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7章 方寸大乱
    她叹了口气,岔开话题:“夏桑榆,你觉得人活着有意义吗?”

    “没有意义!”

    夏桑榆想起了很久之前,哥哥宫少玺说的那段话:“命运给了我们一副积木,不管我们努力的将它搭建成什么样子,最后都会被死神无情的收走!我们终将一无所有,我们终将失去一切!”

    “既然活着毫无意义,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你的活着对你自己来说可能是没有意义,可是对你身边的人有意义啊……”

    夏桑榆是经历过数次生死的人,对于这种生与死的话题格外有所感触。

    一路上就这样边走边谈,直接将她送到了院子里面那辆黑色的保姆车前面。

    阿昌正坐在驾驶位置上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三十万已经到账了吗?我回头查查,如果到账了,我这边立即给你送货过去……,好好,没问题……,合作愉快哈哈哈……”

    看见夏桑榆和薛紫涵出来,他连忙挂断电话,从车上走了下来。

    “紫涵夫人,你事情都办完了?”

    神色关切,还伸手将她头发上的一片落叶捻了下来。

    薛紫涵轻笑:“都已经办好了!我们回吧!”

    阿昌往她们身后看了两眼:“品柔呢?不跟我们回去吧?”

    “品柔本就是宫氏的孩子,我和她之间,已经没关系了!”

    “没关系了?你将品柔扔下了?”

    “嗯,我将品柔送回家了!”

    “可是,可是……”

    阿昌始终也没‘可是’出一个所以然来。

    薛紫涵已经低着头,上了他身后的保姆车。

    阿昌讪讪的住了口,对夏桑榆颔首道:“桑榆小姐,抱歉哈,给你添麻烦了!”

    桑榆淡笑:“阿昌先生这是说的哪里话?紫涵身体不好,还请你对她多加照顾!”

    “应该的,应该的!”

    阿昌连声答应,态度谦恭,像一个真正的司机。

    和夏桑榆告别后,他转身就要上车。

    夏桑榆没有忍住,脱口说道:“阿昌先生,你知道藏D十克就会判至少三年的有期徒刑吧?情节严重的话……”

    “抱歉啊桑榆小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阿昌呵呵干笑,几个大步就上车,带着薛紫涵扬长而去。

    夏桑榆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有些失神,一想到薛紫涵要和阿昌结婚,一想到她余生都不能摆脱那东西的控制,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唏嘘感慨。

    容瑾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他拉开大衣,从后面将她一把涌了进去:“外面冷!咱们去屋里吧!”

    “嗯!”她答应着,又忍不住回头往薛紫涵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瑾西问:“林心念和薛紫涵,以后不会再来了吧?”

    “嗯!不会再来了!”

    她们本来就是宫少玺的代孕女仆,兜兜转转了三年多时间,最终也还只是一个代孕女仆的身份。

    留下孩子,以后就各不相干了。

    容瑾西将她扳转过来,温暖大掌轻轻摩挲她冰凉的脸颊:“桑榆,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马上就将她带回家了。

    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他容瑾西消失三年的爱人,又回到他身边了。

    面对他满满热切的目光,夏桑榆心里却有些不安:“晋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莫思……”

    “莫思已经令殡仪馆的人将‘陶夭’的尸体拉走了!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只不过是咱们的障眼法!”

    “可是周督长呢?周督长会有所察觉吧?毕竟‘陶夭’是犯罪嫌疑人,他肯定会对‘陶夭’验明正身的……”

    “周督长是我朋友!他已经结案,估计明后天就会带着家人出国旅游去了!”

    “他在暗中帮我们?”

    “既然你都说了是暗中,就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明嘛!”

    容瑾西将她冰冷的小手握在怀中,再次问道:“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嗯……”她抿唇想了想:“再给我两天时间吧!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

    “还要两天?”

    “嗯!两天应该够了!”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吗?可以让我去帮你处理吗?”

    “这……”夏桑榆迟疑起来:“不用了,我自己就能办好!”

    她还想要去金氏别墅走一趟,找到张咪,让她把自己的儿子还给自己。

    四个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不过,她现在还不想把这事儿告诉容瑾西。

    过了两日,容瑾西带着曜儿和一对宫氏小小姐回到了容氏公馆。

    莫思早就在等着瑾西哥哥回来的这一天了。

    她提前两天就去做了全身SPA,还专门新学了一种化妆手法,可以让五官显得更为青涩稚嫩,嘴唇的颜色也是十分动人的咬唇色!

