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1章 从男人身上搜刮来的
    他在她耳边低靡轻语:“那不算!”

    “为什么不算?”

    “那时候你是陶夭,而现在,你是夏桑榆,是我的老婆,是我儿子的娘亲!”

    “可是……唔……”

    他一低头,就用一记热吻封住了她的唇。

    虽然前段时间,夏桑榆以陶夭的身份在他的身边生活过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也做过好几次。

    可是今天看到她卸掉假面,安静甜美的睡在床上,他的浴望便已经积成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暗涌。

    他想要她!

    现在就想要她!

    他的吻焦渴又狂热,动作更是因为急切而显得有些粗暴。

    她的理智很快就被瓦解。

    她的身体也开始迫不及待的回应着他:“瑾西,瑾西……,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他彻底的占有她,索要她的全部,也把自己的全部都给她。

    这场欢爱,持续了很长时间。

    从床上,到地上,到阳台,再到洗漱间……

    他们不停的做,像是永远也不知道疲惫一般。

    明明前段时间就已经表明身份在一起了,可是他们的心里,都更愿意把今天的这一次,当做是经历过生死大大劫之后的第一次相聚……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带着她再一次攀上了云巅。

    屋外的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冲破了云层,绽放出久违的光芒,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片耀目的光华当中。

    落地窗后面,两人的身体因为日光的沐浴而显得性感又圣洁。

    冬天的阳光,虽然明亮,却并不会令人感觉到温暖。

    而今天,桑榆觉得靠在容瑾西的怀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暖和。

    他修长的手指缠绕上她纤细如脂的手指,低魅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道:“刚才……好吗?”

    她面颊酡红,轻轻应道:“嗯……”

    他浅吻她的唇:“以后,我们每天,每天都这样,好不好?”

    “好……”

    她柔柔的回答,眉眼之间俱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和放松。

    两人又温存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佣人在外面轻轻叩门:“桑榆小姐,早餐准备好了……”

    桑榆应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容瑾西伸手拉住她的手:“你去哪里?”

    “浴室……”

    身上都是他的味道,还有两人交缠过后的味道,她想去洗洗。

    容瑾西俯身在她的手背上亲吻了一下,觉得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爱意,又在她的掌心亲吻了一下:“我们一起?”

    她的目光落在他残留着情事余韵的俊脸上,沉吟片刻:“好!”

    笑意在容瑾西的眼底漾开。

    他站起身,抱着她一起去了浴室:“我帮你洗?”

    她还是说:“好!”

    他的大手从她白皙的肌,肤上面抚过,看到那上面的吻痕,忍不住皱眉道:“我刚才太用力了?”

    “还好……”

    她踮起脚尖在他的嘴唇上面轻吻了一下:“我喜欢!”

    他更喜欢。

    喜悦像是一朵涟漪,在心湖里慢慢扩散开来。

    双人浴,很快就又变成了一场别样的欢爱。

    防雾镜里面的他们,美得惊心动魄。

    他们用最亲密的姿势交缠着,恨不得能够融入对方的身体里面去。

    以此同时,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正在往墨尔庄园的方向疾驰而来。

    车上的薛紫涵清瘦至极,眼窝深陷,下巴尖得离谱。

    完全找不到三年前成熟美丽的痕迹了!

    她身上的紫貂大衣极为名贵,却掩饰不住她萎靡的精神状态。

    “品柔,给妈妈剥块巧克力……,妈妈有些头晕……,还想吐……”

    “好……”

    叫品柔的小女孩儿长得白白嫩嫩,像只刚刚捏好的糯米团子。

    她奶声奶气的答应了一声,便伸手从小背包里面摸出一块巧克力,剥好后递到女人的嘴边:“娘亲,吃……”

    女人张嘴含住:“嗯,真乖……”

    品柔只有两岁多,还是一个非常稚嫩的孩子。

    其实这长达两三个小时的车程,让她也有些晕车。

    不过她忍着没说。

    见娘亲吃了巧克力,就晕晕乎乎的要睡过去,她还懂事的将旁边一只软枕垫在了娘亲的脑袋后面。

    做完这一切,她也靠在娘亲的身边,打起瞌睡来。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墨尔庄园的门口停了下来。

    方管家知道今天是薛紫涵和林心念上门取药的日子,所以一直都守在门口。

    见车停下,他急忙迎了上前,帮着把车门打开了:“宫夫人……”

    “呃……哇啊……”

    车上的薛紫涵终于忍不住了。

    在车门打开,冷空气扑进来的时候,哇的吐了出来。

    方管家大惊:“宫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感冒了吗?我看你比上一次还要清瘦些,是在外面生活得不如意吗?”

