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8章 害得人家今天走路都疼
    他不仅没生气,反而还粲然笑了起来:“我就喜欢莫思小姐这股子火辣劲儿!”

    莫思狠狠剜他一眼,气呼呼走到容瑾西身边撒娇道:“瑾西哥哥,你看见没有?容慕北他这是成心恶心我!”

    “我倒是觉得你和他挺合适的!”

    容瑾西不紧不慢回了一句,目光却越过所有人,直直落在夏桑榆的脸上。

    夏桑榆和容淮南站在十几步远的地方低低说话,眉眼温和,全然没有在面对他的时候露出来的那种冷漠与疏离。

    一想到刚才她拍到胸口的离婚协议,他便觉得心里像是被揉进了刀片,疼得厉害。

    莫思见他的目光还是紧紧黏在夏桑榆的身上,心头自然有是各种不爽!

    她娇软的身体依偎在容瑾西的身边,嗲声说:“瑾西哥哥,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瑾西哥哥的表现真的是太棒了!

    她活了这么多年,最爽最刺激的就是昨天晚上了!

    为了这一夜,她之前所受的苦都已经变得不值一提!

    她在容瑾西的身边,一面娇声软语的说话,一面用手指在他的胸膛上轻柔的画着圈圈。

    “瑾西哥哥,咱们什么时候吃早餐啊?我好饿……,昨天晚上,人家都累坏了啦……”

    容瑾西俊脸冷凝,全然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

    他看着夏桑榆,想起今天早上他那么卖力的做饺子讨好她,她不仅连个笑模样都没有给他,还啪的甩了一份离婚协议给他!

    无情无义,绝情绝义,真的是叫人寒心!

    而现在,她却在容淮南的面前眉眼低柔,唇角噙笑……。

    容瑾西忍得心房都快要炸裂了,她还是连眼风都没有往他这边看一眼。

    这种被忽视被轻视的感觉,让他几欲抓狂。

    他呼的站起身,大步过去将她一把揽进怀里:“老婆,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夏桑榆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弭殆尽。

    她挣开他的怀抱,冷声说道:“我刚才已经给曾有信律师打过电话了,如果你不同意协议离婚,那么我们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离婚’二字,像是子弹一样击中了他的要害。

    他双眼通红,狂肆吼道:“离婚?我容瑾西的字典里面从来就没有离婚这两个字!”

    她柔柔回击:“以后会有的!”

    “我不同意离婚!”

    “容先生,我们之间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只剩下离婚这一条路了!”

    “谁说名存实亡?”

    容瑾西蓦然勃怒,再度将她揉进怀里,邪笑道:“昨天晚上,你下面那张嘴巴可不是这样说的!”

    “容瑾西你无耻!”

    夏桑榆羞恼气忿,扬起手就要往他那张冷峻的脸上抽去。

    他却提前就将她的手钳住,眼神冷得如地狱魔鬼。

    “夏桑榆,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薄情的人!昨晚你还抱着我说你这一辈子最爱我,还说这三年你有多想我……”

    “你能不能别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一想到昨天晚上在那张大床上面发生的龌龊勾当,她就觉得恶心,就觉得憎恨。

    恨不得这辈子从未认识过他!

    容淮南见她神色委屈羞愤,急忙上前道:“容先生,你别为难她!”

    容瑾西充满敌意的冷笑道:“怎么?容氏叛徒还想要管我容氏的家务事?”

    “我不想管你的家务事!”

    容淮南说着就去掰容瑾西的手:“可是她的事情我必须管!她刚才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她要和你离婚,所以你不能这样对她!”

    容瑾西刚毅冷峻的脸上神色阴鸷得可怕。

    他用双臂紧紧环着怀里的夏桑榆,深邃如瀚海的眸光更是牢牢的锁着她的视线:“桑榆你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不爱!”

    她清冷的吐出两个字,冷嗤一声又道:“堂堂容先生,难道要用这样无赖的方式留住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吗?”

    他眸露痛色:“夏桑榆你撒谎!你是爱我的!只不过你介意我和莫思之间……”

    “你想多了!我一点儿都不爱你!至于你个莫思之间的事情,我更是乐见其成!”

    “口是心非的女人,你骗不了我,你是爱我的……”

    容瑾西说着,低头就要往她的嘴唇上吻去。

    爱,或者不爱,他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可是他的嘴唇才刚刚碰到她的唇瓣,脸上就被容淮南重重击了一拳。

    口腔中瞬时漫出了血腥味儿。

    夏桑榆吃惊的低呼一声,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容淮南一把拽了过去。

    容淮南将她护在身后,厉声喝道:“容瑾西,你想要怎样对付我和容慕北都没有关系,我也不会怪你!可是,你不能这样对付一个受伤的女人!”

