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7章 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下一秒,她跌入一个紧实温暖的怀抱。

    容瑾西的声音,带着凛冽的强势:“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将她带走!”

    她心房剧颤:“瑾,瑾西?”

    他没有看她。

    冷峻的目光直直看向周督长:“周督长,我用我整个旷世集团来保她!我一定会尽快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最迟一个月,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厉哲文在旁边也急忙说道:“我也愿意用我整个立夏集团来保她!还请周督长法外开恩,给我们一些时间调查真相!”

    旷世集团和立夏集团,都是在晋城乃至整个Z国颇具影响力的商业巨头。

    他们两个人的担保,确实可以保释一个尚未定罪的嫌疑人。

    周督长沉吟片刻,点头道:“好吧!我就给两位一个面子,不过一个月时间太长,我看就一周吧?一周应该够了吧?”

    容瑾西面色阴寒:“不够!”

    “那……,半个月吧?”

    “还是不够!”

    容瑾西搂紧怀里的女人,冷硬道:“涉及到境内境外的调查,半个月哪里够?”

    周督长又为难的斟酌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的一跺脚:“好吧!一个月就一个月,大不了我回去之后,再用我这把督长官椅为她做个担保!”

    容瑾西紧绷的面色稍有缓和:“谢了!”

    周督长道:“不过,你们得答应我,在这一个月之内,必须让她在晋城呆着,以便我们这边的随时传唤!”

    “没问题!她哪里都不会去,就在晋城呆着!”

    容瑾西与周督长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莫思在旁边急得都快不行:“瑾西哥哥,明明是证据确凿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替她做担保?”

    容瑾西眸色犀利的看了她一眼,并未作答。

    她不甘心,红着眼眶又道:“她根本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和容慕北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连裤子都敢脱,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她一边和你玩暧妹,一边勾,引有夫之妇,她道德沦丧,品行卑劣,这样的女人,你干嘛还……”

    “闭嘴!”冷冷两个字,从容瑾西的唇齿间迸出。

    看向莫思的眼神当中,又多了几分憎恶。

    莫思心下一震,余下的话便噎在了喉头,再也说不出来了。

    被周督长这么一闹,所有的宾客都失去了继续用餐的兴致。

    十多分钟,客人就走了个七七八八。

    金宝宝一直在旁边做脸做色,吵着嚷着要离开。

    厉哲文却觉得有些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

    他走到容瑾西面前:“容先生,可不可以单独聊两句?”

    “当然可以!”

    容瑾西修长的大手从夏桑榆的后颈找到细小的扣锁,将她脖子上那条价值不菲的‘盛开在心上的莲花’解了下来:“正好我也想和你谈谈!”

    夏桑榆有些不放心:“我和你们一起吧!”

    “不用!”

    容瑾西和厉哲文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拒绝了她。

    两个男人来到了僻静无人的偏厅。

    房门一关上,容瑾西就将那条宝石项链扔给了厉哲文:“拿回去吧!我女人的脖子上,怎么可能戴着别的男人送的东西!”

    他神色冷峻阴鸷,语气更是透着不容人质疑的强势。

    厉哲文苦笑:“好吧……,我其实就是想和你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

    容瑾西在沙发上坐下:“你解释吧,我听着!”

    “是我强迫学姐的!”

    厉哲文清俊的脸上,慢慢有了受伤的隐痛:“学姐的心里一直以来都只有你!今天的事情,是我太冲动了……,学姐一直在拒绝……”

    他抬起眼,眸色定定的望着容瑾西,继续说道:“还请你不要因为这个事情为难她!这三年,她一个女人流浪在外面,也挺不容易的……”

    “解释完了?”

    容瑾西薄唇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淡声说道:“我的女人,我自会心疼,自会照顾,就不劳厉先生为她费心了!”

    厉哲文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灰白难看。

    他早就知道,对学姐的感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可他就是忍不住!

    忍不住的想要对她好,想要把全部的爱都给她!

    就算永远得不到回应,他也是甘之如饴。

    他攥紧手中的宝石项链,涩然笑道:“学姐能有容先生这样的男人守护着,我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容瑾西目光锐戾的盯着他,片刻后,淡声说:“她有你这样的朋友帮衬着,我也是真的为她感到开心!”

    一声朋友,将厉哲文推回到了本该属于他的位置。

    他怅然一笑,转过身,脚步有些沉重的离开了房间。

    容瑾西也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笔挺的西装,回到了正院。

    正院空荡荡的,宾客都已经散尽了。

    容瑾西问一个正在收拾杯碟的家佣:“陶夭呢?”

