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9章 把这里面的‘零食’吃了
    男人眉梢微皱:“你这是什么表情?看见我,你难道不应该表现得很高兴吗?”

    “对对,我确实很高兴!”

    夏桑榆站起身,抓住男人的胳膊着急的说道:“容慕北,你快点帮我把他送去医院吧,我担心再晚一会儿,他就没命了!”

    “他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容慕北,我求你了!”

    “叫四爷!”

    “四爷!我求你了,你帮帮我们吧!”

    夏桑榆真心的恳求,已经在心里做好了下跪的准备。

    容慕北却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金色打火机,淡淡说:“急什么?在我救你们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解释一下你在良辰夜总会栽赃陷害我的事情?”

    “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我在良辰夜总会的时候,不该用冰美人反过来陷害你!”

    她双手合十,满脸的焦急与忏悔。

    “四爷!上次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郑重的道歉,回头你想要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现在请你无论如何也得帮帮我……”

    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厉哲文,更加焦急的说道:“求你了!他真的快要死了!”

    “帮你也行!”

    容慕北从兜里摸出透明的塑料小袋:“把这里面的零食吃了,我就帮你!”

    夏桑榆的脸色瞬时变得比四周白雪还白。

    那所谓的‘零食’,她自然知道是什么。

    而且那塑料小袋上面交叉而成的X标识在阳光的辉映下是那么的清晰。

    她不想在药物的刺激下失去意识,更不想变成薛紫涵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容慕北见她迟疑,忍不住轻嗤一声笑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再耽搁下去,他可就流血过多没救了!”

    厉哲文身下的血水和雪水,已经积成一汪水洼了!

    确实不能再拖了!

    她眸色一狠,抬手将那小塑料袋一把夺了过来:“吃就吃!”

    “呵呵,吃吧,就这样干吃味道也不错哦!”

    容慕北饶有兴味儿的看着她,等这看她下一步就跌落深渊。

    夏桑榆狠狠瞪他两眼,撕开小塑料袋,将里面看上去比钻石还要晶莹的颗粒倒在了掌心。

    莹莹闪亮,每一颗都美得摄人心魄。

    谁也想不到这东西会是令人一旦染上就终生也摆脱不了剧毒之物。

    她深吸一口气,眸色愈加坚决了一些。

    厉哲文可以为了她把性命都豁出去,她为他做这点儿牺牲真的不算什么!

    她将冰美人送到嘴边,张口正要吞下,一道猛烈的巴掌突然毫无征兆的扇了过来。

    她惊呼一声,手中的冰美人像是最闪耀的钻石,被一掌拍飞出去,跌落在雪地里,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几乎同时,一道沉戾的声音吼道:“你疯了吗?”

    她抬起头,看见的是容淮南那张气得扭曲的俊脸。

    她怔然:“怎,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他脖子上青筋暴起,怒声吼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吃下去的后果吗?”

    他声音太大,震得屋檐下的积雪簌簌而下。

    她看到他眼底浓浓的关心和焦急,一瞬间竟是有些心酸:“二,二哥……”

    “别他妈叫我二哥!我早就和容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容淮南暴躁的吼了他一声,转身走到厉哲文身边看了看,对远处过来帮忙的几个男人大声吼道:“我靠!你们的动作能不能快点儿?!慢吞吞的!你们想害死人吗!?”

    几个男人的手上还抬着一副担架!

    被他一顿训示后,脚下的步子果然更快更急了些。

    几人合力,很快就将厉哲文抬上担架,往车上快步跑去。

    容淮南对着他们的背影大声喊道:“喊那小王帮他包扎一下,人如果死了,我跟你们没完!”

    说完还低低咒了一句脏话,抬起一脚,将厚厚的积雪踹得漫天飞起。

    粗鲁暴躁,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好脾气。

    夏桑榆上前两步,小声问道:“小王是什么人啊?”

    “我们剧组的随行医生,处理外伤很有一手!”

    容淮南睨她一眼,这时候才发现她里面姣好的身体几乎真空,外面也只穿了一件空荡荡的大衣。

    他一直都很幻想她的身体。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沉浸在对她身体的臆想里不能自拔。

    那时候,在他身边出入的女人都眉眼清秀,与她多多少少的有几分相似之处。

    他每一次抱着她们做暧,总算会情不自禁在脑海里将她们幻想成她的样子……

    然而现在,她美好性感的身体就在眼前,他的心里居然出奇的平静,除了满满的疼惜,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看她嘴唇都变成紫色了,想必冻坏了吧?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往她身上胡乱一裹:“上车吧,车上暖和些!”

