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2章 丧心病狂的女人
    小品柔小嘴儿噘着,还在纠结自己这么漂亮,为什么还会看不见王冠。

    直到夏桑榆又说了一遍,她才点头说:“嗯!姑姑你说吧,我一定记着!”

    夏桑榆这才又道:“姑姑接下来要带你和沫儿去一个地方,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你现在看来可能会觉得很糟糕,可是你要相信姑姑,姑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和沫儿好!”

    小品柔点头:“嗯!姑姑放心,我记住了!”

    “真的记住了?那你说来给姑姑听听!”

    “嗯……”小品柔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甜甜的声音重复道:“姑姑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和沫儿好……,姑姑要带我们去做一件事情……,很糟糕的事情……”

    结结巴巴,却还是勉强将她的意思复述了一遍。

    夏桑榆这才放下心来:“嗯,这话你一定要牢牢记着……,以后也要讲给沫儿听知道吗?”

    “嗯!品柔知道了!”

    小品柔没有察觉姑姑神色当中的异样,答应下来之后,就扑进小筑的怀里,伸手在他的脑袋上一阵胡乱的扒拉:“王冠呢?小筑哥哥,你的王冠呢?”

    小筑抱着她,任由她在身上胡闹。

    目光却看着前面开车的夏桑榆,担忧的问道:“夫人,你要带她们去做什么?”

    “别多问!”

    夏桑榆又用这冷冰冰的三个字回答了他。

    目视前方,她专注的开车,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了。

    一个小时后,车子还继续在高速路上快速行使。

    小品柔也在小筑的怀里睡着了。

    车厢里面,只有气流的呜呜声鼓荡在耳边。

    小筑好几次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看着她表情清冷的侧颜,他又实在鼓不起开口的勇气。

    车子驶入了庆城地界。

    临近中午的时候,夏桑榆驾着车在庆城一家妇科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之前,她戴上了大口罩和大墨镜,确认自己的样貌外人根本无从窥探之后,她才拨打了早就预约好的那个电话。

    很快,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两名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护士的手中还推着担架床。

    那医生看上去四十多岁,面色苍白,表情寡淡,冲她颔首道:“王小姐,你到了!”

    “嗯!”夏桑榆欣然接受了‘王小姐’这个称呼。

    她有些不放心的往车后面两个小宝宝看了一眼:“陈医生,你确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任何手术都存在一定的风险!”

    陈医生十分专业的样子,认真的解答道:“我们身为专业医生,能做的就是在能力范围之内,将风险控制到最低!”

    说着,就示意两名护士去将车上的两名小宝宝抱下来。

    夏桑榆心头一紧,急忙过去摁住车门:“不行!陈医生你得给我一个保证,保证两个孩子不会有事儿!”

    两名护士为难的看向一旁的陈医生。

    陈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儿,斟词酌句的说道:“王小姐,你首先得相信咱们医院的实力和我身为专业医生的技术!摘除子宫这种手术我做了一百多例,从来没有失败过!”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品柔和沫儿还只是三岁的孩子啊。

    夏桑榆心中惴惴,如果两个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将来怎么有脸去见宫氏的列祖列宗?

    小筑在旁边看了半晌,年轻的脸上露出惶惶然的神色来:“夫人,你这是要干什么?品柔和沫儿好好的,你怎么要带她们来医院?还,还摘子宫?”

    “你别多问!”

    夏桑榆没功夫给小筑解释这其中的缘由。

    她在车旁来回踱步了一会儿。

    心中实在很纠结,很迟疑,很不安。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有摘掉她们的子宫,她们才能彻底摆脱家族遗传病的困扰,才能享受和正常人一样的寿命。

    这一点,她也是经历了子宫被切的遭遇后才明白过来的。

    两年前,容慕北曾经带她到国外一家顶级医疗机构做了全身的体检,发现她的家族遗传病已经神奇的消失了!

    根据医生的推测,宫氏女人的子宫是个产生毒素的大毒源,子宫在宫氏女人成年之后分泌的各种激素各种腺液会激发潜藏的家族遗传病,从而导致死亡。

    摘掉子宫,遗传病也就不治而愈了。

    她今天带两个孩子过来,就是要趁着她们年纪还小,记忆也还比较模糊,将这个子宫摘除术做了!

    至于她们将来能不能做母亲……

    这个问题夏桑榆也再三的考虑过,觉得完全可以采用体外受精或者是找代孕的方式来获得宝宝嘛!

    反正她目前也正在尝试做试管婴儿,如果成功了,两个小侄女儿将来也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夏桑榆内心挣扎良久,终于还是让陈医生他们把小品柔和小沫儿带进了医院。

    她去办理了住院手续,刚刚从交费处出来,一个护士小跑着走了过来:“王小姐,你送来的两位小病人都是极其罕见的血型,我们这里没有配对的血源,手术恐怕不能做!”

