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6章 怕黑的女人
    是夏桑榆将如此多的冰美人藏在了容氏公馆。

    他想不通夏桑榆这么做的目的!

    不过,他终归还是爱她胜过了爱自己,宁愿被周督长带走,也不愿意将她牵扯进来!

    能为她挡这场牢狱之灾,他无怨无悔。

    可是,当投影仪上出现厉哲文与夏桑榆拥抱亲吻的画面,他突然就觉得人生充满了讽刺。

    而他容瑾西,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所有人都在嘲笑他!

    笑他的痴,笑他的笨,笑他的自欺欺人!

    他胸脯剧烈的起伏,无法抑制的怒气让他抓起旁边一只水杯,往投影屏幕上狠狠砸去。

    水,泼溅进了屏幕线路里。

    夏桑榆与厉哲文定格住的亲吻图像开始抽动,扭曲,然后变成了一片凌乱的雪花。

    吱吱吱一阵乱响之后,整个大厅突然陷入了一片浓郁的黑暗当中。

    线路进水,跳闸了!

    片刻的寂静后,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从某个角落传来:“啊——!好黑!好黑……,快点灯,快点灯啊……”

    是张咪的声音,也是乔玉笙的声音。

    她还是这么怕黑!

    童年的阴影早就深深烙印在她的心底,就算改变了容貌,改变了声音,也始终改变不了怕黑的癖性。

    夏桑榆心中更加坚定了张咪就是乔玉笙的想法。

    不过她现在可顾不上什么张咪什么乔玉笙,她得抓紧时间给容瑾西解释,千万不能让他误会是她在栽赃嫁祸给他……

    很快,在公馆电工的操作下,头顶上那盏硕大华美的水晶灯又亮了。

    莹莹光华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照得一览无遗。

    夏桑榆看向容瑾西,发现他脸上的怒色已经不知不觉消褪了。

    甚至,他看向她的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可她看到这样的眼神,心里却好慌,好乱。

    她上前两步:“瑾西……”

    他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声音涩哑得厉害:“你……到底爱不爱我?”

    他眼底浸着惶然,染着痛苦。

    眨眼功夫,他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刚刚爱上她,对感情毫无安全感的状态。

    她心疼的望着他,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肯定又坚决的说道:“爱!一直都爱!”

    他却仿若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回答!

    或者,他根本不相信她的回答!

    他眼神空洞,自顾自又继续说道:“你回到我身边,就是为了帮容慕北对付我?”

    “不,不是……,瑾西,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帮着任何人对付你!”

    她慌乱的解释道:“容慕北确实是说过这样的话,让我帮他对付你,可是我根本没有……”

    莫思大步上前,将她猛然一推,吼道:“什么叫你根本没有?亏了瑾西哥哥对你照顾有加,你和别的男人苟且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敢栽赃陷害瑾西哥哥!”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就是我没有!”

    夏桑榆气得吼了起来:“我没有和别的男人苟且!”

    “还敢说没有?你和容慕北之间不清不楚也就算了,今天居然还敢偷偷摸摸的躲着众人的眼睛,和厉先生做那种事情!”

    莫思大声指控的同时,上前两步,一伸手,就从她的脖子上将那条流光溢彩的宝石项链拽了出来。

    “你们看!这就是厉先生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宝石项链一亮出来,所有人都惊呆了!

    低低的议论声,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天呐,这才是厉先生从庆城拍卖会上拍下的那颗天价宝石!”

    “这颗宝石的名字叫帕帕拉哈艾斯利,中文名字叫盛开在心上的莲花……”

    “盛开在心上的莲花?厉先生心上的莲花不应该是金宝宝吗?”

    “嘻嘻,金宝宝今天的脸都快要被打肿了吧?”

    “对呀,她平日里最爱炫耀她的老公有多爱她了,没想到今天却出轨了容先生的女佣!”

    “这女佣还真的是不简单啊!居然有能力把容先生,厉先生,还有容慕北北先生全都玩弄在掌心……”

    “那冰美人,肯定是她从国外引进过来的!”

    “说不定她本身就是个大毒枭,或者是某个大毒枭的情妇呢!”

    “天呐,好劲爆,她真的是大毒枭的情妇?”

    “呵呵,有可能哦!”

    人们的想象力真的是好丰富。

    夏桑榆几乎就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成为了境外某个大毒枭暗地里包养了的情妇。

    而她这次回到Z国,回到晋城,就是为了打开冰美人在境内的销售渠道。

    夏桑榆,再一次成为了众人瞩目和议论的焦点。

    她半低着头站在那里,众人的议论让她如芒在背,恨不得马上遁形逃离这是非之地。

    偏偏莫思还不放过她。

    莫思伸手钳住她的胳膊,将她直接拽到了周督长的面前:“周督长,现在你相信了吧?这一切和我的瑾西哥哥没关系,都是这个女人在暗中捣鬼!”

