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7章 非正常求爱
    夏桑榆伸手将盆子上面的盖子揭开,只见里面全是一些惨不忍睹的半成品和一些奇形怪状的成品。

    有的豁口;有的露馅儿;有的明明下锅煮过,里面却还是生的;还有的则直接是散开的面片儿……

    她淡眉紧拧:“你,你就是吃的这个?”

    曜儿委屈的点了点头:“比这个也好不了多少!”

    今天早上,他起床后兴匆匆的跑过来找娘亲玩儿。

    却看到爹地正跟着秀雅阿姨学习如何包饺子。

    看爹地那笨手笨脚的样子,他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十分有趣。

    趴在边上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还动手捏了一只面团小兔子。

    后来觉得面团小兔子也没什么意思,便想去卧室找娘亲。

    爹地却说,别去打扰你娘亲,你娘亲身体不好,昨天还受了伤,流了好多好多血……

    于是他只能听话的趴在桌子边,继续看爹地那双在键盘上灵活飞舞的手指,笨拙的包出一只又一只丑八怪饺子!

    他趴着趴着,就无聊得睡着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爹地端了一碗饺子到他面前,兴奋道:“曜儿曜儿,快尝尝爹地亲手做的饺子!”

    他两眼放光,连瞌睡都没有了:“哇!爹地,真的是你亲手做的吗?”

    “当然,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嗯!”

    他用小勺子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只,吹了吹,一口咬了下去。

    呜呜,爹地,你确定你做的是饺子?

    为什么我吃着不像是饺子?倒像是,倒像是……

    曜儿还很小,经历过的事物都很有限,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用什么难吃的东西来比喻爹地做的这难吃的饺子!

    总之,真的超级超级难吃的!

    他放下勺子,难吃得快要哭出来了。

    等爹地端着饺子一转身,他就将嘴巴里面无法下咽的饺子吐在了垃圾桶里!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先后又吃过各种各样难吃的饺子。

    盐巴饺子!

    腥味儿饺子!

    半生不熟饺子!

    散成片儿的饺子汤!

    呜呜,谁来可怜他一下嘛,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不要做这么危险的试吃员啊!

    一早上,他吃下了奇奇怪怪的各种饺子,小肚皮真的撑得溜圆儿,发誓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吃饺子了!

    可是后来,他看到娘亲吃的时候,又觉得娘亲吃的才是真正的饺子,他刚才吃的最多只能算是面皮包馅儿……,呜呜,想想都觉得好委屈!!

    若不是爹地在旁边冷眼瞪着他,他早就爬娘亲怀里要饺子吃了!

    现在饺子已经吃完,他也十分荣幸的喝了两口剩汤,是时候带着娘亲去察看真相了!

    夏桑榆看着这半盆子惨不忍睹的东西,心疼得眉头都皱起来了:“曜儿,你刚才就是吃的这些?”

    “我吃了,爹地也吃了!”

    曜儿偷偷看了一眼爹地的脸色:“爹地比我还吃得多!他说要尝味道,要把做得最好看最好吃的留给你吃……”

    曜儿神色认真,半点儿也不像是在撒谎。

    可是夏桑榆的心里,再也涌不起从前那种温暖的感动了!

    她把曜儿搂进怀里亲吻了一下:“曜儿,你应该早点告诉娘亲的!”

    曜儿偷偷看了爹地一眼,垂眸咬唇,没有说话。

    她又和曜儿亲昵的说了一会儿话。

    从头到尾,她都直接将容瑾西当成了空气,不往他的方向看,也不和他说一句话!

    支走曜儿之后,她脸上的神色更是冷淡了几分。

    容瑾西见她要进书房,急忙上前拦在了她的前面:“饺子好吃吗?”

    她冷湛湛的眼睛似浸着寒冰:“要我吐出来还给你吗?”

    “……”

    容瑾西被噎得无语。

    一个晃神的功夫,她已经侧身进了书房。

    他还想要跟进去,书房门呼的扇了过来,差一点就砸在他那张隐忍讨好的俊脸上了!

    他咬牙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夏桑榆,你别得寸进尺哈!再这样给我甩鼻子甩脸的,我可就真的跟你翻脸了!”

    书房里面传来电脑开机的声音。

    他怔了怔,突然觉得有些心慌。

    “夏桑榆,你想干什么?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在气头上和你闹着玩儿的……,我和莫思是清白的!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她什么都没做!我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碰!”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他们约好的一个赌局。

    如果夏桑榆相信他和莫思之间是清白,那么他也就相信夏桑榆与那些男人之间是清白的!

