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3章 美貌不再,狼狈如斯
    她越是从容,这些记者就显得越是心虚。

    有记者小心翼翼的问:“容,容夫人,请问你出现在庆城妇科医院,是,是为什么啊?”

    夏桑榆笑着拢了拢散乱的头发:“如你们所知道的一样,我带着两个侄女儿来医院做个小手术……”

    “请问,是子宫摘除术吗?”

    “没错!就是子宫摘除术!”

    夏桑榆淡定的将缠绕在手指上的头发一根一根取下来,平静的说道:“你们不用做出这副大惊小怪的表情!我在这之前已经看相关的法律规定,我是她们的合法监护人,我做这些事情,确实逃不过道德的谴责,可是我并没有触犯法律……”

    记者咄咄逼人的追问:“未成年人保护,法你也看过吗?”

    她抬眼睨了那记者一眼,冷声笑道:“宫氏所有家族成员都不是Z国户籍,我们家族在国外的产业比在国内的产业还要大,我们家族的事情也比较复杂,有时候我们的行为方式自认为是合情合理的,可是在你们的眼里却是变态的……”

    说到这里,她呵呵笑了两声:“你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最好不要胡乱报道!”

    她轻慢狂傲的态度,让记者们有些不爽。

    他们闪动着的镜头聚光灯,将她憔悴又邋遢的样子一一记录下来。

    看吧,最有名的晋城贵妇夏桑榆在庆城狼狈如斯,美貌不再,形如老妪。

    这样的照片任意截取一张放到网上都是会引起轰动的。

    夏桑榆也知道今天这事儿捂不住,便平静的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拍取自己憔悴狼狈的样子。

    只要能让哥哥的两个孩子顺利的长大成年并且享受正常人的寿命,她受点委屈受点儿误解也值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医院的安保人员才急匆匆的往这边过来,将这些苍蝇一样嗡嗡嗡闹个不停的记者‘请’了出去。

    下午的时候,容瑾西在周督长的陪同下,正在会见Z国最高警督。

    夏桑榆三年前涉嫌杀人的案子实在太棘手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又是发生在境外游轮上,他想要寻找证据帮她脱罪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夏桑榆精神方面有问题为理由,申请最长一年的保释期,然后再请最好的律师,想办法为她减刑。

    容瑾西正和执掌着实权的最高督察在密切商谈,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莫思打来的!

    她不陪着容慕北谈恋爱,给他打什么电话?

    他皱着眉头挂掉,两秒不到,莫思又打了过来。

    周督长和蔼道:“瑾西,你还是去接电话吧,我和陆警督黄议员也正好休息休息!”

    “那好!我去接个电话,很快就来!”

    容瑾西来到房间方面,一接听,便沉声喝道:“你又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这正忙着呢!”

    “瑾西哥哥……”

    莫思的声音绵绵软软,带了些似有若无的讥嘲:“瑾西哥哥,你发觉没有?桑榆姐姐好不经老哦,在监狱里面只呆了一晚上,看上去就像是老了十岁……”

    “莫思,我没功夫听你闲扯!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我可就挂电话了哈!”

    “别啊瑾西哥哥!”

    莫思忙道:“我打这个电话也是为你好嘛,我不想看你被蒙在鼓里!”

    容瑾西忍无可忍:“我耐心快用光了!”

    “瑾西哥哥你别生气嘛!是这样儿的,我刚刚刷新网页的时候,发现记者在庆城一所妇科医院见到了桑榆姐姐,你猜她在医院干什么?”

    “她在医院?还是庆城的医院?”

    容瑾西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鸷难看起来。

    不是说明天陪她一起去肖鹏那里做检查的吗?

    她今天就跑去妇科医院干什么?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沉声说道:“莫思,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好的瑾西哥哥!”

    莫思欢快道:“记者们得到线报,说是桑榆姐姐带着沫儿和品柔在庆城医院,做了子宫切除手术……,记者把现场采访桑榆姐姐的图片放到了网上,所有人都说她疯魔了,连那么小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手……,当然,也有人说她衰老得太快,看上去像是快四十的女人了……”

    容瑾西大概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缘由,便啪的挂断了电话。

    他面色阴沉,在搜索栏输入夏桑榆三个字,果然跳出了关于她在庆城的最新新闻。

    也不知道那些记者是不是故意整她,她的样子在镜头下显得异常的憔悴苍老,比早上出门的时候老了好多。

    他看着她衰老的样子,不觉得她丑,只觉得无比的心酸和怜惜。

    是他没有照顾好她,没有给她安稳舒适的生活,才会让她饱受生活的折磨,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至于那两个小孩儿的子宫,他倒是不怎么关心。

    他相信她不会无缘无故摘掉两个孩子的子宫,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他说过要无条件的信任她……

    容瑾西站在走廊外面,正浏览着新闻,周督长从奢华的会客厅里面走出来,冲他使劲招手道:“瑾西,瑾西你快进来!陆警督有话要给你说!”