    佣人恭敬的回答:“陶夭姑娘跟着莫思小姐走了!”

    容瑾西眸色一沉:“去哪边了?”

    佣人想了想,摇头说:“我不知道呢。”

    容瑾西想起莫思今天一系列居心叵测的举动,心底升起一些不好的预感,大步就要往莫思的住处找去。

    “爹地!”

    曜儿糯糯的声音传来,绊住了他的脚步。

    他回头看过去,只见曜儿耷拉着小脸,正没精打采的坐在一旁的石墩上,一双黑亮如曜石的眼瞳,心事重重的望着他。

    他急忙快步上前:“石墩不凉吗?”

    长臂一身,直接将曜儿抱了起来。

    大掌在他的屁股上摸了摸,隔着衣物,却也感觉得到他的屁股冻得像冰疙瘩。

    他的小手和脸蛋也冻得快成冰激凌了!

    容瑾西皱眉:“芬姐,芬姐……”

    曜儿却用软软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稚声道:“爹地,别叫人……,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秘密?”容瑾西看了他一眼:“你尿裤子了?”

    “才不是呢!”

    曜儿有些羞恼,瞪了他一眼之后,俯身趴在他的耳边,悄悄道:“爹地,我今天去西院了……”

    容瑾西并未听出话后面隐藏着的意思,不在意的说道:“你去西院做什么?那边荒僻得很,你以后别再乱跑了!”

    “是莫姨让我去的!她说陶夭阿姨在西院荷花池,我就过去了……”

    “又是莫思?”

    容瑾西的眸底闪过暗色:“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陶夭阿姨和那个讨厌的厉叔叔在一起……”

    曜儿的声音透着受伤后的委屈:“他们靠得好近……,还抱在一起亲亲了……”

    曜儿刚才一个人躲在院子外的花木后面生闷气,并不知道他所看见的场景,早就已经被莫姨以更加劲爆的方式曝光在了众人面前。

    自从撞见陶夭阿姨和厉叔叔在一起后,曜儿就失望难过到了极点。

    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趁着没人的时候,把这事儿告诉给爹地。

    毕竟,爹地答应过他,要替他娶陶夭阿姨的!

    他将看见的场景,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容瑾西,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爹地,陶夭阿姨是不是不爱我们?她爱的人,该不会是那个讨厌的厉叔叔吧?”

    “不会!”

    容瑾西断然的就给否定掉了。

    可是听了曜儿的话,心里面还是或多或少有了些不确定。

    他在看过那些视频之后,就在短暂的暴怒后,不停的安慰自己:不是真的!这绝对不会是真的!一定是有人用先进的剪接技术将这些视频做过手脚,将桑榆和厉哲文P在了一起!

    这样安慰自己,虽然有自欺欺人的成分,可是好歹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可是现在听了曜儿的话,他瞬间又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强打精神,安慰了曜儿几句,就叫来芬姐,吩咐她赶紧带曜儿下去泡个姜汤热水澡!

    安顿了曜儿,他定了定心神,正准备往莫思的住处去找夏桑榆。

    忽见小筑背着一个湿漉漉的女人往这边踉跄着行来。

    他英眉一皱:“怎么回事儿?”

    小筑气喘咻咻道:“是,是陶夭姑娘……”

    “陶夭?”

    他再也无法淡定,急忙上前帮着把夏桑榆从小筑的后背放下来。

    夏桑榆浑身湿透,头发被水泡过,全部松散下来,湿漉漉的搭在脸上,难怪他刚才没有将她认出来。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搭在她的身上:“陶夭,陶夭?”

    她脸色发青,意识早就已经昏迷了!

    他回头看向小筑:“溺水了?”

    小筑是容老爷子生前收养的一个孤儿,现如今已经十七八岁,性格却还是内向羞涩。

    他点了点头,有些紧张的回答说道:“我,我从游泳室外面经过,发现里面有争吵声,就趴在窗户往里面看……”

    “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莫思小姐在陶夭姑娘的足踝上套上了铁链和石锁,还将她推下了游泳池……”

    小筑其实对这个陶夭姑娘还是蛮有好感的。

    他总觉得陶夭姑娘那双异常明亮的眼睛十分漂亮,每次看到她的眼睛,他都会想起亡故三年的容夫人。

    所以,看见陶夭姑娘被沉入游泳池,他便好像亲眼看到容夫人在他的面前又死了一次一般难受。

    等到莫思离开之后,他便马上潜入水底,用力将她托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