    容瑾西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残忍又危险的勾了勾唇角:“她是我的女人!”

    “以前是!以后就不是了!”

    容淮南刚刚说完这一句,对面的容瑾西就好像是迅捷的猎豹般猛扑过来。

    一记重拳打在容淮南的身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两个男人势均力敌,很快就剧烈的缠斗在了一起。

    夏桑榆吓得忙道:“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她今天早上大概是药吃多了,一整个早上脑子都有些浑沌不清。

    她只知道自己要离婚,可是好端端的,他们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徐永寿管家带着几个男佣急匆匆过来:“快,快把他们分开!”

    “谁都不许过来!”

    容瑾西冷声厉喝,吐掉口中的血沫,又转身用胳膊挡开了容淮南的一记左勾拳。

    他都下命令不准任何人上前了,一帮男佣也只能在旁边看着干着急。

    夏桑榆劝了几句,见他们二人全然不听,只得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容慕北。

    容慕北坐在容瑾西刚才坐过的位置上,正纠缠着莫思不让莫思离开。

    “莫思小姐,你就答应我吧,我是真的爱你……,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除了你,我保证再也不会和别的女人有任何瓜葛!”

    他好说歹说,莫思根本不买账。

    她全程绷着脸不说,在看见瑾西哥哥和人打架的时候,还气得拳头都攥紧了。

    她想上去帮忙。

    可是容慕北就好像一块狗皮膏药似的,黏在身上撕也撕不开。

    情急之下,她美眸一转,漂亮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莫测的浅笑:“容慕北,你真的想要与我交往?”

    “当然当然!只要你答应与我交往,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那好!你去,把容淮南摁在地上狠狠揍一顿,我就答应陪你去看一场电影!”

    “……”容慕北的目光,这才从她的身上看向正在缠斗的两兄弟身上:“他们为什么打架?”

    “为什么打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莫思说着,居然还朝他嘟了嘟色泽饱满的果冻唇。

    容慕北莫名的就觉得小腹一紧,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好好!我这就让你看到我的诚意!”

    他再也不迟疑,站起身从后面对着容淮南的屁股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容淮南怒:“容慕北你他妈的瞎啊?你踹我干什么?”

    “踹的就是你!”

    容慕北说着,抬起一脚又踹到了他的小腹。

    容淮南怎么也不会想到,同胞的弟弟居然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把矛头对准自己。

    一个不防,就被踹得往后面踉跄了好几步。

    若不是后面恰好有一张桌子抵着,只怕他已经跌倒在地上了。

    他在与容瑾西的打斗中,就被激起了凶性,这时候又遇上亲弟弟临阵倒戈,顿时目露凶光,操起旁边一只铜雕摆件就往容慕北砸去:“来啊!你这个没人性的冷血鬼,有本事你弄死我啊!”

    容慕北急忙闪身避开,回头往莫思的方向看了一眼。

    莫思急忙对他抛了一个媚眼。

    他便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走过去与亲哥哥打斗在了一起。

    夏桑榆见状,正想要趁乱去后院带上三个孩子一起离开,莫思笑着拦住了她的去路。

    “桑榆姐姐,你昨晚没睡好吗?我看你脸色难看得很呢!”

    “我睡没睡好关你什么事儿?”

    夏桑榆冷冷呛了她一句,又道:“让开!”

    “桑榆姐姐知难而退,是要搬出去了吗?”

    莫思侧身往旁边走了两步,低媚笑道:“瑾西哥哥昨晚太猛了……,害得人家今天走路都疼……”

    夏桑榆神色冷肃,连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直接就往后院去了。

    小筑像条影子似的跟在她的身后,担忧道:“夫人,你手臂上的伤没事儿吧?”

    “没事儿,已经好多了!”

    夏桑榆一面走,一面继续说道:“小筑,咱们今天就离开这里!”

    “好!”小筑懂事的没有多问。

    后院有一处单独的院子,是曜儿和小沫儿小品柔休息住宿的地方,由芬姐带着几名女佣在这边照顾着他们的饮食起居。

    夏桑榆进去的时候,正听见小品柔在问曜儿:“曜儿哥哥,你今天真的见到过姑姑吗?姑姑身上的伤好了吗?”

    曜儿糯糯的声音道:“我当然见过我娘亲,我娘亲有我爹地疼着,伤都已经不疼了!”

    夏桑榆不想再耽搁时间,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曜儿,品柔,沫儿,咱们走!”

    她牵着曜儿,小筑帮她带着品柔和沫儿,两大三小就往前院走去。

    芬姐见状,连忙问道:“夫人,你这是要带他们去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