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4章 野男人的味道,好臭
    莫思坐起身,柔声问:“怎么了?”

    容瑾西道:“你过来帮她洗漱一下,她身上有伤!”

    夏桑榆全身一僵,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洗漱!”

    他沉声说:“都受伤了还这么犟?”

    夏桑榆横了他一眼,心道,你还知道我受伤了啊?明知道我都受伤了,你还将莫思留在这里气我?

    眼见着莫思下床就要往那个这边过来,她连忙转身就要往门口走。

    容瑾西抢过去拦在她的前面:“你想干什么?”

    “我想出去透透气!”

    “不用透气,这里有最新型的绿叶换气空调……”

    “还是不行!这房间让我觉得憋得慌!”

    她清丽苍白的小脸透着倔强,唇瓣紧抿,似有些不耐烦。

    这房间里面,正因为有了莫思的存在,她才觉得连呼吸都难受。

    她侧身又要往门口走,他急忙抬手拽住她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

    “怎么?看见莫思你就受不了了?那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和厉哲文在西院亲嘴的时候,我心里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当你和容家两个叛徒不清不楚,连衣服都玩得不见了的时候,我心里又会是怎样一种感受?”

    “我都给你解释过了,这中间都是误会,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夏桑榆着急的拔高语调:“容瑾西,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够完全的相信我?”

    “很简单,我陪莫思睡一晚,如果你还能相信我的清白,我就相信你与别的男人也都是清白的!”

    他固执得近乎疯狂,攥着她的胳膊道:“夏桑榆,咱们就来赌这一把!”

    “赌你个大头鬼啊!闪开!不赌!”

    夏桑榆挣开他,还想要往外面走。

    他却两个大步上前,用钥匙将房门从里面锁上了。

    夏桑榆瞪大双眼:“容瑾西你干嘛呀!”

    “不准走!今天晚上,咱们三个人,谁也不准离开!”

    容瑾西神色疯狂:“我就是要让你明白,当一个做了出轨的事情,回头再要伴侣原谅和接受,是一件多么荒谬又自私的事情!”

    “我,我没有出轨……”

    “放心,等我和莫思过了今夜,我也会在你的面前说同样的话!我没有出轨,我没有出轨哈哈哈哈……”

    容瑾西一面纵声大笑,一面脱下身上的外套,松开衬衣的袖口往里面走去。

    莫思正坐在床边,竖起耳朵听他们两人在外间的说话声。

    看见她进来,连忙羞怯道:“瑾西哥哥……”

    “让你帮她洗漱你没听见吗?”

    他声音冷冰冰的,全无半点儿温情。

    莫思也知道瑾西哥哥今晚就算要她也是在气头上的无理智行为,可是不管怎么说,这好歹也是一个机会啊!

    只要能成为了瑾西哥哥的女人,那她做手术时候受的千刀万剐之苦,也就值了。

    她乖顺的答应一声,从床上下来,往外面走去。

    夏桑榆还在使劲的拧门锁:“放我出去!我不想呆在这里!来人啊!”

    莫思在她身后揶揄笑道:“桑榆姐姐,你快别废这个力气了!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就把这一层的佣人全部都撤走了,所以,你就算叫破嗓子也是没人会答应你的!”

    夏桑榆转身看向她,冷冷勾起唇角道:“温驰,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

    “温驰?温驰是谁?”

    莫思笑嘻嘻的摆弄着垂在肩侧的秀发,嗔笑道:“人家的名字叫莫思啦,桑榆姐姐,你下次可别再叫错了哦!”

    “你就继续装吧!我不想和你说话!”

    夏桑榆转身就去了旁边的客厅。

    她现在一看见莫思就觉得恶心。

    眼前就总是会浮现出温驰那张俊俏的脸,那一口一声的瑾西哥哥也是听着就觉得好反胃!

    她前脚刚刚在沙发上面坐下,莫思后脚就跟了过来:“桑榆姐姐,瑾西哥哥让我帮你洗漱!”

    “我不去!我洗不洗漱和他有什么关系?”

    夏桑榆侧身扯过一只抱枕,斜躺着就要假寐。

    一道冰冷威慑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你不希望她帮洗漱?那就是希望我帮你洗漱?”

    夏桑榆蓦地睁开眼睛,手中的抱枕也径直往容瑾西的脸上飞去。

    她站起身吼道:“你们能不能让我安静会儿?没错,我身上是脏,有血,有泥,还有别的男人的味道!那你放我出去啊,我稀罕留在这里了吗?你为什么不放我走,我走了你们应该更尽兴才对啊!”

    容瑾西被抱枕砸中了俊脸。

    软软的抱枕落地之后,他的面色也更加阴霾重重。

    “看来,你是想和我洗鸳鸯浴了!”

    他扯掉身上的衬衣,露出精壮完美的胸膛,伸手就要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她吓得失声惊叫:“别碰我!”

