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5章 跟疯了一样
    薛紫涵的身体很快就在他粗暴的动作下苏醒过来。

    她出现了幻觉。

    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在宫少玺身边做代孕女仆的日子。

    缠绵,火热,癫狂。

    “少玺,少玺……”

    她的手抚上男人的面颊,双眼迷离,痴痴笑道:“我又看见你了!我又能看见你了!”

    每次她吸食了那东西后,眼前总会出现宫少玺邪俊魅惑的模样。

    她真的好爱他!

    就算被他用最粗暴的姿势压在身下也没关系!

    就算被他弄疼了也没关系!

    身体就算被他折成了最痛苦的形状也没关系!

    只要他在,只要他快乐,一切的一切,都没关系!

    “贱女人,每次都叫着一个死人的名字,真踏马扫兴!!”

    阿昌烦躁的低咒一声。

    他推开她,直接从她的身上跨过去,扯了一条毛巾,拧湿之后收拾身上的秽物。

    薛紫涵倒在地上。

    她还沉浸在和宫少玺一起欢愉的画面里,身体轻微的战栗着,像是非常痛苦,又像是极致的欢愉。

    大厅里面,夏桑榆正在问一名佣人:“紫涵夫人呢?”

    佣人神色有些古怪,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洗漱间,压低声音道:“紫涵夫人在那里面呢!”

    顿了顿,佣人又道:“那个叫阿昌的司机也在里面!”

    佣人的神色有些奇怪,夏桑榆也没有在意,抬步便往洗漱间走去:“我看看去,怎么这半天还不出来!”

    “桑榆小姐!”

    佣人在身后唤住了她。

    她回头,不解道:“怎么了?”

    佣人踌躇片刻,上前压低声音说:“桑榆小姐,我刚才从洗漱间外面经过,听到里面有那种声音……”

    她秀眉微拧:“什么声音?”

    佣人有些难为情的沉默片刻,这才支支吾吾说:“听上去,像是,像是在做那种事情……”

    见夏桑榆还是不明白,佣人只得又道:“就那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

    夏桑榆这才微微变色:“他们两个?”

    一个司机,居然敢趁着主人意识不清的时候,乘机做那种事情?

    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佣人点了点头,肯定的语气道:“我趴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儿,应该是在做那种事情!”

    洗漱间的门因为透气和美观的需要,做得并不是那么隔音。

    佣人如此肯定,那应该是所言不虚了!

    夏桑榆的眉梢蹙得更紧,正进退两难的时候,洗漱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阿昌衣冠整齐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夏桑榆,他稍微一怔:“桑榆小姐也在哈!”

    这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直接就要从她的身边往外面走。

    夏桑榆连忙问道:“她怎么样了?”

    “她没事儿了,缓过这阵子就好了!”

    阿昌冲她颇为歉意的笑了笑:“她就是这样,每次瘾上来了,都会举止癫狂,谁也拦不住,刚才没有吓到你吧?”

    “哦,我还好!”

    夏桑榆回答了一句,又问道:“她这样多久了?你是怎样让她安静下来的?”

    “我也没办法,只能采取一些……非常手段让她不那么躁狂!”

    “什么样的非常手段?”

    “桑榆小姐你还是不要问的好,会吓到你的!”

    阿昌笑笑,礼貌的颔首说道:“回头再聊,我去帮她拿身换洗的衣服!”

    “哦,好的,你去吧!”

    夏桑榆目送着阿昌往停保姆车的地方走去,然后她飞快转身,直接就去了洗漱间。

    洗漱间里面,还充斥着恶心的味道。

    薛紫涵瘫软的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喃喃道:“少玺,少玺……”

    夏桑榆皱眉:“薛紫涵,你清醒一点儿!”

    薛紫涵沉浸在有宫少玺的幻境里,根本听不到她在身边说什么。

    她身上的紫貂大衣已经跌落在水池里,被打湿,皱巴巴的,看上去全无半点儿华贵美感了。

    她贴身穿着的衣服虽然被整理过,可是她的大腿上被人强虐之后的淤青清晰可见!

    光滑如镜的搁物台上面,两根搭在一起的卷曲毛发令夏桑榆恶心不已。

    佣人说得没错,他们刚才在这洗漱间里面,真的是疯狂的做过。

    阿昌所谓的非常手段,就是这个?

    夏桑榆眼底浮上嫌恶的神色,正要站起身,目光突然被地上一只空瘪了的塑料小袋吸引。

    她走过去,将那小袋轻轻捻起。

    灯光的映照下,那上面的X更是清晰可辨!

    她脑海中劈过惊雷,阿昌口中的非常手段,不是做暧,而是比强行做暧恐怖百倍的DP?

