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2章 没有男人,就会空虚寂寞冷
    三年前,她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对宫少玺一见钟情后,不惜瞒着父亲,瞒着所有亲友,谎称是出国游学去了,暗地里却到墨尔庄园,做了一名代孕女仆……

    后来她如愿以偿,怀上了宫少玺的孩子。

    可惜宫少玺却走了!

    留下她一个人,空有一个宫夫人的头衔,拖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终归还是沦为了整个上流名媛圈的大笑话,也让父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抬不起头来。

    这三年,父亲一面忙着替她物色合适的结婚对象,一面对她严加看管。

    最开始的时候,她一个月只能出门一次。

    后来才慢慢变成了半月一次,一周一次。

    到现在,她父亲见她精神萎靡,消瘦得厉害,已经撤消了对她的限制,可以自由的出入了。

    而她在这三年时间里,似乎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麻木了,空洞了,没有希望了!

    她看不起林心念,却又羡慕林心念,可以将生活过得那么肆意妄为,过得那么张扬快活!

    两人又抬杠了几句,薛紫涵突然就没了继续说话的兴趣,转身就进了庄园大门。

    林心念冲她的背影冷哼一声,这才转身对车上一个抱着玩具娃娃的小女孩儿道:“还磨蹭什么?还等着我用轿子抬你下来吗?”

    那小女孩儿也只有两岁多的样子。

    头发稀黄,苍白的肤色,瘦巴巴的,全无半点儿小孩儿该有的圆润粉嫩。

    被母亲劈头盖脸吼了一通,她也不哭不闹,更没有丝毫委屈的表情,抱着玩偶娃娃,自己从跑车上面下来了。

    方管家上前,和善笑道:“你是沫儿小小姐吧?来,我也给你准备了糖果……”

    说着,将一支同样精美的棒棒糖递到了宫沫儿的面前。

    宫沫儿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神色漠然,直接忽视掉了方管家的殷勤,迈着小腿儿,跟在她母亲身后,往庄园里面走。

    方管家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这些夫人小姐们,脾气可都古怪得很呐。

    还是旁边的小品柔懂事,伸手从方管家手里接过棒棒糖:“她不吃,我吃……”

    方管家笑笑:“走吧,我们也该进去了!”

    薛紫涵和林心念一进入庄园,就发觉这院子似乎以以前有些不同了。

    青石小径上的积雪薄霜清扫得十分干净。

    三年没有替换的门联也焕然一新。

    廊檐下挂着一溜儿的红灯笼,给这座清净古老的庄园,平添了节日气氛。

    屋内灯火明亮,壁炉烧得旺旺的,一室温暖,令人倍觉舒服。

    茶几上摆放着一只造型古朴的粗陶阔口瓶,里面插着的腊梅正吐露着沁人的芬香,像是刚刚从院子中采摘回来一般。

    薛紫涵终于有些忍不住,低声说道:“这庄园……,似乎与上次来的时候有些不同?”

    林心念大刺刺的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我才不管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同呢!我今天过来就是打针的,打完我就走,这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多呆!”

    提到打针,两人的心里多少都有些怨气。

    “该死的夏桑榆,真是害苦咱们两个了!”

    “是啊!如果她没死该多好?至少她可以帮咱们找到彻底解毒的法子!”

    “算了吧!我还是觉得她死了比较好!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杀了她!”

    “她确实挺可恶的!死了还把咱们两个牢牢的拴住!”

    “岂止是可恶?她简直就是该死!”

    两人向来就喜欢抬杠,因为她们一直互相瞧不起!

    唯有在抱怨夏桑榆,憎恨夏桑榆这件事情上,两个人观点相当一致!

    不多时,方管家领着两个小孩儿走了进来。

    薛紫涵看到又黄又瘦的宫沫儿,忍不住又开始吐槽:“林心念,我说你这两年是不是只图自己快活了?瞧你把沫儿给养的,都快瘦成竹竿了!”

    林心念也不甘示弱,回击道:“竹竿怎么了?以后长大了就不用减肥了啊!而且你看我家沫儿底子多好啊,这脸庞,这身段,将来长大了,肯定比肥腻腻的宫品柔好看一百倍!”

    “我家品柔哪里肥了?她那是可爱你懂不懂?”

    “呵呵,可爱?抱歉啊,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两个女人正是一来一往唇枪舌战得厉害,楼梯上突然传来脚步声。

    夏桑榆穿着休闲的家居服,随意的披散着头发,一步步往楼下走了过来:“吵什么吵?我在楼上就听到你们在吵个没完!”

    林心念和薛紫涵脸色同时大变。

    “你,你是人是鬼?”

