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11章 要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不敢让她看见,害怕她看见了心里会恐慌。

    还好她的注意力并不在头发上。

    “瑾西,莫思呢?我回来这么久了,怎么没看见莫思?”

    “她陪容慕北看电影去了!”

    容瑾西提到莫思,便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他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道:“你翻看一下我发给容慕北的薇信!”

    “你还和容慕北薇信互动啊?”

    夏桑榆说着,便找到薇信图标点了进去。

    他的朋友圈人很少。

    最上面的对话条目显示的就是三天前的晚上,与容慕北之间的对话。

    容瑾西开门见山的语气:容慕北,你过来一趟!

    容慕北不屑道:嘁——!你让我过来我就过来?那我成什么了?

    你过来,我介绍莫思小姐做你的女朋友!

    莫思?那不是你的贴身小情人吗?怎么?玩腻了?想扔给我?容瑾西我告诉你,我不搞你搞过的破,鞋,夏桑榆就是最好的例子,跟在我身边三年,我连手指头都没碰她一下!

    莫思不是破,鞋!她还是处,我从未碰过她!

    这样的鬼话?你以为我会信?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是不是处管我什么事儿?我正在夜总会快活呢,你别打扰我!

    如果我告诉你莫思其实是个男人呢?

    什么?那小妞是男人?容瑾西你他妈的玩我呢吧?

    我没功夫玩你!她的真实身份和在韩国相关医院做手术的资料我会随后发到你的邮箱,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在等这样一个人的出现,现在机会就摆在你的面前,来不来随你!

    两人的对话记录到这里就没有了。

    夏桑榆看完后,依旧觉得一头雾水:“这什么意思?他那天晚上来了?”

    “嗯!他很快就来了!”

    容瑾西徐徐说道:“他没有让我失望,那天晚上,成功的替我瞒过了你和莫思……”

    夏桑榆蓦然睁大眼睛:“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和莫思在一起的人是容慕北?”

    “当然!不是他还能是谁?你该不会还以为是我吧?我怎么可能蠢到做出那种不可原谅的事情?”

    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柔声又道:“我是永远都不会背叛你的!”

    她蜷缩着靠在他的怀里,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理不清:“瑾西,你怎么那么有把握?万一容慕北不来呢?”

    “他肯定会来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

    “还记得上次你在良辰夜总会偷拍下来的视频吗?那视频里面,容慕北放着性感漂亮的夏云姿不要,却和一个叫柳颜的男侍者激晴不断……”

    通过那份儿视频,他就足以判断出容慕北特殊的性取向。

    所以那天晚上设下那个局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让容慕北来做这解局之人!

    夏桑榆弄明白了事情的全部经过,笼罩在心头的阴影这才完全散去。

    “瑾西,我错怪你了!”

    “嗯!上次三番里的事情,我也误会你了!!”

    他又低头亲吻她的面颊:“我不该误会你和别的男人有那些不齿的关系……,我应该相信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应该相信你!”

    她唇角抿出一抹舒心的笑意:“没关系,解释清楚就好了!”

    他捧着她的脸颊,凝视着她的眼睛道:“那你什么时候让曾律师把那份儿离婚协议撤回去?”

    她淡然回道:“不撤!”

    “为什么不撤?”他着急起来:“桑榆,咱们之间的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想着要和我离婚吧?”

    她郑重点头:“嗯!我现在觉得婚姻就是一种束缚,咱们没了婚姻的捆绑,说不定会更加相爱也有可能哦!”

    “你这是什么昏话?哪有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的?”

    “好了瑾西,这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我有点困,想先休息一会儿!”

    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又伸了一个懒腰,起身便走到大床旁边,一头栽了下去。

    在床上滚了两滚,惬意道:“嗯,好舒服!”

    容瑾西俊眉微锁,看着手里缠满头发的干发巾,神色愈发凝重肃然。

    第二日,容瑾西一早就出门去警局处理一些善后事宜去了。

    临走之前,在她的脸上细细密密的吻了个遍:“再睡会儿吧,早饭我会让秀雅给你煨在灶上!”

    “嗯……”她慵懒的在被窝里伸展了一下四肢,含含糊糊问道:“今天天气怎么样啊?”

    他含笑回道:“还不错!再晚点儿,太阳应该就能晒进屋了!”

    “嗯!那我再睡一会儿!”