    “桑榆小姐!你在这里干什么?”

    阿昌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桑榆吓得浑身一颤,差点惊叫出声。

    她转身看向阿昌:“阿昌,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阿昌神色镇定,目光淡淡的从她手上的小塑料袋上面扫过:“这是什么?一只塑料袋而已!”

    “我说的是里面的东西!”

    夏桑榆眼底浮上厉色:“你给她吸了?是在你的蛊惑下,她才接触这种东西的?”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阿昌的态度礼貌而疏冷。

    他从她身边走过,镜子来到薛紫涵的身边,将一件驼色大衣穿在她的身上。

    薛紫涵嘻嘻笑着,摸着他的脸直叫少玺,少玺……

    跟疯了一样。

    完全没有自主的辨别意识了!

    夏桑榆在旁边看得又气又恨,见阿昌抱着薛紫涵就要出去,她忙问道:“你要带她去哪里?”

    “去外面休息休息,她现在很虚弱……”

    是啊,阿昌现在是不会带着薛紫涵就这样离开的,因为她还没有给她注射‘解药’嘛!

    夏桑榆看着阿昌的背影,眼神慢慢变得冰冷森寒。

    她敢肯定,这X塑料袋,一定是阿昌的东西。

    她还敢肯定,院子里面停着的那辆黑色保姆车上,还有更多这样的东西!

    阿昌是X组织的人?

    是X组织在晋城的下线?

    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让薛紫涵继续和阿昌混在一起了!

    傍晚的时候,薛紫涵终于从那种极嗨的状态中慢慢清醒了过来。

    她摇摇晃晃从沙发上坐起来:“品柔……,品柔?”

    叫了两声,小品柔没有像以前那般,一听到她的召唤就摇着小尾巴屁颠屁颠儿的跑过来。

    她四下看了看,这才想起今日是到墨尔庄园来找解药来的!

    解药还没注射进身体里,她的瘾先就发作了,害得她在夏桑榆的面前出尽了洋相吧?

    她烦躁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口好渴,好想喝水啊!

    她砸吧了两下嘴巴,好重的腥臭味道……

    站起身,摇摇晃晃往饮水机的地方走。

    守在旁边的一名佣人见状,连忙过来问道:“紫涵夫人,你是要喝水吗?我帮你倒,你快坐下好好歇息歇息!”

    “好,谢谢!”

    她确实有些不想动。

    全身的骨架就好像被拆散过一般,酸疼得厉害。

    佣人很快就把一杯温热的纯净水递到了她的手边:“紫涵夫人,给!”

    “谢谢!”

    薛紫涵道谢后端过杯子,喝了一口,正要下咽,喉头那种腥臭恶心的味道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她没有忍住,呃的一声呕了出来。

    佣人想要帮她拿垃圾桶,却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她将一口异常浑浊的水吐在了进口长绒地毯上。

    “对不起……”

    薛紫涵弱弱的道歉:“我这破身体,每次发病醒来之后,都会觉得嘴巴里面有异物,很恶心,很想吐……”

    “没关系……,桑榆小姐交代过,但凡是你用过,坐过,摸过的东西,都要拆掉,全部换成新的!”

    佣人实心眼,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薛紫涵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夏桑榆真这么说?她这是在嫌弃我吗?”

    佣人低眉敛目,没有说话。

    嫌弃还是不嫌弃,这不明摆着吗?

    薛紫涵气得手脚发抖,呼一下站起身:“她在哪儿?我要见她!”

    “好的!紫涵小姐请跟我来!”

    佣人奉命守在这里等她醒过来,就是要带她过去见桑榆小姐的呢。

    当下两人便出了屋,沿着回廊往左侧方向走去。

    廊檐下面挂着一溜儿的页贝风铃,在寒风中,发出叮叮铃铃的清脆声响。

    薛紫涵把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一些,看着熟悉的景致,突然就想起了三年前,在这庄园里面做代孕女仆的日子。

    那时候的宫少玺,真是邪俊得令人神魂颠倒啊……

    为了能够让他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多做停留,她想尽了一切手段去打压别的代孕女仆。

    每天傍晚她都会绞尽脑汁的做出自己最拿手的糕点,希望能够得到他的青睐,希望能有为他侍寝的机会……

    后来她终于如愿以偿了,成为了他的女人,也怀上了他的孩子,可是这以后的日子,好似变得愈加艰难,愈加看不到希望了!

    薛紫涵心神恍惚,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沉重。

    佣人在前面走了一会儿,听见身后没有脚步声,回头一看,见她还站在那里发呆。

    佣人只得又折转身:“紫涵夫人?紫涵夫人你怎么了?快走吧,桑榆小姐该等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