    “嗯!”

    她像个做错了事情,被兄长狠狠教训过的孩子,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往不远处的车上走。

    容慕北站在旁边,脸都气得铁青了!

    见他们这就要走,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哥,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容淮南脚步一顿:“我从来不想管你!你爱怎么胡闹是你的事情,可我就是不许你动她!”

    他冰冷凶戾的眸光直直盯着容慕北:“容慕北,今儿我正式警告你,以后若你还敢逼她碰那种东西,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他宽大的手掌一把抓住她冰冷的小手,带着她大步往前面走去。

    容慕北看着他们的背影,低低的咒骂一声,也跟了上去。

    自从上次容慕北一回来就摘掉了母亲阮美玉的氧气罩和营养供给管,害得拖了三年多的母亲就那么死了之后,两兄弟之间的关系就一直都是这样不尴不尬的维系着。

    上次容慕北被抓,被关,容淮南也没有出面请律师什么的!

    当然,容淮南更是一次也没有到看守所去看望过他!

    后来容慕北被洗白,放出来了,容淮南也表现得很淡然,只是在他回家的那天晚上,陪他吃了一个晚饭。

    毕竟,过年了嘛!

    后面这几天,容淮南呆在剧组的时间比呆在家里面的时间还多。

    容慕北想要把夏云姿推荐到容淮执掌的四方传媒,只能带着她亲自去剧组找容淮南。

    却没想到容淮南一见到夏云姿,脸色就变得比锅底还黑,直接让她滚蛋,永远都不想再见到她这张恶心的脸。

    夏云姿委屈得要命,在容慕北面前撒娇卖痴的纠缠着,不嘛不嘛,北先生你答应过人家,要帮人家进入四方传媒的嘛……

    容慕北也没办法,只能又去找容淮南。

    容淮南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说夏桑榆在晋城出现了……

    他那颗死寂了三年的心,瞬间便又复苏了!

    明知道那是一个永远也得不到的绮梦,他还是忍不住连夜开拔,带着剧组的人返回晋城。

    就在返回晋城的途中,遇到了被歹徒纠缠,站在雪地里绝望求救的夏桑榆。

    当时车速太快,距离也有些远,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那就是夏桑榆。

    直到车子行使出了几里,他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刚才雪地里呼救的女人,身形轮廓,怎么会那么像他朝思暮想的夏桑榆?

    他急忙下令车队调头往回开。

    却发现容慕北已经先他一步回到了刚才经过的那座红砖屋,而且,正在逼着夏桑榆吞食剧毒之物。

    他当时心头一紧,想也不想就一巴掌甩了过去……

    这时候他一面走,一面侧眸看了看她的脸颊:“刚才没打着你吧?”

    夏桑榆摇摇头:“没有!”

    想了想,又轻声说:“谢谢你!”

    他笑笑,突然就觉得鼻头有些发酸。

    仰头深吸一口气,他岔开话题道:“你怎么会和容慕北扯上关系?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危险?”

    “他救过我!”

    夏桑榆如实说道:“我之所以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他曾经在我生死一线的时候救过我!”

    “他救你也只是为了利用你!”

    容淮南很肯定的下了定语。

    夏桑榆其实也早就知道,容慕北之所以救她,就是知道她是容瑾西的妻子,想要利用她来摧毁旷世集团和容瑾西……

    若她毫无利用价值,容慕北就算把她从海里捞起来,只怕又会给她扔回去。

    所以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啊,向来就是如此纠缠复杂,令人难以分辨。

    夏桑榆正走神,一道揶揄的女声突然从她的侧前方传来:“喔天呐,这是谁啊?这,这该不会是死了三年的容夫人吧?”

    夏桑榆抬头,看向对面表情夸张的女人,淡声说:“夏云姿?”

    “对啊!咱们姐妹两个还真的是很有缘分呢,居然在这里都能碰上!”

    夏云姿搔首弄姿的上前,围着她走了几步,啧啧道:“夏桑榆,你怎么搞成这样?被刚才那几个歹徒给强爆了?”

    夏桑榆皱眉,冷漠的目光从她的断指上面扫过:“夏云姿,如果你还想要保住余下的这几根手指头,最好马上就给我闭嘴,别在我跟前哔哔哔的招人烦!”

    夏云姿面露惊恐:“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