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4章 别招惹她
    他早就是百富榜上最年轻的富豪。

    三年前因为金贝贝的死,他遭遇了一场官司,一场劫难,只差一点点就断送前程破产了。

    可是他十分明智的采用了做慈善,做公益的方式,花了很多资金去资助西部和北部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

    而他定向资助的那一万名贫困失学儿童,到现在都还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热点。

    他因此获得了极高的赞誉,渐渐的,在商界政界都有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他给出的承诺,就一定能够帮得到。

    金重泰悬在心头的巨石总算是落地了。

    他连声道谢,同时也连声道歉。

    转过身,看见张咪抱着小华庭还在那里没完没了的抽泣,不由得眉头一皱:“够了!还不快点把他带下去,少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的!”

    张咪今天确实也够丢人的了。

    她擦了一把眼泪,抱着小华庭起身就要离开。

    夏桑榆连忙上前:“张咪,我有话要和你说?”

    张咪低着头,抽噎着说道:“陶夭姑娘,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我们都是小人物,惹不起你们……,我,我以后再也不敢得罪你了!”

    她故意做出怯弱卑微的样子,一番话,又激起了众人的同情。

    这世道就是这样,谁弱谁就有理了!

    夏桑榆若硬要将她留下来,反而成了恃强凌弱的大恶人了。

    她的目光看向张咪怀里的小华庭。

    小家伙一直在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冰冷眼神瞪着她。

    眼神中的冷芒,让夏桑榆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儿。

    她上前两步,伸出双手,尽量温柔的声音说道:“华庭,我带你去找曜儿哥哥玩儿好不好?”

    小华庭冷冷一哼,转身伏在了张咪的怀里!

    夏桑榆的手僵在半空中,正觉得尴尬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瞥见曜儿正站在不远处,用一种十分陌生的,令她揪心的目光瞪着她。

    她心下一窒:“曜儿?”

    她抬步就想要去曜儿那边,想要给曜儿解释刚才在西院发生的事情,绝对绝对不是他看到的那样。

    然而曜儿不等她靠近,转身就跑远了!

    容瑾西终于从她的左顾右盼中看出了异样。

    他伸手将她拉到了跟前:“怎么了?我看你心神不宁的。”

    “我……”夏桑榆看看张咪和小华庭,又往曜儿离开的方向看了两眼,心里千言万语,但现在不是说这些是时候。

    她镇定心绪,尽量平静的说道:“容先生,时间不早了,要不开席吧?”

    他一手搂着她的后腰,一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她平坦的小腹:“饿了?”

    如此亲昵如此自然的举动,让周围的宾客都发出了压抑的低呼声。

    天呐天呐,快看容先生和他的女佣……

    他们两个好暧妹哦!

    夏桑榆脸颊微微发烫,极不自然的挣开他:“都快十二点半了……,客人们肯定都饿坏了!”

    他绯色的薄唇微微勾起:“好,那就开席吧!”

    其实早就应该开席了。

    就因为容瑾西要张咪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她道歉,所以已经过了开放时间了。

    此时他一声令下,徐管家立马就张罗着佣人将早就准备好的美味佳肴端上了桌子。

    容先生也被黄议员等政界人物簇拥着,去了最上首的位置入座。

    夏桑榆虽然接受了张咪的道歉,可身份还是女佣。

    她低着头,也想要去厨房里面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金宝宝突然走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陶夭!”

    夏桑榆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厉,厉夫人,你好!”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宝宝!”

    金宝宝亲热的拉过她的手:“刚才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夏桑榆心头一惊:“刚,刚才?刚才什么事?”

    “张咪给你道歉的事儿啊!”

    金宝宝一副解气的痛快模样,低声说道:“张咪这女人,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心术不正,是冲着我家的财产来的!”

    夏桑榆苦笑:“厉夫人,这是你们的家务事!”

    “不不,你别误会,我今天就是想要给你说一声谢谢的!”

    金宝宝拉着她在不远处的空席位上面坐了下来:“经过你这么一折腾,我父亲已经改变主意,将名下所有财产都留给我了!”

    夏桑榆眸光一闪,别有深意的试探道:“华庭也是你父亲的儿子啊,他难道一点儿都不为华庭打算?”

    “嘁……”金宝宝讽刺的笑出了声儿:“实话告诉你吧,小华庭根本不是我父亲的孩子!”

    桑榆的心里虽然早就知道了答案,可还是失声低呼道:“什么?”