    昨晚设定这个赌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很高明。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简直是愚蠢透顶。

    这三十来年可能是白活了!

    不然他不会做出这么幼稚愚蠢的事情来伤害彼此之间的感情。

    他正在书房外面焦躁的来回踱步,房门开了。

    夏桑榆冷着脸,将一份离婚协议拍在他的胸口。

    “我已经签好字了,曜儿和你没有血缘关系,自然是归我!三年前我曾经让曾律师拟下一份遗嘱,将夏氏集团所有的产业和财富都转到了你的名下,看在你这三年对曜儿视如己出的份儿上,这份儿财富和产业我暂时不会要回来,不过还请你在曜儿十八岁成年的那一年,将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他!”

    她的语气平静得可怕,眼神更是冷得骇人。

    容瑾西拿起离婚协议看了一眼,冷笑说:“三页?真难为你,一只手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出这么多字!”

    “这些内容我昨天晚上就已经想好了!所以,并不费时!”

    她神色木然,低头看了看受伤的手臂,漠然又道:“况且,我只是受伤,又不是残废,打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呵呵,我知道,你以前就是网络写手,卖字为生的嘛!”

    他眼神里面的温度也很快变冷,语气讥诮的说完,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离婚协议撕成了渣。

    然后抬手一扬,一把碎屑猛地砸在夏桑榆的脸上。

    “离婚!你这辈子都休想!”

    吼完这一句,扔下一脸木然的她摔门而去。

    她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等他走了之后,直接就给曾有信律师打了电话:“曾律师,请帮我准备一下离婚诉讼……”

    和曾律师讲完电话,她把药包找出来,林林总总十多种药片,全部吞入口中。

    这药实在太猛了,吞下去有些反胃,舌尖也跟着有些发麻。

    秀雅在外面轻轻叩门:“夫人,夫人你在吗?”

    她走过去将房门拉开:“怎么了?”

    “楼下来客人了!要见你!”

    “谁啊?”

    她昨天才正式以容夫人的身份回到容家,今天就有人要见她?

    秀雅支吾片刻,回答说道:“是南先生和北先生!”

    “容淮南与容慕北?”

    “是的!他们到了半个多小时了,见你一直没下去,才让我上来催催!”

    “好好,我知道了!”

    夏桑榆回屋换了一件稍微正式点儿的衣服,跟着秀雅来到了一楼大厅。

    大厅里面的人可真多。

    容瑾西像一头愠怒的雄狮,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眸色沉寂,修长的手指散乱的敲打着沙发扶手,发出细微的叩叩声响。

    容淮南穿着笔挺的西装,怀里抱着一大捧香水百合,时不时的往旋转楼梯的方向看上一眼,神色之间满是期待。

    还有容慕北也来了!

    容慕北居然也抱着一大捧花。

    是娇艳艳的红色玫瑰,远看着像是一簇燃烧的烈焰。

    桑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同时,莫思穿着袅娜长裙,也从另外一侧走了下来。

    三兄弟看见二人,面色同时有了变化。

    容淮南和容慕北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桑榆,你好点儿没有?昨晚我担心得一整夜都在失眠……”

    容淮南将百合送到她的面前,眼底是毫不作假的关切和挂念。

    夏桑榆笑笑:“谢谢二哥关心,我没事儿!皮外伤,两三天就能好了!”

    接过他递上来的百合,她赞道:“好香的花儿!”

    他见她眼底似有笑意,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喜欢吗?”

    “喜欢!”她又低头嗅了嗅:“真香!”

    说完一抬头,惊讶的发现容慕北手里捧着红玫瑰,居然送到了莫思的跟前。

    容慕北,居然给莫思送玫瑰?

    莫思一脸嫌弃:“北先生,你干什么?”

    容慕北那张邪俊的脸上,满满都是爱慕之色:“莫思小姐,请收下我的玫瑰吧!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与你正式交往的!”

    “你有毛病吧?”

    莫思翻了一个白眼,态度十分冷淡。

    荣慕北毫不气馁,捧着玫瑰继续表白道:“莫思,我爱你!你就是老天馈赠给我最昂贵最奢侈的礼物!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找到自己的真爱,还好,命运将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闭嘴!”莫思沉着脸厉声喝道:“你再敢多说一个字,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莫思小姐,我……”

    容慕北的话还没有说完,脸颊上便被莫思狠狠掴了一巴掌。

    紧接着,莫思像是个疯子一样,夺过他手中的玫瑰花,扔在地上还觉得不解气,冲上前狠狠用脚踩了又踩,碾了又碾。

    “滚——!”

    容慕北被她恶狠狠一吼,不由得懵了半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