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9章 魔咒被打破了
    “是,是陶夭姑娘……”

    “我陶夭阿姨怎么了?”

    曜儿从椅子上滑下来,迈着小腿儿就要往佣人的方向跑:“我陶夭阿姨到底怎么了?”

    容瑾西长臂一捞将他一把抱起:“芬姐!带他下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他来这边!”

    “凭什么?”

    曜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坏爹地,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

    一面哭,还一面抓起面前一只碗往他爹地的身上扔了过去:“坏爹地,我讨厌你!”

    他爹地灵巧的避过,可是站在后面的莫姨就遭殃了。

    那只碗正巧砸在莫思的小腹上,连菜带汁儿泼了她一身。

    莫思脸色一黑:“芬姐,容先生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哦哦,听见了!”

    芬姐连忙上前:“小少爷,咱们去搭积木好不好?”

    “不好!”小狮子狂怒道:“我不要搭积木,我要见陶夭阿姨!”

    拳打脚踢,还一口咬在了芬姐的手上。

    容瑾西在旁边看得连连皱眉:“还学会咬人了?跟谁学的?”

    莫思道:“可能是跟金家的小华庭学的吧?那孩子,也爱咬人……”

    容瑾西的脑子里面却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在他的记忆当中,夏桑榆也是极爱咬人的。

    她每次高,潮的时候,都会忍不住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在想什么?”

    莫思温柔的声音打断了他。

    他含糊应了一声,心中暗道:该死,只这样一想,他居然又有了反应,想要她了!

    他用拳头抵在唇边,掩饰意味儿极浓的咳嗽一声,转身看向那一脸慌张的佣人:“陶夭到底怎么了?”

    “我今天给游泳池换水,发现陶夭姑娘她,她溺毙在游泳池了!”

    “什么?”容瑾西神色巨变,身形摇晃了两下,似乎马上就要摔倒:“你说什么?”

    莫思急忙伸手扶住了他,故作关切道:“瑾西哥哥,你没事儿吧?”

    “莫思……”容瑾西一副痛不可遏的悲伤表情,伸手抓住莫思的胳膊,痛声道:“莫思,我刚才一定是听错了对不对?陶夭她……”

    “陶夭她已经死了!”

    莫思的声音里面,透着压抑不住的快意:“她溺毙在游泳池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一定是畏罪自杀!她知道藏,毒,贩,毒都是死罪,虽然你暂时保释了她,可是她早晚都逃不过被定罪!”

    容瑾西假装看不到莫思眼底的狠意。

    他薄唇微颤,眼底迅速盈上泪光:“她怎么这么傻?我都说过会帮她调查出幕后之人了啊,她为什么还要自寻短见?”

    “她肯定是不想连累你嘛!”

    莫思见容瑾西悲伤得厉害,便将他搀扶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瑾西哥哥,你节哀顺变!余下的这些事情,你就教给我来处理吧!”

    容瑾西单手支着刚毅光洁的额头,痛苦的哽咽道:“嗯……,辛苦你了!”

    莫思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寒光。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陶夭死了,她的瑾西哥哥也就断了那方面的念头。

    从今往后,这公馆就清净了,就只剩下她和她的瑾西哥哥了!

    这样的大喜事,她实在挤不出悲伤的表情。

    她先给周督长打了电话:“周督长你好,这个电话是容先生让我打的,嫌犯陶夭在公馆里畏罪自杀了……,嗯,你派人过来看看吧!”

    电话打完后,她又去了恒温游泳室。

    陶夭的尸体已经被人捞上来了。

    泡了几个小时,她的身体肿胀得有些变形,脸被头发遮着,估计也是一塌糊涂的恐怖模样吧!

    温驰害怕晚上做噩梦,没有上前。

    她只是站在十几步远的地方,轻轻叹息了一声:“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以此同时,夏桑榆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容氏公馆,回到了蛰伏在丛林深处的墨尔庄园。

    墨尔庄园这三年时间,几乎从来没有来过外客。

    所以,当守门的佣人通知方德方管家,说有人到访的时候,他心中还在纳闷儿:“谁啊?这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清清静静过个年!”

    口里虽然抱怨,却还是披着厚棉衣,戴着压耳朵的棉帽往庄园门口走来。

    门外停着一辆白色的流线型新款跑车,还没有上牌照,应该是刚刚从某个车行提出来不久。

    车头旁边站着一位身形窈窕的年轻女子,正眉眼含笑的望着他:“方管家!”

    清越动听的声音,已经三年没有出现过了。

    方管家惊吓过度,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

    “你,你是,是桑榆小姐?”

    “嗯,我回来了!”

    夏桑榆上前扶住他,含笑说:“这三年,你们还好吗?”

