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3章 那是一种被羞辱的姿势
    她害怕极了!

    特别是夏桑榆盯着她缓缓绽开笑颜的时候,她就感觉到心底有彻骨的寒意涌上来,冷得她不停的打颤,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浓惧意。

    张咪就不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怎么会一次次的活过来,她难道是杀不死的吗?

    她现在傍着容瑾西,稍稍一个不高兴就能搞得她下跪为她穿鞋,如果她知道她就是谋杀她的乔玉笙,那还不得在全国各地展开对她的夺命追杀?

    张咪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低下头,尽量掩藏心底的恐慌和心虚:“陶,陶夭姑娘,这双红色的鞋子,很衬你的皮肤呢……”

    “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

    夏桑榆心中涌起一股无法控制的戾气,脚一抬,直接就将刚刚穿上的红色高跟鞋踢了出去。

    张咪不敢再多说一个字,瑟缩着双肩,半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倒是旁边的金重泰见状,连忙上前:“陶夭姑娘你别生气哈,红色的确实不好看……”

    他目光一扫,落在一双银色镶嵌着碎钻的细跟鱼嘴鞋上面:“我看还是这双鞋子最适合陶夭姑娘的气质,也很配这条湖水蓝的缂丝晚礼裙……”

    他走过去,将那双银色的鞋子双手取过来,捧到夏桑榆跟前赔笑说道:“陶夭姑娘,你看看这双,如果觉得还顺眼的话,我这就让张咪替你试试?”

    夏桑榆的目光落在他老态毕现的脸上,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已故的父亲……

    她心下怆然,实在不忍为难与她父亲年龄相仿的父辈。

    长长的叹了口气,她将心中的怨恨都强压了下去:“试试吧!”

    “好好!”金重泰连忙将高跟鞋放到张咪的身边:“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帮陶夭小姐换上,看看合不合脚!”

    张咪低低应了一声:“是……”

    声音怯怯的,弱弱的,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嚣张跋扈。

    她确实很凶狠很残忍,可是三年前亲眼看到容瑾西将左轮里面的子弹完全射进塔图的身体时,她便明白,容瑾西想要她的性命,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而夏桑榆的手段,同样让她不寒而栗!

    第一次,夏桑榆在良辰夜总会搞得她身败名裂不说,还害得她莫名其妙就从教堂的顶楼摔了下来。

    第二次,夏桑榆将她送到了日本的渡边次郎的手里,害得她一直过着被千人骑,万人压,尊严扫地的生活。

    第三次,夏桑榆直接将她丢给了守墓人塔图,在那黑漆漆的石屋里,她一次被巨人般的塔图撕裂,流血,无数次死去活来……

    张咪知道,自己不是夏桑榆的对手。

    在容瑾西面前,她张咪的性命更是低贱得如同蝼蚁。

    她的手抖得厉害,冷汗大颗大颗的滚落而出。

    一只鞋子,就足足穿了几分钟。

    夏桑榆的心中也是情绪翻滚,脸上却还能做到不露声色。

    张咪的反应,更加确定了她心中猜想!

    眼前这个张咪,就是她剖宫夺子的仇人乔玉笙!

    该用什么方法来惩罚这个张咪呢?

    张咪是个为了活命,可以不要脸,不要皮的女人。

    就算让她被千人骑万人压她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唯一的复仇方式,就只能是取她的性命了!

    夏桑榆刚刚想到这里,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夏桑榆抬眼看去,只见金宝宝脖子上耳朵上手腕上挂满了名贵的珠宝,身上独特面料的晚礼裙衬得她的身线丰韵柔美,优雅富太。

    她的身边还跟着小华庭。

    小华庭今日穿着格外喜庆吉祥的红色团纹缎面小唐装,脖子上挂着一只金镶玉的儿童项圈,苍白的小脸也被衬得有了些小孩子该有的红润之色。

    只是,他那双雾沉沉的大眼睛一看到母亲正跪在地上帮夏桑榆穿鞋子,马上就小脸一绷,恨意瞬时就呼之欲出了。

    夏桑榆连忙将脚缩回去,一开口,声音抖得厉害:“华庭……”

    华庭的眼睛里面燃烧着灼灼怒火。

    他大步上前,扬起小拳头就往她的身上捶了过来:“坏女人,你又欺负我娘亲!”

    小孩子的拳头软软的,就算是在盛怒之下也没有多少力道。

    可是夏桑榆却像是被重击一般,整个人都摇晃起来:“华庭,我……”

    小华庭怒狠狠的瞪着她:“坏女人!”

