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3章 戳得人家好疼的啦!
    低魅性感的声音,说出这种充满暗示意味儿的话,差点没把莫思给乐晕过去。

    她娇躯轻颤:“真,真的吗?”

    “当然,瞧你这小手都脏成什么样子了?快上楼去好好洗洗,暖床等我……”

    容瑾西语气温柔。

    他说完这话,见夏桑榆还像块木头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口一抽,忍不住低头就往莫思的脸颊上亲去。

    夏桑榆表面上无动于衷,心却已经紧紧的揪起来了。

    难怪她一路上给他解释了这么多,他连一个字都不信,敢情他与莫思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新的突破?

    心念电转之际,忽听到一声稚气的声音传来:“爹地,你在干什么?”

    容瑾西性感惑人的薄唇,就停在距离莫思一厘米之远的地方。

    他眼底浮上莫测的笑意:“曜儿,你怎么来了?”

    曜儿摆着小腿儿跑过来,二话不说,手中一柄木制短剑直直就往莫思的身上一阵乱戳:“坏人!坏女人!快点从我爹地怀里滚开!”

    木制短剑并不会伤人。

    可是短剑携带着曜儿的怒火,戳在身上还是很疼的。

    可是莫思还是舍不得从瑾西哥哥的怀里下去。

    她用胳膊缠住容瑾西的脖子,嗲声嗔道:“瑾西哥哥,你看看曜儿,他戳得人家好疼的啦!”

    容瑾西眸色暗沉:“思思乖,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你先上楼去吧!”

    莫思嘤咛两声,香软的娇躯在他的怀里来回的拧动着:“不嘛……,人家就想在你的怀里嘛!”

    容瑾西也没说什么,只是身上的气场倏然冷厉了几分。

    这期间,曜儿还在不停的用木剑刺砍着她。

    “滚开!坏女人滚开!我不准你碰我爹地……”

    莫思看看不停缠闹的曜儿,又看了看面色慢慢阴沉的容瑾西,终于还是软软的叹息一声:“那好吧,瑾西哥哥,我先上楼去泡个牛奶浴……,你要快点上来哦!”

    他似有若无的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莫思痒痒地,从容瑾西怀里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被坐乱了的裙子,又以一种胜利者的姿势冷睨了面色如土的夏桑榆一眼,这才扭动腰肢就往楼上走去。

    刚刚走了两步,突然感觉到后臀的某个位置被狠狠戳了一下。

    她后臀一紧,本能的夹住了那支木剑。

    转过身,正对上曜儿那双充满敌意的眼睛。

    她大怒:“你这个小东西!找死啊!”

    曜儿还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愤怒至极的情况下,只知道用木剑一阵乱砍乱刺,并不知道自己刺中的,正是别人最敏感的部位。

    见她神色凶悍,他连木剑也不要了,转身就跑到了爹地和娘亲的身边。

    莫思还要发难,容瑾西沉声道:“莫思,下去吧!”

    莫思不好发作,只得答应一声,扔掉木剑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曜儿爬上夏桑榆身边的沙发,软软的小手轻轻抚,摸她灰白的面颊。

    “娘亲,你生病了吗?你哪里痛?曜儿给你吹吹!”

    童声稚气,柔柔的,糯糯的。

    夏桑榆那颗千疮百孔得近乎麻木的心,就因为曜儿一句话瞬间回暖。

    她眼眶泛红,望着曜儿哽声道:“曜儿别担心,娘亲……不疼!”

    “可是娘亲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好!”

    曜儿认真的打量她的脸色,想了想,从兜里摸出一颗用玻璃包着的糖果。

    “娘亲,如果你心情不好的话,就吃点甜的东西吧!”

    剥好的糖果晶莹剔透,像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

    夏桑榆眼眶温湿,点了点头,张口含住了曜儿递到口边的糖果。

    果然很甜,很甜。

    家庭医生终于被佣人找来了。

    听闻是给亡故三年的容夫人察看伤势,那家庭医生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太过恭敬,手脚居然都在微微发抖。

    容瑾西在旁边看着,恨不得一脚将这不中用的家庭医生踹开。

    夏桑榆倒是很淡定,对那医生说:“我没事儿,就只是被刺伤了,在医院里面就已经包扎过,不过刚才可能被挣开了,你帮我上点止血生肌的药物,重新包扎一下就好,另外再给我开点口服的消炎药就好了!”

    “好好!我这就帮你重新包扎!”

    家庭医生这才镇定了些,很快帮她上药,止血,包扎,最后开了一些消炎药,并且把每一种消炎药详细的标注了用时用量。

    等到身边的佣人和医生都退了下去,就连曜儿也被芬姐哄下去休息了,夏桑榆这才抬眼正式看向容瑾西。

    容瑾西的手臂搭在沙发扶手上,峻拔的身姿就算是坐着也给人一种强势迫人的气场。

    她抿了抿唇,轻声问:“瑾西,你还是不相信我给你的那些解释?”

