到床上没有撕扯到她,就又从床上蹦到了地上,岔开双腿直接将她压坐在了身下。

    夏桑榆吓坏了:“莫思,莫思你干什么?”

    “我要杀了你!”

    莫思那双总是漂亮妩媚的眼瞳,此时被杀气逼出了骇人的血丝。

    话音落,她有力的双手直接就掐住了夏桑榆的脖子:“我要杀了你!我今天晚上一定要杀了你!”

    手指越收越紧,下一刻,就要将夏桑榆的脖子拧断了。

    她昨天在网上看到了夏桑榆疯病发作,摘掉两个小侄女儿子宫的新闻报道后,简直兴奋得不得了。

    她直接就打电话给瑾西哥哥,想要瑾西哥哥看到夏桑榆最狼狈最显老最丑陋的样子!

    这个电话打了之后,她就满怀期待的等着瑾西哥哥回家。

    没想到,他根本没回家,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庆城夏桑榆那里!

    她气得不行,给他打电话,他要么不接,要么直接挂断。

    没办法,她只能在曜儿的身上动手脚。

    她只在曜儿的饭食里面加了一丁点儿化学制剂,他就出现了上吐下泻的症状。

    偏偏曜儿这孩子脾气实在太倔了,这种情况下,居然还吵着嚷着要爹地要娘亲,其余人根本连碰也碰不到他一下,更别说送他去医院了。

    没办法,她就只能硬起心肠,让他多受一会儿苦了。

    拖到下午的时候,她才让徐管家给瑾西哥哥打电话,告知了曜儿的病情。

    得知瑾西哥哥马上就要回来了,莫思欣喜若狂,觉得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她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子瑾西哥哥爱吃的饭菜。

    瑾西哥哥安顿好曜儿之后,来到了餐厅。

    他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神色冷淡的问女佣秀雅:“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秀雅含笑摇头:“不不,今天晚上这些菜,都是莫思小姐为你精心准备的!”

    莫思在旁边也连忙搭话说道:“对啊,这些菜都是我做的!瑾西哥哥你快尝尝,为了做这些菜,我在厨房里面呆了快三个小时呢……”

    说话间,她夹起一块水晶排骨就要往瑾西哥哥的碗里放。

    瑾西哥哥却俊脸一沉,用筷子挡住了她夹过去的水晶排骨。

    他表情冷淡至极,还是在问秀雅:“都是她做的?”

    秀雅说:“除了那碟青椒玉米,其余的菜都是莫思小姐做的!”

    于是,容瑾西就将那碟青椒玉米舀了一些在碗里,和着米饭,草草吃了几口就算是应付了晚饭。

    至于莫思辛辛苦苦用心做出来的那些菜,他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莫思在旁边气得脸都绿了。

    他这么做,摆明了就是不给她面子,打她的脸嘛!

    她就不明白了,她和他之间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为什么他对她还是这么冷淡?

    那天晚上,在那张大床上,他明明很激晴的好不好?

    留在她身上的那些爱痕,足足过了两三天才完全消褪呢!

    他当时那么饥渴,那么热情,半点儿也不像是在和夏桑榆赌气的情况下才和她发生关系的呀……

    她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一夜之后,他的态度会比之前更加冷淡疏远?

    难道是她在床上的表现不够好?

    他不满意吗?

    嗯,有可能!

    她的身体假得要命,瑾西哥哥肯定是不满意!

    晚饭后,她关在房间里面看爱情动作片,用心的揣摩应该用怎样的方式去讨好瑾西哥哥……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她偷偷拧开了瑾西哥哥的房门。

    她有信心,今天晚上,一定会让瑾西哥哥很满意的!

    她轻手轻脚靠近那张大得离谱的大床。

    迷蒙夜色从窗外投射进来,将瑾西哥哥的容貌轮廓勾勒得说不出的生动迷人。

    她的心房瞬时被一种温柔的爱意充斥着,暖暖的,十分熨贴舒服。

    她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正要溜进去,突然听见他近乎凝噎的低吁了一声,然后含糊呢喃道:“桑榆……,桑榆……”

    莫思的动作瞬间僵住!

