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3章 快给我,不然我会死的
    “我当然愿意放弃了!”

    林心念往她这边的沙发挪了挪,苦着脸抱怨说道:“桑榆小姐呀,你都不知道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个孩子有多烦人,有多累人……,吃喝拉撒一摊子事儿,全部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这两年都快被宫沫儿拖累死了!”

    难怪小沫儿会那么瘦,会那么木讷少语。

    想必在日常的生活中,林心念这个做娘亲的,也很少和孩子沟通互动吧?

    夏桑榆叹了口气:“你可要考虑清楚!一旦放弃,便意味着你和孩子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求之不得呢!”

    林心念语气有些急切的说道:“桑榆小姐,实不相瞒,若不是身体里面被你提前种植了病毒,我早就将她扔去福利院了……”

    遗弃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她说起来比遗弃一条不再受宠的宠物小狗狗还要轻松随意。

    三年前,夏桑榆就说过,让她在孩子的哺乳期结束之后,拿着该有的报酬,就离开宫氏,永远都别再见孩子。

    可她那时候舍不得,一方面是想要继续做宫夫人,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另外一方面,孩子终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希望自己能看着她长大成,人。

    然而残酷的现实,就是这么磨人。

    她很快就发现宫氏每月给的那笔钱,在外面根本撑不起奢华耀目的上流生活。

    而孩子成天哭哭啼啼,不出两个月就磨光了她本就不多的母性。

    现在,她只想甩掉这个烦人的包袱!

    夏桑榆见她心意如此坚决,便也不再勉强。

    她轻轻击掌三下,小筑就从楼上下来,将一式两份儿文本合同放在了她的面前。

    合同是容瑾西在楼上书房根据她这边的情况现场拟定的!

    她相信,这是一份严谨至极的合同。

    看也懒得看,直接就将合同推到了林心念的面前:“签了吧!”

    林心念看着密密麻麻五六页的合同,迟疑道:“这,这么快就把合同准备好了?”

    “对!我知道你们这两年带孩子辛苦,所以给你们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

    夏桑榆又将合同往她面前递进了几分:“签吧,签了,你就解脱了,轻松了!”

    林心念咬着嘴唇想了片刻:“签就签!”

    她丢掉宫沫儿这个大包袱,就可以更加快意的享受人生。

    拾掇拾掇,再去做个修复手术,说不定还能钓到一枚金龟男呢!

    笔尖落下之前,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夏桑榆!”

    夏桑榆微愣:“嗯?怎么了?”

    “我想问问你,如果我签了这份合同,以后和宫氏,和宫沫儿,和你夏桑榆就都没有任何关系了,对不对?”

    “对!没关系了!”

    夏桑榆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挽唇一笑,主动道:“你放心!只要你签了这份合同,保证以后不出现在沫儿的生活当中,我今天就可以帮你彻底把身体里面的病毒清理干净!”

    “真的吗?那我签!”

    林心念再无顾忌,拿起笔,刷刷刷的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

    最后一笔完成,她重重叹了口气:“好了!我自愿放弃了!”

    夏桑榆满意的笑了笑:“你还得去给沫儿做一个最后的告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不能伤害她幼小的心灵!”

    顿了顿,她又说道:“你最好是说你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帮她把爹地找回来!”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

    林心念站起身去找那个被她遗弃的女儿。

    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目光被她脖子上的吻痕吸引。

    在这庄园里,谁会和她发生那样亲密的关系?

    紧接着,林心念的注意力又被她领间那枚造型独特的宝石吊坠吸引。

    华彩流转,一看就价值连城。

    林心念艳羡不已,脱口赞道:“好漂亮的宝石吊坠,这设计也很特别!”

    “这个吗?”

    夏桑榆下意识的抚了抚胸前吊坠:“这是容先生送给我的!”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两人在浴室里面尽情欢爱之后,容瑾西像是变魔术一般拿出了这枚耀目的宝石吊坠,将它挂在了她的颈间:“新年礼物,喜欢吗?”

    “喜欢……”

    她是真的很喜欢。

    宝石的光华与她的气质十分契合。

    最主要是这造型设计她十分喜欢,奢华优雅之余还灵气十足,是她所见过最令她动心的珠宝!

    容瑾西俯在她耳边低声问:“真的喜欢?”

    “嗯,真的喜欢!”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宝石吊坠,爱不释手。

    他满意的轻笑:“比那颗帕帕拉哈艾斯利还喜欢?”

    她横了他一眼:“不是已经被你还给哲文了么?还提那个做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在帕帕拉哈艾斯利和这颗吊坠之间,你更喜欢哪一颗?”

    “当然是这一颗!”