    薛紫涵更是夸张,惊吓之下往后面退了两步,手臂一抬,直接就将那只粗陶阔口瓶打翻在地。

    哐当一声,阔口瓶摔得粉碎。

    腊梅花也用一种狼狈的姿势摔在了地上。

    夏桑榆眉梢微皱,清冷的目光从她们的身上一一扫过:“我倒是看你们过得比鬼还像鬼!”

    “你,你真的是夏桑榆?”

    “你还活着?”

    两个女人惊魂未定,夏桑榆每走近一步,她们就往后面退一步。

    这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死了三年的人,居然又活过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她们惊恐的模样,吓到了站在旁边的两个小女孩儿。

    小品柔怯怯问:“娘亲,你,你在害怕什么?”

    薛紫涵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视线突然定定落在方管家的身上:“方管家,你告诉我们,她,她到底是谁?”

    方管家平静道:“她是桑榆小姐!”

    “真,真的是桑榆小姐?她不已经死了吗?”

    “桑榆小姐是有福之人,哪能那么容易就被奸人给害死了?”

    方管家说完之后,低下头对两个小女孩儿道:“品柔小小姐,沫儿小小姐,她是你们的姑姑!”

    “姑姑?”

    两个小孩儿都是一脸茫然。

    姑姑是她们的什么人?

    方管家只得又补充道:“姑姑是你们父亲的妹妹……”

    “爹地的妹妹?”

    两个小女孩儿的眼底都浮上些或多或少的热切。

    小品柔更是走到夏桑榆的身边,奶声奶气问道:“你真的是我姑姑?”

    “对啊,我是你姑姑!”

    夏桑榆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稚嫩柔软的脸颊,含笑说道:“你是小品柔吧?长得可真漂亮!”

    小品柔往她面前迈了一小步,满含希冀的问道:“姑姑,你知道我爹地在哪儿吗?”

    “你爹地?”

    夏桑榆看着她纤尘不染的眼瞳,在心里斟酌片刻,小心的回答说:“他……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等你们长大以后,他就会回来看你们了!”

    “可是……,娘亲说她已经死了!”

    小品柔的话才一出口,旁边站着的小沫儿眼眶也瞬时变得通红,低低的声音,如同蚊子在哼哼:“我,我娘亲……也说爹地死了……”

    夏桑榆面对两个天使一般的小侄女儿,心中的戾气瞬间就消散殆尽。

    她伸出双手,一手一个,将她们紧紧揽进怀里:“没有!娘亲是骗你们的……,你们的爹地一直都还活着,等你们长大一些,他就会回来看你们了!”

    小品柔问:“长到多大?他才回来?”

    “长到……十八岁吧!”

    十八岁,她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到时候再告诉她们关于宫少玺的真相,想必她们也能接受了。

    夏桑榆陪两个可爱的侄女儿说了一会儿话,便让方管家带着她们去后面的宠物园玩耍去。

    偌大的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她和薛紫涵林心念三人。

    她在正上首的位置坐下,目光直直看向浓妆艳抹的林心念:“心心主播?”

    轻飘飘四个字,却像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林心念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情不自禁的垂下目光,低声说道:“桑榆小姐,我,我并没有违反当初和你的约定!”

    桑榆淡潮:“真是难为你了,还记得三年前的约定?”

    “当然记得!三年前,我主动提出留在宫氏,抚养宫少的孩子长大,你的条件是不准我与别的男人相爱!”

    “很显然!”夏桑榆冷戾的眸光从她身上扫过:“你违约了!”

    “我没有!”

    林心念连忙反驳道:“这三年,我虽然和一些男人发生过关系,可是我并没有和他们任何人相爱过!”

    夏桑榆眸色一冷:“你和我玩文字游戏?”

    “本来就是嘛!当初的约定,只是说不能和别的男人相爱,没说不能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啊!”

    林心念继续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我也是个健康的的女人,有正常的性需求嘛,找男人解决一下生理需要,这不过分吧?”

    夏桑榆气急反笑:“你倒有理了?”

    “哎呀,桑榆小姐你快别装了!咱们都是女人,那种没有男人的空虚寂寞冷,想必你也是能够理解的对不对?”

    “喜欢男人?离不开男人?”

    夏桑榆的眼神有些吓人。

    林心念这下不敢冒然接话了。

    夏桑榆就又说道:“既然你这么离不开男人,那好,咱们回到最初的协议,把沫儿还给宫家,我再给你一笔安家费,你以后别……”

    “好啊!”

    林心念不等她说完,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夏桑榆反而震了片刻:“你同意了?你愿意放弃沫儿的抚养权和监护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