    “哎呀,你别这么大声嘛!”

    金宝宝压低声音又道:“我也是昨天才听我爸说的!我爸是看到张咪一个人带着孩子可怜,这才想着要关照他们,也承诺过会把小华庭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看待……,可是张咪这女人飞扬跋扈,嫁给我父亲后就经常得罪人!唉……,这次若不是闹出这样的事情,只怕我爸已经把家产都划给张咪母子了!”

    夏桑榆面色凝重。

    听了金宝宝的话,她更加确定,张咪就是乔玉笙,而那个苍白瘦弱的小华庭,就是她与容瑾西的孩子!

    她激动得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的轻轻战栗。

    他们的孩子,居然还活着!

    瑾西若知道,肯定会很高兴的!

    她还想要问一些关于张咪的事情,厉哲文挺括的身影往这边走了过来:“宝宝!”

    金宝宝连忙冲他招手,亲热道:“哲文,你快过来!”

    夏桑榆一看见厉哲文,心头就虚得要命。

    她站起身:“你们聊,我先去忙会儿!”

    金宝宝忙道:“陶夭你别走啊……”

    “不不,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她几乎连头都不敢抬,直接就从厉哲文与金宝宝的面前快步走了。

    金宝宝看着她的背影,笑着说道:“这个陶夭,倒还知道避嫌!”

    厉哲文俊眉微蹙,语气里面也有些不易察觉的紧张:“你刚才在给她说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感谢她帮我打击张咪,争取到了家产啊!”

    金宝宝一面说,一面用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捻动着脖子上的鸡血石吊坠:“我本来还想在她面前秀秀恩爱的,没想到她居然跑了!”

    厉哲文眉头锁得更紧:“你没事儿别招惹她!”

    “怎么?你害怕我为难她?”金宝宝盯着他的眼睛:“你紧张她?”

    厉哲文避开视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放心!你和她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戳破的!”

    金宝宝叹了口气:“我也算是想通了!你本来就不属于我,这三年我强行将你困在身边,是我的不对!”

    他冷眸微眯:“然后呢?你要和我离婚了?”

    她挽唇轻笑:“我们都先冷静的考虑考虑吧,过了正月十五,我再给你一个正式的回答!”

    “随你!”厉哲文语气凉淡至极。

    他端起餐桌前面的红酒杯,刚刚放在唇边,突然从入口的方向传来一阵异样的喧哗:“不准动!所有人原地呆着,不许胡乱走动!”

    气势凛冽的声音,唬得场中宾客全都愣住了。

    夏桑榆穿着佣人服,端着红酒正走出来,看见周督长带着人进来,不由得心下一沉,出什么事儿了?

    而且周督长身后跟着的警员,都是携带着枪,支的!

    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就好像这宴会场所是什么恐怖犯罪现场一般!

    她本能的迎了上去:“周督长……”

    周督长鼻孔里面哼了一声:“容瑾西呢?”

    “容,容先生在里面呢!”

    夏桑榆才只说了一句,身后便传来容瑾西低沉的声音:“我在这里!”

    他大步过来,站在夏桑榆的身边问周督长道:“周督长,你这是干什么?我邀请你来参加宴会,你说你要陪家人出国旅游?这怎么又突然端着枪上门了?”

    他们两个人是相交多年的挚友。

    上一次容瑾西身陷杀人风波,还是周督长竭尽心力帮他摆平的。

    按理说,这一次就算有什么不好的苗头,周督长也应该提前打电话通知他,而不是带着人闯进他的府邸吧?

    周督长一脸苦闷:“出国旅游?摊上你这样的事儿主,我哪里还能有福气陪家人出国旅游?”

    容瑾西笑问:“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

    周督长愁云密布,从助手手中接过一张盖着红色鲜章的公文。

    “这是晋城最高督察局颁发的搜查令,容先生,我们怀疑你这府里藏有大量的冰美人,并且,你打着聚会的名号,暗地里却是在聚众XD!”

    容瑾西脸上的神色僵了僵:“冰美人?聚众XD?周督长,你没开玩笑吧?”

    “我这人从不开玩笑!”

    周督长严肃又道:“我们刚才接到线人举报,说你在宾客的酒水中都加入了大量的冰美人!”

    容瑾西脸色阴沉:“不可能!”

    “有没有可能,搜一搜不就知道了?”

    周督长有些惋惜的看了他一眼,又在他的肩膀上面重重拍了一下,转身对身后的警员道:“给我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