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4章 活着和死了没啥分别
    夏桑榆被她失去理智的凶悍样子吓得闭上了眼睛,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喉咙中飚了出去:“啊——!瑾西!”

    一道敏捷的黑影像是猎豹出笼般猛然窜出,直接将压在她身上的薛紫涵掀翻在地!

    夏桑榆惊魂未定的翻身坐起,不敢置信的看着和薛紫涵缠斗在一起的男人。

    三十多岁,寸头,大眼方脸。

    不是她的瑾西!

    她吓得往旁边缩了缩,手掌撑着地面,被陶瓷碎片划伤了也全无察觉。

    容瑾西听到她的惨叫,蹬蹬蹬下楼的时候,正看到她像只受惊的小兔,抱着双臂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他看到了她后背上的血,手掌上的血。

    心房猛然一窒,他快步跑了过来:“桑榆!”

    “瑾西……”

    夏桑榆颤声叫着他的名字,张开双臂扑进他的怀里:“瑾西,我刚才,刚才差点就死了!”

    刚才,薛紫涵手中锋利的陶瓷碎片距离她的脖子只有零点几厘米了!

    真的是只差一点点,她的颈动脉就被割破了!

    容瑾西将她从地上一把抱起:“我带你去找医生!”

    方管家听见她的惨叫,也急急忙忙往这边小跑了过来:“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桑榆小姐你刚才……”

    夏桑榆不想让他一个老人为自己担惊受怕,所以强撑着笑脸解释说“没什么!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被地上的瓷片划伤了……”

    “那我去叫家庭医生过来!”

    方管家说着就要走。

    夏桑榆忙又问道:“方叔,那个人是谁?”

    方管家往薛紫涵的方向看了一眼:“是紫涵夫人的司机吧?好像是叫阿昌!具体我也不清楚,反正每次她回庄园,我都看见是这个叫阿昌的司机开车送紫涵夫人回来的!”

    桑榆点头:“哦,是司机啊……”

    方管家很快就把家庭医生找来了。

    夏桑榆的背部有三处被瓷片划伤,好在伤口不深,里面也没有残留着陶瓷碎片,清洗后又上了些止血药,休养个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

    她手掌上的伤倒是有些危险。

    因为只差一点点就划到筋脉了。

    她半趴在容瑾西的身上,每一次因为清理伤口而牵扯出无法忍受的疼痛的时候,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轻微痉挛一下。

    每次她一痉挛,他便会低头在她的脸颊上或额头上轻吻一下。

    好似这样做,就能让她身上的疼痛减轻一些。

    家庭医生一边给她包扎,一边后怕的叹道:“好险呐……,辛亏偏了一点儿,不然的话,桑榆小姐你的这只手只怕就会留下残疾了……”

    桑榆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哪那么容易就残疾了?医生你别说得这么严重,怪吓人的!”

    方管家忧心忡忡,在旁边重重叹息:“唉!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桑榆小姐你就受了伤,还流了这么多血……,我怎么都觉得不是个好兆头!看来,我得去伽来寺替桑榆小姐上香祈福才行!”

    桑榆忙道:“方叔,我不信这些的!”

    “桑榆小姐,你现在是宫氏唯一的掌权人,你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死了之后,怎么有脸去见宫氏的列祖列宗啊!”

    方管家长吁短叹,还时不时的摸出蓝色方格的手帕擦拭湿润的眼眶。

    夏桑榆也不好再与他深谈这个话题,遂打岔道:“方叔,我这里没事儿了,你去后面的宠物园看看曜儿和两位小小姐吧……,哦对了,林心念如果和宫沫儿道别完了,就将她带到密室,我帮她把身上的余毒清了!”

    哪有什么余毒?

    不过是震慑林心念的手段罢了!

    方管家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当下答应着,去后面的宠物园了。

    夏桑榆等到家庭医生也离开了房间,这才得空回头看向容瑾西。

    容瑾西眼底的杀气还来不及隐藏,便对上了她的目光。

    他微怔了一下:“还是很疼吗?”

    “不疼!”

    她仰起头,在他冷峻刚毅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有你在身边,我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疼!”

    他唇角勾起一抹牵强的笑意:“那个薛紫涵,看来是留不得了!”

    “不行啊瑾西!”她忙道:“她是宫品柔的母亲,你千万别动她!”

    “以金钱为目的的代孕妈妈,也配得上母亲二字?”

    “瑾西你不知道,这个薛紫涵与别的代孕妈妈有些不同!”

    “有何不同?难道她不是为了钱吗?”