    这两天,她几乎每天都会在二楼栏杆处往瑾西哥哥回来的方向张望。

    看见瑾西哥哥的车子驶过来,她连忙蹬蹬蹬下楼:“瑾西哥哥……”

    容瑾西下车后淡淡撩了她一眼:“家里的事情都办好了?”

    “嗯!都办好了!陶夭藏D陷害你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她畏罪自杀也是罪有应得……”

    莫思一面说,一面用目光小心的观察他的脸色:“瑾西哥哥,虽然陶夭的背影和眼睛看上去都和桑榆姐姐有几分相似,可她毕竟不是桑榆姐姐……”

    她眨了眨明媚的眼睛,真挚道:“瑾西哥哥,我希望你能够今早从过去的痛苦中走出来……”

    “好,我知道!”

    容瑾西打断她的话,往车上的三个小宝宝看了一眼,介绍说道:“坐在曜儿左边的叫品柔,坐在曜儿右边的叫沫儿,以后她们就住在这里了!”

    莫思瞪大双眼:“瑾西哥哥,你从哪里捡来这两个小不点儿?她们的父母呢?为什么要住在咱们这里?”

    “她们没有父母!”容瑾西郑重道:“从今往后,她们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说完,转身将车上可爱的三小只一一抱了下来。

    莫思在旁边目瞪口呆:“瑾西哥哥,你这是……在做慈善吗?”

    “你愿意这么理解,我也不会介意!”

    容瑾西在芬姐和秀雅的帮助下,带着三只萌宝往里面走。

    莫思眼底浮上失望之色。

    她今天这么美丽的妆容,这么衬显身材的香奈儿冬裙,他居然连一个眼风都没有往她身上看!

    在他眼里,她还不如捡回来的那两个孤儿呢!

    轻哼一声,不情不愿的往里面走去。

    以此同时,夏桑榆开着那辆白色跑车,已经来到了金氏别墅。

    金重泰打着哈哈,热情的接待了她:“哎呀呀,这不是消失了三年的桑榆小姐吗?你这次回来,容先生肯定会高兴坏的!”

    一面热情的寒暄,一面吩咐家里的佣人上茶,上好茶!

    夏桑榆笑笑,坐下后假装无意的四下看了看:“张咪呢?我以前和她是极要好的朋友,好长时间没见她了,想找她叙叙旧!”

    “你找张咪?”

    金重泰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她失踪了!”

    “失踪?”她的心哐当一声,乱了方寸:“什么时候的事情?好端端的,怎么就失踪了?”

    “唉,上次在容氏公馆,我让她给容先生身边的一个女佣道歉,回来她就不见了!连孩子也带走了!”

    连小华庭也带走了?

    夏桑榆的脸色瞬时变得十分难看:“那你有找过吗?”

    “找过!暂时还没有她的消息!”

    “……”夏桑榆更加慌乱了。

    张咪一定是上次在容氏公馆向她道歉的时候,察觉到她就是怎么都死不了的夏桑榆,这才吓得连夜逃走了吧?

    早知道会打草惊蛇,她那天就应该使劲儿再使劲儿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她攥紧拳头,指甲陷进掌心都没有察觉!

    “桑榆小姐?桑榆小姐?”

    金重泰见她出神,连忙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

    她满心失望,站起身就要离开。

    金重泰在后面殷勤道:“桑榆小姐,我看你脸色不好,要不去亲自送你回容先生身边吧?他这三年可一直都在想着你呢!”

    “不用了!我还有事儿,先告辞了!”

    夏桑榆失魂落魄的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身定定看向金重泰:“金老先生,我想冒昧的问一下,张咪身边那个孩子,是你亲生的吗?”

    “不不不……”

    金重泰连连摇头:“那孩子和我没有半点儿关系,我遇到张咪的时候,她身边就有小华庭了……”

    “哦,原来如此!”

    夏桑榆喃喃的说了一句,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下台阶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还差点滑倒。

    一个佣人及时的扶住了她:“桑榆小姐,请当心!”

    佣人说完左右看了看,将一张小纸条塞进了她的手里:“我扶你上车吧!”

    夏桑榆愣愣的点头:“好!……谢谢!”

    上车后,她将白色跑车驶出金氏别墅,找了个僻静少人的地方停靠下来。

    摊开掌心中攥着的纸条,上面是熟悉的刚劲字体:三番里张各村村尾的红色砖屋。

    她认识这字体。

    这是厉哲文的手写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