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01章 恶魔的怒火
    病房里面,夏桑榆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医生细致的包扎过。

    辛亏出血量还没有到危及生命的地步,也没有伤及要害,休养个十天半个月,多吃些补血生血的食物,过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夏桑榆斜靠在病床上,正和容淮南闲谈三年前那部《帝宠》的情况,突然之间,门就被人粗暴的一脚踹开。

    两人同时回头去看,都被容瑾西身上的凶戾之气吓到了。

    “瑾西?”桑榆的目光看向他手上哇哇啼哭的两个孩子,皱眉问道:“你带她们来医院干什么??”

    “血源!”

    容瑾西冷冷说了这两个字,就将手里的小品柔和小沫儿放下了。

    两个孩子很明显被吓坏了,缩在角落哇啊哇啊的哭着,看上去可怜极了。

    夏桑榆在听到‘血源’二字时,眼神倏然冷了下去:“容瑾西你有没有搞错?她们还不到三岁!”

    “我哪管她们几岁?”

    他只知道她是罕见血型,如果受伤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宫少玺当年留在血库中应急的血,早就在上次被用光了,现在唯一与她相同血型的,就只有这两个小家伙了!

    他除了把这两个小家伙拎来做她的活体血源,实在也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办法能救她了!

    他转过身,表情嫌恶的看了容淮南一眼:“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容淮南轻描淡写的笑了笑:“顺路遇见,我们就在一起了!”

    “你们在一起了?”

    容瑾西牙槽磨得咕咕作响:“容淮南,我早就知道你是禽根兽性的龌龊之徒,你……”

    “二哥!”夏桑榆清淡的声音打断了他愤怒的咆哮。

    她看向容淮南,柔和的声音道:“二哥,你先出去好吗?我想和他单独说几句。”

    容淮南正要说好,容瑾西先冷嗤一声道:“夏桑榆,你管谁叫二哥呢?他早就脱离容氏,和咱们没关系了!”

    “和你没关系,却并不代表和我也没有关系了!”

    夏桑榆语气凉淡,又对容淮南柔声道:“二哥,今天真的谢谢你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这里也没什么事儿了!”

    容淮南起身,看看她,又看看容瑾西,点头说:“好!那你好好保重身体!有事儿记得给我打电话!”

    经过容瑾西身边的时候,他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容先生,恭喜你们夫妻重逢啊!”

    容瑾西冷漠的侧身让了让:“慢走!不送!”

    等到容淮南一走,容瑾西砰一声将房门重重关上。

    他大步走到夏桑榆跟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和容淮南在一起?是他把你伤成这样的?他是不是又对你做了什么禽兽的事情?这个畜生,我就知道他对你一直都不安好心!”

    容瑾西在说这些的时候,脑子里面情不自禁就回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些片段。

    婚礼那天,容淮南将身穿婚纱的她压在车上,当着那么多宾客上下其手,大吃她的豆腐。

    第二天回门,夏桑榆到楼上去帮他拿婚戒,却被容淮南摁在楼梯抹角处非礼调,戏,当时她身上的衣裳都被撕烂了……

    越到后来,容淮南的行为就愈加变本加厉。

    他甚至将外面的女人带回家,两人半夜三更在阳台上做暧,激晴四射,口里叫的也是她的名字!

    一想到这林林总总的过往,容瑾西心口的怒火就燃烧得更加炽烈了些。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问道:“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就是为了去见他?”

    夏桑榆有些失望:“如果我说不是,你信不信?”

    “那你告诉我,你瞒着所有人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干什么?不是见他还能见谁?”

    容瑾西刚刚问完,小筑从外面走了进来:“容夫人,我刚才去问过了,厉先生的伤势虽然很严重,可是由于抢救及时,又没有伤及要害,所以并没有生命危险!”

    桑榆悬在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了。

    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醒过来了?”

    “嗯!据他身边的护士说,他一醒过来就叫着夫人你的名字……”

    小筑到底还是年轻了些,说这些话的时候,全然没有注意到容先生那山雨欲来的阴鸷脸色。

    夏桑榆心里牵挂着厉哲文,所以也没有揣摩容瑾西此时的心境。

    她又仔细询问了厉哲文的伤势,得知金宝宝也正在赶往医院的途中,这才轻抚着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你又不是他的女人,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容瑾西的眸底跃动着怒兽的暗焰。

    他盯着夏桑榆冷笑道:“我知道了!你避开我们所有人,就是为了去与厉哲文私会?”