    然后,一低头就往她的手上咬了下来。

    她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华庭,你快松开……”

    容瑾西闲适的坐在旁边,一直是看戏的心态。

    直到这时候看到小华庭一口咬在夏桑榆的手上,这才面色一凛,大手直接将小华庭拎了起来:“小家伙,看来,我得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掰下来才行!”

    小华庭被他举得老高,双手双脚胡乱踢蹬,却根本碰不到容瑾西一丝一毫。

    他狠狠盯着容瑾西,眼神里面有着他这个年龄绝不应该有的凶悍:“坏人!我要杀了你!”

    “杀我?”容瑾西眼底迅速结冰:“小小年纪,居然有了杀意?看来我今日非得替你的父亲母亲教训教训你不可!”

    说完,扬起大手,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小华庭的屁股上!

    平日里那么爱哭的小华庭,此时被打了居然紧紧绷着齿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哭泣哀求的声音。

    那双雾沉沉的大眼睛里面,虽然有泪水在盈盈流转,却始终不曾掉落下来。

    “没想到你倒是个有脾气的!”

    容瑾西冷喝一声,扬起巴掌就还要打下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才求饶!”

    巴掌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夏桑榆给拦住了。

    夏桑榆的眼底盛满了惶恐:“不可以!你不能打他!”

    容瑾西冷凝道:“为什么不能打?他不识好歹咬伤了你……”

    “他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大的力道?我根本没有被咬伤!”

    夏桑榆伸手将小华庭从容瑾西的手里接了过来,低头轻抚着他稚嫩的,紧紧绷起的小脸蛋,一开口,声音就哽咽了:“华庭,对不起……”

    小华庭怒目以对,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挣开她就往跪在地上的张咪跑去。

    “娘亲,娘亲你起来!”

    三岁的孩子,已经知道跪在地上,是一种被人羞辱的姿势。

    他伸手去拉张咪,奶声奶气的声音道:“起来,娘亲你起来……”

    “华庭你也跪下!”

    张咪伸手拉过他,强行将他也摁着跪在了地上。

    然后她仰起头,望着夏桑榆就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对不起!陶夭姑娘,真的很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还请你看在我家华庭的面子上,放过我,放过我们……”

    她娇花带雨的一哭,顿时就惹得四周泛起了一片同情的声音。

    “啧啧,这个陶夭真的是太过分了!”

    “张咪好可怜啊……”

    “对啊,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就算张咪真的得罪过她,她今日这样羞辱人家张咪,也应该扯平了吧?”

    人们总是习惯性的去同情弱者。

    夏桑榆一下子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了众人指指点点的对象。

    如果目光能杀人,她现在都成箭靶子了。

    别人说什么她可以不在意,可是小华庭笔直的跪在那里,恨恨看向她的目光,却如同刀子一般扎进她的心口,搅得她的心房一阵疼过一阵。

    她伸手去扶小华庭:“快起来……”

    小华庭怒哼一声,小小的身体一扭,挣开了她。

    她只得叹息一声,对张咪道:“起来吧!我不怪你们了!”

    “真的吗?你真的不怪我们了?”

    张咪连忙又问道:“那以前的事情呢?我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你都可以原谅我吗?”

    “以前?”夏桑榆假装自己听不懂,含糊道:“不就是那天在你的别墅发生的那点儿不愉快吗?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她始终不提三年前的恩怨。

    生死之仇,岂是这么轻易就能放得下的?

    张咪心里忐忑,却也不好在明面上追问。

    她抱着小华庭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说道:“陶夭姑娘,华庭还小,离不开我这个当娘的!还请你看在他的面子上,给我们一条生路!”

    夏桑榆心头五味杂陈!

    看着小华庭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睛,心中不知道是应该为小华庭的活着而感到欢喜,还是应该为小华庭心中的仇恨而感觉到悲哀!

    金重泰见她已经亲口说了饶恕的话,便走到容瑾西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容先生,你看,张咪已经求得了陶夭姑娘的原谅,那我的那些产业……”

    容瑾西倒也爽快,朗声说道:“拆掉的百货大楼,别墅,我会在一个月之内让人给你重新建起,其间的损失,你让人拟个价目表给我的财务,我双倍还给你!另外,我可以考虑注资五至十亿到你的金氏财团,助你盘活资金,重振旗鼓!”

    “真,真的吗?”

    金重泰被巨大的惊喜给冲击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容先生,你真的愿意注资给我的金氏财团?你真的愿意和我合作?”

    容瑾西淡笑:“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