    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给出了回答。

    容瑾西高兴坏了,抱着她又亲了一阵,最后还在这颗宝石吊坠上落下了滚烫的一记热吻:“喜欢就一直戴着,别取下来了!”

    “嗯!”夏桑榆哭笑不得。

    没想到一句话,就可以让他高兴,让他开心成这样。

    她却不知道,这枚宝石项链,是容瑾西亲自设计的款式,亲自选的底座材质和颜色,亲自挑选了最珍贵的宝石镶嵌而成……

    这期间的情义,才是最为珍贵的所在啊!

    夏桑榆回想起半个小时之前在楼上与容瑾西的这一番温存,忍不住的就又有些心猿意马,耳根泛红了!

    林心念羡慕的在旁边赞叹了两句,便去后院找宫沫儿告别去了。

    夏桑榆这才将目光看向呆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薛紫涵。

    薛紫涵嘴唇青紫,蜷缩在沙发上,正不停的打呵欠,流眼泪。

    华贵的紫貂大衣下,瘦削的身体还在不停的瑟瑟发抖。

    夏桑榆皱眉:“你怎么了?”

    “我,我冷……”

    “冷?”夏桑榆看了看她身边的壁炉。

    壁炉烧得很旺啊!

    薛紫涵那个位置靠得那么近,温度应该快接近三十度了吧?

    怎么会还冷?

    夏桑榆疑惑的站起身:“薛紫涵,你是不是病了?”

    “我,我……”

    薛紫涵见她伸手过来触碰自己的额头,急忙身体一缩,抱着双臂往后面藏了藏。

    几乎同时,清鼻涕从她的鼻洞中中像线一般流淌了出来。

    夏桑榆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几乎同时,她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以前在电视里面看过的瘾君子的画面!

    她惊愕的睁大双眼:“薛紫涵,你,你……”

    “我好难受……”

    薛紫涵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她伸手在包里面一阵翻找,很快,就掏出了一只透明的塑料小袋。

    极细的白色粉末。

    不是冰美人。

    可是那塑料小袋上,一个若隐若现的X还是让夏桑榆惊诧不已。

    X组织流通在各个渠道上面的东西,可远远不止冰美人一种。

    她上前两步,伸手猛然将那东西夺了过来:“薛紫涵,你怎么敢碰这种东西?”

    “给我……,快给我……,我要死了……”

    薛紫涵的鼻涕口水一起淌了下来。

    瘦得皮包骨头的身架从沙发上翻跌下来,趴在地上,连挣扎着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就那么趴在地上,扬起右手,祈求的望着夏桑榆:“求求你,给我……吸一口……,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那你去死吧!每年清明我会给你送花圈,你的小品柔我也会帮你抚养长大!”

    夏桑榆恨其不争,怒声说完这一句,抬手一扬,直接就将那塑料小袋扔进了壁炉!

    “不——!”

    薛紫涵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本来病恹恹有气无力的身体,竟突然之间爆发了惊人的力量。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扑过去,右手直接就伸进了壁炉,将刚刚扔进去的东西又抓了出来。

    被她一同抓出来的,还有一块火炭。

    通红的火炭,直接将她的手掌灼伤,同时也将那小塑料袋烫得化开,变成更加滚烫的液体黏在她的手心上。

    那种惨烈的痛,旁人看着也会觉得怵目惊心,钻心蚀骨。

    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

    将火炭撂开后,她竟是就趴在掌心上,用最直接的方式,将那些粉末从鼻腔吸了进去。

    夏桑榆看得目瞪口呆,恶寒不已。

    “薛紫涵,你快停下来!”

    她快步上前,抓着薛紫涵的手腕,将她掌心的粉末一把拍掉:“不可以!你不可以碰这些东西!……会死人的!”

    薛紫涵被她两次阻挠,脾气瞬间变得暴躁起来:“夏桑榆,你又想害我?”

    “我,我没有……”

    夏桑榆被她眼瞳中的凶光吓得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便见薛紫涵疯了一般猛扑过来,一双利爪,直接就往她的脖子上掐了过来。

    她大惊失色,急忙伸手去推她:“薛紫涵你住手!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

    “你想害死我!”

    薛紫涵歇斯底里,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扑倒在地,怒目吼道:“你一直都想害死我,我知道的!”

    夏桑榆如何能抵得过接近癫狂状态的薛紫涵?

    很快,她的脖子就被死死掐住了。

    她的后背硌在地上的陶瓷碎片上,刀割一般的疼。

    她呼吸不上,吃力道:“放……手……,快放……”

    “该死的女人,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害的!”

    薛紫涵目露凶光,拿起地上一片锋利的陶瓷碎片,抬手就往夏桑榆的脖子上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