    她太了解他了!

    两个人去洗澡,他说不定马上就会精虫上脑,直接在浴室里面就会将她吃干抹净,说不定还会把她抱到床上,带上莫思一起玩儿。

    她虽然也是二十好几的成年人,可是思想还是很传统很保守的!

    那样混乱的场面,她想一想都囧得要命!

    拍开容瑾西的手,她急忙起身说:“那就麻烦莫思帮我洗漱好了!”

    莫思也不想见到瑾西哥哥对她这么纠缠,连忙答应道:“好,我帮你!”

    两个女人很快就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刚刚一关上,莫思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变成了阴霜。

    “夏桑榆,你说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没有看到瑾西哥哥已经爱上我了吗?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你了!”

    “三年不见,你患上妄想症了?”

    夏桑榆淡淡回了一句,伸手道:“来吧,帮我把身上的衣服先脱下来!”

    “哼!若不是看在瑾西哥哥的面子上,我才懒得帮你呢!”

    莫思抱怨着,走到她面前,帮她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

    “不过夏桑榆,我可得提前把丑话说到前头,今夜是属于我和瑾西哥哥的,你呆会儿自觉点儿,别老在他面前和我争宠!”

    “呵呵……,那你好好表现吧!我保证不和你争!”

    夏桑榆强打精神,镇定的回应着莫思。

    心里面却气得都快滴血了!

    一想到容瑾西要在自己面前和莫思做那样那样的事情,她的心就像是有刀在绞。

    莫思见她态度还算好,便也没有再为难她。

    她去旁边的置物柜里面取了舒适的拖鞋扔在她脚边:“喏,换上吧!”

    “好!”

    桑榆刚刚将脚伸进拖鞋,浴室的门突然被震得山响。

    容瑾西愤怒的声音道:“开门!莫思,马上给我把门打开!”

    莫思诧异道:“瑾西哥哥,你怎么了?我正在帮桑榆姐姐脱衣服呢!”

    “不准脱!你马上给我停下!”

    容瑾西气极攻心,都想要拆门了。

    他今天真是被气糊涂了,竟忘记了莫思其实就是温驰。

    他怎么能够让温驰去脱桑榆的衣服呢?

    一想到这一层微妙的关系,他真是恨不得立马就将莫思从浴室里面拎出来。

    他使劲的拧了拧门锁,拧不开。

    扬起手臂正还要猛力拍门,莫思从里面将门拉开了:“瑾西哥哥!”

    “你给我出来!”

    容瑾西一伸手就将她从浴室里面拽了出来。

    然后砰一声将浴室门关上:“自己洗!”

    夏桑榆一头雾水:“毛病吧!”

    她本来就说要自己洗,他非要让莫思帮她。

    结果衣服都还没脱完呢,他又把莫思给拽出去了……

    夏桑榆想起他那急切的样子,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把莫思叫出去,难道是现在就急不可待要做那种限制级的事情了?

    这个想法让她有些窝火,将手边一瓶沐浴液狠狠扔在了地上。

    十多分钟后,她草草洗漱后就从浴室里面出来了。

    房间里面的大灯已经关掉,只留下几盏极有韵味儿的复古壁灯,散发出柔柔晕晕的光线,让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种朦胧迷离的味道。

    今天晚上,是注定不会平静的了。

    她不是软包子,让她委曲求全的找个角落隐忍的承受这一切,她做不到!

    所以她的心里十分的犹豫!

    要不要采用激烈的态度,将那个性别模糊的家伙从这房间里面赶出去?

    这是她与容瑾西的婚房,岂容他人在上面做那些淫,贱之事?

    可是她抬眼一看,浑身的力量瞬间就被泄尽了!

    只见沙发上,峻拔伟岸的容瑾西正和窈窕曼妙的莫思相拥在一起,耳鬓厮磨的低语着什么。

    他们手里好像还端着红酒杯,时不时发出叮叮碰杯的声音。

    容瑾西不知道说了什么,那莫思就娇媚的笑了起来:“瑾西哥哥你好坏啊……,干嘛说这样的话撩拨人家了啦……,人家会很害羞哒……”

    夏桑榆懵了片刻,走过去冷声道:“时间不早了,两位还是回卧室亲热去吧!”

    “这么快就洗完啦?”

    容瑾西站起身,走到她身边低头嗅了嗅:“好臭!没洗干净啊,我闻着怎么还有野男人的味道?”

    “容瑾西你够了!”

    夏桑榆气得心口炸痛:“如果咱们都两看生厌的话,请现在就放我离开!”

    “离开?”

    他盯视着她:“想去哪儿?厉哲文哪里?还是那对容氏叛徒的身边?同时游走在四个男人身边,夏桑榆,你床上的功夫应该有很大的长进了吧?高,潮的时候还会像头小母兽那样咬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