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0章 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
    方管家低头算了算时间:“应该就是明天,就算明天不回来,后天也一定是要回来的!”

    她点了点头,又问:“那两个孩子呢?我听说是两个女孩儿?她们叫什么名字?”

    “心念夫人生的孩子叫宫沫儿,紫涵夫人生的孩子叫宫品柔……,品柔是姐姐,只比沫儿大几天时间……”

    “宫品柔?宫沫儿?”

    她低低的将这两个念了一遍,又道:“好了方管家,你下去歇会儿吧,我先一个人坐一会儿!”

    “好的!我这就把遣散了的庄园佣人全都召集回来!”

    “不用了!”

    她淡淡的声音说:“宫氏一族,从今往后不用再躲在这丛林里面了!”

    方管家眼底浮上惊讶之色:“桑榆小姐,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会在晋城置办家业,让我哥哥的两个孩子可以和正常的小孩儿一起长大!”

    “可是,可是她们将来也注定是要早夭的啊!”

    方管家的担心不无道理。

    如花的年纪就要凋谢,还不如就住在这丛林里,远离尘世的纷扰,远离各种感情的纠葛。

    夏桑榆唇角一扬,笃定的语气道:“我刚才就说过了,家族的魔咒已经被我打破了!我有办法,可以让宫氏所有的女儿都享受正常人该有的寿命,享受正常人该有的生活!”

    她顿了顿,补充道:“包括爱情!”

    再也不用遭受什么可恶的家族遗传病的影响了!

    她已经用自身的经历,为宫氏后代所有的女儿,找到了一条破解之法。

    方管家斟酌片刻,问道:“那宫氏将来的男丁呢?”

    “男丁?”

    她眸底的神色黯淡了下去:“男丁我没有办法!”

    见方管家露出失望的神色,她又说道:“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位宫氏男丁,用自己血淋淋的经历,去找到家族魔咒的破解之法!”

    “是!但愿吧!”

    方管家重重叹息了一声。

    从桑榆小姐的语气当中,他隐约觉得桑榆小姐能够平安回来,并且从今往后能够享受正常人的寿命,是因祸得福,是从那次光头蛇造成的大劫难中找到了什么常人意想不到的方法……

    可他身为仆从管家,对于主人的事情,向来就不敢多问。

    当下他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找来家里面余下的几名佣人,帮桑榆小姐把房间收拾出来,还为她准备了可口又营养的晚餐。

    夏桑榆邀请小筑和她一起吃饭,小筑受宠若惊,红着脸连连摆手说:“不不不,容夫人你慢慢享用,我,我就在旁边站着好了,你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桑榆见他窘迫,也没有再勉强他。

    晚饭后,夏桑榆将方管家叫到房间,闭门谈了一个通宵。

    关于宫氏的历史,关于宫少的将来,关于宫氏那不可估量的财富……

    第二天早上,天色蒙蒙亮,方管家才从房间里面出来。

    他呵欠连天,神色看上去很疲惫很憔悴,可是眉宇之间却有一种明显的释然之色。

    仿佛是卸下了肩头的千斤重担,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夏桑榆送走了方管家,到阳台上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向着天际那低沉的阴霾云层,一字一句冷声说道:“来吧!我不怕你!”

    再残酷再血腥的命运她都闯过来了,对于未来,她无所畏惧。

    洗漱后,她回房间补觉。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隐隐觉得身边有人在浅浅的,小心的呼吸。

    她心头一惊,猛然之间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曜儿那双明亮如曜石的纯净眼瞳。

    她愣了愣,又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曜儿?我这是在做梦吧?”

    曜儿却用软软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脖子,一张口就带着浓浓的哭腔:“呜呜,娘亲……”

    “娘?娘亲?”

    夏桑榆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曜儿亲昵的往她怀里蹭了蹭:“你就是我的娘亲……,呜呜呜,我在爹地那里看过你的照片,还有关于你的视频……”

    夏桑榆抬手摸了摸卸掉了假面的脸,睡意朦胧的脑子,这才慢慢清醒过来。

    是啊,她摆脱了陶夭的身份,重新做回夏桑榆了!

    从今往后,这世上再无陶夭,只有夏桑榆!

    她将曜儿拥进怀里,低头在他柔软的头发上面亲吻了一下:“曜儿你都长这么大了?”

    “娘亲……”曜儿抬起稚嫩的小脸,抽噎着说道:“娘亲,曜儿一直都很想你……,你为什么宁愿住在这丛林里,也不愿意回去看看我和爹地?我和爹地,都好想你!”

    “我,我也正准备去找你们呢!”

