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5章 爱情,在这一晚死亡了
    他羞辱她,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这些羞辱人的话语,他一张口就能说出好大一串。

    夏桑榆洁白的贝齿死死咬着失色的唇,泪水在眼底迅速凝结。

    “容瑾西,就非得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吗?”

    “你做都做得出?还怕是说吗?”

    他手一抬,擎住了她的下颌。

    深邃的目光直直盯着她,像是要透过她的泪光,看穿她的心底。

    “你是在哭吗?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容瑾西,你一哭,我就会想着法儿的讨好你?”

    他粗砾的手指摩挲她光洁的下颌,眼神愈加晦暗难测:“干嘛这么委屈?好像是我冤枉了你一样!”

    夏桑榆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觉得很心疼,也很心慌。

    他们两个磕磕绊绊一路走来,她太了解他的脾性了。

    从前他生气发怒的时候,破坏力十分的惊人!

    他会砸毁身边的一切,恨不得将整个世界都变成坟场。

    而这一次的误会这么大,他却不发怒不砸东西,也不迁怒他人,而是阴恻恻的将她扣在身边……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连想都不敢往下想了。

    莫思在旁边受了冷落,放下酒杯笑嘻嘻走了过来:“瑾西哥哥,既然她这么惹你生气,你就别管她嘛……,你答应过我,今天晚上要让我成为真正的女人的……”

    容瑾西笑意残酷:“放心!我今天晚上,一定让你心愿得偿!”

    莫思得到他的承诺,面上浮上娇羞的酡红:“嗯,人家为了今天晚上,都准备了十多年呢……”

    夏桑榆见他们眉来眼去的,心头也觉得火起。

    挣开他的钳制,粗声粗气道:“你们够了!爱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碍我眼睛!”

    说完,赌气的躺在沙发上:“我要休息了,请你们出去!”

    他邪笑一声,弯腰就将她纤瘦的身体直接抱了起来。

    “莫思,去抽屉里面把手铐给我拿过来!”

    “哦,好的!”

    莫思颠颠儿的把一副精致的小手铐拿了过来,兴奋道:“瑾西哥哥,你想虐她吗?”

    “我没你想的那么重口!”

    容瑾西动作熟练,很快就用手铐将夏桑榆铐在了大床的床柱上。

    抬起眼,他发现夏桑榆在冷笑。

    他皱眉:“你笑什么?”

    她继续冷笑:“我想起了上次在青木武重先生的游轮上,你和金贝贝……,呵呵,你尽情的做吧,做完别再让我帮你们清理秽物就成!”

    “凭什么不让你清理?”

    他怒声道:“我还偏就要让你清理!”

    她苦笑,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越是这样,他的怒火就燃烧得越是炽烈。

    他伸手扼住她的下巴,在她耳边咬牙切齿道:“夏桑榆,你给我记住,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我对你的惩罚!你觉得心疼如绞了,就想想我看见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感觉;你觉得难受想哭了,也想想我看见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感觉……”

    “我没有我没有!我都说过我没有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我会相信你的!”

    他神色阴郁,缓缓道:“我和莫思睡了,你如果也还愿意相信我的清白,我也就会相信你的清白!”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放开她站起身:“莫思,我们开始吧!”

    “好哒!”

    莫思兴奋得像一只花蝴蝶,扑扇着翅膀就飞到了他的身边:“瑾西哥哥,我好爱你,今天晚上,就让我服侍你吧!”

    “嗯!”

    他闷闷应了一声,便沉身坐在了床上。

    莫思也呢哝软语的依偎上前,柔滑的手指激动得轻微打颤,一颗裤口,竟是解了半天也解不开。

    容瑾西抬手抓住她轻颤的手腕,柔声说:“莫思,你太紧张了!”

    “嗯呐……,人家是很激动,很紧张啦……”

    也不知道这人造的女体,能不能让他满意……

    莫思心里有些不踏实,惴惴道:“瑾西哥哥,要不咱们把灯关了吧?”

    “好啊,我随意!只要你别再这么紧张就成!”

    “那好,我去关灯!”

    “不用,你先到床上去,我去关灯!”

    “嗯嗯,谢谢瑾西哥哥的体谅,我,我呆会儿一定好好表现……”

    莫思心情激动的爬上了床。

    看着瑾西哥哥颀长俊挺的身影去关灯,她幸福得整个人都快要眩晕了。

    她往夏桑榆的方向看了一眼:“喂!夏桑榆,你呆会儿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别弄出声响打扰我和瑾西哥哥知道吗?”