    “抽我的吧!我和她们的血型是一样的!”

    夏桑榆神色淡定,因为她早就想到这一层。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手术时间里,她就成了一个可以随意移动的活体血源,左手输出来的血直接进了宫品柔的身体里,右手输出来的血直接进了宫沫儿的身体。

    好在手术还比较顺利。

    黄昏的时候,宫品柔从病床上睁开眼睛,砸吧着小嘴,低低唤道:“姑姑,姑姑……”

    夏桑榆连忙俯身过去:“品柔,姑姑在这里呢……,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儿了没有?”

    “我想喝水……”

    小品柔惊惶的目光四下看了看:“这是哪儿?姑姑……我怕……”

    “不怕不怕哈,姑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呢……”

    夏桑榆将兑好的糖水递到她的口边,用小勺子舀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

    小品柔喝了两口,弱弱道:“姑姑,我肚子下面木木的……”

    说着,伸手就想要去抓挠。

    桑榆忙道:“别乱动!”

    麻药还没过呢,感觉到木木的其实很正常。

    两人说话的时候,小沫儿也醒了。

    沫儿眨巴着一双澄澈如湖的眼瞳,静静的望着夏桑榆,小嘴微微噘着,像是在隐忍着某种痛苦。

    桑榆俯身下去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说:“沫儿别怕哦,姑姑和品柔姐姐都在这里陪着你呢……”

    “姑姑……”

    小沫儿鼓起勇气,低低说:“我刚才梦见爹地了……”

    “是吗?他长什么样?是不是很帅?”

    “嗯,很帅……,他抱我……,还给我买糖……”

    “我就说嘛,你们的爹地是天底下最好的爹地,只要你们乖乖听话,等将来长大了,他就会回来看你们……”

    夏桑榆正陪着两个小侄女说话,病房外面的走廊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吵吵嚷嚷的人声。

    像是有不少人吵吵闹闹网这边走来。

    她眸底掠过暗色,淡笑道:“品柔,沫儿,你们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姑姑出去给你们买糖果好不好?”

    “好!”

    两个孩子懂事的糯声答应,都用充满信任和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她们的眼神,让夏桑榆觉得很羞愧。

    如果她们将来长大了,知道姑姑摘了她们的子宫,姑姑剥夺了她们怀孕生子的权利,肯定是会痛恨她的吧?

    算了,她估计也活不到她们长大的那一天。

    她只需要做对的事情就好了,根本没必要去考虑很久以后的事情!

    夏桑榆从病房里面出来,一抬眼,就看到十几名记者媒体正熙熙攘攘一路往这边找过来。

    陈医生听闻动静从办公室里面一出来,就被这些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夏桑榆呢?夏桑榆在什么地方?”

    “我们接到线报,说她带着两个三岁的侄女到你们医院来做子宫切除手术,请问有这么回事儿吗?”

    “医生,我想请问你们医院正规吗?替三岁的孩子摘除子宫,请问这合法吗?”

    “前几天就有消息爆出,说夏桑榆得了很严重的精神病,没想到她今天居然就丧心病狂的摘除了两个侄女儿的子宫……”

    “天呐,这实在太惨绝人寰了!”

    “我就不明白了,像夏桑榆这种品德败坏的女人,为什么还能好端端的活着?我们的法律呢?为什么不能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记者们义愤填膺,各种问题更是砸得陈医生晕头转向。

    正在一片混乱的时候,一道清冷淡漠的女子声音传来:“我就是夏桑榆,你们是在找我吗?”

    记者们顿时愣了愣,齐齐往她的方向看过来。

    天哪,这才几天不见,大名鼎鼎的夏桑榆怎么憔悴成了这个样子?

    传闻她有着清丽脱俗的精致五官,有着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有着明媚生动的美丽双眸……

    可是眼前的女子,哪里还有往日半分的灵动秀气?

    她的容颜枯黄萎顿,两边脸颊上有醒目的褐色斑块,还有那深陷的眼窝,干涸的嘴唇……

    更有那脱落得稀疏的头发,让她的发际线看起来好高,而且头顶上的头皮都依稀可见了!

    眼前这个女人枯槁显老,与往日的夏桑榆哪里还有半点儿相似之处?

    记者们都用一种活见鬼的恐怖眼神打量着她,巨大的震惊之下,谁也没有主动上前向她提问。

    夏桑榆倒也早就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她这段时间吃肖鹏医生开的那些促卵药物,已经导致了严重的内分泌紊乱,长斑,脱发,这些都不说了!

    更加严重的是在这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为两个小侄女贡献了超过人体极限的血量,整个人,已经枯槁得没有一丝鲜活之气了。

    不过她脑子还算清醒,骨子里面那种傲然之气也还在。

    她从容的挽唇轻笑:“不好意思,吓到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