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6章 最后的慈悲
    薛紫涵空洞的眼神直直盯着那佣人:“你说,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佣人觉得她的目光有些瘆人,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缩:“紫涵夫人,你,你干嘛问出这样的话?”

    “你不知道答案吗?”

    薛紫涵恍恍惚惚的笑:“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浑浑噩噩的吃饭睡觉,却从没想过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佣人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连忙放柔声音,诱哄道:“紫涵夫人,要不你还是跟我去见桑榆小姐吧?桑榆小姐是最聪明的,她说不定能回答你的问题哦……”

    薛紫涵没有再纠缠佣人问一些永远都没有答案的问题,脚步摇摇晃晃,宛如一具行尸走肉,往夏桑榆所在的地方走去。

    夏桑榆坐在一间较为封闭的密室里,看见薛紫涵走进来,眼神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惊讶与惋惜!

    薛紫涵的样子,比上午的时候更加萎靡颓丧。

    她肤色青白,就连嘴唇也没有丝毫血色。

    眼睛大而空洞,半分活人的生机都没有。

    更别说她那骨瘦如柴的身形,和摇摇晃晃的步伐了……

    夏桑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在DP的荼毒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震撼之下,她站了起来:“紫涵!”

    薛紫涵茫然的看向她,迟缓道:“你……找我?”

    “嗯!”夏桑榆指了指对面桌子上的食盒:“给你准备的晚饭,趁热吃点吧!”

    薛紫涵确实也觉得很饿。

    她走过去,将食盒揭开看了看:“鸡汤混沌?”

    “嗯,我让佣人特意为你准备的!”

    夏桑榆将筷子递给她:“吃点吧,吃完我有话给你说!”

    “好……”薛紫涵的身上,没了白天想要杀她的那种戾气。

    她拿着筷子坐下,夹起一只馄饨正要往嘴巴里面送,那种浓腥的恶心气息又涌了上来。

    她急忙放下筷子,伸手捂住嘴巴,到旁边的垃圾桶旁边一阵干呕。

    夏桑榆皱眉看着她。

    待她稍稍平息一些,直接开门见山道:“紫涵,你这个样子,我觉得应该去戒毒所……”

    “我不去!”

    薛紫涵一下子就暴躁的吼了起来:“我不去那种鬼地方!打死我也不去!”

    “可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夏桑榆苦口婆心,又道:“你不要对戒毒所有抵触情绪,据我所知,有很多人都能够在里面彻底的把那东西戒掉的……”

    “我不去我不去!我都说了我不去了你还想要怎样?”

    薛紫涵情绪飙升,抄起面前的那碗鸡汤馄饨就往夏桑榆的头上砸了过来:“贱女人,我知道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一直都想要害死我!”

    夏桑榆知道她是个疯狂的女人,见状急忙用足尖在地上一点,座椅下面的滑轮就带着她往侧面滑行开去。

    避开了那碗滚烫的鸡汤混沌。

    她静静的看着薛紫涵,等着她的情绪慢慢归于平静。

    薛紫涵几个小时之前才吸食过那种东西,所以这一次的怒火,并没有维系太长时间。

    她颓然的在对面椅子上坐了下来:“对不起……,我这爆脾气,我自己也没办法!”

    “你就不担心你这爆脾气,会吓到品柔吗?”

    “品柔很懂事的……”

    “再懂事,她也还只是一个孩子!”

    夏桑榆手指无意识的在面前的桌面上叩击着,淡淡又道:“薛紫涵,你是成年人,我希望你冷静下来的时候,能够为品柔的将来多想想……”

    薛紫涵抬眼看向她:“你什么意思?你想让我也放弃对品柔的监护权和抚养权?”

    夏桑榆神色镇定的说道:“以你现在的状况,你根本不能给品柔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夏桑榆今天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说动薛紫涵放弃对品柔的抚养权和监护权。

    可是她这才只开了一个头,薛紫涵突然就低下头,嘤嘤嘤的抽泣起来。

    她皱眉:“你这又是怎么了?一会儿莫名其妙发脾气,一会儿又莫名其妙的哭,你看看你这样子,哪有半点儿像是做母亲的?”

    “桑榆小姐,我,我……有件事情,不知道应不应该对你说!”

    “你想说就说吧,不想说就算了!”

    她表现得很随意,半点儿强求的意思都没有。

    薛紫涵却反而更加想要告诉她了。

    她从坤包里面抽出一份医院化验单递给她:“你看看这个!”