    夏桑榆没有说话。

    她背对着他们,紧紧的闭着眼睛,双手也死死的捂住了耳朵。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能够在这时候敲晕自己。

    她不想听到他们之间的任何对话,任何声音。

    更是万万不想与他们有一丝一毫的互动。

    莫思见她不吭声儿,就又说道:“你实在忍不住的话,别忘了你还有手哦……”

    重口味的打趣,夏桑榆根本听不见。

    她强迫自己关闭眼耳口鼻舌五识,强迫自己去想和容瑾西以前在一起甜蜜的时光,强迫自己去回忆他把自己拥在怀里的时候,说过的那些滚烫情话!

    饶是如此,容瑾西从外面把所有的灯都关了,进卧室之前说的那句话,还是让她觉得似有炸雷在脑海中惊响。

    “思思,你准备好了吗?”

    轻佻,热情,又急不可待的声音,听在夏桑榆的耳朵里,就是她与容瑾西感情走到终结的声音!

    身下的大床猛的一沉!

    是他到床上来了吗?

    他们交缠的喘息声,身体互相摩擦碰撞的啪啪声,直接就让夏桑榆崩溃了!

    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砸落了下来。

    心和着泪珠,碎了一地。

    完蛋了!

    她和容瑾西之间,彻底的完蛋了!

    那种湿润的水泽声,更是给他们之间的感情宣,判了死刑!

    心疼得要死了!

    真是快要死了!

    这三年,一个人在外面颠沛流离历经生死,她也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而现在,她泪如泉涌,心如刀割!

    她从没想过和容瑾西的感情会有终结的这一天,而且是以这样不堪的方式做为终结!

    这三年,隔着生死他们都能够一如既往更胜从前的那般深爱着对方,为什么现在两个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了,却要承受这样的结局?

    她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双大手突然从身后拥住了她。

    紧接着,温暖坚实的胸膛从后面贴了上来,将她因为抽噎而不停颤抖的单薄身体拥入怀中。

    熟悉的体息和温度,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和沉溺。

    可是,这个拥抱,来得太晚了!

    她猛地犟开他:“滚开!滚你的思思那边去!”

    “她晕过去了!”

    他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回答了她!

    她心里更气,用手肘猛烈的撞击他的胸膛:“滚一边儿去!脏死了!”

    “别嫌脏!咱们谁也比谁干净不了多少!”

    他的大手直接从她的睡衣领口插了进去:“亲爱的,一起堕落吧!”

    “不……!”

    她厉声尖叫,扭动着身体胡乱蹬踢道:“滚开!别碰我!容瑾西,你再这样,我会恨你的!”

    “恨吧!我也还恨着你呢!”

    他像头不知餍足的恶魔,将她扑倒在床上,几近疯狂的掠夺着她,占有着她!

    当他的滚烫强悍闯入的那一刻,她嘶声道:“容瑾西!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他用粗暴的动作,代替了回答!

    夜,真的好长,好长……

    他们的爱情,在这一晚上,以一种极其别扭难堪的姿势,枯萎了,死亡了!

    她失望透顶,憎恶至极。

    后来,她也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她醒过来的时候,宽大得离谱的床上,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最新型的绿叶换气空调,已经将空气中那种男女交缠后的难闻味道全部替换了!

    可她还是觉得好恶心!

    一想起昨夜的靡乱,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阴暗靡腐,身体更是脏得像是马上就要衍生出蛆虫。

    她无声的悲咽了一会儿,眼眶很痛,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哀莫大于心死!

    她已经心灰意冷,生无可恋了!

    从床上坐起,她拥着被子望着窗外灰色的天空发了一会儿呆,小腹渐渐憋涨,有了尿意。

    连拖鞋也不想穿,破罐子破摔,就那么摇摇晃晃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镜子里面,她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眼神空洞的女人。

    两人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凄惶和自嘲。

    她涩然挤出一丝笑意。

    咧开的嘴唇却沾在了牙齿上,好一会儿落不下去。

    于是,镜子里面的女人脸上,就浮现出一种古怪荒诞的笑容。

    她有些想哭,却更想笑。

    伸出手,她轻抚女人憔悴的脸:“你是谁?你为什么还活着?”

    支撑着她走到现在的爱的信念已经没有了,她为什么还要活着?

    为什么不去死?

    为什么,不去死?

    这个念头让她震了片刻!

    就好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着艰难爬行的人,就在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发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亮光!

    她突然有些兴奋,黯然的双眸也浮上了异样的亮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