    片刻的懵圈之后,她总算是清醒过来了:瑾西哥哥之所以对她爱搭不理,不是因为她在床上的表现不够好,而是因为瑾西哥哥的心里一直都装着夏桑榆,根本容不下她分毫!

    可笑她居然还走火入魔的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想要通过提升床技来讨他的欢心!

    可笑,真的是太可笑了!

    清冷的月色洒在她的身上,她失魂落魄,像个孤魂野鬼一般行走在容氏公馆的院子里。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十多年前。

    瑾西哥哥第一次带他到这里的那个盛夏午后。

    那天的阳光很是通透明媚,他就站在大门入口的雨花石台阶上,望着这座飞鸾走凤的繁华公馆,他的心里一下子就升起了归宿感。

    他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家,是自己以后要一辈子生活的地方。

    最初那几年,他的日子过得真的很开心,很惬意。

    因为他救过瑾西哥哥的命,所以容家上下对他都很客气。

    可是后来渐渐长大,不知怎地,这公馆里面的容老爷子就对他横看竖看的不顺眼了,各种挑剔,各种嫌弃,明里暗里都是让他离开容家,离开瑾西哥哥的意思!

    那时候他就觉得那老东西真是烦人!

    脑子里面,第一次萌生了要把阻碍他和瑾西哥哥在一起的人全部杀死的想法!

    不过,看在那老东西对瑾西哥哥疼爱有加的份儿上,他一直都没有下手。

    后来那老东西变本加厉,居然把他软禁在东跨院,逼迫瑾西哥哥娶了一个叫夏桑榆的女人!

    自那以后,瑾西哥哥就与他越走越远,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时光了。

    莫思在院子里面漫无目的的走了不会知道多久,思前想后,觉得现在阻碍在她和瑾西哥哥之间的,就只剩下夏桑榆了!

    只要夏桑榆死了,她就能得到瑾西哥哥的爱了!

    所以她偷偷来到了夏桑榆的病房,丧心病狂的掐住了夏桑榆的脖子!

    她眼中迸射出可怖的凶光,双手捏着夏桑榆的脖子不断用力收拢:“去死!现在就去死!我早就应该杀了你的……,我不该让你活到现在!”

    夏桑榆根本就不是莫思的对手。

    没过多久,她就两眼翻白,呼吸不上来了。

    生死一线的关头,小筑听见这边的响动破门而入。

    他操起旁边一只医用的搪瓷托盘,哐一声砸在了莫思的脑袋上。

    莫思眼前一阵金星乱冒,晃了晃脑袋,终于不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小筑急忙过去将夏桑榆从地上扶起,急声问道:“夫人,夫人你还好吧?”

    夏桑榆大口大口喘气:“你再晚来一步,就只能……给我收尸了!”

    “对不起夫人……”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桑榆扶着小筑的手臂坐了起来,自嘲笑道:“想要我死的人,真的是太多了……,简直是防不胜防啊!”

    小筑性格内向,不会安慰人,只低低说:“夫人,我去叫医生吧?”

    “不用!”桑榆摆摆手:“不用惊动医生,帮我把她拖出去就好了!”

    “哦!好的!”

    小筑依言走到莫思的身边,拽着莫思的胳膊就要将她硬拖出去。

    莫思被拖了几步,就慢慢缓过劲醒了过来。

    她不惊不叫,只用一种怪异的姿势偏着脑袋,森冷的目光直直盯着夏桑榆,诡异笑道:“我的好姐姐,其实我今天晚上来,还想告诉你一件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夏桑榆被她笑得心头发毛,失声说道:“莫思我告诉你,你别耍花样,如果我把你今天晚上对我做的事情告诉了瑾西,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