    “好好,我们都好着呢!”

    方管家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大着胆子在她的手背上摸了摸:“是,是热的……,桑榆小姐,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情绪失控,他一下子就老泪纵,横:“我还以为,还以为你当年已经被……光头蛇那个混蛋给害死了……”

    “我命大着呢!”

    夏桑榆轻轻抚拍他的后背,等到他的情绪稍稍平复一些,这才又介绍说道:“方管家,他叫小筑,是我的随从!”

    “小筑?”方管家往小筑的身上看了两眼,点头说:“好好!都进来吧!”

    主仆三人进了庄园。

    院子里面的地上,树上,还有建筑物的房顶上,都堆积着厚厚的冰雪。

    单调的冰寒之景,让夏桑榆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一点儿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方管家解释说:“自你走了之后,我们已经三年没有过过任何节日了!”

    顿了顿,方管家又补充道:“实在也没什么可高兴可庆祝的!”

    宫氏家族几百年以来,就像是遭受到了神秘的诅咒一般,每一代的男人都活不长,女人的寿命则更短。

    每一位宫氏后人,都是在如花绽放的年纪蓦然薨逝。

    真的是,悲剧缠身啊!

    方管家想到这里,忍不住看了看身边的夏桑榆,迟疑道:“桑,桑榆小姐!”

    “嗯?”她转眸看向他:“怎么了?”

    方管家踌躇片刻,鼓起勇气道:“你的身体,现在应该没事儿了吧?”

    “我没事儿了!”

    夏桑榆刚刚回答一句,方管家的脚下又是一个踉跄,差点被地上的冰雪滑倒。

    桑榆只得再次搀扶住了他。

    她看了看方管家的白发,叹息道:“方叔,谢谢你替我一直守着宫家!你放心,从我这一代起,我们可以享受正常人的寿命了!”

    “真的吗?”方管家眼底泛着泪光:“不用再遭受家族遗传病的折磨了?”

    “嗯!魔咒被打破了!不用再夭寿,不用再受折磨了!”

    “太好了,太好了……”

    方管家一连说了好几个太好了太好了,然后从兜里摸出蓝色方格手帕,低头擦拭湿润的眼角。

    夏桑榆叹了口气,搀扶着她进了正屋。

    因为长时间没有主人回来住,这屋子里面连壁炉都没有,冷飕飕的瘆人得很。

    夏桑榆一进去,就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方管家连忙动手把壁炉烧起来。

    夏桑榆问:“家里面的佣人呢?怎么都没有看到?”

    “大部分都遣散了!”

    这庄园里面,主人都没有了,自然没有必要再豢养着大量的仆佣。

    壁炉很快就点燃了。

    然而长时间没有烧过,无烟碳在燃烧的过程当中,发出了难闻的呛鼻味道。

    方管家于是就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去换些新炭过来!”

    夏桑榆叹了口气:“不用了!”

    现在的壁炉,都是电子点火,谁还像他这样弓着腰在壁炉边又吹又扇的啊?

    夏桑榆看着他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做这些,心头只觉得好心酸。

    而这屋子里面的一切摆设虽然都十分精致华贵,价值不菲,可是上面却都似有若无的蒙着一层灰。

    三年的岁月痕迹,让这座庄园的一切,都显得格外陈旧,再也没有昔日光华了。

    她叹了口气:“薛紫涵和林心念呢?她们不住在这里?”

    方管家神色愁苦:“她们两个,以年幼的孩子做要挟,搬出去了!”

    “搬出去?搬到哪里去了?”

    “具体搬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不清楚,不过她们每个月都会要求我为她们的账户转一笔钱做生活费!”

    “上次咱们的计划不是成功的唬住了她们两个吗?”夏桑榆淡淡的秀眉不知不觉拧了起来:“怎么?她们两个识破了?”

    “那倒是没有!”方管家又道:“她们一直以为身体里面被植入了可怖的病毒,所以每个月都会带着孩子回庄园一次,要求我为她们注入解毒的针剂!”

    三年前,夏桑榆为了让这两个不安分的女人老老实实呆在庄园里为宫家生孩子,便从网上找来了关于X组织研发的新型毒药的相关图文视频,以此来恐,吓她们两个。

    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与X组织有过任何联系。

    更没有从X组织的手里搞到过任何针剂。

    她采用的只是心理战术。

    先用那些可怖的图文视频震住她们两个,再用对身体无害的针剂迷惑她们,让她们误以为自己被植入了病毒……

    现在看来,这两个蠢女人到现在都还没有识破她的伎俩,还在乖乖的回庄园接受‘解毒’?

    夏桑榆的眼底划过一抹狡黠:“她们下一次应该什么时候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