    夏桑榆接过,只看了一眼就惊愕得失声道:“你,你居然携带艾……”

    余下的两个字,她没有说出口。

    目光从化验单上面定定看向薛紫涵:“什么时候染上的?品柔呢?你该不会连品柔也祸害了吧?”

    “没有没有,品柔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怎么忍心连累她?”

    薛紫涵泪如雨下,哽声又道:“有一次,阿昌带我去参加一个聚会……”

    阿昌带她去参加的聚会,自然不可能会是什么好的聚会。

    一众毒友聚在一起,共用一套器具是常有的事情,至嗨的情况下,和来路不明的人发生关系也是常有的事情!

    既然和来路不明的人发生了关系,那么染上病毒,也只是早晚的事。

    其实,自从她开始碰那些白色粉末的那一天开始,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了!

    夏桑榆将化验单重重拍在面前的桌子上,语气坚决的说道:“开条件吧!品柔必须得留在我的身边!”

    薛紫涵羞愧的低着头,不停的抽纸巾抹眼泪,擤鼻涕。

    夏桑榆嫌恶的皱起了眉头:“薛紫涵,你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比林心念还要令我失望!”

    “对,对不起……,我也知道我不配做品柔的母亲,我更加知道品柔留在我的身边,不会有好下场……”

    薛紫涵抽噎着,结结巴巴道:“她是宫氏的孩子,将她留给宫氏我无话可说,不过,不过……,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两个条件!”

    “你说,能答应的,我一定答应!”

    “第一个条件,我想请你替我保守秘密!我XD,我患病,这些事情,都请你不要告诉我的品柔,也不要告诉我的父亲和身边的亲友!”

    “你放心,我不是个爱八卦的人!你的事情,我出了这个房间门,就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嗯,谢谢你……”

    “说你的第二个条件吧!”

    “第二个条件,我想请你替我把身体里面的余毒都解了,我不想每个月都往墨尔庄园跑一趟……”

    “余毒,其实根本不用解!”

    夏桑榆摊了摊手,轻描淡写的说道:“其实,三年前我故意安排的那一场戏,是吓唬你和林心念的!你们看见的那些关于致命病毒的可怖症状,是我从境外网站上面拷贝下来的!给你们身体里面注射的,也只是普通的营养液,根本不是什么有毒物质!”

    薛紫涵的眼瞳慢慢放大:“这一起,都,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她夏桑榆虽然很想要控制住这两个不安分的代孕女仆,可是还不至于用那样惨绝人寰的方式去对她们!

    可惜的是,在她们的眼里,夏桑榆一直都是十恶不赦的,所以才会坚定不移的相信夏桑榆对她们下了狠手。

    但凡她们自己的内心有一点儿善念,也不至于会把夏桑榆想成是那样不择手段的狠毒之人!

    过往种种,像是放电影一般在薛紫涵的眼前放过。

    良久,她苦笑着长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把合同拿来吧,我签!”

    夏桑榆将早就准备好的文本合同递到她的跟前:“你可要想好了!”

    “不用想!这应该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她目前的状况,根本不适合带着一个孩子在身边。

    把品柔留在宫氏,留在夏桑榆的身边,这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对女儿品柔最大的慈悲了!

    签好字,她将合同双手递到夏桑榆的跟前:“桑榆小姐,我的品柔,就拜托你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夏桑榆接过合同,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心头莫名一酸,倏然就红了眼眶:“紫涵,以后,你也多多保重!”

    “我会的!”

    薛紫涵凝视着她眼瞳中的泪光,心房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般,所有的恩怨过往,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泪眼相望,恩仇尽泯。

    夏桑榆送她出门,忍不住又叮嘱道:“那个阿昌,你换了吧!”

    薛紫涵苦笑:“换不掉的!”

    “为什么换不掉?一个司机而已……”

    “他不是司机,是我父亲为我找的结婚对象!”

    “你要和他结婚?”

    “嗯……,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结婚的念头,可是架不住我爸苦苦相逼,后来见他人还不错,就答应先相处来看看……”

    这一相处,便再也离不开阿昌了。

    她也不再避讳夏桑榆,把自己这几年的遭遇拣重要的都告诉了夏桑榆。

    看出夏桑榆眼里的悲悯与难过,她反而笑着安慰她。

    “桑榆,你不用替我难过!反正我都是行将就木之人,现在安排好品柔的事情,我更是无牵无挂……,既然我爸想要看到我结婚成家,那我就顺从他的意愿,嫁给阿昌吧,如此,也算是对他尽了一点儿孝道了!”

    “你知道阿昌的来历吗?他怎么会有X组织的那些东西?”

    “这些都不重要……”

    薛紫涵神色厌烦,不想再说这个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