    他哑然失笑,不无嘲讽的说道:“抱歉!我有自己的判断!”

    她拧眉:“意思就是不信咯?”

    “不信!因为我不蠢!”

    他站起身,去旁边的饮水机帮她接了一杯温水过来:“吃药吧!时间不早了,吃完药就该睡觉了!”

    “我今晚就在这沙发上将就一夜!”

    她刚刚才说一句,他已经将杯子重重顿在了她的面前:“吃药!”

    吐字很重,昭示着他正在隐忍的怒气。

    夏桑榆不想和他吵!

    垂下眸光,将药包里面的药一样一样拆开,选出来,放在一起。

    林林总总,花花绿绿,居然有十几颗之多。

    她分了三次,皱着眉头,将这些药片一把一把送进口中。

    容瑾西虽然在生气,可还是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特别是看到她被药片噎得直翻白眼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走过去帮她一面顺背一面问道:“我记得医生没给你开这么多药!”

    “开了!只不过你的心思都在莫思身上,所以你记错了!”

    夏桑榆十分肯定的说着,将面前繁复的药包全部收了起来:“你上楼去吧,不用管我!”

    “怎么可能不管你?”

    他猛地扳过她的脸,目光危险的盯着她,缓缓笑道:“你是我老婆,咱们久别重逢,今晚我得好好慰藉你一番才是!”

    说到‘慰藉’二字,他的某处居然奇迹的跳动了一下。

    紧接着,就有了反应。

    他神色邪肆,眼底涌上情浴的暗嘲。

    低下头,就要往她淡色的唇瓣上面亲吻下来。

    她的眼底却浸着冷意。

    脑袋一偏,避开了他的亲吻。

    “瑾西,如果我给你的解释你无法相信,那么我们就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都冷静冷静……”

    “我不要冷静!我已经冷静得太久了!”

    没吻着,心里的火气更重。

    他欺身过去,捧着她的脸不让她左右偏移,然后低头准确的吮住了她!

    微凉的唇瓣香滑异常,像是最滑嫩的果冻,又像是最芬香的花瓣。

    他沉溺其中,体内的浴望一下子就被全部唤醒了。

    大手探入她的衣服里,邪魅的声音低语道:“比以前大了些……,是不是被男人揉摸得多了,荷,包蛋也变成水蜜桃了?”

    她刚刚被他撩拨得正有些情动,他的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她头顶浇灌了下来。

    体内的热情瞬间结冰。

    她扬起手,一个巴掌就落在了容瑾西那张潮红的俊脸上:“容瑾西你混蛋!你不相信我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敢污蔑我?”

    她的手软软的,又因为身上有伤,所以这一巴掌实在没有什么力道。

    这软绵绵的一巴掌,甚至把容瑾西体内的征服欲与摧毁欲给激起来了。

    他闷哼一声,将她从沙发上一把抱起,大步就往楼上卧室走去。

    夏桑榆双腿乱蹬,气急败坏道:“容瑾西你这个混蛋,你快点放我下来,你想要干什么?你不是已经有莫思了吗?你还把我带回卧室干什么?”

    “一起玩!才刺激!”

    他邪气非常,看着怀里不停挣扎的她,眼底兴味儿甚浓。

    卧室里面,莫思已经洗干净手掌上的血迹,十分惬意的泡了个牛奶浴,还在浴汤里面加入了能够让皮肤柔滑的精油。

    她……甚至连润滑剂都准备好了。

    人造女体,肯定比不上天然女体那般令男人销,魂。

    所以,实在不行的话,就用被木剑戳中的那个地方来满足他吧!

    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一定要陪瑾西哥哥度过一个难忘又销,魂的夜晚。

    最好是从今往后,瑾西哥哥就爱上了她,彻底的忘记这个死而复生的夏桑榆!

    容瑾西抱着夏桑榆进屋的时候,她已经在那张宽大得离谱的大床上,摆出了一个极为撩人的性感造型。

    她身上只穿了一袭粉红色半透明蕾,丝睡裙。

    若隐若现的睡裙下,可见她的身材前凸,后翘,近乎完美。

    一双漂亮的眼瞳里面盛满了汤汤春水,一看见他们进屋,先就又柔又嗲的出声道:“瑾西哥哥,你可算来了,人家都等你好久了啦!”

    那张床,是他们的婚床。

    是爷爷亲自为他们设计,亲自为他们挑选木材,找最有名的工匠全手工打造而成的!

    估计爷爷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日,这张床上,会出现一个性格模糊的第三者吧?

    容瑾西看到莫思的第一反应,就想要她立马滚蛋!马上从他们的婚床上滚出去!

    可是下一瞬,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夏桑榆,语气又刻意放柔了些:“莫思,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