    “好!马上就来!”

    容瑾西收了手机,进入会客厅,发现陆警督还有黄议员都在用手机浏览关于夏桑榆的新闻。

    他略微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哈,我老婆这三年在外面颠沛流离,受了些刺激,这脑子有时候会犯糊涂,做出一些常人难于理解的事情!”

    陆警督却兴奋道:“容先生,你不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吗?”

    “机会?”容瑾西迟疑:“陆警督,你的意思是?”

    “咱们四个在这里苦思脱罪之法,我看还不如这条劲爆的摘子宫新闻来得及时管用!”

    陆警督神色轻松,哈哈笑道:“这次的新闻,再加上你前几天请专业医生做的精神鉴定,我看让你夫人免于刑事责罚应该不难了!”

    “真的吗?陆警督,你有办法?”

    容瑾西看到了希望,急切的说道:“陆警督,只要你能够让我家桑榆免于刑罚,我愿意把一半的身家赠给……”

    “言重了言重了哈!”陆警督笑哈哈的说道:“你是周督长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这个忙,我们必须得帮啊!”

    容瑾西满怀感激,双手合十虔诚致谢道:“谢谢谢谢!如果我家桑榆能度过此劫,我一定备下厚礼,带她亲自登门道谢!”

    周督长在旁边和善笑道:“好了瑾西,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

    陆警督也道:“对呀,容先生你说这话就太把我们当外人了!”

    黄议员在旁边抚着圆滚滚的肚子,笑呵呵说:“好啦好啦,容先生,我看你还是快去庆城看看你的夫人吧……”

    “那好!我改天再请你们!”

    容瑾西再三致谢后离开了会客厅。

    他心里牵挂着夏桑榆,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她!

    他想要亲口告诉她,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一如既往的爱着她!

    几个小时后,他在庆城妇科医院里面见到了夏桑榆。

    夏桑榆正在两个孩子的病床边,用轻松欢快的语气给她们讲童话故事:“……,王子被公主美妙的歌声吸引着,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堡附近……”

    容瑾西推门进去,一开口,语气里面就是掩饰不住的责怪:“夏桑榆,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媒体都在怎么报道你?”

    夏桑榆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并不觉得吃惊。

    她回头看向他:“怎么报道我?说我丧心病狂,惨无人道?”

    说完她又恍惚的笑了笑:“我不在乎!我要做什么我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我没义务去给那些不相干的人解释……”

    容瑾西本来还想要追问几句,可是看她的脸色比早上出门的时候看上去还要差。

    他泛起心疼,便也不忍心再逼问她。

    他重重叹了口气:“好吧!我陪着你,不管外面的人说什么,我都相信你这么做出发点肯定是好的!”

    “瑾西,你能这么说,我真的觉得很……开心……”

    她苍白的脸上绽开一朵飘忽的微笑,站起身想要往他面前走来,却觉得眼前越来越黑,一头往地上软去。

    容瑾西急忙伸手将她扶住:“桑榆……”

    她今天承受了常人不能承受的压力。

    再加上又为两个小侄女儿供血,虚弱的身体一直都处于崩溃的边缘,直到这时候见到容瑾,得到他的谅解和信任,心弦才蓦然放松下来。

    一放松,就晕过去了。

    第二日,夏桑榆在医院的病床上醒了过来。

    她的手上插着输液管,陈医生为她兑制的营养液正通过输液管源源不断的进入她不能力支的身体。

    她刚刚一动,靠在床边打盹儿的容瑾西就睁开了眼睛:“桑榆你醒了?你感觉好点儿没有?”

    她抿了抿干涸的唇:“我想喝水!”

    “喝水?好好,我这就给你倒!”

    容瑾西站起身就要去饮水机旁边,然而一迈步,就发现右腿传来一阵又麻又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