    周督长看向夏桑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夏桑榆抬头往容瑾西看了一眼。

    容瑾西也正冷冷盯着她,眼神中的冷淡疏离像是利箭一般刺得她心房剧痛。

    她揺了摇头,缓缓说:“我没什么要说的!这事儿确实和容先生毫无关系,都是……我干的!”

    周督长叹了口气,从腰间摸出一副铮亮的手铐:“那就麻烦陶夭姑娘跟我们走一趟吧!”

    “好!”

    她乖乖伸出了双手。

    只要能保住容瑾西,她被抓被关也值得了。

    手铐正要往她的手腕上落下,厉哲文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等一下!”

    他刚才一直想要上前为夏桑榆开脱,无奈金宝宝就站在他的身边,不停的低声威胁他:你敢上去帮她,我就死给你看!

    所以他才按捺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动作。

    这时候见夏桑榆就要被带走,他再也忍不住,挣开金宝宝,大步走了过来。

    “周督长,莫思小姐出具的那些视频尚有许多可疑之处,并不能完全证明这一切就是陶夭姑娘做的!”

    “我们也没有说一下子就要给陶夭姑娘定罪!带她回去,也是为了让她能够更全面更详细的接受调查!”

    “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你们不能带走她!”

    厉哲文强势的环住陶夭瘦弱的肩膀,大手一用力,直接就将她拢在了怀里:“周督长,我怀疑刚才那份儿视频是经过电脑高手无隙剪辑而成,可信度并不高……”

    莫思听到这里,突然咯咯咯的娇笑出声:“看来,厉先生对我们容氏公馆的女佣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厉哲文冷眉微皱:“莫思小姐,今天这一切,你好像早有准备?”

    “没错!我确实早就怀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佣了!”

    莫思一副坦荡表情,扬声说道:“我爱我的瑾西哥哥,这一点,想必大家都知道!所以,当我看到我的瑾西哥哥被这个陶夭姑娘迷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就对她的来历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莫思走到夏桑榆的跟前,用一种胜利者的眼神直直逼视着她,继续说道:“这几天时间,我确实在调查她!也正因为如此,我手里才会有这些视频!我敢肯定,陶夭就是某个大毒枭派往晋城的黑手!她不仅用冰美人陷害了容慕北先生,还用冰美人陷害了我的瑾西哥哥……,你们如果不信我的话,可以去陶夭姑娘的住处搜一搜,也许会有惊喜哦!”

    她的目光像是一张荆棘织成的网,将夏桑榆密密匝匝的笼罩其中。

    这种情况之下,夏桑榆说什么都是错,做什么也都是错。

    她能做的,就只能等!

    等这件风波慢慢平息,然后,再想办法为自己洗清冤屈。

    可是,周督长的人很快就从她住的杂物间找到了强有力的‘证据’!

    一份英文手写体的书信。

    信上写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特制的信纸,上面零零星星的,布满了用两根银白色骷髅骨交错而成的X。

    X组织在境内境外都有着赫赫声明。

    明面上,他们是个非官方的科研组织,网络了一大批全球顶尖的科学家及医学家,研究出了匪夷所思的生物制剂和各种各样的变态病毒。

    而支撑着这个庞大科研组织的巨额经费,就来源于畅销全球各地的新型DP。

    莫思连X组织的秘密信件都能搞到手,可见这一次是真的要将她置于死地了!

    夏桑榆无力辩驳,叹了口气,抬步就往警车上面走。

    厉哲文跟上前,还想要说什么,周督长伸手将他拦了下来:“厉先生,请注意你的身份!”

    厉哲文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是被冤枉的,是被人陷害的,这你们都看不出来吗?”

    “是非曲直,我们会有自己的判断,还请厉先生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周督长说着,拉开车门道:“陶夭姑娘,请吧!”

    陶夭看向厉哲文,勉强笑道:“哲文,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还是快点回去陪宝宝吧!”

    金宝宝性子要强又极好面子。

    这次他们两个亲热的视频被莫思偷拍又曝光出来,金宝宝只怕一时半会儿根本接受不了。

    更何况,还有脖子上这颗价值六千七百万的天价宝石……

    唉,算了,她现在自身难保,也没精力去操心别人的事情了。

    她冲厉哲文轻轻颔首,弯下腰,抬步就要往警车上面走。

    胳膊上突然一紧,一股大力直接将刚刚要上车的她又给拽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