    她扯过被子胡乱蒙住脑袋,睡意正浓的样子,让容瑾西不忍心再和她说话。

    他轻手轻脚从房间里面退出去,还轻轻将房门带上了。

    听到门锁传来咔哒一声细响,夏桑榆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她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在今天之内,把那件伤天害理的事情给办了。

    简单的化了点儿妆,虽然不能完全的遮住脸上的斑块,不过看上去比素颜好多了。

    换上利落的出行装,她拎着包径直往三个孩子住的院子走去。

    小筑这两三天一直都奉她的命令守在这边帮着照看三个孩子,看见她过来连忙迎了上来:“夫人!”

    她问:“曜儿呢?”

    “曜儿小少爷还在睡觉,倒是品柔小小姐和沫儿小小姐早早就醒了,这时候芬姐正在喂她们吃饭呢!”

    “正好!我今天有事儿要带她们出去一趟!”

    “那我去把曜儿小少爷叫醒?”

    “不用!让他睡吧,我本来就不准备带上他!”

    夏桑榆说话间,脚步不停已经来到了布置得充满童趣的小餐厅。

    小品柔胃口很好的样子,自己抓着一只小包子正大口大口往嘴巴里面塞,看见她进来,含糊的喊了一声:“姑姑!”

    和她的好胃口比起来,沫儿就显得有些食欲不振了。

    芬姐喂她吃的饭,她含在口中嚼啊嚼,就是不肯下咽。

    夏桑榆走过去:“芬姐,别喂了,给她们兑点奶粉吧,我今天要带她们出门!”

    “你要出门?”芬姐多嘴问了一句:“容先生知道吗?”

    “他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吗?”

    她的眼神莫名的犀利了几分:“曜儿还在家里呢,难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芬姐吓得连忙低头解释。

    夏桑榆也不想为难她,叹气道:“好了,去帮她们准备点儿尿不湿和奶粉吧,我马上就要带她们出门!”

    “尿不湿?尿不湿就不用了吧?她们要嘘嘘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我开车!不可能随时刹车给她们嘘嘘吧?”

    夏桑榆觉得芬姐今天的话多得令人生烦了,轻啧一声,她又问道:“家里面三个孩子,不会连尿不湿这样的东西都没有吧?”

    “有有有,我这就去准备!”

    很快,芬姐就将东西都准备好了。

    尿不湿一共八片,装在一只轻便迷你的手提袋里。

    兑好的奶粉装在一只一升的进口保温桶里,还有各种零食,一起装在另外一只迷你旅行袋里。

    夏桑榆满意的点了点头:“帮我们拎车上去吧!”

    “是!”

    芬姐拎着包,小筑带着两个孩子,很快就上了车。

    一路上,两个孩子倒也不哭不闹的十分安静。

    小品柔是太懂事,知道娘亲不要自己了,现在就只有姑姑能够依靠,只要乖乖听话,将来说不定能见到爹地哦。

    小沫儿则是太胆小,太内向了,所有的想法都憋在心里,是个安静得出奇的孩子。

    夏桑榆亲自开车,让小筑坐在后面照看着两个孩子。

    半个小时后,小筑有些诧异的往外面看了看:“夫人,你这是要出城吗?”

    又半个小时后,小筑往外面看了一眼更觉得诧异无比:“夫人,咱们上高速了……,这是要去哪儿啊?”

    她简单的回了三个字:“别多问!”

    “哦!”小筑当真就不再多问,帮睡着了的小沫儿搭上小毯子,然后陪着小品柔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小筑哥哥,你见过王子吗?”

    “见过,我就是王子……”

    “你是王子?哈哈哈……”

    小品柔被他逗得哈哈的笑出了声儿:“那你的王冠呢?”

    “王冠在我头上啊……,不过要特别漂亮的女孩儿才能看得见!”

    “……”小品柔盯着他的头顶上方看了半天,被他半真半假的表情搞得有些分不清梦幻和现实了。

    她俯身一些,问前面开车的夏桑榆:“姑姑,你看得见小筑哥哥头顶上的王冠吗?”

    夏桑榆从后视镜里面看了可爱圆润的小品柔一眼,叹息一声道:“姑姑不漂亮,所以看不见小筑哥哥头上的王冠哦!”

    小品柔用稚声稚气的腔调,固执的追问:“姑姑,你相信小筑哥哥的话吗?我觉得他在骗我!”

    “小筑哥哥没有骗你!如果你是那个最漂亮的女孩儿,就一定能看见他头顶上的王冠!”

    夏桑榆认真的解释,反倒让小筑不好意思了:“夫人……”

    夏桑榆却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肃然的神色,对品柔道:“品柔,姑姑接下来要对你说的话,十分十分重要,你一定要记在心里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