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9章 疯狂的报复,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哦,我带她们出去玩玩儿!”

    她敷衍了两句,脚步更快了些。

    经过东跨院那道月洞门的时候,她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停滞了下来。

    她蓦然间就想起了容爷爷。

    想起了他慈爱含笑的音容相貌,想起了他一直都盼着她能为容氏开枝散叶。

    她也不止一次的承诺过,要为容家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可现在,身边的这三个孩子都和容氏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小华庭又还去向不明……

    突然之间,她心里就涌起了难言的酸涩。

    小筑在旁边低声说道:“夫人,如果要走的话咱们得抓紧时间了!至于容爷爷,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回来祭拜他吧!”

    “嗯!”她低低应了一声。

    今天是个离家出走的绝佳机会。

    容瑾西这时候想必还被容氏两兄弟和莫思缠得不能脱身,应该不会主意到她已经带着三个孩子偷偷离开容家了。

    她脚下步子加快了些,抄近路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然而几分钟之后,当她看清楚车旁逆光而立的男人时,一颗心哐当一声跌入了深渊。

    他的五官都隐匿在耀目的日光中。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

    她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怎么办,被他发现,走不成了?

    曜儿抬起小脸,稚声问道:“娘亲,你在紧张什么?”

    她恍然道:“我,我没紧张啊!”

    曜儿委屈的眨巴着无辜的眼睛:“可你抓得曜儿好疼!”

    “啊?”

    她猛地松开了手。

    果然,曜儿肉乎乎的小手都快被她攥出血了。

    她心疼的在曜儿的手掌上亲吻了一下:“对不起啊,娘亲刚才不小心……”

    “没关系的,现在已经不疼了!”

    曜儿宽容的笑了笑。

    真的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只可惜,这次之后,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带他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容氏公馆了!

    夏桑榆轻抚曜儿的小脑袋,心中正在惋惜感慨的时候,对面的容瑾西沉沉开口了。

    “曜儿,过来!”

    “哦!好的!”

    曜儿听话的走到容瑾西身边,扬起小脸天真的问:“爹地,娘亲刚才说要带我们去游乐场玩儿,你会陪我们一起去吗?”

    “改天再去!”

    容瑾西语气有些冷硬。

    他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实在做不到像她那样若无其事。

    他的大掌在曜儿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尽量用柔缓的语气说:“先带妹妹们回去好不好?爹地以后让人在你们的院子里面修建一座游乐场好不好?”

    “好!”曜儿欢快的答应。

    三四岁的孩子,自然不会察觉这里面重重的算计与心机。

    夏桑榆等到小筑带着三个孩子走了之后,冷笑说道:“怎么?我和孩子以后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了?”

    “当然有!亲口告诉你爱我,我就陪你们去任何地方!”

    “爱?容瑾西,你昨天晚上做出那种龌龊肮脏的事情,你觉得你还配提这个字吗?你不觉得你已经玷污了这个字吗?”

    夏桑榆冷冷说完,转身就要走。

    容瑾西急忙上前将她一把拽进了怀里:“我昨天晚上做了什么龌龊肮脏的事情,你说清楚!”

    “还用怎么说清楚?你不是把人家莫思都搞得晕过去了吗?”

    “呵呵,你在吃醋?”

    “你想多了,我就算吃屎也不会吃醋!”

    “……”

    容瑾西被她冷绝的态度呛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夏桑榆伸手推他:“放开我!你身上到处都是那个人妖的味道,我都快被你熏死了!”

    “我和莫思之间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容瑾西厌倦了这种冷战,解释道:“昨天晚上我根本就连她一个头发丝儿都没有碰!我……”

    “够了!容瑾西,求你别再说了,从你嘴里迸出来的每一个字,我都觉得恶心!”

    夏桑榆挣脱不开他的钳制,便低头往他的手臂上面狠狠咬去。

    容瑾西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可还是不想就这样放开她!

    两个人正在僵持的时候,一个佣人连滚带爬的往这边跑了过来:“容先生,容先生大事儿不好了!”

    容瑾西皱眉:“出什么事儿?”

    “是周督长!周督长带着人来了!”

    “周督长?”

    刚才三个男人打架的事情,惊动周督长了?

    应该不至于吧!

    他们打架说起来也只是家庭纠纷,虽然发生了肢体冲突,可是并没有打伤打残,更没有闹出人命。

    按理说,怎么都不应该惊动警方才是。

    难道是容淮南和容慕北这两个容氏叛徒离开公馆之后,去派出所报案,说他行凶伤人?