    夏桑榆这才察觉到他脸色难看。

    她挥挥手,让小筑先下去。

    然后她徐徐叹道:“瑾西,我希望你冷静一些!”

    “我他妈冷静不了!”

    他大声吼道:“你让我在容氏公馆等你,我就乖乖在家里陪着三个小屁孩儿看了一下午无聊透顶的动画片,而你呢?你甩开我们所有人,就是为了去和厉哲文幽会?”

    “瑾西你别激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想狡辩?你和厉哲文之间那点儿不干不净的事情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上次在西院荷花池,连曜儿都亲眼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亲嘴了!今天你又避开我们去和他私会……”

    容瑾西怒不可遏,暴躁的将面前一张椅子直接踹得飞了起来。

    哐当一声,椅子只得飞跌出去,将旁边一张医药架砸翻了。

    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他暴戾如暗夜魔鬼,双目泛上可怖的猩红。

    小品柔和小沫儿哭闹得更加厉害了。

    夏桑榆连忙过去将她们拥在怀里:“好了好了,我们不哭了……,不怕哈,有姑姑在呢……”

    两个孩子在她的安抚下,抽噎着,慢慢安静了些。

    夏桑榆强压着心头情绪:“容瑾西,你怎么误会我都没有关系,你不该吓着孩子!”

    “我怎么误会你都没有关系?”

    容瑾西逼近她,薄唇勾起恶魔般冷煞的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所以,我怎么误会你,你都觉得无所谓?”

    “不是这样的……”

    夏桑榆想要解释,他的大手却猛地钳住了她的下巴。

    “夏桑榆,我真的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里面到底装着谁!”

    他痛苦的盯着她,长睫毛下面很快晕上了阴郁的水雾。

    夏桑榆的下巴被他钳得生疼。

    看着他这副既暴戾又痛苦的模样,蓦地想起了三年前的他。

    那时候他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毫无经验,也是这般手足无措患得患失。

    两个人好的时候,他会宠溺的将她抱在怀里,说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

    两人感情出现误会或波折的时候,他就会暴戾凶横如同可怖的魔鬼,怒火几乎要将整个世界焚烧殆尽。

    她是因为从心底里爱着他,才会理解他这种种看上去幼稚愚蠢的举动,其实是面对爱情无能为力的表现……

    而现在,他似乎又回到当初那种状态了!

    她疼得皱眉,低声说道:“瑾西,我原以为,三年过去,你至少应该成长了些才对……”

    “我没有成长!你的厉哲文成长了对不对?他长成你喜欢的样子了?”

    “容瑾西你够了!”

    夏桑榆终于忍不住,呼的起身怒道:“如果你再这样疑神疑鬼,那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其实,她的心头还因为两个活体血源的事情憋着一肚子火呢!

    她冲着病房外面喊道“小筑!”

    “我在!”

    小筑很快就应声走了进来:“夫人,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她看了看怀里两个哭得直冒鼻涕泡的孩子,叹息道:“你先带她们回去吧!”

    “是!”小筑抱起两个孩子,又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她的脸色,转身对容瑾西道:“容先生,夫人身上有伤,你就让着她点儿呗!”

    容瑾西怒目:“滚!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奴人在这里指手画脚了?”

    几乎同时,狠狠一拳砸在旁边的桌子上。

    桌子上面一只玻璃水杯被震得跳了起来,咕噜噜,滚落在地,摔得粉碎。

    安静整洁的病房,狼藉凌乱得如同坟场。

    容瑾西双目猩红,望着夏桑榆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你有伤,我还有病呢!”

    夏桑榆被他的样子吓到:“你,你有什么病?”

    他齿缝里挤出一个字:“癌!”

    她面色骤变:“癌?什么癌?”

    “心癌!”

    “心……癌?”

    “没错!自从三年前认识你,我就患上了一场无药可救的心癌,而你夏桑榆,是我唯一的良药!”

    他顿了顿,语气愈加沉涩艰难:“如果你的心里一直装着的是别人,那么,我就只有放弃治疗了!”

    夏桑榆觉得后脊似有弱电经过,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瑾西……”

    他突然古怪的笑了笑,颓然往后面摇晃着倒退了两步。

    她被他笑得心头发麻,弱声问道:“瑾西,瑾西你怎么了?你别这样好吗?……,你会吓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