    “闭嘴!”

    薛紫涵接过品柔递来的毛巾,把嘴角的水渍擦拭了一遍之后,便极为犀利的横了方管家一眼:“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奴仆来过问!”

    “是是!是我逾矩了!”

    方管家后退两步,弯着身子,恭敬的说道:“宫夫人,请里面歇息吧!”

    薛紫涵这才轻哼一声,将身上的紫貂大衣拢了拢,从车上走了下来。

    在她的身后,小品柔也迈着小腿儿想要从车上下来。

    可是车门距离地面足有一尺来高,她有点害怕。

    带着希冀的心情,她往娘亲薛紫涵的方向看了两眼。

    薛紫涵却像是根本没有想起她,自顾自的往里面走了进去。

    小品柔委屈的瘪了瘪嘴巴,知道娘亲不会管自己,只能鼓起勇气,闭上眼晴往下面一跳。

    结冰的地面本来就很滑,她这样不知轻重的往下面一蹦,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方管家急忙过来将她从地上扶起,紧张的口吻道:“唉哟,小小姐摔倒啦?疼不疼?膝盖有没有磕着啊?”

    小品柔明明都疼得眼泪花花的了,却还是强撑着摇头说:“不疼……”

    走在前面的薛紫涵听到后面的动静,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两岁多点儿大的女儿跟着。

    她停住脚步,神色颇为不耐烦的说道:“宫品柔,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走个路你都会摔倒,你说说你将来长大了还能干什么啊?”

    小品柔本来就摔疼了,这时候又挨训,顿时眼眶泛红,小嘴瘪啊瘪的,忍不住就要哭出来了。

    方管家连忙从怀里摸出一只包装精美的棒棒糖递给她:“小小姐不哭哈,来,把这个拿着……”

    “谢谢……”小品柔盯着他看了看,终于在脑海中记起应该怎么称呼他了:“谢谢方爷爷!”

    “誒!小小姐真乖!”

    方管家高兴得花白的胡须茬子都快要飞起来了。

    他抱着小品柔,正要往里面走,汽车引擎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

    只见一辆限量版法拉利以极为嚣张的速度穿过前面那条林间小路,转瞬之间,就已经停在了他们面前。

    林心念穿着性感修身的粉色皮衣,前凸后翘,身材比没生孩子的时候还要火辣性感。

    方管家自然少不得又迎上前去,陪着笑脸热情道:“宫夫人,欢迎你回来!”

    目光从她那辆十分拉风的跑车上面扫过,忍不住又多嘴了两句:“宫夫人,你又换车啦?”

    林心念撩了撩弹力十足的酒红色卷发,白眼道:“我换车怎么了?我自己赚的钱,换辆车都不行啊?”

    “你,你自己挣的钱?”

    方管家疑惑了。

    外面的钱有那么好挣吗?

    这才一个月时间,一辆价值千万的最新款法拉利就到手了?

    薛紫涵刚才还脾气暴躁面色极差,这时候见到林心念,瘦削的脸上却浮现出了嘲讽的笑意。

    她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方管家,你还不知道吧?人家林大小姐现在是最当红的主播,一个黄鳝视频,就让她捞了不少金呢!”

    “黄鳝视频?是什么?”

    方管家是上了年纪的人,又长年累月居住在这与世隔绝的庄园里,对于网络上发生的热点事件,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什么主播?

    什么黄鳝视频?

    他一个都听不懂。

    听到不懂的名词,他自然是要发问。

    薛紫涵却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方管家,黄鳝视频你都没听说过?不如让我们的林大小姐给你现场演示一下?”

    林心念气得小脸扭曲,掐腰怒道:“薛紫涵,你就不能嘴上积德少说两句吗?咱们两个都是宫氏的代孕妈妈,半斤八两,你觉得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我当然比你好了!”

    薛紫涵冷笑说道:“我是豪门千金,而你只是平民百姓,我们之间能比吗?”

    “嘁——!豪门千金又能怎样?”

    林心念伸手在那辆崭新的法拉利牌车上轻轻抚了抚,不屑道:“豪门千金只能坐廉价又老款的保姆车,而我这个平民百姓,坐的却是你比的保姆车贵十倍的豪车……”

    “你……,你的钱还不是从男人的身上搜刮来的?”

    薛紫涵又是嫌恶,又是嫉妒,跺脚回了一句,便再也想不到别的话来回击她!

    说起来,她的心底里还是有些羡慕林心念的。

    她虽然身在豪门,可是父亲一直都把她管教得很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