    “还真的不是为了钱!她家里面其实也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豪门,她是因为对我哥宫少玺一见钟情,所以才不惜降低身份,到墨尔庄园做了一名代孕女仆……”

    夏桑榆提及往事,心里也或多或少添了些愁绪:“她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我记得她以前很火辣,很强势的!”

    她记得,薛紫涵那时候还是十二名代孕女仆的领班,无论身材还是样貌抑或是气质,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就是在这座庄园内,薛紫涵打过她的耳光,抢了她的曜儿,还曾经用开水从她的领口浇下去,差点没把她虐死!

    而她自然也没有放过她!

    正因为彼此之间交过手,她才更加了解薛紫涵性格中强势坚韧的一面。

    而现在……,薛紫涵变成了喜怒无常性格暴戾的瘾君子!

    夏桑榆无奈的长长吁了一口气:“总之,我和她之间的事情,瑾西你千万别插手!”

    容瑾西亲吻她香软的脖颈:“那她如果再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呢?”

    “我不会再给她那样的机会了!”

    夏桑榆想起刚才那只有X标识的塑料小袋,眼瞳中的神色蓦地变得森寒起来。

    刚才的客厅内。

    薛紫涵手中紧紧攥着的陶瓷片已经被她的司机阿昌给夺了下来。

    她眼神恍惚,盯着面前的男人看了好大一会儿,喃喃道:“你,你是谁?”

    “紫涵夫人,你清醒一点儿,我是阿昌啊!”

    阿昌刚刚说完,薛紫涵黯淡的眼神猛地又变得异常明亮起来:“阿昌?你真的是阿昌?”

    “是……”

    阿昌刚刚说出一个字,薛紫涵突然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襟:“阿昌你帮帮我!你帮帮我!我现在好难受……”

    她的身体又在紫貂大衣下面瑟瑟轻颤起来:“我快要死了……,快给我,我真的快要死了……”

    每一个字,她都是抖着说完的。

    说完之后,见阿昌还是一脸为难的不作声,便干脆俯身过去,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阿昌……,你懂的……,给我,我会谢谢你的……”

    阿昌缺少表情的脸色,因为这一个吻而有了些变化:“紫涵夫人……”

    “给我,求求你给我……,我难受死了……”

    薛紫涵祈求着,抓着阿昌的手,从她的紫貂大衣伸了进去。

    他左右看了看。

    这大厅里面,除了他们两个,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的影子。

    就在这里把那东西给她,应该也没有人会发现。

    不过,他要做别的事情,还是应该找个相对安全隐蔽的地方才行。

    他将她从地上抱起,大步往侧前方的洗漱间走去。

    洗漱间的门一关上,他便迫不及待将薛紫涵压在了墙上,声音也比刚才凶横了许多:“你找死吗?谁让你动那个女人的?”

    他粗壮的胳膊横压在薛紫涵的脖子上。

    薛紫涵瞬时就觉得呼吸不上,大口喘息两下之后,就开始翻白眼了:“阿……,阿……昌……”

    阿昌冷哼一声:“我今天给你个警告,那个女人,不是你能动的!”

    “是……,我……记住了!”

    薛紫涵求饶着,脸上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头发也已经被虚汗打湿。

    她没有想过去动任何人!

    前提是,任何人都别想动她要吸的那东西!

    阿昌见她呼吸不畅快要晕厥过去,这才猛的松开了她。

    她顺着墙壁,慢慢滑坐在了地上。

    呼吸稍稍顺畅后,她很快就又感觉到了那种蚀骨钻心的奇痒。

    身体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咬。

    又疼又痒,她快要抓狂了!

    她在地上爬了几步,伸手抓住了阿昌的裤脚:“阿昌……,我,我要……”

    她的口水,鼻涕,眼泪,顺着她说话的声音一起流淌了下来。

    阿昌眼底掠过一抹厌恶:“你瞧你这个贱样,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口里虽然咒骂,却还是从包里摸出一只小塑料袋扔在了她的面前:“拿去吧!”

    “谢,谢谢……”

    她欣喜若狂,急切的拆开包装,凑了上去。

    阿昌冷嗤一声,走过去将洗漱间的门倒锁。

    片刻后,他将倒在地上轻微抽搐的薛紫涵一把捞了起来:“轮到你来满足我了!”

    薛紫涵这时候还处于浑沌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不知道这个阿昌在对自己干什么!

    直到某处传来干涩的痛,她才压抑不住失声低呼:“啊……”

    “叫什么叫?又不是第一次了!”

    阿昌的眼神中涌动着兽类才有的凶狠。

    他将她压在旁边的搁物台就猛烈的动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