    呵呵,那他还可以说他们是入室行凶呢!

    容瑾西脑子里面心念电转的功夫,夏桑榆也从他的手臂上面抬起了头。

    她随口就问了一句:“周督长带人来有事儿吗?”

    那佣人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结结巴巴道:“说,说是来抓,抓你的!”

    她没听清楚:“抓谁?”

    佣人低下头:“抓,抓你……”

    “抓我?”

    夏桑榆也愣住了。

    她虽然正在筹谋着要做一件在大众眼里看起来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她还没做啊!

    这周督长现在就来抓她,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容瑾西察觉到她的紧张,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说不定是你在三番里遇到的那几名歹徒落网了,他们来找你,只是为了要做份儿笔录!”

    她冷眼看向他:“你相信我是遇到歹徒,而不是和别的男人在外面鬼混了?”

    “相信了!”

    他是真的相信了!

    昨天晚上,在卧室里面设下那样的局来惩罚她,其实一开始他就后悔了。

    对于这种百口莫辩的痛苦,他真的是感同身受。

    如果可以,他想要尽快结束这场冷战,将这不愉快的一页尽快的翻过去。

    他想要与她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在互相信任的前提下,探寻爱的真谛!

    两人来到前院,果然看到周督长带着五六个警员,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们。

    容瑾西含笑走了过去:“周督长,新年好啊!”

    “好什么啊好?我刚刚从国外旅游回来,就接到了一份棘手的紧急案件!”

    周督长说着,目光瞟了一眼夏桑榆一眼。

    夏桑榆走过去:“和我有关吗?”

    “嗯!”周督长从随行警员的手里拿过一份文档资料递到她的面前,正色说道:“我们接到来自日本方面的引渡抓捕令,控告你三年前在一艘豪华游轮上用一种名为裂头海蛇的有毒生物,杀死了渡边次郎先生和中国籍的唐又琪小姐……”

    夏桑榆接资料的手抖了一下,眸色霎时就黯淡了下去。

    是张咪!一定是张咪!

    张咪上次在容氏公馆向她道歉的时候,察觉到她就是夏桑榆,所以一回去就带着小华庭藏起来了。

    虽然是藏起来了,可是她的报复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她早就料到夏桑榆会去查找她和小华庭的下落,所以在搬离那座红砖屋之后,她暗中买通了五六名歹徒,让他们等夏桑榆上门的时候,就地将她轮了!

    她也要夏桑榆变成像她一样不贞不洁的女人,也要夏桑榆尝尝被人骑,被人压的滋味儿!

    这还只是她的第一步。

    她的第二步,就是直接将当年保存下来的那份儿视频资料,交到了日本警方的手里。

    她知道在Z国,在晋城,容瑾西只手遮天,与周督长关系又好,若在晋城报警,这份儿视频说不定第一时间就会被扣下来!

    所以,她以渡边次郎朋友的身份,将这份儿视频资料交到了日本警方的手里。

    日本警方十分重视,里面就下了拘捕令。

    周督长接到这份引渡拘捕令,也觉得十分头疼。

    他将大致的情况前前后后告诉了容瑾西,又是叹息又是摇头的说道:“瑾西啊,这一次,容夫人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容瑾西凝重道:“周督长,你一定能想到补救办法对不对?桑榆她刚刚回到我的身边,我不能让她再离开我!”

    “瑾西,这次的情况真的很糟糕!如果是在我们国内,我或许还能帮着想些办法,可是这关系着境外的一些事情,我实在是……鞭长莫及啊!”

    周督长从夏桑榆的手中将那份儿罪证资料抽走,又递了一份儿拘捕令给她:“容夫人,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也是公事公办!”

    夏桑榆的脑子这一刻反而变得无比清明。

    她看了容瑾西一眼:“不要为我的事情费心费力了……”

    他眼眶蓦地变得通红:“不会有事儿的!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有事儿的!”

    她不置可否的苦笑:“帮我照顾好三个孩子,也照顾好自己!哦对了,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字,就放在书桌上面……,电子版我也传给曾律师了……”

    刚刚才说到曾律师,曾律师就夹着公文包疾步走了进来。

    “容夫人,我一接到你的电话就赶来了!”

    “曾律师你来得正好!赶快帮咱们把手续办了吧!”

    夏桑榆说完,又转身对周督长道:“周督长,可以给我点儿时间吗?我有些事情需要马上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