    夏桑榆用一些不关痛痒的话敷衍着曜儿,然后眸光转动,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容瑾西。

    他穿着立领黑色驼绒风衣,身形挺括伟岸,孑然尊贵。

    眼神却异常的温暖柔和:“曜儿吵着闹着要他的陶夭阿姨,没办法,我只能把他带过来了!”

    曜儿伏在她的怀里,抽噎道:“陶夭阿姨说娘亲还活着,娘亲就真的还活着……”

    他扬起小脸,一脸愧疚的问道:“娘亲,你知道陶夭阿姨去了哪里吗?她是不是生气了?她怪我把她和厉叔叔亲嘴的事情告诉了爹地,所以生气,离开曜儿了?”

    曜儿非常聪明,才不到四岁,说这种长句子已经毫不费力,而且思维敏捷,逻辑清晰,丝毫也没有同龄小孩子那种吐词不清的状况!

    夏桑榆看着他,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小华庭的样子。

    小华庭因为早产的原因,身体比曜儿弱了不少,说话吐词更是比不上曜儿!

    唯有他那火爆执拗又记仇的脾性,比曜儿强大许多,看着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性格!

    她望着曜儿走神,可把曜儿给急坏了。

    他扑进她怀里,摇晃着她道“娘亲,娘亲你在想什么?你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啊?我听到了……”

    她回过神,伸手在他的小脸蛋儿上面轻轻抚了抚,柔声说道:“曜儿,你千万别自责,你陶夭阿姨她没有怪你,她还一直都在我面前夸你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呢!”

    “真的吗?她真的夸过我?”

    “当然!她说你听话,懂事,还特别聪明,最重要的一点,他说你心底善良又宽容,能够原谅别人的过错,不记仇……”

    夏桑榆把曜儿的优点都历数了一遍。

    曜儿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双瞳晶亮的望着她道:“娘亲,那你知道陶夭阿姨去了哪里吗?”

    “她啊?”桑榆神色自若的说出了早就编织好的谎言:“她辞职了,离开晋城了!”

    “那她以后还会回来吗?”

    “以后啊?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吧,不过她告诉我,让我这个做娘亲的以后天天都陪在你的身边,她还说你很想我……”

    小孩子,真的很好糊弄。

    夏桑榆三言两语,就让曜儿从失去陶夭阿姨的失落和痛苦中走了出来。

    再也没有比能够找到娘亲更加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容瑾西在旁边极有耐心的等着他们,见母子二人热乎得差不多了,便走过去轻轻抚了抚曜儿的小脑袋:“曜儿乖,去找小筑哥哥玩好不好?”

    “我不!我要陪着娘亲!”

    曜儿极具占有欲的伸手抱住了夏桑榆。

    夏桑榆温柔的笑了笑,柔声说:“曜儿想不想看庄园里面养着的各种宠物?荡秋千的灵猴你喜不喜欢?羽毛比孔雀还漂亮的山鸡呢?你想不想看?哦对了,还有会跳舞的大象哦……”

    曜儿的兴趣渐渐被勾起,睁大双眼道:“大象会跳舞?猴子会荡秋千?”

    “对呀,庄园后面有一片宠物园,里面养着好多可爱的动物,我让小筑哥哥陪你去看好不好?”

    “……”

    曜儿还是有些舍不得娘亲。

    不过,他到底也还只是一个小孩子,架不住各种宠物的诱惑,跟着小筑去了宠物园。

    他一走,夏桑榆脸上的笑意就敛藏殆尽。

    她神色凝重的看向容瑾西:“晋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一切正常!”

    容瑾西脱下身上的风衣,走到她的床边坐下:“莫思听说你死了,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得很,又是报警,又是联系火葬场……”

    夏桑榆拧眉道:“这种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在公馆里面呆着吗?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我刚才说过了啊,你走了之后,曜儿不吃饭不睡觉,哭着闹着要他的陶夭阿姨,我这也是没办法,才把他带过来找你这个娘亲嘛!”

    他的手把玩着她的秀发,磁性的声音又道:“我实在不想看见莫思……,一想到她就是温驰,我这心里就不可控制的会觉得她很恶心……,她在忙着处理‘陶夭’的后事,我正好假装伤心过度,带着曜儿到你这里散散心,放松放松……”

    他一面说,一面神色陶醉的低头轻嗅她的头发:“好香!”

    夏桑榆将自己的头发抽回来:“别闹……”

    “咱们三年没有见面了,久别重逢,怎么着也应该亲热亲热……”

    他的大手,直接就伸进了她的睡衣:“你都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瑾西你别闹!”她伸手摁住他乱摸的大手:“前几天咱们不是还在一起过吗?”

    前几天两人做得都快飞起来了,难道他这么快就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